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这银票是什么东西?”

    最初的钱庄不能发行银票,但是李好打算成立的银行就可以。李好的初步计划是把整个岭南道,已经李恪控制的地方全部涵括下来,这几乎已经把江南的大部分地区都包括进去了。

    对于这边的生意人来说,无疑方便了很少,这是一个真正的大手笔。除此以外,这边的开发银行一旦成熟后,长安那边同样会组建一些分行出来,然后把银行往北方推开。异地付账,异地存取,到时只要拿着银行存款的银票就能南北跑动采购,这无疑极大的方便了商贸。

    只是在座的人很多都不太明白,这银票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有人看了上面的介绍后,忍不住好奇的问了起来。

    “这个银票就是我们要成立的银行主要推行的一些东西,客人把银两存在银行,我们给他开具等值的银票,而他们可以拿着这个银票去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我们银行换取同样的银子出来,这样他们就不用自己带着很重的钱物去异地购买什么东西。”

    李好不用自己解释,他的学生里面有一批就是李好用来组办银行的人,他们会给这些人详细的介绍一番银行的作用。包括银行将会推出来的各种服务,都有详细的介绍。

    而远洋贸易公司则由海洋学校的学生来介绍,这家公司除了能够以批发价从广州府和泉州府获得丝绸,瓷器,以及镜子香水香皂等东西运到其他番邦销售,他们还能从其他番邦拉回宝石,牛羊以及奴隶这些回来。

    目前广州府和泉州府就下达了百万头牛,几十万奴隶的订单,只要他们按照需求拉了过来,这些都是钱。这中间的利润有多丰厚,李好只给了一个大概的估算,其中那些血腥免费的东西都不在计算之内但又在许可之内。

    最后的南方周报,这个东西李好介绍的也很详细,只是在坐的人却没几个真明白。他们不太明白这东西怎么挣钱,至于广告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效果,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说天书。

    “这个南方周报投资不算很大,不过大家如果不懂的话可以先观望一番。这份生意就由我指定一家来独自运营,这个以后大家知道什么是广告了,知道广告的效果后,可以找这里来合作。”李好喝了口茶后笑眯眯的说道。

    报纸这东西,在长安搞李好一样不太敢放手搞,但是在南方这边他就敢。而且未来一段时间,这东西就是官方的窗口,李好也不会允许另外的报纸出来,这个舆论控制李好会把节奏控制好。

    这份报纸销售的地方一样涵括李好和李恪现在掌管的区域,这些商人以后就会发现,在这个报纸上打广告的好处了,现在李好不打算给他们解释这个广告的意思,让他们先观望一番吧。

    现在这份报纸叫南方周报并不是一个星期一次,而是一个月三次。大唐的历法没有周这种计算方式,只有月,一月三旬,周报就是按这种方式刊发。

    不过如果一切走向正常,报刊这边还能盈利了,李好就打算把这种报纸推出日刊出来。别的地方李好不保证,南方这边的官府和学堂是必须要订阅这种报纸。

    以后南方这边的一些政策和大事,以及长安那边的新政之类的东西,都会在报刊上面刊登,他们只要看报纸就能了解到朝廷和南方境内发生了什么事情,方便快捷的很。

    “如同先生预料的一般,这些人对远东公司和银行的兴趣虽然很大,但是投入进来的钱并不多,不过比我们预算的还是多了不少。只是那南方周报没人问过,看来只有我们李府来做了。”

    投资的事情不是马上能决定下来,宴会过后李好让人专门去登记统计了一番,然后再按出资多少分配相对应的股份。无论是银行,还是远东公司,这些人虽然相信李好,但是这都是他们没见过的东西,所以全都选择了小心观望。

    只是因为泉州的那些商人被李好收拾的缘故,这些商人虽然小心观望,但是每家都投了一笔钱进来,就当是投名状了,这让李好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的信誉似乎出现了黑点。

