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机说的这些东西我也仔细了解过,子佳打的这场仗给了我们很多新的想法。虽然这是一场任何将领都无法复制的战争,但是皇上却可以,我大唐朝廷也可以。”

    长孙无忌的这些话老房也清楚,而且他还能看到更深的一层。如果老房也是后世的人,他就能明白一个东西,那就是国债——战争国债或者经济建设国债,这样都可以。

    不过李好是建立在自己的声誉上面,这个是因为他一直以来在挣钱方面创造的各种奇迹,加上他本人一直养成的良好信誉。但是老房相信,这大唐很难再出一个李子佳出来。

    一般人想要让人相信自己能挣很多钱,必须有拿的出手的功绩或者抵押的东西才行,如果别人才会愿意相信他。而李好的挣钱能力,这个整个大唐无人能及,只要稍稍打听就能知道。

    没有李子佳,就吃不了猪肉这显然也是不存在。个人不行,但是用大唐的名义可以,大唐现在国力强盛,威名远扬。所以以后大唐需要对外发动战争的时候,就可以不用从百姓手中征税,而使用一种全新的模式出来。

    “你们啊,我找你们过来不是听你们说李子佳打的战争有什么新意,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怎么处理李子佳?”李二看着自己的几个心腹,有点郁闷的说道。

    “一切简在帝心,还请皇上不要寒了那些冲杀在前面的将士的心。”三人听后异口同声的就是这句话,帮李二做决定,这种想法想都不要想。不过李好不能被罚,这个是基调。

    破国的功劳,还有为国家生财的功劳,这些都值得把李好留了下来。他们几个人跟朝廷上面那些吵嚷的人又不同,终究还是会为李二,为整个大唐着想一番。

    “郎君这是整理吐蕃征战的兵事么?”在长安的李二头痛李好的处置问题的时候,李好这个时候正和自己的老婆小姨子整理自己这次吐蕃战争的一些资料,日子挺清闲。

    有些东西虽然自己做过,但是有很多人并不一定能看的懂。这是古代,不是后世的那个资讯爆炸的年代。自己打这场战争的所有手段,如果不一一解释一下,李好不确定那些人能否看懂。

    “这不是兵书,只不过用一种新的观念来阐述栓释一场战争而已。从经济,政治方面来阐述。”李好笑了笑,事实上真要回头看过去,李好的吐蕃之战能够点评的东西并不多。

    唐军的善战这个不用证明,以少胜多的战斗不是没有打过。如果不是用了土炸弹和土燃烧弹,这场战斗很难胜的如此轻松,虽然这场大战在军事上真没什么值得称赞的东西。

    但是经济政治手段李好就用了不少,吐蕃那边的土改方式更是一个大雷,这个不解释好很容易被某些人利用起来。然后自己用信誉抵押借款购买粮草,回头再还那些商人,这又是经济手段。

    所以李好需要把自己这次的吐蕃之战用的所有手段都好好的分析剖解一遍,最好能让这个时代的人明白。再把自己稍稍美化包装一番,然后把这些东西交给李二,还有老房他们看看。

    房二没有等自己的军功到手就回长安去了,李好没拦住他。不过这家伙经历了吐蕃之战后,变化很大,估计老房应该会为自己这个儿子的变化高兴吧,暴揍一顿似乎不太可能。

    小武同志还会在茂州这边呆一段时间,到时和二郎的老婆,以及忠叔他们一起回去。因此正好帮李好整理那些资料,这妹子的政治眼光比武顺要强不少,还能给李好一些建议。

    至于征战吐蕃的功绩,这个应该没那么快到手。估计要等侯君集他们下了高原之后再说,那边结束战争的时间也快,就在这段时间里。

    “李都督手段果然不凡。”在李好蛰伏在茂州整理资料,整整民生的时候,蜀王再次来到茂州这边转转。这家伙依然是一副纨绔分子的样子,不过有些东西倒是会避讳下。

    比如出去打猎的时候不会再去随意的践踏别人的良田之类的事情,但是喝酒玩耍这些事情他一样爱做,偶尔心血来潮,会去干点修路修水利的事情。

    这次他过来是来转运一些奴隶过去修路的,顺便过来看看李好。吐蕃之战李喑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他更没想到眼前这家伙竟然凭着那么一点兵力居然灭了一个国,还胜的那么干脆。

