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天音等人露出好奇之色,紫色天眼也顺着虎妖奔赴的方向转移了视线。

没多久,在一个山脚下,顿时看到数百人的激烈战斗。剑气、刀气四溢。地上也横躺着大量尸体。

“五百黑衣神墓宗弟子,围杀百个大秦将士?都是气海境?”王雄双眼一眯。

五百对一百,完全压制大秦将士了。

神墓宗方,三人为首,分别身穿红衣、黄衣、绿衣。

外界众人顿时脸色一变。

“那是神墓宗的红黄绿三长老?听说是三胞胎,一年前,同时达至武宗境的强者啊!”周池脸色一变。

王忠全一阵焦急,心中默念:“红、黄、绿三长老,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啊,少主,你不要过去啊!”

“红长老对付的那是我儿?嬴胜?”四皇子眼睛一瞪。

红长老长剑挥出道道猩红剑气,犹如百箭射出,凶猛无比。但,对方一个青衣俊俏男子,万胜侯嬴胜也不差,剑气相冲,长剑相撞,顿时发出阵阵轰鸣之声。两人犀战,不分胜负。

黄长老对战一头满身是血的虎妖,虎妖重伤疲惫,其后背之上,还驮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小老虎,小老虎死死的抓着虎妖后背,蜷缩之中,惊恐莫名。

绿长老对战一名大秦将军,那将军一脸刀疤,手执一柄宽剑,一次次与绿长老重击,其身后护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兵。

“豹将军,有万夫莫当之勇,为何被绿长老如此压制?再这样下去,他们要凶多吉少了,他好像保护那个小兵?”周池惊奇道。

“是青环郡主?胡闹!”四皇子脸上一阵焦急。

“什么,那小兵是青环郡主?我记得,当初青环郡主也吵嚷着要跟来,只是四皇子不允,却不想,她居然扮成小兵,偷偷跟着万胜侯进去了?”周池惊讶道。

“豹将军要保护青环郡主,定然无法全力出手,这下,却……!”四皇子脸色很难看。

画面中,大秦将士,越来越多人死去。神墓宗即将大获全胜。

“嬴胜?哼,凭你想染指宗主的东西,不自量力!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杀!”红长老冷笑道。

“虎丹?我要了。红长老?我的人,很快就会前来,只要拖你们一会,待会看看,到底谁不自量力!”嬴胜眼中一瞪,手中剑气越发凌冽。

却在此刻,一旁虎妖一声哀鸣。被黄长老一剑刺入了心口。

“吼!”

虎妖临死反扑,却没伤到黄长老,而虎妖却心脏刺穿,命不久矣。

“哈哈哈,黄,杀的好。将虎丹先拿下,来帮我们!”红长老顿时大笑道。

“好!”黄长老大笑道。

眼看,黄长老也要腾出手来了,此消彼长,万胜侯一群,离覆灭也不远了。

“豹将军,保护郡主,我们走!”万胜侯瞪眼不甘道。

“走?现在想走,迟了,一个也别想走,哈哈哈!”绿长老拦着豹将军大笑道。

绿长老看的出来,那豹将军保护的小兵,非常重要,有此小兵,谁也逃不掉。

另一边,黄长老剑指那心口喷血、绝望的虎妖。

“卑鄙无耻的东西,我虎族,一定会踏平你神墓宗的,一个别想跑,一个别想跑!”虎妖虚弱的即将倒下。

“一个也别想跑?今日,杀光你们,谁知道你们死在这里?哈哈!”黄长老一剑就要斩下。

就在此刻,黄长老汗毛炸竖,猛地一抬头,陡然看到又一头猛虎卷着风刃扑杀而来。

却是王雄带着巨阙抵达了。

“伤我巨首大哥?恶贼,受死!”巨阙愤然扑向黄长老。

黄长老措手不及,胸口瞬间被巨阙撕出了一道大口子,鲜血四射。

“什么?”黄长老捂着重创的内俯,惊讶的看向忽来的巨阙。

王雄自然也落在了地上。

巨阙顺着香气,跑的最快,后面群狼紧跟而来。

巨阙冲入战场,对黄长老不依不饶。

王雄眼睛,却忽然盯着那倒地虎妖的后背之处。

一个火红色巴掌大小的老虎,全身散发着一股醉人的香气,香气充斥四方,引着所有人的瞩目。巨阙口中的香气,就是小老虎身上散发的。小虎瑟瑟发抖,毫无反击之力,任人宰割一般。

见黄长老受伤,红长老焦急道:“快,将那虎丹抓起来,宗主有令,献上虎丹者,赐宗主烈日剑,同时收为宗主亲传弟子!”

“吼!”

五百神墓宗弟子顿时露出贪婪之色,眼睛通红扑向王雄方向。

王雄眼中一冷:“找死的东西!群狼,杀!”

