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死鬼!当初把你送回去的时候可把我吓死了,还以为你就要死在路上。没想到你命那么大,竟然活了过来,真不容易啊。”

    两人忘了李好一般打情骂俏了一番,然后就诉说张三离开后的遭遇,知道张三为了治病花了万贯家产最后还是在道教教堂那边花了几两银子就治好了,两人再次相逢,唏嘘不已。

    “咳!咳!咳!”李好在后面咳嗽了一声,惊醒了正在诉旧情的两人,张三猛然想起自己还带了一个人过来。连忙把李好介绍给了自己的相好,然后叫她相好安排一个上好的清官人陪李好。

    随着两人进了院子,李好感觉很失望,这里没有红地毯,没有穿着比基尼或者包屁裙黑丝袜的性感女郎站在两边欢迎自己光临。没有T台选秀,没有钢管舞,还没有水床。

    这哪有什么情调啊,进来后哇暖就是听听音乐喝喝酒,实在没啥意思。李好表示自己对古代的红楼非常的饿失望啊,更让人恐惧的是这个时代还没套套呢,这让一个后世人怎么敢玩下去?

    可人家张三玩的非常嗨,和自己的老相好打的火热。不过张三自己玩的嗨也没忘掉李好,连忙催促自己的老相好给李好安排她们这里最好的清官人。这时她老相好为难起来了,张三觉得有点丢面子,不高兴起来。

    “少君一看就知道是贵人,我怎么会舍不得让女儿出来招待呢,只是这事情真有点一言难尽……”

    张三的老相好轻叹一声连忙跟他解释原因,因为出了档事,她这里现在生意也比以前冷清多了,要不然她那有时间一直陪着张三。

    原来这里有她培养的一个清官人,诗棋琴画样样精通,加上姿色无双,十来岁就在这扬州城艳名远播。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门口天天都是车水马龙的。这个姑娘张三也是知道得,他带李好过来就是奔这姑娘来得。

    原本想等那姑娘十六岁的时候就给她梳笼,不曾想这姑娘心善。有一天在门口见到一叫花子快饿晕了就施舍了一些东西给那叫花子,谁知那叫花子拿了东西后不仅不感谢姑娘。在姑娘脸上摸了几把,然后大说一句“明珠蒙尘,我当为你护身,如有真情郎君,自然能得佳偶。”后就跑了。

    姑娘回来后没几天脸上就长了黑斑,而且越长越大竟然半边脸都是。找了不少医生都没法治好,现在根本就没法出来见客了。所以这里得生意也就越来越差了,勉强靠其他几人做些皮肉生意维持生存了,那姑娘也只能给人教琴做杂事。

    李好这时才明白,感情这个时代红楼的花魁什么都得身兼后世的影视明星和最高档次性工作者的职责啊!李好想得的那种后世小屋敲窗户滚水床跳钢管舞靠丝袜包屁裙玩诱*惑的那种,在这古代完全是登不了大雅之堂,也是进不了红楼的啊。

    还是古代人有情调会玩啊,跟后世的那些完全靠露的多吸引男人的那种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李好听张三的老相好神情黯淡的说起自己这里的娘子曾遭受的遭遇心思一动,这一幕有点似曾相似的感觉。好象在那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李好跟张三的老相好招呼了一声,让她把这位姑娘唤了过来表演下琴艺看看。这个时候李好才知道这个姑娘的名字叫聂小倩,这名字李好太耳熟了,那《倩女幽魂》的电影几部他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只是李好知道这个聂小倩非彼聂小倩而已,还少个燕赤霞和宁采臣,两人只是同名罢了,那首“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年华。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也不是这个聂小倩了,只是两人似乎都遭遇了一段磨难而已。

    聂小倩也在这院子,因为客人不多,所以她也不是很忙,在另一边休息。其实这只是张三的老相好人心好,要是一般的人早把聂小倩卖了,而不是现在几乎是贴钱白养着她了,毕竟两人之间并没什么血缘关系。

