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持续不断地从海里吹来,废弃的灯塔宛如日冕,忠实地记录太阳运行的轨迹。

    张子安揉了揉小腿肚,在礁石上连续高强度跳跃,他的腿几乎要痉挛了。

    他举起手机,通过游戏捕捉界面将摄像头对准这位称为世华的家伙。

    【游戏提示】:目标确认——美人鱼!

    果然如此。

    虽说不需要游戏提示他也能认出来,毕竟半人半鱼的生物可能也就那么一种,但通过游戏确认下毕竟还是更安心。

    如果对方是个天体妹子,他还真不好意思堂而皇之地用手机偷拍,但她既然是个精灵,就无所谓了吧。

    现在只要他按下“捕捉”按钮,就能轻易地将她收进手机里,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她还有心愿未了,在等待她的长腿欧巴出现。

    雾隐茶楼里,当老茶摘下斗笠时,他没有立刻按下“捕捉”,同样是因为老茶心愿未了,它还没来得及喝掉面前的三杯茶,暴殄天物,徒留遗憾。

    所以他打算等等,反正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

    美人鱼双手拄着海滩,宽大的尾鳍百无聊赖地一下下拍打着水面。她甩着墨绿色的蜷曲长发左顾右盼,嘴里碎碎念着长腿欧巴怎么还没来。

    说实在的,单以长相而论,这条美人鱼真是不负“美人”之名,五官立体精致,蓝色的大眼睛明眸善睐,长长的睫毛透着机灵与俏皮,皮肤白皙娇嫩,光论素颜就已经足够倾倒众生,比那些明星模特漂亮到不知哪里去了,再加上玲珑的曲线,完美诠释了何谓“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唯一的遗憾就是……下半身是鱼尾。

    张子安摆弄手机,不知不觉滑入一家以装逼问答为主题的app,随手发了条帖子:《在海滩上发现一条美人鱼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这时候已经是国内的半夜了,却依然有人急不可待地秒回,大概是为了首答博取关注吧。

    “泻药!在海滩上发现一条美人鱼啊……不知道提问者多大啊?是男是女?想当年我也做过这样的梦!后来梦醒了!如果提问者是妹子的话求交往!”

    自作多情!话说我根本没邀请你好吗?

    “怒答一记!这要看情况了,美人鱼是上半身是鱼下半身是人,还是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这关系到一会儿要做剁椒鱼头还是红烧鱼尾的问题!”

    卧槽!这哥们儿是大食省的吧?

    “发现美人鱼怎么办?当然是先自己爽爽了!”

    真是丧心病狂!

    张子安刷了一会儿,没发现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干脆卸载了这个抖机灵的app。

    灯塔虽然被废弃了,但塔身依然很坚固。

    星海蹿进废弃的灯塔里,一溜烟跑到塔顶。

    “喵呜~子安!那边是什么啊?”它的声音遥遥从塔顶传来。

    张子安站起来,也进入灯塔,沿着螺旋形的阶梯来到塔顶,向星海指的方向望去。

    哗——呯!

    一头巨大的水生动物破海而出,翻了一个身,又一头扎进海里,尾鳍拍击在海面上,发出响亮的击水声。

    它全身雪白,额头微凸如同中国年画里的寿星老儿,长相憨态可掬,像是在微笑。

    理查德也看见了,大惊小怪地叫道:“那是什么?鲸鱼?鲨鱼?”

    “那是一头白鲸。”张子安凝视那道于碧海中游动的优雅身影,它左右摆动尾鳍,于海面一起一伏,仿佛是波动的正弦曲线。

    “白鲸?”理查德转转眼珠,“鱼不都是有背鳍的吗?这头鲸鱼怎么没有背鳍?”

    “首先,并不是所有鲸鱼都有背鳍,白鲸是生活在北极冰下的动物,它们要背鳍有什么用啊?如果有背鳍的话,它们在冰下潜游时可能会伤到背鳍;其次,谁跟你说鲸鱼是鱼?人家明明是哺乳动物!”张子安解释道。

    “那你不打算把它带回宠物店?这么个大家伙,带回去之后肯定会引起轰动!”理查德叫道。

    “那倒是,不过我没那么大地方容纳它。成年白鲸能长到5米长,起码得一座游泳池才能装得下……另外它是濒危动物,我可不敢往回带,还是让它自由地在海洋里生活吧。”他遗憾地说道。

    白鲸把头浮出水面,张嘴一声长吟,音量不高但音调极为高亢尖锐,仿佛利箭般破开海潮拍击礁石的轰鸣,从海中遥遥传来,听着并不刺耳,反而十分动听,像是在唱歌一样。

    “呣……以本大爷天才般的音乐素养来看,这只大家伙的声音勉强能赶得上本大爷的皮毛了。”理查德眯起眼睛。

    张子安点头,“白鲸的声音多变而动听,一向被称为海中的金丝雀。”

    美人鱼听到白鲸的长吟,转头凝望,张嘴也是一声长吟,声音与白鲸的声音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像是在唱歌,只是听不懂她在唱什么。

    白鲸恋恋不舍地向这边望了几眼,甩动尾巴拍击水面数次,像是在道别一样,然后掉转方向,向大海的深处游去。

    “喂!阿则西!”美人鱼并起手指挡住阳光,向塔顶瞭望。

    “喂!阿则西,在叫你呐,怎么不说话?阿则西!”她见张子安不理她,又叫道。

    张子安以惋惜地心情注视着白鲸一个猛子扎进海里消失不见。

    他本不想理她,但被她连着喊了好几遍,叫得他心烦,便从塔顶探出头望下去,指着自己鼻子问道:“你是在叫我?”

    “哦么,不是叫你还能是叫谁?这里有第二个人在么?”她单手叉腰,向他翻着白眼说道。

    张子安气不打一处来,“你的长腿欧巴就是欧巴,我怎么就成阿则西了?别以为我听不懂啊!阿则西不就是韩语里的大叔么?我哪里长得像大叔了?”

    “琴家……作为一个路人演员,难道你还不满意?”她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只有男主角才是欧巴,其他成年男人全是阿则西,包括你在内!”

    张子安:“……”这美人鱼不说话时还是挺可爱的,一说话简直能把死人气活!

    而且这满嘴的韩国腔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