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张子安很委屈,真不是他见钱包眼开,谁让小雪的那个钱包太别致了呢,一看就是非常昂贵的东西,所以他是出于好奇才去捡的……就算是捡到了也会耐心守在原地等待失主的到来。

    小雪的钱包不同于男士钱包常见的黑色或棕色,也不同于女士钱包常见的红色或粉色,而是非常罕见而醒目的孔雀蓝——换言之就是纯净的青色。钱包正面H型的同色珐琅卡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小巧而精美,既标明了钱包所属的豪华品牌,又画龙点睛般为钱包平添一抹亮色。

    张子安听小雪解释说这钱包是山寨版,这才心中释然,怪不得小雪敢随便把这钱包往地上扔,还用绳子牵着它在地上拖拉……如果这钱包是真的,价格恐怕比他这辈子往钱包里塞进过的钱还要多!就算她不心疼,他也会心疼死!

    不过这年头山寨货已经做得如此以假乱真了么?他刚才把钱包拿在手里的触感非常棒,光滑细腻的纹理令人爱不释手……他决定等别人不在场的时候,悄悄向小雪打听一下这么牛叉的山寨货是从哪儿淘到的,如果价格能控制在一千以内,他也想买个相应的男士钱包对外装逼……

    薇薇在旁边听得有些懵,这钱包是小雪母亲去欧洲旅游的时候从品牌专卖店里买回来的啊,还送给她一个同款的,怎么居然成山寨货了?品牌专卖店也卖山寨货?

    她和小雪是一起出门的,看得很清楚,小雪出门前从更衣间里琳琅满目的钱包中随意拿了这个,因为小雪不喜欢拎包,觉得累赘,而这款钱包足够大,连手机都能装得下,可以当手包用。

    由于距离比较远,以及手机摄像头分辨率和视频转码的限制,直播间的网友们对钱包的款式看得不太清楚,难以分辨这钱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众说纷纭。

    小雪把钱包上的土拍了拍,满不在乎地揣进了兜里,换了个话题说道:“店长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能跟我们讲讲吗?”

    “这个嘛……你还是进去看看就知道了,百闻不如一见嘛。”张子安说道。凡是被小雪探访过的饮食店,至少都会在短期内出现客流量的飞速增长……除了雾隐茶楼那样曲高和寡的极少数店铺之外。因此张子安还是希望她进店亲眼看看的。

    小雪看着门外的队伍,微微皱眉。

    队伍其实并怎么长,但移动得很慢,半天才会从店里离开一两位顾客,走的时候满脸的意犹未尽。

    她有些犹豫,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要不换个时间再来?

    薇薇也像小雪一样闲得无聊,她倒不怕等,觉得很新鲜,站在队伍后面踮着脚伸长脖子往前看。

    “我说,你就别进去了。”张子安劝道。

    “咦?为什么?”薇薇大惊。

    他解释道:“因为这是吸猫小吃店啊,你不是对猫过敏么?”

    “是这样吗?”薇薇想当然地反问道:“店里没有西森猫吗?”

    “我负责任地告诉你,没有,你死了这条心吧!西森是很小众的猫,你以为什么店里都有西森啊?”张子安很无语地指着店门口挂着的牌子——店内有猫,对猫过敏者慎入,后果自负。

    “呜~那怎么办?岂不是白跑一趟了?”薇薇很泄气地说。

    张子安不经意地看了看周围,正好看到王乾和李坤摇摇晃晃地来宠物店打工了,他们一脸倦意,顶着一对黑眼圈,看样子昨天晚上又修仙了。

    “王乾、李坤,你们过来一下!”他招呼道。

    两人意外地看到张子安在小吃店门口,赶忙跑过来。

    张子安让他们两个轮流替小雪排队,让她可以先去做别的。他看出小雪嫌排队的人太多,有些打退堂鼓,便用这个办法稳住她,这样有利于为李大爷的店招揽更多的客流。

    小雪很感激,又很不好意思,她倒不是那么没耐性,只是怕直播间里的观众没耐性等下去。

    薇薇垂头丧气地说:“那我怎么办呢?难道要先回去?”

    小雪还真不太放心让她自己一个人先回去,天知道这位没怎么单独出过门的大家闺秀会不会半路被人拐跑……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咱们先去宠物店里坐坐吧?薇薇姐你戴上口罩。”小雪提议道。

    薇薇犹豫了一下,从兜里掏出常备的防雾霾口罩戴上。

    “店长先生,我们去叨扰一下可以吗?”小雪询问张子安。

    李大爷已经先回后厨忙碌了,张子安也要抱着泡沫保温箱回店里给精灵们开饭,便点头答应。

    留下王乾和李坤在这里排着队,他们三人来到宠物店。

    之前在说话,谁也没注意到不知何时来了辆白色的玛莎拉蒂Ghibli停在了店门口。

    这种百万级别的豪车在滨海市并不多见,张子安以前只在大街上偶尔见到过,他惊叹地围着车转了一圈儿,心说难道是有土豪光临?

    小雪和薇薇只是瞟了一眼这辆豪车,就当先走进店里,并未像他那样少见多怪……

    一进门,张子安就看到有个贵妇模样的中年女人站在收银台前,正在很不客气地对鲁怡云说话。中年贵妇穿着一件带翻毛领的貂裘大衣,光着腿穿着一件黑色皮裙,手指、脖颈和耳朵上几乎戴满了金灿灿的珠宝首饰,随着她的动作以不同角度变换着光泽。她年约四十,皮肤由于保养得当仍然很白皙,脸上的皱纹也很少,只是眼神里透着些许暴发户般的市侩。

    她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的眼珠骨碌碌地乱转,对店里的幼猫幼犬充满了好奇,几次欲挣脱她的手自己进去玩,一看就是那种特别调皮好动的类型。

    说实在的,张子安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对这种七八岁的小男孩很头疼,像以前的小亦乐就惹出过很大的麻烦。

    古人云:七八岁的小男孩是地球上最可怕的生物,他们有好奇心、行动力、破坏力以及《未成年人保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