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的国度文明不比我大唐之前的实力差,如果不是我们在科技上面领先一步,以后说不准他们会不会强过我们。”

    事实上,欧洲并没什么好东西值得大唐动心,但是李好说的对,不趁现在大唐强盛的时候把西方完全打落地狱,以后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跳到大唐头上来。一切隐藏的后患,在大唐现在有实力的情况下都必须狠狠的削弱下去,让他们永远翻不起身来,如同后世的非洲一般。

    “嗯,这个方案我到时跟朝廷的大臣们谈谈。”李恪听后点了点头,李二打下的基础到了他手上来,他自然要把大唐推上一个无人能及的高度才行,这样才不会给自己后代留下一个烂摊子。

    事实上李恪的几个儿子们的表现都不错,他们现在就跟在李好身边学习,李好去哪里,他们一样会跟着过去,体验各自的情况,了解各种民生。大唐的疆域那么大,以后还得他们这些王子来管理。

    李好对这几个王子的教育跟别人不同,首先就得让他们知道他们是兄弟,兄弟之间要怎么相处。而不是跟那些所谓的帝师教育的东西一样,教育什么帝王之术,等大了以后六亲不认,只认自己的王位。

    王位只有一个,李恪现在还年轻力壮,还没开始立太子。这也是李好的意思,总得看几个王子谁最优秀,谁愿意做皇帝才来决定由谁来继承太子。而现在的皇位这块李好也建议李恪做了一些限制,没有给皇帝太多的权力。

    这中间的度由李恪自己把握,李好并没说的太细。因为这东西涉及到皇权,他只是提示下李恪,皇帝的权力越大,就越容易失控。同样下面的大臣也一样,后世的君主立宪制适不适合唐朝,这个李好不好确定,他只是大致介绍了这个体制的一些情况。

    怎么决定这个由李恪自己来确定,同样还有皇位的继承问题。李二那一代和李二的几个儿子之间的皇位争夺,对李恪的刺激太大了,这家伙一直都在想着如何用一个完美的手段解决自己的儿子们的争夺,他可不想让这种悲剧继续上演下去。

    结束了模特大赛后,李好离开杭州府到了燕京,再坐着这边李府的专用四轮马车,带着一家子还有李恪的几个儿子,如同火车一般。十来两马车全部连在一起,这还要包括两边骑马的保镖。虽然大唐的治安现在越来越好,但是李好可是带着几个王子一起走走,这种事情还是小心点为好。

    从杭州府直接可以坐船到燕京,这样方便,速度也快。燕京这边有不少李府的物业,李好随时都能调动一批好的马车给自己用,还要匹配好的防护措施,一面路上出现各种意外。

    事实上从南到北,除了走运河,还能走海航。陆路也可以,从南到北的陆路有两条近于平行的宽阔的快速线。一条是东线,沿着东海海岸线从南到北,不过沿途的几条大江大河只能坐船过渡。那些接驳处都有专门的渡轮用来接驳两岸的客人,收费也不高,对于这些人来说都能接受。

    还有一条是从广州府出发,然后经潭州,过大江一直北上。这中间一样在大河大江上要坐船转渡。在这上面造桥的技术大唐现在还在攻坚,恐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后才能达到那种水平。

    不过现在朝廷造桥的技术已经日新月异,加上各种科技水平的大力发展,在这两地方造桥早已纳入了规划之中。到时就是天堑变通途,从此南北实现真正的通行。

    燕京是北方的大城,很多往北走的商队都会在这边停留一番,歇息一下。这边跟李好后世的记忆有着很大的区别。这些年因为人口的增加,和建设技术的进步,这个大城市又扩建了了一次,整个城市的规模比以前大了两倍都不止。

    比起南方的那些城市开始慢慢取消城墙,燕京这边没有,大唐收复东北和北方并没多久,这边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是有些东西不能不防,对于一个冷兵器时代的大城市来说,城墙就是最好的防范。

    “夫子,我大唐的四大海,东海南海已经清楚,我们马上就要去北海,那西海在哪里?”李恪的小儿子李璄问道,他们现在称呼李好都是以夫子相称,谁知道李好什么心思,让自己的学生都叫自己夫子。

