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一声轻呼后,绾绾幽怨的看向李好。很显然,李好的耐心似乎不够,而且对于这古代的衣服似乎缺了一些研究。解了一会,没有解开,便微微的用力一扯,那衣衫便随着他的力道撕裂了开来。

    里面不是兜肚!随着女人花那边的各式产品推出,李府的女人们里面基本上都已经换上了自家的产品,绾绾也不例外。她可是听武顺说过,李好就是因为喜欢这个才发明了这些东西。

    衣服被撕开后,绾绾似乎稍稍清醒了下,不过她并没挣扎。这一天或许她已经期盼了很久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晚上到来,随即又陷入了李好的温柔之中。李好不是初哥,他后世不仅结过婚,还经历过无数个动作片老师的视频指点。

    夜越发变得迷人起来,海风温柔的吹着,如同情人间的呢喃私语。李好的营帐里面没人来打探,里面的气氛也越发缠绵起来。这是李好来大唐后,第一次的洞房花烛夜。这夜有温柔如水的月光,也有温柔缠绵的海风,还有温柔痴恋的情人,美滴很!

    第二天早上醒来以后,让李好感觉浑身说不出的舒服,这些年憋的太辛苦了啊,此刻终于把多年的存货全部用完。绾绾虽然在红楼待过,还有不少小经验,可她终究还是清白之身,怎么经的起李好的肆意,所以现在还趟在床上休息。

    “好了,你现在是新妇人,今天好好休息一天。反正我今天也不用出去,等下给你弄些美味来吃,现在先给熬个鲜美的海鲜虾粥吃吃。”看着床上娇羞着想要起来的绾绾,李好把她按在床上笑道。

    可惜这里是军营,一切都比较简陋,也不知道会不会在绾绾心中留下遗憾。都怪昨夜的夜色太美,月光太温柔,才让两人一时都情难自禁,然后在这个美妙的夜晚发生了一些美妙的事情。

    这种事情发生就发生了,李好也不会抵赖,更何况绾绾本身就是他的女人之一。两人你侬我侬的吃了一顿海鲜粥早点后,李好没有出去,就在自己营帐陪着绾绾随意的聊着,然后准备着做他的土笋冻。

    这东西泡了一夜后正好把污渍吐干净,李好让人找了石板过来。然后吩咐他们把桶里的家伙放到石板上面挤压清洗干净,再熬成浆糊后放到一边冷却,等下中午吃饭的时候正好可以拿来佐料吃。

    吃三餐的习惯现在已经被李好玩美的执行下来,不过行军的时候他就算想吃也不行,只能饿着。军中有军中的制度,粮草也有指定的数额,不是李好说吃三顿就能吃三顿。

    所以真正要吃几顿的时候,李好也只能顾及到自己和自己身边的少部分人,然后一起偷偷的开个小灶,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整个部下所有士兵,也只能等胜仗的时候补赏一些。

    “将军,泉州府刺史已到!”刚开了小灶吃了午饭后,李好的亲兵就过来汇报,泉州府的刺史已经到了自己的军营,李好让人把他引到自己的大营去。

    “见过李将军。”泉州刺史跟广州刺史相比,个子瘦小了不少,看起来就是一个文弱的书生一般。这些年,整个泉州的日子看起来并不好过,让这位刺史大人显得特别的老。四十多岁的人,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

    “见过郑刺史,我这次过来想来朝廷已经给了你旨意,接下来还需要你们多多配合,咱们争取早日把这岭南道的祸乱根除,还岭南道人民平安。”李好没有跟郑刺史讲大多的虚礼,直接开门见山的谈起了事情。

    岭南道两个重要的地方,广州府和泉州府,现在广州府已经解围,那边正开始慢慢恢复民生,泉州府这边自然不能落下。比起广州府来,其实泉州府这边的情况更复杂一点。

    贞观二年,泉州府一场大蝗灾把这个地方毁的千呛百孔。这些年虽然郑刺史竭尽全力发展民生,这边的状况仍然不够乐观,所以郑刺史也一直没有往上升的机会。而这两年的山越动乱,也跟这几年的各种小灾不无关系。

    “潭州洪州那边现在已经有了几种高产作物,那些东西不仅耐旱,而且对土地的肥沃依赖度也不高,为何不把这些东西往泉州府引进?引进这些东西后,能缓解不少泉州府的问题吧?”

