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这鱼还能这样做?这道菜叫粉蒸排骨?”

    不过当他们坐下来后,每桌开始正式上菜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连吴王是谁都快忘记了,眼中只有桌上的那些菜。

    “这酒香太香了,只是不知道喝起来会是什么感觉?我怎么光闻着这个香味就有一种要醉的感觉?”

    李好上的是后世自己家乡那边办喜宴用的十大碗,这是汉菜一个很有特色的菜谱。好多菜系和地方在办喜宴或者酒宴的时候都会出现这个名词,不过各自的内容又不一样。

    清蒸鸡,红烧鱼,干菜扣肉,三鲜汤,还有一些炒菜,一共十个菜。在李好家乡的话,办酒宴的时候上菜有专门的顺序,上到肉时要拜神放鞭炮,比较讲究。

    到这边就不需要这些,而且这个时候的十大碗可以算的上李好的首创了,随他折腾。这些被请过来的潭州富商们还是第一次吃到,一动筷子后就停不了,这些东西简直太美味了。

    “各位,这里的东西味道如何?”等酒宴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李好同李恪两人重新站了起来,李恪笑眯眯的问向那些富商们。

    “美味!非常的美味!虽然都是这边能常见的东西,但是做出来后却是如此的美味。这满庭湘的厨师一定是皇宫来的御厨,我等实在太有幸了。”

    “这酒也够劲道,可惜少了点!这潭州一到了冬季后有点湿冷,如果那时不时能喝上这样的美酒,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下面的富商一个个吃的嘴油光滑亮的,不论是菜美味,酒也够醇,都是极品。李好看着这些人的反应后,笑了笑说道。酒肯定不能给他们多喝,马上还有要事要讨论。

    “承蒙各位赞赏,酒名酒鬼酒,不是皇庭御酒。菜是湘菜十大碗,用料都是潭州周围有的东西,自然也不是宫廷御食。大家如果喜欢,以后欢迎光临我家酒楼,只要给钱就好。”

    “这么美味的菜肯定喜欢,以后我要宴请客人一定要来满庭湘吃!”

    周围的那些富商听后大喜,这里如果以后对外开放,他们就能随时来这里来吃东西了。如此美味的东西,吃一次怎么够呢。

    以后出去炫耀也倍有面子啊,这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这香醇的美酒。还有这酒楼别具一格的装修,过来这里吃上一顿饭简直值得炫耀三年。

    接下来就是李好跟他们商量之前李恪说的那个,共同开发商业街的事情。李恪这个时候已经先回自己府上去了,他不怎么关心这种事情,这边的一应事情全部交给了李好来处理。

    因为李好满庭湘老板的原因,虽然他背后有吴王,但是那些富商和他交谈就要随意不少。不过有了一顿美食做铺垫,李好的解释又非常的详细,所以这些富商并没其他意见。

    而一些脑子比较活的人还从李好的话里得到了商机,又另外掏了一笔钱跟李好深度合作开发这个商业街起来,以后这商业街周围就要成为潭州最繁华的地方。

    这些富商都有各自的买卖要做,做粮食的,布匹的,胭脂水粉的,各行都有。如果这商业街按照李好的想法做出来后,他们都会跟着沾光。

    而李好也答应了他们,他只做吃食和药材,以及少量的书籍印刷,其他行业都不碰。以后有新的产业了也会跟大家商量,这些跟富商们并没有冲突,所以他们也没什么意见。

    这次会议过后,李好还推出了一个潇湘商会的事情出来。不过却没有立即组建,而是让那些富商回去后好好考虑下。

    虽然这个时候的商人地位很低,但是有个商会他们也能相互依靠一番。不过这个商会对组成的成员要求,以及入会制度都不够完善。

    李好本来就不是搞这块的,他提出这个商会的提议肯定会有漏洞,这个也就需要这些人补充。

    这些都是这个时候的商业人才,他们有着这个时候独到的眼光。有他们的补充,李好觉得会更好点。同时也加深了他们的参入感,至少这个不是自己一言来决定。

    在商业街兴建的时候,潭州城的各个村里都有差役敲锣通知:鉴于端午即将来临,吴王同潭州的各位富商纷纷慷慨解囊,给各位百姓免费提供粽子,还有一些辟邪药物。

    请所有百姓按自己人口到各处村里正去领取,任何人不得挪用和贪领。所有辟邪药物怎么使用,必须听从里正和差役的吩咐去做。

    另外城中如有发现大肚病者,立刻送往九芝堂。九芝堂就在满庭湘的隔壁,原本的房子稍稍整顿下后就准备开业了。

    非常时刻非常利用,不过李好还是希望整个潭州城没有这种事情出现,这样自己可以忙其他的事情。

    李好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忙,比如那啥六味地黄丸,或者驴胶补血等药方。李好完全可以弄成成品,然后批量出售,这些东西李好早就有这打算了。

    然后自己的印刷行也可以搞起来,什么玻璃水泥也可以搞嘛。这些又可以挣钱,还能起到传承的作用,多好。那玻璃还能就近到岭南那边,走港口出到外国去。

    然而李好的计划还是落空了,整个潭州城怎么可能没有这种病人呢。要知道后世出土的马王堆遗址里面,那个女主人身体里面就发现有血吸虫。

    那东西在这个没有有效手段的年代里面,能根断么。所以很快他的九芝堂就迎来了十来个这样的病人,李好收到病人后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

    给几个人用了系统配的药方后,把几个病人全部留在这边观察。这东西没有那么快就治好,给病人除虫后还要慢慢调养病人的身体,要不然他们还是很虚弱。

    安顿好这边的病人后后,李好就带着两个少年跟着那些衙役立刻往发现这些病人的地方赶去。

    这种病除了病人要治,他们周边的人,还有居住的地方,日常接触的水源和厕所都要清理,要不然就不能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