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吐番人是不是饿多了?真可怜!那么难吃的玩意他们也喝的下去?还喝起来很香的样子。”

    不过对于唐军来说,他们就算不爱喝也得喝点,这是李好的强制命令。到了高原后,他们的一些补给就没有了,什么蔬菜瓜果就更难吃到,这酥油茶却能补充一些,还有助于消化吃的肉食。

    所以看着那些跟着他们的炮灰奴隶喝的那么起劲,这些大唐士兵也只能苦着脸跟着喝下去。喝的多了以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也喜欢上这种东西了。

    “这东西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怎么难喝?好像喝第二口的时候味道似乎好上了不少。”房二继续喝了一口后,有点好奇的问道。正如李好所说,第二口虽然不至于淳香流芳,但是味道确实比较好接受一点。

    “这是酥油茶,用茶叶和酥油,加上盐一起熬制出来的饮料。这高原上面想要吃的蔬菜瓜果之类的东西不多,经常吃肉对身体不好,这东西的作用正好。”

    房二这段时间在高原呆了段时间后,似乎人也变得比以前灵活了不少,果然环境能让一个人快速成长起来。这让李好和他说话也变的正常起来,两人一起聊了一番这吐番的情况。

    “乡下干部战败的消息已经全部散发到高原的各个部落去了,包括逻些城那边也派人传了过去。那些他敌对的人都蠢蠢欲动起来,你说这家伙能平安无事的跑回逻些那边去?”

    “这个不好说,那家伙十三岁开始上位,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是在阴谋夺权中长大。而且征战不断,战斗经验也足。只要不把他干掉,他迟早能爬起来。所以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必需尽快干掉他。”

    几路军队现在全都在高原上面追杀,但李好到现在还没收到乡下干部被干掉的情报,这让他很不放心。那可是一代枭雄,不能轻易放松。如果这种情况下还给那家伙活下来,李好的一切谋划都白费了。

    这一路自己也算布置了不少了,一直没有找到和追杀掉只有残兵残将的乡下干部,这让李好着实奇怪。不过没有抓到乡下干部,倒是把那家伙的丞相禄东赞抓了,这个结果让李好有点意外。

    禄东赞这个时候竟然没有去长安搞事,而且他身上竟然还搜到了跟大唐的某些人联系的通信。这让李好对乡下干部越发警惕起来,所以他才想着必需把乡下干部干掉。

    大唐那边的事情,李好已经派了人去跟老牛通知去了,这事情必需让老牛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李好才发现自己似乎还是小看了这个时候的人,幸好老牛他们还可靠,要不然李好自己就得栽个大跟头,所以这事情他也需要老牛他们的意见。

    另外侯君集已经过来松州了,正在派人试图联系李好,让李好立即回松洲去,不能在高原上面继续打下去。侯君集的想法很简单,这边的功劳不能让李好一个人全占了。

    不过原本想自己进来的侯君集现在进不了高原,他带的人上了高原后没多久,大部分都出现了牛进达说的那种问题。这状态吓到了侯君集,赶紧把所有的人撤了下去,在松州府等着李好。

    所以李好必需在侯君集派过来的人找到自己之前,把高原的事情完全搞定,这让所有的情况变的紧张起来,加上还有一个隐藏在大唐里面的影子,李好要面对的东西很多,很复杂。

    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历史中的松州之战后会是那么一个结局了,乡下干部竟然轻易的摸到了李二的脉络,在打了李二一巴掌后还从大唐娶了个公主回来。因为乡下干部在大唐有人,他能清楚的知道大唐朝廷的决定。

    越是知道的越多,李好灭吐番的想法就越坚定。那些隐藏在大唐内部的某些人,迟早总会露出尾巴出来。李好隐约猜到了一些东西出来,不过他不确定,但是不妨碍他搂草打下兔子。

    所以除了通知老牛,还让跟随自己的一些道教的人跟老袁他们汇报一下,让道家再派些人过来,他需要改变某些东西,然后打破某种平衡。这样有的人,最后总会憋不住跳出来。

    事实上现在跟在李好身边的这些道家人他们能帮李好不少忙,说服那些奴隶的事情,给那些奴隶治病的事情交给他们来做,比用那些大唐的士兵们好用多了,效果也好。

    李好一边筹划着大量的东西,一边做出各种分析出来,这样他要忙的事情也越发多了起来。那些跟着大唐军队的奴隶们现在成了最好的帮手,而且发挥的作用比以前还大。

    而李好只需要付出少量的报酬就可以,给他们一些牛羊,给他们自由。帮他们把那些欺负他们的奴隶主杀掉,然后让这些奴隶也染上那些奴隶主的血,让他们明白只有跟着唐军死走到底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再让中间理解能力比较好的一部分人做管理,再派这些人去周围其他的部落去劝说,召集更多的奴隶过来。或者扶持一些原本就不服吐番的部落跟吐番死斗起来,大唐的军队跟着后面清理。

