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小姐!”王忠全递上刚刚盖上大印的休书。

休书,虽然听上去难听一些,但,终究了了一份心结。

周天音接过休书,仔细看了一遍,收入袖中。

“还请周大小姐,请天眼,射天狼!”王忠全跪拜道。

四皇子、周池都好奇的看向周天音,却看到,周天音踏前一步。

一步踏出,一股诡异气场凭空而生,周天音四周,狂风自起,卷起一圈沙石,冲天而上。

“轰隆隆!”

天空诡异聚来一朵乌云,乌云有千丈之大,瞬间遮盖了整个大营,一股慑人心魄的气息从天而降,比四皇子刚才散发的气焰还要凶猛,瞬间压制的无数将士心中警兆大生,惊恐莫名。

周天音对着乌云恭敬一礼:“周天音,敬天以礼,请天道眼开,照破山河!”

“轰!”

一声巨响,却看到千丈乌云瞬间从中一分而开,好似眼皮睁开一般,那乌云缝隙之间,出现一只千丈长的眼睛,内部紫色瞳孔一出,比之刚才的威势更甚百倍不止。

“轰隆隆!”

军营之中,三成之人,瞬间跪伏在地,被这紫眼散发天威压得不敢抬头,其他人,虽然不至于跪拜,但也心神狂跳,浑身紧绷,大气不敢喘一下。

“周家的九品天眼?你真的能掌握?”四皇子惊讶的看向周天音。

“姐,姐,你什么时候……?”周池也露出惊讶之色。

“九品天眼?九品天眼!少主,少主你一定要坚持住!”王忠全低头捏着拳头,带着一股紧张道。

“请天眼,光破天煞神风,直射天狼谷内!”周天音再度恭敬一礼道。

“嗡!”

九品天眼忽然转了方向,目光转向南方那沙暴满天的区域。

沙暴区域,铺天盖地,天地浑浊,罡风肆虐,犹如巨型屏障,隔绝了内外一切联系。

王忠全派遣大量家仆强闯,却不得而入。此刻,紫色天眼却忽然射出一道神光。

“轰!”

神光穿云破雾,分沙透风,摧枯拉朽,瞬间刺入了沙暴区域之内。

一瞬间,照射到了王忠全期待的天狼谷所在。

“嗡!”

周天音一挥手,天眼折射下一个光幕,光幕之中,正是紫色天眼照射所在。紫色天眼看到何景,画面中,就清晰可见。

“天狼谷?少爷,少爷!”王忠全焦急的看着画面。

四皇子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你自己看,王雄肯定被群狼吃干净了!”周池冷笑道。

周天音面容遮在面纱之后,看不清其面容,但,此刻也死死的盯着画面。

画面中,是一个碎石崩洒的山谷,山谷四周,有着大量战斗破坏,地上更有着数百具将士尸体。

不过,这些尸体大多面目全非了,不,大部分尸体,被啃噬的只剩下一堆碎骨头了。

仅仅三天,已经谁也不认识了。

因为,山谷之中,此刻游走着五百多只青狼,一个个双目通红,不断啃食着这意外的大餐。

“神墓宗,将他们弟子尸体带走了,留下我们的军尸喂狼?”四皇子冷声道。

四周一些将士顿时红起了眼睛,看着不久前的同僚,被一群青狼不断啃食。一个个面露狰狞,恨声不已。

“王管家,你确定,王雄是在这天狼谷遇害的?”周天音开口问道。

“姐,不用看了,我周家侍卫也看到了,王雄就在这天狼谷被一箭射入眉心,死的不能再死了!”周池也叫道。

周天音沉默的点了点头,带着一丝猜疑的看了眼露出满意冷笑的四皇子。

眉心中箭,又被群狼啃噬,显然没有活的希望了。甚至,连尸骨都可能被吃干净了。

“少主!”王忠全身后一众家仆哭声不止。

王忠全却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画面。忽然间,王忠全浑身一颤,露出狂喜之色。

“少主,少主,我看到少主了!”王忠全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

“什么?”所有人面色一僵。

“在那,那边,被群狼环绕的!少主,真的是少主!”王忠全激动的叫着。

所有人都擦亮眼睛。

果然,在一堆巨石之处,此刻,正围着十几只青狼,其中一头最大的狼王,更有普通狼两倍大小,一个个龇牙咧嘴,一起看着中心的一个少年。

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面容虽显青涩,但,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极为俊朗。

少年此刻,胸口白衣上,有着大量鲜血,似乎昏迷之中,因为,胸膛能看到略微起伏,并未死去。

四周,群狼似迫不及待的想要扑上去将少年撕碎吞吃,但,不知道忌惮着什么,怎么也不敢上前靠近,只能站在不远处,龇牙咧嘴的冲着少年嚷嚷。

“没死?不可能!”四皇子身后一个侍卫惊叫道。

“嗯?”众人看向那侍卫。

“我亲眼所见,一箭射入他眉心的,怎么可能,他眉心怎么没有伤口,箭呢?那射入其眉心的箭呢?”

