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行!还是老规矩,我付一半定金,三天后取东西了付全款。”李好算了下时间,感觉这个差不多,就爽快的应承下来。

    之后他又去看了眼自己的炉子和藕煤机,这些对李好来说也很重要。都是生钱的来源,而李好现在缺的就是钱。

    这边的进展很顺利,李好让人各取了一个样板给自己送了过去。就连煤炭也从那老板手中要了一些碎煤,他准备在后续大量供货之前弄些先在酒楼用着。

    “郎君,那些鸡已经买来了,那边的商人没收加工费。”回到酒楼,大郎他们刚刚把那些鸡处理好,酒楼的厨房不够堆,他们甚至还堆了不少放到酒楼的大厅里面来。

    大郎看到李好回来后立刻跟他汇报了一下,这几百只鸡真要算加工费也得花些钱了。没想到那边的商人见这边要的多,以后还会长期买,索性免费帮加工了。

    李好看着酒楼里面的这些东西皱了下眉头,地方还是太少了。“大郎,你明天去那边购买东西的时候,注意留心下那边有没有空闲的铺面,到时回来跟我说说。”

    “另外,那些商人虽然免费给我们加工了,但是也得注意看着他们点。不要让他们把一些老鸡和病鸡给我们加了进去,这个一定要看好,要不然会砸我们招牌。”

    “好的。”其实这种事情大郎只要稍稍留意下就会注意到,不过他显然没那份闲心。每天要做什么事情,他就会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去。

    而李好吩咐的要注意那些鸡的质量,这个大郎用心的记了下来。这一只鸡能挣五十文了,对于大郎来说,这可是大生意,必需要留心。

    这次购买的鸡比那些客户预定的数量要多上几十只,李好特地往里面加了进去。这个就是为了预防有新客人来购买,怕到时没什么东西卖。

    原本的羊肉泡馍并没停止,这个依然还得做,要不然那些吃习惯的客人都要骂街了。只是多了几百只鸡要煮,加上忠叔外出,他们的工作又多了不少。

    吃了晚饭后,一边处理那些鸡,李好还得把几只烤鸭做好。这个就是准备明天拿过去先试尝的东西,不能少。酒楼这边要想做大,一两个产品还是少了点。

    忠婶原本对于李好做了几只鸡和鸭给客人免费吃还有点舍不得,这些都是钱啊,一只鸡值不少钱呢,但是今天李好给她好好上了一课。

    所以这个时候她反倒成了最积极的一个,正如李好所说那般,有舍才有得啊。有这些东西来挣钱,以后的收入会源源不断的增加。

    因为要忙这些事情,所以今天晚上的教学活动取消了。众人吃了晚饭后就抓紧时间各自忙碌起来,该忙啥的忙啥。忙完后又都早早的休息,准备迎接明天的生意。

    对于李家新买来的这些少年们来说,这点辛苦真的不算什么了,他们还经历过比这更辛苦的事情。但是李好却没有过度使用他们,还会教他们识字算数,吃的跟主人一样。

    这种待遇简直能评为唐朝好主人,所以对于这些少年们来说,李好安排他们做什么事情,他们都会尽力的去做好,对李府的归属感也越来越强。

    第二天早上如往常一般开门,门口已经等着不少客人了。而李好的白切鸡也已经准备好,随带的配料也准备好。

    那些客人把鸡带回后,只要往配料中加点酱油,把鸡加热就可以吃了。其实这个最好的吃法就是直接吃,但是现在这边的天气太冷了,不适合直接吃。

    羊肉泡馍的生日还是和往常一样好,不过这些过来的客人除了吃这个,还有的则是惦记着自己昨天订制的白切鸡,那个他们已经等了一天一夜了。

    “咦?这是什么香味?怎么跟昨天的白切鸡的味道不一样?”

    然而进来后,有鼻子好的客人突然从空气中问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这个不是羊肉泡馍的味道,也不是白切鸡的味道,这种香味非常的浓烈。

    但是这种味道就是特别的好闻,闻了之后就让人特别的想吃。就在进来的客人纷纷寻找气味传来的地方时,李好举着一只烤的枣红色的鸭子笑着走了出来。

    “各位客官,昨天各位定的白切鸡已经准备好了。等下大家就按着自己登记的数量把剩余的钱补上,然后把鸡带走。”

    这个是安稳那些等着白切鸡的客人,因为鸡没全部拿出来。这些人还以为酒楼没有做好,不时的会有人来询问下。

    “想来大家已经闻到了香味了,我手里的这个是鄙店秘制的烤鸭。那些香味大家已经闻到了,味道如何,等下大家可以免费尝一下…….”

    “小郎君,不用你介绍了。赶紧切了给我们品尝,如果味道真的不错,放心,不会少了你的生意。”李好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熟客就打断了李好的话,店里的客人全部大笑了起来。

    好吧,这西市的大唐人有钱,任性!人家在乎的是否美味,对于这点小钱来说,他们还真没怎么放在心上。

    李好见此跟着笑了下,也不继续介绍了。而是把几只烤鸭切成小块,然后一盘盘的端给每桌品尝,当然还得送上吃法。

    很快,李好新贡献出来的烤鸭则成了所有客人的新宠,可惜份量太少了,每个人都吃不了两块,几只鸭子没分上几桌就被分完了。

    “色泽红润,入口鲜嫩,口味醇厚,肥而不腻。果然美味,这个值得好好品尝。不多说了,给我订上几只。”

    随着第一个客人出声后,后面的客人都没停过。这烤鸭的价钱比白切鸡要贵上一些,因为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要多,一百五十文一只。

    然后那些客人根本就没管价钱,一出手就是几只几只的要,似乎这个东西一点都不贵一般。这举动不仅把李好酒楼的几人吓到了,连李好都被吓到了。

    卧槽!这大唐的人特么的真有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