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这是晕船,上次在大江上跟这里不同。因为那次坐船的时间不长,而且江上跟海中差别还是大了不少,习惯了就好。不过这海上可有不少美味的东西,可惜你都吃不了了,只能看着我们吃了。”

    李好看着虚弱的绾绾后笑道“可惜在广州府的那几天太忙,忙的也没时间给你们做几顿美味的海鲜吃了。现在有时间了,偏偏你又晕船了,也只能等到泉州那边上岸后再吃了。”

    船上也可以生火做饭,李好带了不少配料上来,原本就是准备来船上好好吃几顿海鲜的。比起淡水鱼类来说,海鱼其实更好吃点,这是李好个人感觉。因为海鱼腥味没那么重,骨头也不多,用来做美食正好。

    结果绾绾晕船了,闻不了腥味,看都不能看李好吃海鲜,这让李好吃海鲜的兴趣瞬间没了。总不能自己一个人吃着,然后让绾绾在一边看着吧,这样也没必要。

    不过广州到泉州府也不远,坐船顺风的话,一天多点的时间就到了。所以李好也不觉得日子比较难过,晚上还能抱着绾绾一起看看大海,看看大海的夜,然后在温柔的海风吹拂中,摇晃着安然入睡。

    这个时候的船看起来不小,但是还入不了李好的眼,需要改进的东西太多了。比如船速,比如船的大小,比如航海时候怎么辨别方向等等诸多问题,这些就需要李好带的那些学生们动脑筋了。

    李好带来的那些学生们每艘船上都有安排,他们跟着李好学习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怎么辨别那些。但是这边的老水手们没有学习过那些,他们一样有经验来识别,双方还就各自的方法验证了一番。

    这些学生跟着船走几趟,以后广州府和泉州府这边的造船厂就要交给他们,培养海航水手和海战的任务也会交给他们。这是李好的计划之一,现在还只是布局中,必须等李好在岭南道站稳脚以后。

    “将军,泉州港到了!”船队是第二天下午时分到的泉州港,天色尚早。看到这么多的船队过来后,泉州府立即全城戒严起来。李好让船停在港口外,然后派人把自己的印信送了过去给泉州港这边的官员验证。

    泉州府刺史治所不在泉州港,在福州。李好到了泉州港后自然不能马上见到他,不过这也没关系,自然会有人通知泉州刺史过来见自己。

    李好带着人马上了岸后并没进城,他带着的是五千士兵,直接进城恐怕会引起恐慌,也不好安置。泉州港这边的官员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把李好他们安置在港口边上的一个营地,然后邀请李好入城。

    现在的李好是整个岭南道各级领导,这些人自然不敢轻视李好。不过李好没打算进城,他得先把这几千士兵安排好,然后就在城外歇息吃点东西便可。

    泉州港这边现在也是一个国际性的大港口,这里来往的各国商人一样不少。李好他们从港口下了船后,一路上就看到不少的各色人种,这些人见到正规的大唐军后一脸的仰慕。

    留下足够的人手看守自己的船队,李好就自己安排人去泉州港采购一些东西,泉州港这边的官员送来的猪羊李好一样笑纳了,还有各式的海鲜。

    泉州港的官员会安排什么吃食这个李好不确定,但是这个时候的食物他一直都不敢怎么恭维,反正他走过的地方也不少了。少了不少调料后,这些食物都要差不少,而现在的泉州不是以后的泉州,所以李好才会拒绝参加他们的接风宴,而是选择自己来。

    美食就是吃的学问,李好去过后世的泉州旅游过,这边的一些有特色的美食他没少尝过。后世泉州的风味美食,就因为蕴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而名誉海内外,别具一格。

    而泉州菜在烹调技法上有炒、煮、炖、蒸、焖、煎、卤、炸等,口味一般是以清淡酸甜为主。有人说,到了泉州没吃遍这儿的美食就等于白来一场,许多人也经常因为这里的美味而停留。

    这足以证明泉州的美食有多诱人,但是这个时候只有煮炖,其他手法都没。想要在泉州港吃到真正的美食,那还得李好自己动手,所以他才对城里的官员邀请自己入城没什么兴趣,更何况这个时候的泉州刺史并不在泉州港,李好还得等那家伙过来后才会入城。

    泉州刺史李好来南方的时候了解过一番,实际上整个岭南道的官员李好几乎都了解过。来这边做官的人基本上都是在长安不得势的人,不太遭李二喜欢,混的不好的人才被赶到了这边。

