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神奇的宗教,一个伟大的宗教,也是一个让无数优秀技术人才拼命想进入的一个宗教。”

    只是记载历史的人,谁也不知道这些只不过因为一只蝴蝶而改变了结果。如果没有这只蝴蝶,该干什么的还是干什么去。炼丹的炼丹,摆摊的摆摊。

    李好随着小道童见到了袁天罡后,第一反应就是忍不住称赞一句“好卖相!去长安街上摆摊肯定好生意!”

    这位超级神棍此时已经年过花甲,白发飘飘。但是仙风道骨,满面红光,果然一副得道高人的形象啊,李好心中暗叹。“但是也最好骗人了!干这行的没有好卖相不行。”

    小道童把李好领到老袁面前,狠狠的看了李好一眼后气鼓鼓的掩门出去。他对李好的印象极差,一时半会的恐怕扭转不过来,就算见到老袁也没改变。

    袁天罡,唐初天文学家、星象学家、预测家,益州CD人。隋时为盐官令,入唐为火山令。著有《六壬课》《五行相书》《推背图》《袁天罡称骨歌》等,著作颇丰,不过后来大部分失传。

    总之这家伙在唐初就是一个很牛的人,据说李二一家对他都很尊敬。后代阴阳易辨派创始人高煜翔评价袁天罡:“名如皓月罩千秋,声似春雷震古今。”

    这个资料别问李好怎么得来的,在百度上一搜那是一大把。李好之所以对这个老袁同志特别感兴趣,就是因为这位老同志后来和李淳风小李同志一起,呕心沥血整出一份《推背图》。

    这《推背图》可不是凡品啊!遥想当年,李好还以为这是教人推背按摩的图呢。当时就想古人真厉害和时髦啊,在唐朝就兴起了推油按背。

    还作下一副《推背图》来讲解,太厉害了,简直就是我辈楷模啊。后来百度一下才发现,这个《推背图》可不是教人推油按背的图。

    而是一副神秘的预测图,能预知从唐朝以后千多年发生的大事。据后人破解出来后非常准,几乎一一兑现。

    那后世什么的《达芬奇密码》《玛雅预测》之类的,还有那什么西方诺查丹玛斯的大预言《诸世纪》。跟这一比,那都是没脸见人的东西,简直弱逼了。

    其实,不是李好看不起某些老说着国外那些什么名人的什么东西的人。而是如果真有心,去历史的疙瘩里面翻一翻,就会发现很多东方的精粹,那根本不是老外能比的家伙。

    只是这么多年的战火纷争,加上历来东方喜欢的还是读书做官,对于其他的东西就看的没那么重。也不会学着别人包装一番去各地推销,更不会好好保存,所以就埋没了。

    “不知道天师找在下有何事?”小道童走后,李好看着正一脸郑重的看着自己的老道士,有点点不自在的说道,他有点心虚。

    自己是个鸠占鹊巢的冒牌货,万一这家伙真的很神,一眼就看穿自己的本质,会不会把自己收了然后用坛子装起来?

    “听说少郎君有一套机关之术,能快速的印刷一些书籍,可有此事?”袁天罡的话很随意,还带着一丝笑容。也不深奥,就是询问下李好是不是能够快速印刷。

    这让李好松了一口气,他一直以为老袁这家伙真如传说说的那么牛逼。一见面就能看出自己是后世穿越过来的人,然后说自己改了天机什么的话出来。

    那样的话李好估计只能躲着这家伙远远的,或者直接找个山疙瘩把自己藏了起来。要不然就只能和这老道士斗下去,看看到底是穿越人士厉害还是天师厉害了。

    “确实有此事。”自己有印刷行的事情并不算什么秘密的事情,有心人稍稍一查就能知道。这位袁天师知道也不意外,所以李好也没隐瞒。

    “这样正好,老道手上有些经书需要印刷出来,不知道需要多少费用?”袁天罡没有说什么让李好为难的事情,而是跟李好商谈起印刷经书的事情。

    李好不知道这老道士印刷经书作什么用,不过他的印刷行现在没承接过什么外面的单,都是自己弄了些书在印刷出售。

    而且李好本身对印刷经书这东西是很抵抗的,因为这些东西并没什么实际意义。他更多的是想印刷那些对日常生活有帮助的东西,反正他也没指望这个印刷行挣很多的钱。

    “我的印刷行实际上不怎么印刷经书,所以印刷的时候会挑剔一番,有的书不印!”李好沉默下后回道,道家有些书可以印刷,但是有的他真不怎么想印刷。

    “哦,能不能说说只印那些书?”老袁听了李好的话后也没生气,而是略有兴趣的问向李好。

    “道德经可以,易经可以,我听闻道家还有一些岐黄之术和养生之术,以及机关之术,这些可以。另外一些炼丹方面的书也可以,不过却要修改一番。”

    见老袁不似生气的样子,李好就真的直言了。反正自己现在年纪小,等下实在不行,就装嫩。

    他说的这些东西传播出去后对某一块有帮助,他自然会印刷。但是其他方面的东西李好暂时不想印,他现在没那么多闲时间关注这些东西。

    “为什么只印这些呢?”老袁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没有什么生气的意思。李好盯着他看了一会,想确定下这老道士到底在想些什么。

    可惜的是,这老道士的养气功夫好的很。李好完全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只能凭借历史上对这家伙的记载来判断这家伙的意图。

    “因为那些东西其实什么用都没,我的印刷行现在很忙,每天都要加时印书籍,没那时间印那些没用的东西。”

    李好没有直接说那些都是骗人的,实际上对于道家来说,李好真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里面出了不少杰出的人,但是却没有形成一个真正一统的流派出来,确实太可惜了。

    他们拥有本土的天然优势,还拥有着不少的大家。比如眼前的这家伙,还有老孙,都是道门的人,都是牛逼一时的时代精英。

    但是他们硬是被别人欺负的没话说,一个大类下面竟然还有各种小派,还各为其战,这确实是一个很讽刺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