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墓殿后院!

“还没有找到?五百虎狼,就这么没了?你们都是废物吗?”黑斑瞪眼看着一众长老。

一众长老露出苦涩,这两天,除了操纵丹火大阵的长老们,近乎所有长老、弟子都出动了,就为了找寻王雄一群人。

可,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

“哈哈哈哈,黑斑,你困住我们又如何?咳咳,不是你的,你永远得不到!”一旁丹火大阵中传来冷笑之声。

却是巨门,此刻身上已经有了多处焦黑,而二十八头老虎,此刻也是被烧的毛发全无,一片焦黑,甚至有着几头老虎皮肤上冒出阵阵熟肉香。

丹火大阵,几天几夜了,众老虎快要到极限了。

“巨门?再有一天,你的这群下属,就全部烧死了,到时,所有丹火全部集中在你身上,你也撑不了两天!”黑斑狰狞的看向巨门。

“哼!”巨门一声冷哼。

黑斑不理会巨门,而是看向一众长老,怒吼道:“还待在这里干什么?给我出去找,所有人,所有弟子,全部去找,找不到,就不用回来了!”

“是!”众神墓宗弟子快速退出后院。

黑斑恼怒的看着一众弟子离去,此刻对王雄一行,怨念不已,不仅仅一众弟子,就这两天,黑斑甚至用天眼都找过多次了,可,就是找不到王雄一行下落,五百青狼,应该目标很大才对,可,就是没有,黑斑岂能不恼?

恼怒之余,手中催动紫丹,继续焚烧内部的巨门等老虎。

神墓殿四周的弟子陆陆续续下山找寻王雄一行了。

但,在神墓殿不远处的一个宫殿之中,却有着一群人并没有离去。

这群人不是旁人,正是昨日从风谷逃出来的嬴胜三人和三百死忠将士。面前站着一群神墓宗弟子。

“泉长老,想不到,你们周家已经渗透神墓宗如此多了?”嬴胜赞叹的看向面前一众神墓宗弟子。

为首的泉长老微微苦笑:“我只是一个杂役长老罢了,神墓花附近守卫森严,我也只能远远看看而已。万胜侯就不要取笑我等了!”

“杂役也不错了,难怪天音会有神墓宗详细地图,你们今次可是帮了我大忙!”嬴胜满意道。

“这两天,近乎所有弟子都下山找寻虎狼去了,所以我才能带你们上山,只是,万胜侯,就算大部分弟子下山了,山上还有一些别的杂役。你这样……!”泉长老有些担心道。

“放心吧,我已经确定神墓花位置,只要开启重力界场,一切就结束了,你是周家人,待会天音还会通过天眼观看我们,你就跟着我们一起,也算做个见证!”嬴胜自信道。

“不,不必了,我们就不参与了!”泉长老摇了摇头。拒绝了和嬴胜一起。

嬴胜并没有勉强。而是让人取出四个巨大的木箱,木箱打开,内部各有着一个一人高的巨大黑色铁龟。

铁龟身上有着大量的符文,龟壳之处更是复杂,双目放着一丝丝的红光,分外的妖异。

“这就是重力界场的四龟座基?听说当年人皇利用这个圣器,镇杀了敌方五十万大军?”泉长老惊奇道。

“泉长老还真是好眼力,不错,就是这四龟座基,四龟基座,落地生根,可布重力场。泉长老既然不和我们一起,那最后也劳烦你,将这四龟座基送到四个我指定的方位!”嬴胜说道。

嬴胜指着一旁地图,上面点了四个角。

“好!”

泉长老带着一众下属,快速将四头巨大的铁龟送到神墓殿四方。

“侯爷,四龟基座,已经全部就位了!不过,泉长老他们都纷纷躲开了!”跟着去的嬴胜下属,回来禀报道。

“哼,不来就算了,重力界场中,谁能是我对手?鼠目寸光!”嬴胜露出一丝冷笑。

冷笑中,嬴胜从怀中取出一枚指头大小的金色小龟,金龟身上刻满了符文,并且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他们不参与也好,我也不想给他们知道,这四龟基座的操纵枢纽,就是这枚金龟,金龟更是通过灵魂操纵的,这可是重力界场的最大秘密!”嬴胜冷笑道。

说话间,手中微微催动金龟,金龟猛地一颤,这一颤,好似形成某种共鸣,在神墓宗四方,四个巨大的玄铁巨龟猛地一颤。

“轰、轰、轰、轰!”

