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安和餐桌对面的妹子无声地对峙,而周围的食客一边逗猫一边看热闹,他与她之间的立场差别令大家很感兴趣。张子安虽有心息事宁人,但这妹子却不依不饶。

    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们身上,本来没怎么留意新进来的一对情侣,结果一听新来的妹子居然要领养店里的三花,顿时知道有好戏看了。

    果然,对面的陌生妹子像是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挑衅般地瞪了张子安一眼,意思是:看见没有?大家都支持领养替代购买的。

    张子安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婷婷,你看中的就是那只三花猫?”

    新来的一对情侣落座后,男生问自己的女朋友。

    “嗯,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婷婷雀跃地说道。

    “确实挺可爱的…”男生觉得这只三花猫只是一般可爱,不过只要婷婷喜欢,就顺着她说。

    “那…咱们就领养它好吗?好不好?”婷婷半撒娇半央求道。

    男生的嘴唇动了动,正想说什么,就见李大娘拿着菜单过来了,就把话咽了回去。

    “二位想吃什么?”李大娘问。

    他们两个点完餐,婷婷叫住李大娘问道:“老板娘,我想问下,店里的猫可以领养对吧?”

    “可以。”李大娘有些意外,这些猫安顿下来还没几天,这么快就有人来领养了,不过毕竟这是当初说好的,答应的就要做到。

    “那我们想…”婷婷指着三花猫。

    男生出言打断道:“婷婷,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好吗?反正也不急于一时。”

    刚发生了那种不快,李大娘不敢多言,只说道:“有事再招呼我。”便回转后厨了。

    婷婷本来很高昂的兴致被他打断,心中多少有些介怀,变得闷闷不乐。

    过了一会儿,李大娘把他们点的饭菜送上来,婷婷掰开一次性筷子,默默地往嘴里扒饭。她男朋友自知说错了话,惹她不高兴,在旁边各种献殷勤,拼命想逗她开心……不过似乎没什么作用,现场气氛格外尴尬,连正在吃饭的其他人都暗暗替他捏了一把汗,而张子安此时很庆幸自己没有女朋友。

    吃了几分钟,婷婷堵气似的放下筷子,沉着脸对男朋友说:“小庄,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小庄陪着小心答道:“我没什么意思……婷婷,你出门前只是说让我看一只很乖巧的猫,但你没说是要领养啊……”

    他说的是实情,婷婷之前很兴奋地说她看见一只特别好的猫,想带他来看看,他就答应了。虽然他心中多少有些预感,但得知婷婷真要领养猫时,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劝阻。

    婷婷干脆地点头,“好,那我现在问你,我想领养这只三花,可以不?”

    她的语气不像是询问,倒像是要吵架。

    张子安对面的妹子赞叹般地竖起大拇指,而小庄则暗暗叫苦,硬着头皮劝道:“关于这件事,婷婷咱们回去以后再商量一下怎么样?”

    “为什么要回去商量?在这里不能商量?现在咱们不是在商量?”婷婷没好气地用一连串问句顶撞道。

    “这……”

    成为众人瞩目的目标,被大家像看戏一样盯着,小庄觉得很尴尬。

    “婷婷,你要是喜欢猫,咱们不妨买一只如何?”他恳切地说道:“我向朋友打听过,附近有一家很有名的宠物店,店里的猫还会跳舞呢!要不咱们去宠物店里看看?我前几个月打工攒了一些钱,咱们可以买一只漂亮的,不用费那麻烦去领养……”

    “不!我就喜欢这只!”婷婷坚决地拒绝道。

    “等一下!”

    张子安对面的妹子可不能装作没听到,她紧绷着脸,像对待阶级敌人一样皮笑肉不笑地对小庄说:“朋友,你知道安……不对,你听说过‘领养代替购买’吗?”

    小庄急于哄女朋友开心,被她问了个猝不及防,不由一怔,反问道:“你哪位啊?”

    “你不用管我是哪位,我只想问问你,你听说过‘领养代替购买’吗?”她理直气壮地说。

    婷婷微微皱眉,她虽然在跟男朋友怄气,但那是她的男朋友,她有资格怄气,这陌生妹子有什么资格毫不礼貌地质问小庄呢?她忍下心中的不快,没有当场发作。

    小庄很反感陌生妹子的质问方式和语气,彼此素不相识,我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尤其是还当着女朋友的面,他想尽量表现自己的风度和涵养,便耐着性子回答:“领养代替购买?听说过啊。”

    “听说过?”陌生妹子一愣,“听说过你为什么还要买?”

    这个答案超乎她的意料。她本以为凡是听说过“领养代替购买”这个口号的人都应该无条件支持这种充满爱心与情操的做法……也许除了身为宠物贩卖黑心产业链一环的张子安以外。

    她咄咄逼人的语气令小庄更加反感,“我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关你什么事?”

    “你知不知道‘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你花钱买宠物,无形之中就是在助长这些黑心宠物贩子的气焰,让他们变本加厉地戕害宠物!”陌生妹子指着张子安,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语气痛陈利害。

    小庄闻言,打量了一下张子安,“你是卖宠物的?”

    张子安点头,遥指不远处的宠物店,“你刚才提到的那家宠物店,可能就是我这家。”

    “听说你家店里的猫会跳舞?”小庄好奇地追问。

    “多少会一些。”张子安语带保留。

    陌生妹子一听这谈话的方向不对啊,赶紧插言道:“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没有?如果你不了解其中利害,我可以给你讲讲,但是千万不要受到这些奸商的蛊惑,他们肯定会跟你说领养回来的宠物不像买的一样亲人,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你亲身试一下领养就明白了!”

    岂料,小庄苦涩地笑了笑,“我当然试过,难道你以为我没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