    这些手段出来后,房二他们并不理解,就是老牛也怀疑。他们并不觉得李好用这些会成功,也不觉得这样会有用。但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李好一个个的部落扫过去的时候,竟然真的成功了。

    在李好要去其他地方出征的时候,那些土著听说李好是来解放所有吐蕃的农奴的,听说跟着大唐军队有各种好处,居然还有很多土著自己带着武器和马跟着他们一起上路,一个个很踊跃。

    他们觉的大唐肯定是最好的国家,李二郎是最好的皇帝。比那些吐蕃贵族和乡下干部好多了,他们愿意跟着唐军去解放更多的吐蕃兄弟,带领大家一起过上好日子。

    这些不仅让房二和那些大唐士兵们傻眼了,就连后方知道消息的老牛也抓狂了。跟着一起傻眼了,还有这样打仗的?这样也行?

    可是看到那些跟着大唐后面几万个自带马匹和武器的吐蕃土著,活生生的站在他们面前。证明了他们的眼睛没有花,这一切就是真的!这些人真的愿意跟着唐军去讨伐其他的部落和吐番王庭!

    因为这些人对周围地形的熟悉度远远超过唐军,所以打探消息前面探路,顺带策反更多的吐蕃奴隶。他们做的比那些先过来的潜伏者和斥候还做的好,而且还不用花费什么代价。

    一句乡亲们,唐军是来帮助大家过上好日子的话,比唐军之前许下的钱财赏赐管用多了。这是一个让人疯狂的现象,但事实就是这样。从最初的只有几百人跟着走,到后来跟着唐军走的吐番奴隶越来越多起来。

    “以后所有的战斗都会改变了,或许自己真的老了,这打仗的事情以后都要交给年轻人了。”这个时候老牛想起了长安李二正在搞的皇家军事学院,还有那个战情研究室。

    这些东西的出现都有李好的身影,让后面知道情报的老牛觉得自己真的老了,现在的年轻人太厉害了,这样的手段他真的用不出来。到了这个时候一切事实证明,李好做的比他来做的话好了很多。

    他指挥的话最多也只是个大胜而已,或许还要留下一些大唐士兵的生命。而李好这是完胜,一个伤兵都没有,只花费了点时间和物质而已,越到后面,唐军损失的就越少。

    李好对自己用的手段取得的效果很满意,不过该做的事情他一样没落下。那些吐蕃的贵族,所有带有这个民族特色的文字类的东西,全部被他找借口摧毁了,包括那些寺庙。

    大家通通学唐话,用大唐的规则和制度去。贵族一个不留,物质和粮食除了分些给那些农奴过日子,其他的全部收缴差人送回去了,这是他欠下的军费,他需要还的。

    做这些都不用李好带着唐军出手,他只要告诉那些奴隶,为什么他们会变成奴隶,为什么他们会过的不好,就是因为这些东西,所以只要把这些推翻,跟着大唐走,一切都会好起来。

    “李好李子佳到底在高原上面干什么?他们把吐番全部搬了过来了么?”大量的贵重物资,还有数不清的牛羊全部往松州这边送了过来,这比大唐以往任何一次战争得到的收入还多,这让松州府这边现在的最高领导侯君集快要疯狂了。

    他这个时候还没有破高昌的功绩,拿的出手的战绩不多。原本想趁着这次吐番东进的时候好好捞一把功绩,却被高原挡住了脚步。更气的是他过不去,却只能看着李好的人在高原上面肆掠。

    而那些运送过来的财物统统都是登记在册的东西,一些需要给那些商人还账,所有的金银财宝却是要上缴给李二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这对侯君集来说无疑是让他恼火的事情,偏偏他什么都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