“吼!”“吼!”“吼!”………………

群狼凶猛的扑向混乱的战场。

同是气海境,野兽和宗门弟子不一样,宗门弟子靠修炼增强自身,而野兽的修行,完全是弱肉强食,厮杀出来的,五百青狼,战斗无数,比这群神墓宗弟子见过的血不知多出多少。

凶猛的犹如洪水,顿时冲垮了神墓宗弟子的队伍。

“孽畜,尔敢!”红长老脸色一变。可又被嬴胜牵制,脱不开身。

“王雄?你没死?”嬴胜也是眼睛一瞪,认出了王雄。

王雄却是不理会众人,缓缓走到那红色小老虎之处。

小老虎看着王雄,无比畏惧。因为,这几天下来了,所有人都想害自己。是小老虎这些日子遇到最黑暗的日子。

“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王雄语气安慰的将小老虎抱起。

小老虎还想挣扎,但,挣扎了几次,却无法挣开,也只能逆来顺受了。

躲在王雄怀里,小老虎眼睛眨啊眨的,有些害怕,但也只能偷偷打量王雄。

“不要伤害她!”倒地濒死的巨首虎妖虚弱道。

另一边,黄长老先前被巨阙扑杀的措手不及,已然身受重伤,此刻战斗力大打折扣。

一人一虎,凶猛的厮杀了一会,终于,黄长老因为重伤在身,再度被巨阙撕了一臂,连连后退。

另一边,神墓宗弟子在群狼面前,顿时连连受挫,转眼间,就死了五十多个。

胜负天平逆转,神墓宗众弟子,瞬间被压制。

黄长老伤势越发惨重,显然支持不了多久了。

“撤!”红长老恨声道。

“不能撤!一旦走漏消息……!”绿长老焦急道。

“先撤,镇天阴煞阵开启了,外面人进不来,里面人也出不去,我们回去禀明宗主,再来将他们一网打尽!”红长老吼叫道。

“是!”所有人应声道。

“走!”

红、绿长老挣开嬴胜和豹将军,带着一众弟子顿时仓皇而逃。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哼!”嬴胜大吼一声,显然不想让他们走了。

远处巨阙也不依不饶,要杀了黄长老为兄长报仇。

“不用追了!先来看看你的大哥!他要不行了!”王雄却是一声令下。

巨阙顿时清醒,扭头扑了过来。群狼也退了回来。

没了虎狼协助,嬴胜追杀神墓宗弟子计划顿时泡汤了。

追毛线,没了虎狼协助,怎么追?

“哼!”嬴胜无比郁闷,扭头看向忽来的王雄。

王雄抱着小老虎,没有理会嬴胜的郁闷,陪着巨阙看着其兄长。巨首虎妖此刻倒在血泊之中,虚弱无比。

“巨首大哥,你怎么样?族老呢?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啊?”巨阙一边度着真气给巨首,一边焦急的问着。

“黑斑奸贼,他埋伏我们,族老和其它兄弟被困,我是被族老安排,偷偷逃出来的,保护,保护……!”巨首虎妖指着王雄怀里小老虎,在虚弱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嘭!”

巨首虎妖松软下来,没了气息。

“大哥,大哥!吼~~~~~~~~~~~!”巨阙悲愤的一声大吼。

王雄看着巨首虎妖死去,微微一叹。

“刚才好险!”一旁青环郡主心有余悸道。

青环郡主穿着军甲,脸上也抹了泥灰,若不是亲近之人,根本看不出一个女儿之身。

“是啊,还好青环郡主无碍,否则,小侯爷也无法回去交代!”豹将军点了点头。

“他是谁?”青环郡主好奇道。

“他是东方王府的少主,王雄!”豹将军眉头深锁的看向远处王雄。

“王雄?就是你们口中的废物?”青环郡主惊讶道。

嬴胜眼神一阵变幻,继而,露出一丝冷笑,走上前来:“王兄,原来你也进入神墓山脉了,刚才还真是多谢出手啊!”。

王雄扭头看了眼嬴胜,轻轻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王兄,不知这群虎狼,怎会听你的?”嬴胜好奇道。

王雄却没有理会,虽然无意救了嬴胜,但,脑海中依旧有着抵触嬴胜的记忆,王雄自然不会与他多交流。

“巨阙,此地不宜久留,带着你大哥尸体,我们找个地方,将它埋了吧!”王雄吩咐道。

“呜呜呜!”巨阙悲痛中,点了点头。

看着王雄无视自己,嬴胜眼中闪过一股阴翳。

“王雄小子,我九哥问你话呢,你怎么什么也不说,就要走?”青环郡主却容不得别人无视嬴胜,顿时叫了起来。

王雄抱着小老虎,扭头看了眼青环郡主:“小丫头,注意你的语气,本尊可是刚救了你们!”

“你!”青环郡主顿时眼睛一瞪,分外恼怒。

一旁嬴胜更是眼神变幻。虽然得了王雄援助,但,对王雄并没有感恩,反而眼中闪过一股杀心。

不过,嬴胜并没有主动开口,而是给了豹将军一个眼神。豹将军是其心腹,一个眼神足够了。

“你们走可以,但,你怀中的那枚虎丹,是我们先看到的,必须留下!”豹将军冷声道。

“不错,刚才若非神墓贼子忽然冲上来,那虎丹已经是我们的了!九哥已经答应我,那是送给我父王的礼物!”青环郡主也叫道。

“虎丹?”王雄疑惑的看看手中的小老虎。

怀中小老虎却是一颤,似极为惊悚。

“不错,这小老虎,应该是用秘法调养,喂以各种名贵灵药,调制无数精力而成的一枚丹药,一枚活丹。如此香气,十里飘香,必是难得灵丹级别,你一个气海境,根本受用不起!留下虎丹,放你们走!”豹将军冷声道。

“哈哈哈哈,小家伙,他们居然说你是虎丹?不知死活的想要吞服你?”王雄看着怀中颤抖中的小虎大笑道。

王雄大笑,对于豹将军的威胁,根本没当回事。

“王雄,你们只有虎妖是武宗境,群狼都是气海境吧,我和侯爷可都是武宗境,而且,我们的人很快就会聚来,不想死,将虎丹留下!否则……!”豹将军冷声威胁道。

威胁王雄?前世多少人威胁王雄,包括那仙帝,最终可没有一个人好下场。

听到威胁,王雄抱着小老虎,扭头看向豹将军。双眼一眯道:“你可知道‘死’字如何写?”

一句平淡语,却不知为何,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你可知道‘死’字如何写?

*裸的蔑视,带着一股审判之势,居高临下的冷视嬴胜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