    这个在李好的意料之中,不过有几个人的表现特别的抢眼,让李好不得不多留意了这些人的资料。潭州那边有五家,广州两家,泉州三家,泉州的三家其中一家就是陈三娘他们。

    山越人这些年虽然一直征战,不过他们也是集中了一些资本,加上李好为了安置他们还给他们补贴了房屋,田地和农用品,他们每人身上要聚集一些钱出来并不难。

    李好让陈三娘他们参加这个会议的目的,就是给他们多一条出路和收入。这些人的日子只要好过起来,他们就都会安安心心的生活下去,当然这中间还有因为这是同类人的原因。

    不过现在看来,陈三娘还是很有魄力,要知道其他人都不敢怎么大出手,这女人在远东和银行那边都投了一笔不少的钱。

    “他们投的钱太多了的话,头痛的就是我了。这种暴利的行业,也只能在他们不懂的时候好挣钱,等他们都知道了,挣钱就没那么好挣了。”

    李好的反应很出乎两个刺史的意料,他们在这两个地方有干股分红,自己不用投钱进去,是李好从自己投资的里面分出来的。按说这些人捧场不够热情,李好不是应该生气才对么?

    “不一样的,合伙做生意这东西需要讲究原则,也需要双方自愿。之前对泉州府的那些商人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居然凑成一团抵拒,而且那边的形势也很麻烦,需要快刀斩乱麻收拾他们一番,要不然我没那心思跟他们玩这种把戏。”

    李好看到这两人的不理解,笑着解释了下。“这次回广州府我准备先去琉球岛看看,应该会在那边停留一段时日,春节左右才能到广州府,你们各自的事情就各自先看着处理了。”

    “大人,这琉球岛现在并不安全,听说岛上还有生吃人的生番。大人去那边不太妥当,还是等军队把上面清理一番后大人再过去看看也不迟吧?”李好这话一出,两个刺史连忙劝阻起来。

    开玩笑,琉球岛上虽然有不少百姓在上面开垦,但是前段时间还有被李好流放到那边的人,这些人会不会记恨李好还难说。而且那边的山中听说还有吃人的人,这两人怎么放心李好过去那边转转。

    “无妨,这次我会带着一些军士过去。来年就要开发琉球那边,那边现在是什么样我们都不清楚,明年还怎么开发?”李好听后摆了摆手,示意两人不用劝阻自己了,李好自己本身武艺就不差,还带着几百士兵,自然更不怕。

    “现在泉州港和广州府共有大船两百多艘,这些船走远洋可能不行,但是走近海关系不大。以后这些船就成为三地之间往返的重要工具,你们要注意看管好这些船只了,还要注意培养一些熟练的工人出来。”

    李好交代了两人后不久,就带着自己身边的几个女人,然后坐了几首大船往对面的琉球岛而去。让李好意外的是,陈三娘也跟着过来了,她们也要去琉球看看,到时李好回广州府后,她们直接回泉州港。

    陈三娘似乎跟武顺的关系特别好,两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凑到了一起。这次在船上,她更是和武顺她们跑一边聊天去了。这让李好觉得很蹊跷,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武顺妹妹竟然认识三娘,郎君知道么?”李好在船头看着大海的时候,青璇给李好拿了一些吃食过来,一边给李好递了一些喂着李好吃,然后跟李好说起了陈三娘的事情。

    “陈三娘怎么会跟顺儿认识?似乎顺儿还是第一次来这边啊。”李好听后有点好奇,似乎从两人的生活轨迹来看,怎么也挨不上边,现在两人竟然是旧识,这不奇怪么?

    “郎君记性真不好,三娘这么漂亮的女人,郎君竟然都不记得。”青璇听后取笑了一番李好。陈三娘第一次和李好见面的时候乔装过,恢复原貌后也是一大美人,这难为这妹子还经常带着山越人造反。

    “你的意思是我也见过陈三娘?”李好从青璇的话中听出一点意思出来了,似乎陈三娘和自己以及武顺都认识。可是李好看过陈三娘的真容,并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女人。

    “几年前郎君和顺儿是不是在潭州城开过九芝堂?三娘当时是病人,还是郎君治好的呢。而且三娘还从郎君手里借了不少医术,她现在的医术,大多是从郎君的医术上面习来。”

    陈三娘的医术不错,这个李好也清楚,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陈三娘的医术竟然是跟自己学的,这特么的就尴尬了,自己竟然毫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