四声超级巨响,几乎让四方大地都是一震。

“什么声音?”神墓殿后院的黑斑脸色一变。

四周一些神墓宗杂役也瞬间看到四只诡异的铁龟了。

“宗主,有铁龟,铁……,啊,它们在放着红光!”有杂役惊叫道。

果然,四只铁龟近乎同时绽放出龟形光柱,在冲天三十丈的时候,忽然光柱停顿了。

继而,就看到四个光柱彼此间形成了联系。两两之间形成光幕。骤然间连通起来。好似四堵巨大的红墙,将神墓宗的一大片区域围了起来。

不仅如此,红墙的顶部也骤然形成一道光幕,将这正方形的区域彻底封闭了。

“结界?”黑斑脸色一变。

四方杂役、弟子也露出惊诧之色,神墓宗怎么会忽然冒出一个结界?

嬴胜将那操纵重力界场的金龟,一口吞了下去,眼冒金光,似乎与金龟融为一体。

“现在,我就是重力界场的神,我不死,重力界场不破!”嬴胜露出一股自信道。

四方,一众神墓宗弟子、杂役攻击着巨大的红色正方体结界,但,结界壁垒厚实,根本无法破开。

最惊怒的当然是黑斑了。

重力界场一出,黑斑就知道不妙了,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自己家中,岂能任凭他人布阵?

“谁?”黑斑怒喝道。

“轰!”

神墓殿后院,被重力界场笼罩的墙壁轰然倒塌。

嬴胜带着三百人,从坍塌处,缓缓走来。

“是你们?”黑斑露出惊讶之色。

“看来,我神墓宗有叛徒了?”黑斑脸色阴沉的看向一众聚来的神墓宗弟子。

“黑斑,昨天一战,还真是惨烈,本侯到现在,身上都痛呢!”嬴胜露出一丝冷笑道。

“哼,我还没去找你们,你到是敢自己送上门来送死?好,好,好!”黑斑一声冷喝。

说话间,黑斑踏前一步,一掌轰然劈在重力界场的结界之上,想要将其打碎。

“轰~~~~~~~~~~~~~!”

一声巨响,余波以黑斑为中心,四周地板瞬间炸碎无数,激射出无数碎石。恐怖的力量,犹如天雷炸下,响彻整个神墓山。罡风更是将一众神墓宗弟子掀翻在地。

可就算如此,那结界也没有破开,只出现一道涟漪罢了!

“什么?”黑斑脸色一沉。

先前,一众神墓宗弟子出手,没破开结界也就罢了,如今,黑斑亲自出手,居然也没能破开?

“神墓宗主,我还是小看了你,原来,你已经达到武宗境大圆满了,差一点就突破武宗境了?可,差一点,就是天差万别,我这重力界场,可是圣器,武宗境永远无法撼动的,你就不要费心了,这朵神墓花,是我的了!”嬴胜大笑道。

果然,此刻的神墓花,刚好被重力界场圈在了其中。而黑斑,此刻根本无法破开结界。

“原来,你们的目的是神墓花?”黑斑脸色一变。

“不错,是神墓花,当初我们可是派来使者,与你协商购买神墓花,可,你将我大秦使者都斩了?就怪不得今日我们动武了!”嬴胜冷声道。

“你们以为我蠢吗?神墓花给了你们,我用什么净化阴煞之气?我这神墓殿,本来的洞天福地,少了神墓花,就是大凶之地,你以为我会给你们?”黑斑冷声道。

“你不给,本侯就自己取!”嬴胜傲气道。

“哼,重力界场?圣器?圣器又如何?你还当真以为这是你们大秦人国不成?小娃娃!”黑斑冷声道。

冷声之中,脚下一踏,头顶之上顿时阴风大作,很快冒出滚滚乌云,乌云一开,一只漆黑的上天之眼,瞬间照射下一股浩大天威。

“九品天眼?”嬴胜眉头一挑,继而露出冷笑道:“我想起来了,这黑色的上天之眼,传说是李神仙的吧?怎么到你手中了?”

“死人是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的!”黑斑一声冷哼。

就看到,上天之眼陡然射出一道黑色光芒。

“不好,这威力,比周大小姐施展的神光威力还大,这黑光气息,有圣级之威?”一个大秦将军惊诧道。

“圣级?”嬴胜也是脸色一变,探手一挥。

“嗡!”

