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三郎不是应该会长安么?”

    “我回长安干嘛?我一直都在县城这边啊。”崔三郎不太明白李好的意思,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要说自己回长安。

    去县城的路并不远,走路一个多时辰差不多,比去长安近。不过却不是顺路,两处地方在不同的方向。

    一路上崔三郎不断的向李好询问着一些医术上面的事情,李好不想和这家伙同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古代医术好现代医术的不同,怕崔三郎打破沙锅问到底。

    只是现在同路了,崔三郎跟李好讨论起医术的事情李好也没藏私。这种涉及到人命的事情,有些东西还得说清楚好。而且崔三郎确实就是崔知俤,这可是同行精英呢。

    “这肠痈针灸治疗之法,不知道小郎君从哪里学来的?可知道人为何会患这种恶疾?”跟李好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崔知俤就继续讨论起医术来,

    “我从一个云游的老道手中学来,人患肠痈并不出奇…….”跟着云游道士学到神术这是一个穿越人士必备的说谎技巧,不过关于阑尾炎的原因李好倒是细细的跟崔三郎解释了一下。

    吃的东西不干净,激烈运动,还有肠胃紊乱都会导致这种病出来。而这种病发病率最集中的年龄段在青壮年段,所以这种病其实真的很讨厌。

    让李好郁闷的是,崔三郎的见识不低,很多东西李好只要说个大概,这家伙就能明白李好的意思。只是关于其他东西,这家伙的问题就太多了。比如说:

    “小郎君能割腹取肠?这人被割掉一截肠子后还能活下来?”或者“这人伤口还能像缝衣服一样缝补起来?不会再次裂开么?”

    “有何不可?当年华佗还曾对曹孟德说过,能开颅治病,为何就不能开腹救人?”动手术而已,对于后世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常识而已,但是这是古代!

    崔知俤心中的观点不知道被李好摧毁了多少遍,他从没想过人被开肠剖腹后竟然还能活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虽然有点怀疑,但是崔知俤对李好的医术却是越发佩服起来。

    “小郎君找本县县令有何事,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解决问题。”快到县城的时候,李好终于结束了继续讨论医术的问题,他正准备跟崔知俤道别,没料到这家伙竟然抢先问了起来。

    李好听了这话后立刻联想到这县令好像就是崔家的人,莫非眼前这家伙认识?如果这样的话,那事情就好解决了。这个时候李好并没想过,崔知俤或许就是县令呢。

    “这事说来话长,我们今天过来那地方原本都是我家的庄户……”李好把自己要来县城干的事情跟崔知俤说了一遍,崔知俤听后沉默了一下,这种田产纷争的事情并不复杂。

    “如果小郎君相信我的话,你们什么都不需要做,可以把这事情交给我办理。明天下午我过去那边,然后帮你把这件事情办妥如何?”

    “如此谢过崔三郎了,那我们就不去找县令大人了。”李好听后心中动了一下念头,不过他并没表现出来。有人能帮自己把事情办妥,自己何必还去折腾呢。

    “此乃小事,今天去去那边的时候也大致看了下情况。小郎君救活一个人连诊金都不收,看起来也不是那种行恶之人,我怎么会信不过呢,况且小郎君好说了这么多的秘方出来,让在下受益匪浅,这就权当谢礼了。”

    崔知俤笑着回道,李好看了这家伙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说道“崔三郎或许不知道,我告诉你,有天你就可能用这医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救上一个人。我大唐如果有更多的人知道这医术,那肠痈从此以后就再非绝症了。”

    崔知俤听后沉默了下,对李好的行为就越发的佩服起来。相互客气意一番后,李好告别崔三郎带着忠叔他们在县城逛了一下,看看这边有没什么东西需要购买。

    之前行针的那套银针崔三郎并没要回去,就此赠给了李好。这个李好正需要,说不准自己以后在大唐就要用上这些东西,所以他也没矫情。

    再说他跟崔三郎说的那些,足够一套银针抵数。不过李好更觉得自己需要更多的设备,这个时代有很多的疾病因为没有足够的医术,或者没有找到好的医生而耽误。

    对于李好来说,如果有一套手术设备,有抗生药就更好了。他可以治好这个时代的一大半的疑难杂症,当然用中医也可以,但是有些病却不行。

    那样的话,自己不用每日辛苦做美食都能在大唐悠闲的落足了。可惜这个只能想想,不过自己倒是可以琢磨着弄套简易的手术设备,还可以用一些中成药来治病卖药挣钱。

    这个只是想想,以后怎么做以后再说,谁也不知道自己身上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虽然李好知道整个大唐的历史,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事情。

    在县城兜了一圈,李好给山边的庄户各自买了点礼物,当成是感谢他们招待自己的回礼,然后同几人出了县城。天黑之前,李好还要给那位平原村的病人再行针一遍,这个不能耽误。

    到了平原村后,天色尚早。李好没有惊动其他的人,而是和忠叔两人直奔那病人家里。这个时候那个病人的症状好了不少,正躺在床上修养。

    见李好来到自己家里,这一家子就要给李好下跪行礼,被李好阻止了。他给那汉子再次行了针后,然后把自己在县城买的药吩咐那妇人注意熬了给她丈夫吃,这样恢复快点。

    “谢谢郎君救我丈夫,以后郎君但有吩咐,妾身一家当抵死相报!”床上的汉子也躺着给李好行了个感恩礼。李好听后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倒是一边的忠叔听了这家人的话后倒是有点意动,他想说点什么,不过见自己郎君似乎没这个意思,到最后也没说什么。他现在对自家郎君,已经佩服的无法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