李大爷听不懂菲娜和雪狮子在说什么,他只是觉得菲娜的动作很有趣,再加上道听途说猫会踩奶,便随口说了出来,见菲娜不再踩了,还觉得挺可惜,后悔没用手机拍下来。

    张子安走到面盆旁边,看到面团上留下数个清晰的爪印,灵机一动,感觉这是个拍马屁的好机会,马上招手把李大爷唤过来。

    “李大爷,您看这个。”他指着面团上的爪印,“您的店现在换了招牌,要不顺便再弄个logo吧?就用其中一个爪印当logo您觉得如何?等面干了硬了之后弄个模具,印在‘李氏至尊吸猫小吃店’的旁边。”

    李大爷一愣,他认为自己的小破店有个招牌就够了,特意再弄个logo似乎没必要,但又不好驳张子安的面子,便点头答应。

    张子安可不认为没必要,而且他建议不止在招牌上印爪印,最好在他们的围裙上也印上爪印,或者戴一枚爪印型的胸章,这样在菲娜看来,就相当于这家店是由它罩着的,时不时关照一下,就能让李大爷夫妇受益无穷。

    菲娜显然也对这个建议很满意,这是它的御膳房,理应留下它的记号。

    它跳下桌子,威严地在后厨巡视一周,像是在视察自己的领地,雪狮子亦步亦趋紧跟在它后面。

    张子安趁机压低声音,指着面团对李大爷说:“千万别随便拿个爪印糊弄,一定要这上面的爪印。”

    菲娜如果发现被愚弄了,一定很愤怒,就弄巧成拙了。

    李大爷点头答应。

    暂时没别的事情,张子安提出告辞,带着菲娜和雪狮子离开后厨。

    餐厅里那几个妹子还在兴致勃勃地逗猫,一边逗一边拍照,自拍或者互相拍,饭倒没吃多少。妹子们吃饭本来就慢,再加上逗猫,张子安估计,照这么下去,如果生意好的话,店里说不定还要排队。

    “要是能吸这两只猫就好了。”一个妹子指着趾高气扬路过的菲娜和雪狮子,满面羡慕和遗憾。

    “就是啊!太萌了!”其他妹子也附和道。

    “不过这猫是怎么训练的?为什么能乖乖地跟在他后面走?”也有妹子疑惑道。

    张子安没理她们,带着菲娜和雪狮子回到宠物店,顺便带回午饭。

    理查德过于专注地盯着屏幕,直到张子安进门才惊觉不妙,嘎嘎叫着扑腾翅膀飞起来。鲁怡云惊慌地切换掉窗口,像是在刻意掩饰什么一样说道:“卡片已经印好了,店家说今天就发货。”

    “好,寄到了就让王乾和李坤去粘贴。”张子安点头。

    “喵喵喵!累死老娘了!老娘要吃饭!老娘要睡觉!”雪狮子跃上猫爬架,迫不及待地趴下来,一脸的生无可恋。

    菲娜也跃上最高层的猫爬架,趴着晒太阳。

    他给精灵和宠物们分发了食物,见店里暂时没事,就拎着自己的便当走到二楼,去查看π的状况。

    π依然坐在电脑前十指并用打字,遇到疑难之处便翻看一下无名书。

    “π,写了多少字了?”他关切地问道。

    “吱吱……”

    π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以手捂脸。它由于太过激动,无法沉下心来,比平时的写作速度慢了许多,只写了几百字。

    “没关系,站起来活动一下吧。”张子安理解它的心情,安慰道。

    π点点头。

    “对了,是几点上推荐位来着?”他问。

    π伸出两根手指。

    “下午2点?”他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π跳下椅子,四肢并用在起居室里绕圈当作活动。

    张子安坐下来,进入网站后台,看到π已经有了将近1000的收藏,不断有人留言鼓励和投推荐票。他注意到有一则留言善意地提出意见。

    [饺子]:作者写得很好,就是前面有些错字,影响阅读体验,如果能改一下会更好,不过瑕不掩瑜。

    是这样吗?

