暹罗猫的心中产生了不妙的预感,觉得自己好像中了陷阱。

    它转身想逃,黑暗中突然又蹿出几个年轻人,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握着树枝、短棒、弹弓,堵住了它的退路。

    “辉哥你真厉害!这是今天晚上第几只了?”其中一个年轻人兴奋地叫道。

    他们都很年轻,平均17岁左右,社会气息很重,就算被称为辉哥的那个人最多也不超过20岁。

    这些人都是附近的无业游民,没有正式工作也不上学,没钱了就去做日结工作,干一天玩两天,最常去的地方是黑网吧。

    “今晚第3只。”辉哥手里拿着三文鱼罐头,得意地笑起来,“这些猫真蠢,一盒罐头就引来了3只。”

    暹罗猫这才发现,黑漆漆的墙角里倒卧着两只猫,一动不动,浑身血迹斑斑,似乎已经没了呼吸,其中一只是土猫,另一只是英短。它们生前都受到了很严重的虐待,那只土猫的毛发似乎被打火机燎过,烧焦了一大片。

    “这只猫怎么玩呢?拿针扎,还是吊起来当靶子?谁输了就请客吃麻辣烫。”拿弹弓的年轻人比划了个瞄准的架势。

    辉哥扫视一眼,抬手指着缩在最后面的一位年轻人,“阿发,你来。”

    “我?”

    名叫阿发的年轻人浑身一哆嗦。

    “没错,就是你。”辉哥肯定地说道,“刚才我们玩的时候,你一直在旁边看着没动手吧?”

    阿发嘴唇颤抖,脸色发白,“不,我看着就行了,你们玩吧……”

    “那可不行。”辉哥摇头,“咱们这些人都是兄弟,你要是把我们当兄弟,这只猫就由你来动手。”

    “把锥子给他。”辉哥努努嘴。

    一把锋利的锥子被强行塞进阿发的手里。

    阿发低头盯着锥子,脸色非常难看,“辉哥,还是你们玩吧……附近的流浪猫全都学精了,不容易受骗,这只猫可能是从别处跑来的,以后可能就不容易逮到了……”

    “这你不用担心。”辉哥胸有成竹地笑道,“爱萌宠跑出了成百上千只猫,虽然大部分被人捡走领养了,不过我敢打赌,很多人养上两三个月就腻了,那些猫最终都会变成流浪猫……再说,开春之后又有一堆小猫要出生,还不够咱们玩的?”

    暹罗觉得大事不妙,这些人的表情一个比一个凶狠,继续留下来可能是死路一条。

    它猛地向旁边冲过去,试图蹿上墙头逃跑。

    事到如今,它已经不再奢望锦衣玉食,只要能保住命,它宁愿翻一辈子垃圾箱。

    嗖——啪!

    一枚铁丸带着巨大的力道准确地击中它的后腿,它惨叫一声,从爬了一半的墙壁上跌落,骨头可能碎了。

    执弹弓的年轻人洋洋自得。

    暹罗猫忍着剧痛,用三条腿试着逃跑,但被另一个年轻人一脚踹翻。

    “去吧,阿发,别像个娘们儿一样,兄弟们最讨厌怂包了,对不对?”辉哥高声说道。

    “对!”

    “对!”

    其他人纷纷附和,对着阿发起哄。

    阿发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他不像其他几位年轻人那么狠心,他小时候还喂过几天猫,但如果临阵退缩,他就会被其他人看不起,再也没办法跟他们混在一起,也许还会受到他们的欺负。

    “这么做……不犯法么?”他依然心虚。

    “不犯法,中国还没有宠物保护法,放心吧,天王老子也管不到咱们!”辉哥语气里带着讥讽,像是在嘲笑他的胆怯。

    于是,阿发咬咬牙,攥紧了锥子,一步步向暹罗猫挪过去。

    暹罗猫似乎在哭,眼泪不停地流下来,小声地哀鸣,像是在哀求他,求他放它一条生路。

    阿发停住脚步,再次动摇了。

    “它……它在哭?”他指着它小声说道。

    “别多想,它的左眼发炎了,那是脓水,不是在哭,猫怎么可能会哭?”辉哥似乎知道一些关于宠物的知识,高声说道。

    其他人又是一阵哄笑,冷嘲热讽的词语向他劈头盖脸地压下来。

    阿发困窘得无地自容,他把心一横,对着暹罗猫高高举起了锥子。

    一下。

    两下。

    三下……

    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了夜空的寂静……

    辉哥哈哈大笑,“干得好!咱们现在先随便玩玩,两三个月后滨海市流浪猫泛滥,到时候咱们就玩个痛快!”

    所有人都在笑,阿发也在笑,像是疯了一样。

    ……

    等这些人离开后,倒在血泊里的暹罗猫瞪着无神的眼睛注视着夜空,已是奄奄一息。

    原来如此。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好人,全是伪装出来的!

    诅咒你们!

    诅咒你们!

    诅咒你们!

    带着巨大的怨气,它的气息消失了,却依然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

    大约十公里之外。

    奇缘宠物店。

    正在二楼写小说的π打个呵欠,正想关电脑睡觉,突然隐约听到楼下似乎传来轻微的响动。

    “吱吱?”

    它知道张子安已经离开了,王乾李坤和鲁怡云也下班了,楼下空无一人。

    是什么东西被嬉闹的幼猫们碰倒了吗?

    π从转椅里跳下来,四肢并用走到门边,想去楼下查看一下,如果是什么东西被碰倒了,它就顺便扶起来。

    握住冰凉的门把手时,之前一直沉浸在剧情里的π突然清醒了。

    “白天的时候不要下楼,当心被别人看到。”

    它想起张子安离开前的叮嘱。

    “喵呜~任何时候都不要下楼,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哟!”

    它想起星海郑重其事对它说过的话。

    π挠挠头。

    算了,不管了,继续写小说吧,写完这章就睡觉。

    于是它把楼下的异响抛到脑后,跳回转椅里继续写新章节最后的部分。

    ……

    奇缘宠物店一楼。

    幼猫们被轻微的异响惊醒,眼神中带着惊悚盯着门口的方向。

    青铜的猫神雕像一直摆在那里,成为奇缘宠物店的一道独特风景。

    风起,云涌。

    乌云遮住了月光,店内变得更加昏暗,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猫神雕像那漆黑中泛着铜绿的无瞳眼眸里闪过一抹血腥而暴戾的气息。

    下个瞬间,沉重的猫神雕像于原地凭空消失不见了。

    幼猫们放松下来,继续睡觉,或者嬉闹玩耍,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

    第四卷《风云际会》结束,明天更新第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