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不奇怪,大致是井底之蛙吧。没见过中原的兵力强盛,呆在这小小的一隅之地。加上那些原始森林的天然障碍,让他们生了无人能敌的想法,实际上不堪一击而已。”

    李好听后淡淡的笑道,这个地方的人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会有那么点膨胀之心。实际上一点也不经打,纯纯的纸老虎。后世如果没有东方的帮助,这个地方能不能立国都难。

    只是这边的人在胜利之后就有点忘本了,甚至还计划着反攻东方,结果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可惜的是这些不记打,往后总以为在某些人的支持下不管的骚扰着东方这边。

    所以这也是李好对这地方很不爽的一个原因,这边的人很多其实都是东方本土的人迁移过来。然后这些人竟然弄出了自己的文字出来,还有了自己的历史,最后就自己做主起来。

    李好现在过来的目的就是从根本上消灭这个国家,无论是文字还是历史,这些都不允许存在。只有唐文,只有唐人的一切制度才能在这边允许,其他全部搬走或者毁了。

    所有的据点都没什么问题,接下来李好要面对的事情容易多了。林邑国的都城离海边不远,而且这边还有唐人的据点,所以李好直接准备利用这边的据点登陆朝林邑的都城攻了过去便好。

    而这个时候王玄策他们的消息也到了李好的手中,比起海路的顺利,陆路那边的进攻稍稍麻烦了点。进军速度比计划稍稍慢了一些,不过并没遭受什么损失。

    唐军让人兴修水泥马路的时候,林邑这边的一些人也不是傻子。看到了这条路带来的贸易繁盛,也看到了危机,那就是大唐随时都有可能利用这些水泥路朝他们进攻过来。

    偏偏他们跟大唐接壤的地方除了那些茂盛的雨林处处都是平地,没有什么险境可以守。所以这些年,这些人也加强了跟大唐接壤的边关的防守,这也是这些人敢跟李二叫板的原因。

    王玄策遇到了少少麻烦并不是攻不下这些地方,而是以为他们前进一段路又要遇上这么一些堵路的城池,所以速度比预计的要慢上一些。那些堵路的城池对于唐军来说,其实真算不了什么。

    如果不是不想让自己的士兵无谓的牺牲在这些攻打城池的地方,王玄策觉得自己只要两次冲锋就能把这些城池攻了下来。虽然林邑这边有不少人跟着中原的人学过一些守城之法,但是对上他们的老师,还是差的太远了。

    “我们不需要冲锋攻打这些城池,让人掩护爆破队上,其他人等候。”王玄策对于火药这东西的用处了解的并不少,也知道这些年在李好主持的各种改进下,这东西的威力比之前对上吐蕃的时候更厉害,所以这种小城池直接上爆破队就好。

    只要轰隆一声,那些小城池的城墙马上就能崩溃,到时趁那些守城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直接派大军上去冲杀就是。当然冲杀在前面的是林邑这边的降军,以及那些亲大唐的带路军。

    大唐的士兵只要维护好秩序,然后就是各种抓俘虏收财物,跟着过来的那些大胆的商人则组织人跟唐军进行各种交易,然后带着满满的收获沿着这边的水泥路回大唐去。

    这种模式现在大唐的商人玩的非常的顺溜,而唐军也会派一些士兵保护他们的安全,只要到了唐朝境内,这些就不用在担心什么问题了。

    相对来说,海上这边的商人就更加做的顺溜了。现在整个南洋的海域就是大唐的内海,除了需要注意海上的意外和风暴之外。对于大唐的商人来说,他们只管赶路便是,这些地方连个敌人影子都没。

    就算是有偶尔一些船只出现,那些小舢板面对大唐的大船,简直是蚂蚁和大象的对比。面对这种船只,只要他们敢靠近,大唐的船只都是直接撞了过去。

    “郎君,我们不直接进攻林邑的都城么?”李好登陆上岸后,并没直接进军林邑的都城。虽然加上这边据点的兵力,他现在手中能用的兵力也变成了几万。

    “不用,我们现在把这边的海岸线完全封锁起来就可以,这样能给林邑王朝极大的压力。也能让他们把自己的军队全部集中到王城这边来,到时一举击破就好。”