    因为这边在大唐的时候属于边荒地区,事实上这边的这些官员才能都不差。他们或许欠缺一些划时代的眼光,但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和让百姓们日子过的好起来他们还是做了不少工作。

    只是这边的人口实在是太少了,能搞活经济的东西也不多,加上瘴气和山越土著的捣乱,他们想要大干一番也确实困难,这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郎君要自己做东西吃么?”李好的营帐中,上岸后绾绾现在的状态好了不少,再也看不到刚上船那会的虚弱样子。看到李好指挥他身边的亲兵忙碌起来,她忍不住出声道。

    “当然,现在海看过了,就少不了要吃海鲜了。泉州港的那些家伙做的东西怎么样我不知道,但他们做的肯定没我做的美味。”

    李好听后笑着回道,他的营帐中有不少从港口买来的海味。看海这东西,对于绾绾和李好带来的那些学生们来说,是一件比较稀奇的事情,对于李好来说却不是。

    他去过不少海域玩过,也下水玩过,甚至还潜游过。所以对于大海的想法也就那样,他更看重的是大海里面各种丰富的物产,这对于一个一个吃货来说,那简直就是一座宝山。

    “这边的东西今天不做么?”绾绾看着李好身边的东西,好奇的指着李好把一个小桶里面的东西放到一边,还用盖子盖了起来,似乎不准备今天要做一般。

    “嗯,这个今天不做,那些东西需要让它们把肚子里的杂质吐了出来,到时才能做成美味出来。”李好听后回道,那个小桶里面装的是土笋,一种虫子。他可不想看到绾绾被吓一跳,到时别人都知道自己营帐有女人了。

    土笋原是野生于沿海江河入海处咸淡水交汇的滩涂上的一种虫子,后世的标签是属于星虫动物门动物,学名可口革囊星虫。它含有胶质,身长二、三寸,其外形粗陋,颜色黑褐。

    土笋大小不同,粗者如食指,细者似稻茎,约有拇指长短,还拖着一条长有一二寸,细如火柴梗、伸缩自如的“尾巴”,这种东西又名涂笋。

    据《闽小记》载:“予在闽常食土笋冻,味甚鲜异,但闻生于海滨,形似蚯蚓,即沙巽也。”说的就是这个,不过这个是清朝的记录,之前并没发现其他记录。

    这种东西怎么做,李好倒是特意去了解过,还看过泉州港的人自己做过。做法并不难,只不过稍稍要花点时间而已。

    土笋被从沙子里逮出后,就要先放养一天,让这些家伙吐清杂物。然后再铺在石板上碾压破肚,洗去肚里残余的泥浆杂质,后下锅熬煮。因为这东西像猪皮一样具有高度的胶原蛋白,所以熬得一锅粘粘糊糊,如同果冻一般。

    把糊糊盛出来后装在小碗中,待其自然冷却之后,就凝固成一小碗的“土笋冻”了。土笋冻颜色白润晶莹剔透,其肉清,味美甘鲜,清香软嫩,滑溜爽口。配上好酱油、北醋、甜酱、辣酱、芥辣、蒜蓉、海蜇及芫荽、酸白萝卜丝、辣椒丝、番茄片等就成了色香味俱佳的风味小吃了。

    这些东西大唐的泉州现在并没有,但是李好身上有,所以他准备这一道来自后世的泉州美味,放这正好。

    土笋冻的历史比较悠久,历史上最出名的要数泉州安海的土笋冻。这里的土笋冻呈灰白色,晶莹透明,香嫩清脆,富有弹性,和其它调料配食,风味尤佳,是泉州乃至泛闽南地区一带冬春季节的时令佳肴。

    “哦,那我们今晚要吃的东西有哪些?”绾绾没有好奇的去掀开盖子看桶里面的东西,事实上土笋的卖相真的不好看,估计能吓这妹子一大跳,女孩子似乎都不怎么喜欢那种玩意。

    “今晚能吃的东西不少,白灼虾,还有大龙虾。海鱼也不少,个大味美,这可都是难得的好东西,还有一个面线糊,这可是泉州地道的吃食。”面线糊实际上这个时候并没有,这是来自后世泉州的美食。

    不过绾绾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她只是好奇这些而已,更好奇的是李好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的做法,听武顺说过,李好实际上并没来过海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