    这个时候他才开始正视李好起来,第一次重新审视李好。或许正如他三个李恪想的那样一般,李好是一个真正有大才的人,这人不仅经济医术厉害,打仗治国一样擅长。

    “蜀王过奖了,不知道蜀王这次过来所为何事?”李好招待了这位蜀王,态度不远也不近。蜀王不是李恪,他跟李好的交情没到那么深,有些规矩自然要讲。

    “也没什么事情,只是想跟你请教下几个问题。”蜀王笑了笑,对李好的态度不以为然。他能装纨绔,自然知道李好在想什么。这个不重要,他是真想从李好这里弄到几个法子。

    比如能让自己多挣点钱的法子,顺便也能让蜀地这边收入和各种条件变好的法子,然后再来一个让自己挣了钱后不会太让人注意,又不会让李二不爽的法子。

    听了蜀王的话后,李好笑了笑,这家伙比起原历史似乎真的改变了。按照原历史的进程的话,这个时候蜀王应该回长安去了,老实的跟在李二身边。但是现在没有,这家伙依然在蜀地这边活蹦乱跳。

    蜀王的问题并不难,蜀地虽然多山,但是这边也有很多有特色的东西,只要能够方便的拉出去销售,这些都是钱,提高这边的收入就有了。其实古代很多地方发展不起来,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交通了。

    “其实你现在做的这事情就可以,不用你做太多的事情,也不用你去刷什么好名声。只要你在蜀地这边的时候,没事就折腾这些奴隶多修路,把这边通往长安,通往东边,以及蜀地内部的路修好。这边的发展自然起来了,这也不会让人注意到你这边。”

    “你要想挣钱也容易,可以自己弄几个作坊,生产一些这边百姓常用的东西。大钱或许挣不了,但是挣些钱问题不大,而且这个还不用你去占别人的地来生财,更不会让皇上不满。”

    蜀王听了李好给他分析了一番后,感觉这些想法不错,眉开眼笑的离开了。事实上他啥也不用干,那些修路有地方官员指导,人手有免费的奴隶。再从各地大户手上募捐一点钱,啥都有了。

    当然他还能去长安问朝廷要点钱,修路修水利,这些钱每年都会有一笔指定的数额。正好用来干李好说的这些事情,加上那些能稳挣钱的作坊,蜀王自然十分满意。

    送走了蜀王过后,高原上的大战已经完全结束。侯君集和牛进达一路猛赶,刚好在逻些城被拿下的那天赶到,两人随即带兵加入破城的战场,堪勘的分到一个破王城的功劳。

    整个逻些城这些年收集的财富全部成了他们的缴获,或许因为李好之前做的那一手。侯君集几乎都是有样学样,除了一些重要的贵族要被抓到长安去,其他全部打了土豪分了财产。

    只是让侯君集他们不明白的是,他们赶过来的时候,这些吐蕃的部落的人似乎到处都在追杀那些僧人,所有的寺庙都被推翻一空。抓了几个重要的贵族审问了几次后,让他得到了一些重要情报,然后若有所思起来。

    “这场战争没那么简单啊,只是给一个二愣子直接用最粗暴的方法解决了。”这个时候侯君集全身出了身冷汗,自己这个便宜捡的实在是太顺手了点,现在就捡到一个烫手山芋上来。

    同样的牛进达也得到了一些消息,两人都没跟对方说,而是各自盘算起来。打下罗些后,剩下的事情就是班师回朝。长安那边的旨意也在这个时候到了侯君集的手里,让他安排一部分将领留守这边,其他回朝领封。

    整个吐蕃地区设安西都府,由庐陵公主驸马乔师望镇守,辖大唐在西边的一切事务,包括吐蕃。这个地方跟历史又发生了出入,历史中的安西都府要等侯君集平高昌后才成立,现在已经提前。

    而第一任督府却没改变,都是乔师望。这种事情跟李好的关系没多大,不过安西都督府要做的事情李好稍稍了解了下,这里也有出入。

    原本的都护府只管军事,现在这个都护府军事政治军事都要管,比起李好现在的这个茂州都府要高上几个等级。这个李好还羡慕不来,人家那可是娶了公主的主。

    吐蕃那边现在的一些东西不知道李二什么意思,也没改变,还是按照李好上高原定下的计划继续。而薛礼,王玄策和席君买他们全部被留在了吐蕃,然后划到了安西都护府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