    π写的情节他基本都实际经历过,阅读起来一目十行,并没有太注意错字的问题,此时经读者一提醒,他觉得这个问题必须要提起重视。

    他切换到π的原始Word文档,从头开始逐字逐句地阅读。

    很快,他发现文档里面确实有不少错字,而且越往前面越多,可能是π刚开始打中文时不太习惯所致。

    除了错字之外,π每隔几百字就会打一个莫名其妙的数字。

    “3……1……4……1……5……9……2……6……”

    不如所料,把这些数字连起来,正是圆周率。一想到读者可能在阅读时因为这些莫名其妙的数字而困扰,他就深感汗颜。读者也许觉得这些数字有什么深意,但其实并没有……好吧,可能确实有深意,但即使是他目前也并不了解,唯一可能了解的孟离已经回外地老家过年了,他既不知道孟离的电话号码也不好意思贸然打扰,毕竟不太熟。

    也许有些读者就因为这些错字和数字而弃文了……

    π在室内转了几圈,回到电脑旁边,想要继续写文。

    “等一下,π,你昨天晚上没睡好吧?先睡会午觉,我用一下电脑。”他说道。

    π的眼珠转了转,想起这台电脑是属于张子安的,虽然一直是由它在用,但其实并不属于它,它只拥有暂时的使用权。

    它情绪变得有些低落,甚至有些自责,它觉得自己一直霸占着电脑,可能影响了张子安的正常使用。

    “吱吱。”它蔫蔫地点头,跳进吊篮藤椅里。

    “睡会儿吧。”张子安催促道,“不用着急,还有大半天的时间写文呢。”

    π侧躺在吊篮藤椅里,依言闭上眼睛,但是中午的阳光有些强,正好射在它身上,即使拉上窗帘闭着眼睛也感觉眼前红通通的一片。于是它把小毯子往上拉了拉,盖住脑袋,视野终于变暗。

    它闭着眼睛躺着。不知过了多久,它很困,想睡却睡不着,因为它的内心很激动,脑海里总是浮现不断上涨的收藏数字,回想读者的每条评论,包括鼓励与批评,心情像风暴中的大海般波澜万丈。

    又躺了一会儿,它睁开眼睛,悄悄把毯子拉开一条缝,想看看张子安用完电脑没,如果用完了,它想继续写小说。以前它的更新时间很随意,什么时候写完了就什么时候更,但是有读者留言问每天什么时候更新,它无言以对,想尽量把时间固定下来。

    以前没有读者时,它意兴阑珊,有了读者之后它反而更焦虑,怕辜负这些读者的期望。

    毯子的缝隙里透过一丝明亮的光线,π眯缝着眼睛看出去,见张子安依然在用电脑,不禁有些焦急。

    吊篮藤椅与书桌几乎是紧挨着,它能看到张子安正停留在网站的后台界面,极为专注地浏览以前发过的章节。

    π疑惑地眨眨眼睛,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张子安认真地审视每个字与每句话,没有注意到π从毯子下露出的半只眼睛。他的嘴唇无声无息地开合,默默地诵读,他不仅在改错字,另外一些没有明显语病但是读起来不太通顺的句子也被他修改得更加朗朗上口,而一些太过书面化的对话则被改得更加口语化。

    这是一项繁重的工作,π已经写了11万字左右,他需要在上推荐位之前把这11万字全都修改一遍,以便给新读者留下更好的第一印象。也许这项工作没有多大的意义,毕竟大部分人读起网络小说来都是一目十行,但这是他目前唯一能为π做的事。

    看着看着,π终于明白了他在做什么,心头的焦躁像被温和的清风吹散,变得一片宁静。

    由于以前几乎没人看,它每写完一章便自暴自弃地立刻上传,上传之后也没有检查,之前有读者提出过错字问题,但这些略显碍眼的留言被心情大好的它忽略掉了。

    被它忽略的这项工作正在由张子安替它完成。

    张子安的心里却越来越焦急,他后悔自己怎么没早一点儿想到这件事,偏偏在上推荐位前才想到,眼看时间逐渐接近下午2点,他拿出最大的专注,心无旁骛地扫描屏幕上的每句话。

    太阳悄悄地在天空中挪动位置,书桌在地板上投下的影子慢慢偏斜、拉长。

    “呼……”

    张子安松了口气,疲惫地靠在椅背上抹了把脸。他看了一眼时间,终于在2点10分左右完成了全部章节的错字病句检查。

    他回到网站首页,再进入都市版块,在“热门分类”找到了《宠物天王》的名字,还有极为精简的一句话介绍——“捕捉几只神奇的宠物当伙伴”。

    一同上热门分类推荐位的都是类似π一样的新人,没有传说中的网站大神,他觉得不出意外的话,π应该能安然通过第一轮推荐的考验。

    与此同时,毯子下的π轻轻动了一下。

    “π,睡着了吗?快起来,你的小说上推荐了!”他打了个呵欠,却很振奋地说道。

    “吱吱。”

    π掀起毯子坐起来,双掌合什放在一侧耳边,比划了个睡觉的姿势,意思是:睡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