    “西海就在安西都护府啊,不过那海不够大,所以不能作数。等我大唐取了地中海后,可以把那边设为大唐的西海。”李好听后笑着回道。

    李恪的四个儿子,大儿子李仁,二儿子李玮,三儿子李琨,四儿子李璄。这四个人的表现都不错,原历史中都是在历史上留过赫赫盛名的人,不仅为官不错,做人也不错,在百姓中深有好名声。

    这对于李二来说,无疑是一个小小的讽刺。原历史他选择了李治做皇帝,不仅把自己的帽子绿了,还差点把李唐葬送。而李治的后辈中,不少被小武杀了个干净,有出息的不多。

    反而是被诛杀的李恪的后辈能人辈出,最后还隔江搞了一个王朝出来。在这块,李二估计死后得大呼几声“长孙误我了。”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的处境危险,李好的几个儿子之间关系一直不错。这些年在李好带在身边的教育下,四人关系越发好起来。这次跟着李好往北海走一场,他们四人就算毕业,然后去大唐书院进修几年再去为官。

    西海就是青海湖,这个有些争议,另外这个没有在地图上标注出来,一般人也不清楚这个,所以他们几个并不知道这些。李好知道,所以解释了下。不过他感觉青海湖还是小了点,不够地中海大,那里作为西海才说的过去。

    北海不是海,只是一个湖。李好那个时代,这个湖被别人占了,搞得苏武的后辈想要牧羊都没地方去。现在这个地方完完整整的属于大唐,大唐还特意在湖边设置了一个管辖治所。

    这个地方作为北海其实也差了点,这不是海,不过再往北大唐的人都没有深入去探险过。所以不知道其实还有一个北冰洋,这才是真正的北海,不过这地方现在还只存在官方的地图上面。

    一行人到达北海的时候,这里的气温跟南方那边完全就是两个世界,所以没有下雪,但是这里已经变的有点冷了。这边有治所,自然有人居住,事实上,李府在这边也有自己的一处产业。

    北海的鱼出名,李好手下那么多的酒楼,自然不能少了从这个地方抓些档次高的鱼回去售卖,所以这边就弄了一处物业。同时这处物业还负责收集一些资料,作为大唐几个书院的一些学生研究的基地。

    李好他们过来后,就直接住在自己的产业这边,安排好后,一家人才一起出去湖边转山一圈,然后和这边专业捕鱼的捕鱼队一起出去看捕鱼。

    这个湖后世的李好来这边旅游过,不过这个地方当时是异国他乡,所以他过来这边玩,能吃上的也是异国他乡的味道。

    这些鱼中最好吃的当属秋白鲑,秋白鲑又称凹目白鲑,肉味鲜美,无肌间刺,由于其生长在未受环境污染的北海湖中,被誉为“北海湖美味”。因为湖水冰冷,一条秋白鲑要9年才能长到十几厘米长。

    由于生长在冷水中,所以秋白鲑的脂肪很多,但都是对人体有益的不饱和脂肪。其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B3,这种维生素对从事脑力工作的人是非常有好处的,可以增强记忆力,缓解失眠。

    秋白鲑的肉中还含有丰富的矿物质。后世的俄罗斯人烹调秋白鲑的方式主要是熏制,也经常会炖或烤。他们做的鱼跟东方的不太一样,不过也具有别致的一过风调,味道还不错。

    其实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炸秋白鲑,将鱼收拾干净,洗净,剪去头。裹上面粉,沾上蛋液和牛奶,放在热油锅中炸至金黄色即可。闻着香气四溢,吃起来也让人回味无穷。

    李恪的几个儿子也在帮忙捕鱼,李好的小孩就不行,只能站在一边给他们加油。而李好的几个女人们对这个兴趣不大,她们带着李好的女儿们就在湖边走走,散布,看看这边的风景。

    这些年她们都是跟着李好到处转转,各自手中的资产有专门的人在打理,也不用他们操心什么,而因为系统的原因,她们不用担心那些管理人的忠心问题,还不用这些人的能力,所以她们有着更多的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跟着李好到处走走,这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她们的这种生活让长安城不少贵妇们羡慕不已,可以品尝天下的美食,可以看天下的风光。对于正在尝试放眼看世界的大唐人民来说,这些东西太有吸引力了,特别是现在大唐的疆域扩大了那么多,交通发展的那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