    李好听后笑了笑,其实不止陈三娘会觉得好奇,李好身边的将领都是这种想法。不过因为李好的威望够高,这些人虽然疑惑,但也没人觉得李好是不敢打。

    李好自然不会是不敢攻林邑的王都,只要把船上的火炮弄两门往林邑的王城一放,李好觉得这边的王城坚持不到一天的时间就会破。

    但是这种结果不是李好想要的结果,他现在在等。等王玄策的路陆军过来,也在等林邑把自己聚国的兵力全部集中在王都这边。

    到时唐军一举击破这边的军队后,剩下的就是各种抓俘虏了。如果其他军队还没集中到都城这边就把王都攻破了,林邑这边以后就要进入到处追缴那些残兵残将中,这种结果李好自然不想看到。

    他现在不进攻都城,就是让林邑这边的人全部集中到一起来,然后一战定乾坤。所有林邑这边的高层,官员全部都在李好的清理之中,越是有好声望的官员越要清理。

    当然李好一边也会散布一些烟幕出去,就说这边的军队补给出现了问题,所以没办法进攻。然后林邑那边也有暗子,唆使着林邑国王把所有的军队集中起来决一死战。

    把这些安排了下后,李好开始这这边整理起美食起来。这是李好的一个爱好,去了不同的地方总会弄下本地产的食材来烹饪各种食物,偏偏味道还很好。

    见李好准备让人找食材做吃的了,不仅陈三娘十分期盼,李好的学生们也一样。他们甚至也加入了食材的收集之中。

    后世的李好来过这边旅游过,他去过河内,去过芭提雅,对于这边的一些食物也大致知道一些。不过让他直接做的话,李好是做不出来这边的风味的食物。但是他有系统,可以直接从系统里面换取这边的一些地方美食的做法。

    这边的菜式,李好知道的有越菜和泰菜。因为按照地图上的林邑来看,这个国家实际上包括了后世的那两个国家,还有其他国家混合在一起。

    这边的菜式原料上除广用热带蔬果外,在做法上倾向天然清爽,口味较重酸、甜。特点为清淡不油腻,添加蔬菜的比例高,以保存菜料的原味为原则,在后世颇受健康饮食派的推崇。

    如生牛肉河粉、越式春卷、鸭仔蛋、酸皮肉丝,越式蔗虾等均为名菜。此外,饮品亦富特色,如冰冻润喉的椰青,色泽艳丽的三色冰和珍多冰等,这些李好基本都尝过。

    据史书记载这边的人其实都能是古越人的后代,期间复杂细腻的人文,形成了这边饭食别具一格的风景。加上这边气候较热,所以这边菜以清淡为主。

    然后这边的历史一直都是亲东方,随后又被高卢雄鸡殖民过,加上周围的环境。后世这边的菜糅合了东方、泰国、马来西亚、高卢等国的饮食文化,口味相当独特。

    与其它东南亚料理相比,越菜口味更显得清爽顺口;与中餐相比,越菜又多了抹异国口味;与西餐相比,越南菜更善于使用各种香料。总之就是中不中,西不西,然后又多了一些本地的东西。

    越菜是中南半岛国家中最具特色的美味,因为它比其它菜系更多了一份清爽和精致,也因为它受东方的影响很大,甚至从根源上其实就是来自东方的渊源。

    它讲究阴阳调和,其菜肴精致、酸甜可口外加一点点的辣。烹调时注重清爽原味,以蒸、煮、烧烤、凉拌为多。油炸或烧烤的菜,会配以新鲜生菜、薄荷、金不换等生吃菜类,去腻下火。

    所以一般人对越菜的直接感觉是清爽不油腻,不但色香味兼备,手艺更是细致精巧,颇具文化色彩。与牛、羊、猪相比,鱼类、虾类是他们的主食,青菜水果种类繁多。

    同时也会运用南洋地区特有的香料,如柠檬草、罗勒、薄荷、芹菜及新鲜的莱姆果等,另外还有著名的沾酱鱼露,这个鱼露也是从东方这边传播过去的一种调酱。

    由于承袭了东方饮食阴阳调和的饮食文化,越菜的烹调最重清爽、原味,以蒸煮、烧烤、焗焖、凉拌为主,热油锅炒者较少。即使是一些被认为较“上火”的油炸或烧烤菜肴,也多会配上新鲜生菜、薄荷菜、九层塔、小黄瓜等可以生吃的菜一同食用,以达到“去油下火”的功效。

    其卖相更是吸取了法式大餐精工细作的风格,耐看得很。正是由于这一切,使得越菜散发出诱人的风情,虽不浓郁,却悠远深长。不过这也是李好觉得这边的菜中不中,西不西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