    聂小倩很快就过来了,这姑娘的脸用丝巾蒙着,想来是怕吓到客人吧。身材挺好,一双灵慧的眼睛此刻并没被忧愁掩盖,依然灵动的转着。李好看了一眼就明白,这姑娘聪明的很,估计早知道那叫花子是为自己好,不忍让自己清白的身子就这样蒙尘,想给自己找一个真心相待的郎君而已。

    李好没有言及其它,只是叫聂小倩给大家弹唱一曲听听。这时他想起了自己在那看到这一幕了,这曾是《聊斋志异》里面的一段故事,只是如今让他见到真人真事了。李好很想看看聂小倩的脸上到底是什么样子,看下自己有没治疗的可能,毕竟她个是人为的。

    这姑娘的原貌肯定美艳惊人,要不然那乞丐也不会以如此办法来保护她。李好只是好奇这姑娘到底长什么样子,他并没想把聂小倩据为己有的心思,家里他已经有好几个女人了。

    聂小倩给他们弹唱的是李好曾经抄袭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不过与李好自己唱出的版本不太一样。竟然和李好记忆中的另一个版本重合了,李好大惊,这曲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

    如果不是从聂小倩的表情看出她是一个原汁原味的古代人,李好几乎就要以为这姑娘和自己一样也是穿越的了。现在这姑娘居然自己把另一个版本独自弄了出来,这姑娘的才华可真不能小看啊。

    “这曲子听了怎么感觉跟原本有点不一样?”一边的张三听了后疑惑的问道这曲好象和他在大唐夜总会听到的另一个版本似乎不一样。聂小倩淡淡的告诉他这个是自己编曲的,与原曲有出入。

    李好打断了张三的继续发问,他由衷的赞扬了一番聂小倩的才华后,然后拿出另一首词出来。让聂小倩弹给大家听听,他其实就是想再证实一下这位姑娘的才华。李好拿出的另一首词是柳三变的,那位红楼女子的公认情人的杰作: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静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词一出,房间里一时陷于了寂静之中。这里除了张三对诗词不是很了解的话,其他的对这个都懂一些,包括张三的相好。这首词是三变歌的颠峰之作且流唱千古的,这质量自然是非常顶级。

    这词被李好一吟出来后,房间里所有的女人看李好的眼神都是火辣辣的了。张三的老相好更是请求李好把这首词送给她们,到时往这扬州城一唱,她这里的生意自然就会好了。

    李好同张三的相好摆了摆手,暂时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他现在是看聂小倩的表现,如果满意了别说送一首词,李好手中还有好多的好词呢。聂小倩并没让李好失望,她沉思了一会立刻就弹唱了起来,不管意境还是唱声都非常接近原唱了。

    李好大喜,他觉得这个妹子只要自己稍稍培养下,到时再给她几首好词和好歌就能给大唐整出一个超级女歌星出来。所以他立刻动了心,想帮这个姑娘赎了身。

    他的意见刚一说出房间里面又沉静下来,并不是张三的相好不想让李好给聂小倩赎身,只是这个赎身需要聂小倩自己同意。她如果不同意,张三的老相好是不会勉强小倩的。

    讲到这里李好现在对张三的这个相好的表现和为人也非常满意,这个人也不错。或许可以收为己用了,杭州的大唐夜总会分店就需要一个管事的人。

    那里不用出卖肉体和色相就能得到一份不错的收入,还有提成和奖金而且一个体己的身份,李好觉得张三的老相好应该不会拒绝。

    不过那得等上一段时间再说,眼前还是先搞定聂小倩再说了。李好去杭州后还要等在那边安稳下来后才能做别的事情,夜总会也一样。

    房间里其他的女人对聂小倩挺眼羡,毕竟李好还很年轻,样子长的不错,不仅有钱还有才华。只是不知道他怎么就看上了很丑的聂小倩,偏偏还一副情有独衷的样子,这让其他自觉姿色不错的姑娘情何以堪呢。

    聂小倩听说李好要给自己赎身愣了一下,不过她想了会还是告诉李好自己长的很丑,要李好看了她样子再做决定。李好想摆手说不用看就可以了,可这姑娘速度快的很,直接就把自己脸上的丝巾去掉给李好看个清楚。

    这房间的人都是她的姐妹什么的,大家都是沦落人,所以早知道她是什么样子,唯一一个吃惊的就是张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