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庄此言一出,不仅是陌生妹子和张子安,连他的女朋友婷婷都大吃一惊。

    “小庄,你什么时候领养过宠物?怎么没有告诉过我?”婷婷面色不善地问道。

    她知道男朋友对宠物的态度一向比较路人化,既谈不上多喜欢也谈不上多讨厌。以女孩子特有的敏感,她立刻想到是不是小庄曾经为前女友领养过宠物之类的?如果小庄肯为前女友领养宠物而不肯为她领养,那她就要好好掂量一下这段关系了……

    小庄叫苦不迭,连忙解释道:“我是说,我试过,但我没有真的领养过……”

    其实,婷婷并不是突然想到领养宠物的,在之前的平时生活中,可能是受到微博舆论的影响,她偶尔有意无意地流露出对领养宠物的支持,会指着微博上的图片让小庄看,说你看这只狗狗/猫猫好可怜啊之类的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婷婷虽然只是随便一说,但小庄却暗暗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过了元旦之后,眼看就快到西方的情人节了,小庄一直在为送婷婷什么样的情人节礼物而烦恼——发红包,太俗了;买衣服或者包包,他知道自己的审美能力太差,选中的衣服婷婷未必喜欢;而送其他实物呢,他又拿不准婷婷的喜好……

    左思右想,他打算投其所好,送婷婷一只宠物,当然是要领养来的宠物,这样既省钱,还能在婷婷面前彰显自己的爱心,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给婷婷一个惊喜,他以打工加班为借口,瞒着婷婷抽时间悄悄跑了一趟,想为她领养一只称心如意的宠物,在情人节那天装进瓦楞纸箱里交到她手上。

    在去之前,他本以为领养宠物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既然是急于接受救助的宠物,按照正常人思考的逻辑来说,只要他一登门,对方就应该很痛快地把宠物交到他手上吧?

    他只是听婷婷提过几次领养宠物,但实际上不知道从哪里领养比较好,于是也试着在微博上搜了搜,找到了本市几家宣称是可以免费领养宠物的地方——他之所以要搜集好几份地址,是因为想选一只漂亮的送给婷婷,毕竟婷婷的眼光还是很挑剔的。

    就这样,小庄信心满满地来到第一家宠物领养机构,暂且称为A家吧。

    其实等事情结束之后再来回顾,A家反而是最正常的一家,一开始的态度还算客气,热情地为小庄介绍了机构里等待领养的十几只宠物,有猫也有狗。

    讲到这里,小庄吐槽道:“我是真不懂宠物,以前没养过也没了解过,听那人介绍完了,因为我是想领养一只送给婷婷,但不想领养太凶的、脾气太差的,怕万一抓伤了婷婷或者咬伤了婷婷,我非后悔死不可,于是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请那人讲讲,什么品种的性格如何……结果我没想到,这句话不知怎么就触了那人的逆鳞,翻脸比翻书还快,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虚伪的假爱宠人士,让我有多远滚多远……”

    陌生妹子语气激烈地插言道:“你本来就不应该问品种的事!这样会助长宠物黑心产业链的不正之风你知道吗!所有宠物一律平等,都是一只只等你救助的小天使……”

    “宠物黑心产业链关我屁事!”小庄翻着白眼回怼,“如果不是婷婷想领养宠物,给我一百块钱都不去!”

    “你……”陌生妹子气得瞪大眼睛。

    什么品种的性格如何,从第一位客人赵淇到现在,张子安被无数位客人问过这句话,他也不厌其烦地无数次回答过。顾客来挑选称心的宠物,关心这个问题是很正常的,谈不上是品种歧视。事实上就整体而言,狗暂时不论,纯种猫的性格就是比混种猫更亲人、更友好,这是顾客应有的知情权,讳言反而证明了心虚。

    顾客就是上帝,顾客的知情权必须得到保障,这是诚信问题。无论张子安平时再怎么嘻嘻哈哈,在这个问题上也不会打马虎眼。

    但是在宠物领养机构里,就不能这么问了,否则好感度直接跌到冰点,毕竟领养机构里的宠物大多数都是土猫土狗,谈不上品种,很忌讳被问到品种——骂人还不能揭短呢。

    时隔多日,小庄提到这件事,依然是满腔怒气,恨恨地说道:“我特娘的活了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傻叉!当时我也是怂,吓得灰溜溜地跑了,现在想起来真憋屈,应该怼他一顿再走!”

    婷婷听了这番话,对小庄的猜忌已经全然化为感动,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背,仿佛当时受辱的是她自己,“小庄,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刚才我错怪你了……”

    小庄反手握住她的手,“婷婷……”

    “那个……既然有A,就应该有B吧?等说完了你们再秀恩爱如何?”张子安强拒狗粮。

    在场的人除了陌生妹子之外,全都促狭地笑了。

    小庄尴尬地如梦方醒,挠了挠头,婷婷也害羞般抽回手。

    “咳!”小庄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从A家离开,我本来想打道回府,但一想既然跟婷婷撒了谎,说自己加班去了,干脆就趁这机会再去逛几家吧,反正已经见识过那种奇葩,其他的就算再奇葩也不至于超过那个人吧?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小庄来到B家,为了以防万一,他一进门就先问刚才的问题,什么品种的性格如何,他打算如果对方一言不合又开骂,他就趁机发泄一下在A家积累的怒气。

    B家的负责人却没生气,很耐心很热情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小庄其实完全不了解宠物,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他也不清楚,但听起来很专业。

    在B家负责人的帮助下,小庄很快选中了一只猫,据说是一只不太纯的美短。B家负责人以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这只猫以前是流浪猫,一直过着很凄惨的日子,直到被领养机构收留,现在很迫切地想找到一位爱它的新主人。

    接下来,恶心的事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