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

    【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红花当然配绿叶,这一辈子谁来陪?渺渺茫茫来又回——】

    【往日情景再浮现,藕虽断了丝还连,轻叹世间事多变迁——】

    飞玛斯朦胧中听到楼下传来的电视歌曲声,一定是老茶又在看老武侠片了。

    山谷里的一切景物迅速远去,连同嘴里的烤土豆味道也消失了,它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宠物店二楼。

    稀薄的晨光从窗外透入,它抬爪关掉了小夜灯。

    今天它醒得有些迟,张子安和其他精灵都已经起床了,二楼只有它和π。π端坐在电脑前,大概是听到它关小夜灯的声音,扭头看了它一眼。

    “吱吱。”π有些拘谨地说道。

    “早上好。”飞玛斯抖抖毛站起来,回应道。

    π好像是笑了一下,重新回过头面对电脑,继续打字,这次它打字的力道恢复了正常,刚才它怕打扰到飞玛斯休息,一直把力道放得很轻。

    角落里趴着两条棕色的贵宾犬,一大一小,正是昨天被飞玛斯和老茶救回来的一对贵宾犬母子。

    隔了一夜而已,飞玛斯却差点认不出它们来了,只能凭嗅觉确认它们。因为现在的它们与之前又脏又臭的它们相比,模样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毛发变得蓬松,稍微恢复了光泽。它们长期忍饥挨饿,仅能靠天棚和编织布遮风挡雨,骤然吃得很饱,又能睡在温暖的屋子里,自从昨夜睡下之后到现在还没醒。它们像是怕妨碍到别人一样,尽量把身体蜷缩起来,依偎在一起,胸腹有节奏地一起一伏。

    飞玛斯闻到楼下有消毒水的味道飘上来,大概是张子安正在做日常的清洁工作。

    它伸了个懒腰,按住垫子旁边的口香糖撕开包装,一次叼了三条送进嘴里咀嚼,权当是清洁口腔并保持口气清新。口香糖是普通的含糖型,不是无糖的,听张子安说无糖口香糖里的木糖醇会要了它的狗命……

    街道上似乎有不少人来去匆匆,时而还听到街坊邻居或者行人在打招呼。往常这个时间路上可没这么热闹。

    “哎,是你们啊,你们也在抓?抓到几只?”

    “咳!别提了,我运气太背了!一只没抓到!”

    “我也是,咱们听到消息太晚了,听说那些猫和狗是昨天晚上从哪个养殖场跑出来的,好多人昨天没睡觉,连夜在抓,据说有个住附近小区的哥们儿深夜喝酒回来,一个人逮住三只狗和两只猫……”

    “别说了,简直错亿啊!”

    “啧!兽王系猎人啊……”

    “是养殖场跑出来的?我怎么听说是好几辆运宠物的卡车在高速路上侧翻了?”

    “不不,绝对是养殖场跑出来的,区区几辆卡车能装多少宠物?微博上有人说了,是北边的一家养殖场员工疏忽大意没关大门,让这些宠物跑出来的,而且听说这家养殖场虐待宠物,被视频曝光了,正跟好几个微博大V撕逼呢……”

    “没错,一开始好多人呼吁捡到宠物的人展现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把它们物归原主,但一眨眼风向就变了,一些大V联合起来,请大家抵制这家养殖场,把捡到的宠物藏起来好好照料不要还……现在撕逼大战逐渐升级,这家养殖基地的很多黑料陆续被人爆出来……”

    飞玛斯跃到窗台上,看到街道上有不少人拎着各种各样的笼子在徘徊,大部分人的笼子都是空的,也有少数几人笼子内装有一只猫或者一条狗,正美滋滋地往家里跑,令其他人眼红不已,还有人拦住他们,询问猫或者狗是从哪片区域捡到的,还有没有剩下的……捡到宠物的人随手一指,人们就呼啦一向他们指的方向涌去。

    令它啼笑皆非的是,它分明记得养殖场里全是品种猫和品种狗,但这些人拎的笼子里分明装的是土猫土狗……不用说,一定是把附近的流浪猫和流浪狗给捡了,毕竟大部分普通人其实并不擅长鉴别猫狗的品种。不过这样也好,可以令更多的猫狗找到新家。

    飞玛斯来到楼下,看到王乾和李坤正在愁眉苦脸地向张子安诉苦道:“师尊,这下完蛋了,一下子这么多宠物被人捡走,咱们店里的生意就没法做了……肿么办?”

    张子安昨夜便料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后果,笑道:“没关系,正好过年期间可以轻松一些。”

    从短期看,一部分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不过从长期看,这显然是一件好事,滨海市甚至整个周边地区宠物市场的价格会稳中有升。而且爱萌宠只有比较常见的猫狗品种,没有布偶和阿比西尼亚猫这些价格比较高的猫。

    怀孕的阿比西尼亚雌猫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不再像以往那样灵活,总是喜欢安静地独处,估摸预产期应该就是这几天。

    隔壁的鞋店已经装修完毕,款项付清了,施工队出具了检测报告,证明各项环保指标都在许可范围之内。不过为了谨慎起见,鞋店的门窗全都敞开着通风,过几天就可以搬进去了。

    等过完年天气回暖,两台投币式自动洗狗机在店门口一立,既能洗猫又能洗狗,肯定会吸引来大量顾客尝鲜,足以弥补暂时业务量下降的遗憾。

    张子安正自踌躇满志,突然发现飞玛斯在盯着他的脸看。

    “怎么了,飞玛斯?我脸上有东西么?”他摸摸脸颊,纳闷地问道。

    飞玛斯瞧了半天,没从他脸部线条上看出什么端倪。

    “没啥,你的眼屎没洗干净。”它随口敷衍道。

    “卧槽!真的假的?我完美的形象就这么毁了?”张子安大惊,赶紧一溜烟地跑回楼上洗手间。

    飞玛斯望向老茶。

    老茶以农民揣的姿势安逸地趴在电热毯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它面前摆着按压式热水瓶,清幽的茶香从旁侧的茶杯里满溢而出。

    电视机的扬声器里传出一听就很假的武打配音与带有港台腔的普通话。

    注意到飞玛斯的目光,老茶侧头冲它咧嘴轻轻一笑,然后继续专注地看电视。

    “早上好。”鲁怡云推门而入,“外面好多人啊,发生什么事了?”

    王乾和李坤手里拎着扫把簸箕什么的,神秘兮兮地迎上去,“小云,知道吗?昨夜外面粗大事了!”

    “咦?什么事?”鲁怡云的注意力被他们吸引过去,没注意到飞玛斯从她推门的门里溜到了外面,只有她背包里的茉莉看到了,小声喵地叫了一声。

    飞玛斯站在店门口,深吸一口清冽的空气。来来往往的行人们虽然有很多是为了抓猫抓狗而来,但这条看起来很威猛的大狗一看就不好抓,纷纷避让到一边。

    大概是一集演完了,老茶继续播放下一集,店里再次传来老电视剧的歌曲声。

    【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

    【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伴随着歌曲声,它似有所感,猛然回头,目光不错地盯着招牌最上面那两个大字——奇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