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卖声,儿童的嬉闹玩耍声,鸡鸭叫声和犬吠不断传入耳中。这地方比自己原来住的地方似乎更接地气一般,有点人间烟火的感觉。

    街上不时还能看到一些蓬头垢面的乞丐在附近流动,无论什么年代,乞丐这个群体似乎总会存在,贞观盛世也不例外。

    “妞妞!妞妞!”乞丐这东西李好从来不会乱发好心,他会分人发善心,当然那是后世这样。但是现在这个时代,李好也不知道改怎么面对这些乞丐,是不是要行个善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孩凄厉的叫声传到李好的耳朵来,他转头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那边有一座破旧的房子,一群少年乞丐正围在那里。

    李好看了眼,立刻朝那边走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少年抱着一个穿的破烂的女孩子就从里面冲了出来,看到李好穿着不差,那少年立刻抱着女孩子跪在李好面前。

    “这位郎君,请你发发好心,施舍一点钱给阿丑,我妹妹快要死了。”旁边的十来个少年看到这情景后,也全跪在了李好的面前求施舍,他们年纪大的或许比李好还大点。

    “呃。”李好看着跪着自己面前的少年,愣了下。不过他的目光随即被抱着的那个女孩子的状态吸引,脸色大变!“你们抱着这孩子跟着我!全部跟着过来,换人抱她!”

    女孩子脸通红,双目紧闭。这不是女孩子看到自己害羞,而是烧的。李好不用温度计去量,都知道这孩子的病不轻,不过他现在手上没任何工具治不了。

    李好在前面带路,那十来个少年轮流抱着女孩子跟着他跑到了他住的地方。李好让自己府上的人准备冰块,然后用自己箱子里面的塑料袋子装着,先给女孩子头上敷上用塑胶袋隔开的冰块降温。

    随即李好立刻从自己府上储备的药材里面开了一副药方出来,这些是他为自己府上的人用准备好的东西,作为常备用药,现在正好拿来用。

    让人把药方拿去给忠婶熬药,李好自己则把银针拿了出来,然后在女孩子的几个穴位扎了几针放血。“这孩子发烧多久了?”

    “昨天晚上就有点不舒服,早上还好点,没像现在这般模样,那时还能说话。只是我们讨了点东西回来后准备给她吃,就变成了这样子。”

    那名叫阿丑的少年听李好的话后沉声回道,虽然李好的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但是在李好面前他感觉到一种威严,所以很配合的全部说了出来。

    “还好,时间不算太久。如果时间再长一点,这孩子就有可能变成傻子,也可能变成哑巴,但愿她现在能退烧快点,如果一直不退也会很麻烦。”

    李好看了眼那女孩子,给她降温放血后脸上的神情似乎安稳了点,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很快他配的药方也已经熬好,忠婶用一个大碗装着端了过来。

    这时候的天气有点小冷,药汤端了过来后,放了一会就凉了。李好让自己这边的两女孩子用调羹慢慢帮发烧的女孩子喂了下去,剩下的就看这女孩子的命够不够强了。

    李好把这边丢给这群孩子看着,还让人给他们每人弄了点吃的,然后自己找忠叔去商量去了。他从没想过,贞观盛世还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想问问缘由。

    “什么年代没有乞丐呢?当今陛下虽然雄才大略,但是仍免不了这种事情。那些整个家族被抄家的人的后代,各种犯官逃脱的后代,还有各处的灾民,就成了乞丐的来源。”

    忠叔听了李好的话后叹了口气说道,自家的小郎君终究还是没见过什么世面啊。不知道这里面的复杂,这种事情什么年代都免不了有。

    李好听后沉默了下来,他对贞观盛世想象的太美好了。实际无论是这个时候,还是紧接着后面的开元盛世中间一样充满着各种黑暗,要不然怎么还会有饥民起义呢?

    只是历史一向都是由胜利者书写,所以留下给后代的人看到的就是当年的贞观之治,开元盛世之类的话,谁知道当年贞观时有多少乞丐或者死了多少乞丐?

    “那我们府上能够收养乞丐么?”李好沉默了会后问向忠叔,这些东西他不懂,所以询问过后才安全点。要不然万一捅了个篓子,他们整个李府的人都得遭殃。

    “小郎君,你的心肠太好了。”忠叔知道李好是想把那些乞丐收养下来,迟疑了下后说道“这些少年要收养也未必不可,不过他们以后只能是我们李府的奴仆……”

    忠叔说了很多,这里面有很多的风险。李好听后衡量一番后感觉这些问题不大,他虽然不太清楚唐律,但是他知道历史,知道什么风险会有问题。

    天快黑的时候,那名叫妞妞的姑娘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样子还显的有点虚弱。李好给她再次诊断了一番后让她吃了点热粥,然后喝完药再次睡了过去。

    李好跟那些少年谈了收留的事情,这些少年只是稍稍迟疑了下,然后在那名叫阿丑的少年带头下全部归了李府。他们的身份也被李好大致了解了一番,没有长安城的本地人。

    这是一个好消息,李好不用担心这些少年里面某个人是某个罪大恶极的犯官的后代,然后某年被某些人查了出来,这样把自己也会牵连下去。

    “你们跟着他们去洗个澡,把身上洗干净点。衣服裤子全部烧了不要,重新换新衣服!”李好见这些少年答应留了下来,心情好了不少,这还省了自己买奴仆的钱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孩子很齐心。那个叫妞妞的不是阿丑的亲妹妹,其他的少年也是在长安流浪的时候跟着走到一起,然后以阿丑为头头,自成一个团体。

    虽然做了自己的奴仆后,这些孩子的生死就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是李好还真没动过把这些孩子怎么样的心思。他是个文明人,做不出那种事情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