    泉州府不是单单管辖一个泉州港,他几乎管辖了大部分闽省的城市。李好有个问题不太明白,闽地多山靠海,这边种红薯和土豆应该不会太困难。为什么自己在潭州那边早早的就引进了红薯,土豆等作物,但是这边似乎并没发展起来一般。

    “将军有所不知,这些年泉州府这边蝗灾一直没断过,加上山越动乱,恢复民生都十分为难,自然也就没办法全力去发展民生了。其实那些高产作物在一些安定的地方还是有种植,战区就顾不上了。”郑刺史听了李好的话后,苦笑道。

    引进高产作物自己也想,但是也得有地方种植啊。这两年他也就敢在环境比较安定的几个地方推广这些东西,其他的地方那有心思推广这些,赶跑那些山越人都不够忙,种了粮食难道给那些山越人抢走?

    “泉州的蝗灾很重?有没采取什么办法应对?”郑刺史的话让李好注意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闽省竟然有蝗灾!蝗灾通常发生在大旱之年,有“旱极而蝗”的说法。而且根据李好所知道的后世的一些情况来看,蝗灾这东西基本都在黄河流域发生。

    而长江流域的次数非常的少,到了华南,东南沿海就更少看到这东西了。而泉州府就是东南沿海,这里竟然连着几年发生了蝗灾,这由不得李好好奇,这种现象太罕见了。

    蝗虫对农作物的破坏是致命的,极易引发粮食短缺造成饥荒,所以古代视蝗灾为大敌。但古时迷信,认为蝗虫是神虫,不仅不能驱赶消灭,而且要祭祀。一旦发生大面积蝗灾,往往被解读为人间办了错事,上天降下来的灾祸。

    唐朝有史记载的蝗灾次数不少,但是李好有记忆的大致就是贞观二年的全国范围内的蝗灾,还有唐玄宗时期的一段蝗灾。贞观年间的蝗灾李好了解并不多,但印象最深的是唐玄宗时期的蝗灾。

    当时的蝗灾区领导倪若水就写了封奏折给唐玄宗建议“以德治妖”,蝗灾的发生,皇上作为万民之上应沐浴更衣斋戒谢罪,对上天感恩戴德。蝗虫自会在地上趴着不动,最终远离而去。

    当朝宰相姚崇听闻,回信驳斥:“此言大谬!你的意思是当今圣上无德才引来蝗灾吗?皇上身上能有多大味道才能把蝗虫招来呀?坐视蝗虫吃庄稼不管,这是修德的表现吗?”

    他向唐玄宗上奏要发起一场轰轰烈烈的灭蝗运动,建议皇上亲自出面主持大局。最后唐玄宗还是实际调查一番然后用了老姚的建议,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灭蝗运动。

    李好知道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老姚的原因,才对这次的蝗灾印象很深。治蝗这东西在古代带有很多神话色彩,不过李好不是古代人,他是从现代过来的,所以他不信什么。

    “这种东西应对无力,缺乏足够的人手去应对这些东西,只能让蝗灾越发严重起来,所以这边的情势也就越发变得严峻起来。”郑刺史再次苦笑了一声,他也想应对,但是没有足够的人手啊。

    “现在泉州府还有多少士兵?”李好把泉州府的地图拿了出来,然后让郑刺史给自己详细的介绍一番这边的情况。这些情况跟自己了解的有出入,朝廷那边根本就没提泉州府蝗灾的事情!

    “这边这些年一直兵事不断,现在整个泉州府有三万兵甲。除了各州府分散的兵力,其他还有两万兵力在前线跟山越人对阵。不过这边的山越人因为多年的厮杀,比广州府那边的山越人恐怕要强上不少。”

    郑刺史显然也知兵,他知道李好刚从广州府那边大胜过来,担心李好大意轻敌。这边的山越人比广州府那边的难对付多了,而且他们的装备也逐渐接近军事化。

    “嗯。”李好听了郑刺史的话后沉默了起来,从地图上面来看,泉州府的情况很不乐观。除了靠近江南道那边的情况尚好,往广州府方向和洪州方向,几乎都是山越人的势力,这让李好不由的担心自己的另一路人马。

    把自己的两个副将叫了过来,李好让郑刺史和他们介绍了一番情况后,然后吩咐他们带着三千士兵前去接应另一路人马,千万不要让那路人马损失在行军途中。

    “将军,我们把兵马带走大半,将军身边的安危怎么办?”两个副将以为李好只是担心另外一路人马,所以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无妨,我这边有泉州的几万兵马防守,比他们要安全多了。你们速去速回,让他们所有的人不要轻易跟那些山越人深入交手,只要遇上那些山越人击败便可,然后迅速往这边汇合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