“不错,我也看见了,王雄胸口上的血,就是其眉心被箭羽破开,溅出的血液,可,他眉心怎么完好无缺了?”

……………………

…………

……

好几个侍卫都惊诧不已。

四皇子脸色阴沉,双目死死盯着那昏迷的少年,却是不说话,显然也没想到,王雄居然没死。

“王雄?”周天音声音中透出一丝好奇。

“不对,我记得,王雄眉心有着一朵桃花胎记的,所以,我们才喊他娘娘腔,那朵桃花胎记呢?他没有桃花胎记啊,不会不是王雄吧?”周池露出一丝好奇道。

“桃花胎记?”所有人神色一怔。

就连王忠全也是一怔,死死的望去,果然,王雄眉心的那桃花胎记,莫名的消失了。

没了?

别人正在怀疑之际,王忠全却是露出大喜之色:“王家列祖列宗保佑,老王爷在天之灵保佑,少主,少主他那晦气的胎记,真的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晦气的胎记?”众人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却是热泪盈眶的看着画面中的王雄。

王雄自幼颇为愚钝,修行、念书,都慢人一等,因此受尽了外人嘲笑,老爷在世的时候,曾求仙人医治,仙人最终指出,是眉心桃花胎记,乃是阴晦之物,压制了王雄的一切资质,只有驱除这桃花胎记,才能让王雄恢复常人之态。老爷拜求仙人,可仙人也驱除不了,此事,王家没几人知道,王忠全却因为忠心耿耿,才得知此事。

此刻,让仙人、老爷都束手无策的胎记消失了,那岂不是,少爷要恢复常人了?

王忠全惊喜莫名。

不过,对于别人,王忠全却并没解释。

“求周大小姐,救我少主回来!”王忠全再度看向周天音。

周天音摇了摇头:“天眼神光,只是穿透天煞神风,带一个大活人出来,却没办法!”

“那……!”王忠全一时露出焦急之色。

“王雄那癞蛤蟆,不是还活着?你焦急什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看群狼都想去啃噬王雄,为何,一直不敢靠近?”周池开口道。

周天音摇了摇头:“天眼只能看到那处画面,至于其他,却感受不了!”

四皇子目光阴冷的看着画面中王雄。

就这么安详的睡在群狼中心,群狼低吼不断,却谁也不敢靠近他一般。

画面中,甚是诡异。

“会不会是王雄身上有什么宝物,气息逼人,让群狼畏惧?”周池好奇道。

“不可能,这些青狼,已经气海境了,就算灵智尚浅,但,那头最大的狼王,定然有不弱常人的智慧,若是王雄有宝物在身,不会被吓得不敢靠近,而是千方百计想要将宝物占为己有!”四皇子沉声道。

“不是宝物,那是怎么回事?”周池茫然道。

“有一种可能!但是……!”周天音沉声道。

“什么可能?”众人看向周天音。

“就是灵魂之力,灵魂强横者,能散发出一股凶煞之气,这股凶煞之气,让群狼感受到危险!”周天音解释道。

“不可能,那废物,才气海境第一重,能有什么煞气?这里随便一头青狼,都能吃了他,更何况那狼王,看样子,都已经气海境第三重的力量了,怎么也不敢靠近?”周池不解道。

周池不解,众人都不解,不自觉的看向王忠全。

王忠全此刻也惊奇不已,当然,王忠全并没有表露出来。

谁也不清楚。此刻的王雄虽然昏迷,但,体表的确散发出一股诡异的凶煞之气,这股凶煞之气,只是逸散一丝丝,就这一丝丝,其身边的一些土尘却因此颤动不已。

四周群狼想要吞吃周池,但,那凶煞之气,却让群狼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压迫,有一种跪伏朝拜的感觉。

群狼低吼不止,每靠近一分,压力大出一倍,好似只要冲上去,下一刻就立刻毙命一般的危险。

群狼不敢靠近,外界所有人都露出不解。

就在此刻,那昏迷三天三夜的王雄,眼睫毛忽然动了一下。

就这动了一下。

“呜呜!”

围着他的群狼顿时狼毛炸竖而起,犹如惊弓之鸟,瞬间全部倒退三步,低吼不止,龇牙咧嘴的戒备着王雄。

“睫毛动了一下,王雄要醒了?”外界,周池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