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圣母妹子在内,在场的众人听到李大娘的话,全都惊愕地交替注视着她与张子安。

    “您说什么?”婷婷怕是自己听错了,“您这里的猫全是他带来的?但他不是开宠物店的吗?”

    李大娘点头,“是啊,他是开宠物店的,但这些猫也是他带来的啊,这又不冲突。”

    由于圣母妹子气势汹汹,李大娘刚才在后厨多少听到了一些他们争执的内容,很担心他们会动手打架。她不明白这有什么好争的,有钱的就去买贵的猫,没钱就去领养甚至捡一只,为什么非要争个谁对谁错?也许这就是年轻人的好强心理吧,一定要试图说服对方,非黑即白,非对即错,不容许存在任何中间地带,她不懂。

    她觉得不冲突,但在场的这些年轻人都觉得冲突,明明是卖宠物的,明明是靠卖宠物为生的,为什么还会带宠物来供人领养?这不是摆明了要砸自己生意吗?

    被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注视着,张子安很无奈地说:“我不止一遍说过了,我支持领养代替购买,为什么没人信呢?难道还要我再说一遍?”

    圣母妹子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尴尬得无地自容,她之前断言张子安只是在口头上支持,没想到他居然以实际行动做出了支持?

    “老板娘,你真的没在开玩笑?”她质疑道。其他人心中多少也有些怀疑。

    “没有,这怎么能开玩笑?”李大娘见他们不信,回转到二楼,再下来的时候手里端着猫砂盆,展示猫砂盆上的标签给众人看。

    “你们看,这猫砂盆上还贴着奇缘宠物店的标签呢!”她说道,“这是张大师送给我们的,连钱都没要。”

    “这么说来……嗝!”胖妹子终于把餐桌上的饭菜打扫得干干净净,响亮地打了个饱嗝,指着张子安说道:“我好像在小雪直播里听说过这件事啊,不过因为你长了一张配角脸,我把你给忘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张子安唯独这个不能忍,“你才长了一张配角脸!”

    “嘻嘻!”胖妹子毫不在意,拍拍圆滚滚的肚子说道:“那期视频我下载到了手机里,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放给你们看。我记得小雪说过,这些猫确实是他带来店里的,寄养在这里,如果谁想领养的话可以自由申请……哦,对了,小雪是本市著名的主播,是个美女哦,推荐你们关注她的直播间——【吃喝玩乐在滨海】。”

    胖妹子大大咧咧的性格没有侵略性,令大家毫无顾忌地笑了起来。

    “不过有件事我要郑重声明,这些猫并不属于我,我只是负责牵线搭桥的。”张子安澄清道,“这些猫都属于北边那个宠物诊所,是被主人遗弃在诊所里。诊所既要给宠物治病又要照料它们,负担太重,我把它们带到这里,如果有人能领养它们就太好了。除了这七只猫以外还有几条狗,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申请领养。”

    事实上,宠物诊所和宠物医院也是领养宠物的重要途径,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被主人遗弃在那里的宠物,急切地需要找到新家,而且其中不乏品种猫和品种狗。这些猫狗都非常健康,完成了疫苗注射和驱虫,甚至已经做好了绝育,是领养的最佳选择,比微博上那些妖艳贱货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婷婷听得有些糊涂,问道:“那我到底应该向谁申请领养?还有领养条件是什么?”

    众人认真地听着。

    刚才大家听到了很多领养机构的荒诞事迹,现在很关心身为宠物繁育黑心产业链关键一环的宠物店主会如何制订领养手续。

    “按理说,你应该向诊所孙医生提出申请,这些猫理论上是属于她的。不过她现在回老家过年了……”张子安沉吟道,“那就由我作主吧,毕竟她制订领养手续的时候我也在场。”

    孙晓梦在订制领养手续的时候,要求有些严格,制订好之后发给张子安看,按照他的意见进行了一些修改,降低了领养门槛。

    张子安讲道:“首先,不需要手持身份证拍照和收入证明什么的,当然有自己的房子是最好的,把房产证带过来让我们看一眼,即使是租房也没关系,只要拿来租房合同证明条款里没有‘不许养宠物’这一条就行。这个条件不算过分吧?”

    婷婷和小庄点头,这个条件合情合理,他们能够接受。

    “第二,要有可靠的联系方式,我们不会上门,但要定期接收QQ视频或者微信视频的远程回访。回访并非永久性的,持续半年或者一年,这个也不过分吧?”张子安掰着手指头说。

    婷婷和小庄再次点头。

    张子安略微提高音量,郑重地说道:“第三点你们可能会比较为难——在你们把猫领走之前,需要先来店里照料它们一个月的时间,你们两个谁都行,但每天至少要有一个人来店里报到,负责这七只猫的吃喝拉撒,每天一早一晚至少两个小时,如果中间哪天你们没来,不论任何原因都视为放弃,也证明你们还没有对养宠物做好准备。”

    众人听到这个要求都觉得很新鲜,小声议论着。

    这个办法是张子安提出来的,取代了原来的押金条件,因为他觉得如果领养者能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风雨无阻地来照顾七只猫的饮食起居,就能证明领养者是真心想养宠物的,愿意为宠物付出很多,愿意承受、能够承受照料宠物所带来的辛劳,并且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到照料宠物的正确方法,为以后的长期饲养宠物做好准备。

    “就这些,没别的了?”小庄试探着问。

    “没了,就这三条,你们愿意接受吗?”张子安问道。

    小庄与婷婷对视一眼,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激动与信心。

    他们在桌下悄悄握住彼此的手,同时张嘴答道:“我们……”

    后半句话被外面街道上突然传来的喧哗所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