重力界场之上,红光大盛,迎接那黑色毁灭之光。

“轰~~~~~~~~~~~~~~~~~~!”

天眼黑光骤然撞在结界之上,一股比黑斑拳头还要大出十倍的威力,瞬间炸的结界一阵摇晃,似乎随时都要破开一般。

“不好!”一众大秦将士露出惊恐之色。

因为,只要结界一破,众人就完蛋了,黑斑可不会心慈手软的。况且,此刻的黑斑,已经露出了狰狞之色。

“轰隆隆!”

结界强烈摇晃了一阵,似乎就要破开了一般。但,这一刻,黑光也彻底耗尽威力了。

黑光没了,重力界场的结界摇摇晃晃之间,再度恢复了平静。

“挡住了?”大秦将士顿时露出狂喜之色。

嬴胜也是暗呼口气。

结界挡住了,黑斑刚才的自信也消失了:“怎么……,怎么?”

自己破不开结界也就罢了,天眼神光也破不开?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哈哈哈哈,吓我一跳,黑斑,原来你也不过如此!”丹火大阵中的巨门却是大笑了起来。

就在此刻,重力界场之内,嬴胜不远处,忽然出现大量神墓宗的杂役,这些都是被重力界场意外圈入的杂役。快速聚来,居然有百个之多。

“宗主!”众杂役疑惑的看向结界外黑斑。

“好,好,你们被圈进去了?给我将他们拿下,不,这是重力界场,你们去破坏四个座基,那四头铁龟,快,去毁了它们!”黑斑顿时大笑而起。

破阵,破了重力界场,嬴胜等人就完蛋了。

“站住!”大秦将士们顿时露出焦急之声。

只有嬴胜露出一丝冷笑:“就凭这群杂役?呵呵,杂役,也想坏我大事?重五倍!”

一声‘重五倍’!

就看到重力界场内金光大放,继而,好多建筑忽然诡异的坍塌而下。于此同时,所有内部的神墓宗杂役尽皆好似定住了一般,有些人甚至跌坐在地。

“我,我,好重!”有神墓宗杂役惊恐的叫着。

“这是五倍重力,若是气海境第一重,可瞬间被自己重死,看来,神墓宗的杂役的修为也不错啊!”嬴胜露出冷笑之声。

“快,快去毁了座基!”黑斑顿时脸色一变,想起来了重力界场的恐怖。

但,那群弟子,已经个个受不了了。只有十二人还艰难的冲向四个铁龟。

“五倍不够?那就十倍!重十倍!”嬴胜一声大吼。

“轰隆隆!”

重力界场内的所有建筑瞬间全部坍塌,烟尘四起。

“噗!”“噗!”…………

一众神墓宗的杂役瞬间口吐鲜血,死了大半,只有少部分还活着,但,也行动艰难了。

“杀!”嬴胜的一个将军下属喝声道。

顿时,大秦将士艰难的走向那活着的几个杂役,手起刀落,顿时,全部杀了干净,只有一个神墓宗弟子,仓皇之中,跳到结界之处,跳了出去。

从结界外无法进入里面,可里面的人,却可以轻易出去。

那逃出去的人,顿时露出狂喜之色:“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轰!”

黑斑恼怒的一掌拍在其脑袋之上:“本尊让你去破坏铁龟,你没听到?居然敢逃出来!”

那刚逃出来的弟子,露出一股绝望,七窍流血,死在了宗主手中。

重力界场内部的所有神墓宗弟子,全部没了,只剩下嬴胜的一群人,嬴胜探手一挥,内部中重力恢复如常,也让自己的下属好受了好多。

看到自己弟子死光了,黑斑何其恼怒。

可,恼怒又能如何?自己进不去。根本无法阻止嬴胜啊。

“小娃娃,你敢动神墓花一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黑斑面露森寒的恐吓道。

嬴胜露出一丝傲气:“恐吓我?你还不够资格!”

“哼,你就算摘了神墓花又能如何?你们一个也别想逃!就算摘了神墓花,你们也被困在此地,我看你这结界,能坚持多久!”黑斑面露怨毒道。

“那本侯就摘给你看,哈哈哈哈!”嬴胜带着一股自信的大笑道。

大笑中,缓缓走向那口古井,探手就去摘神墓花。

“放肆,住手!”黑斑恼怒道。

“轰!”

天眼再度射下一道黑光,重击的结界一阵摇晃,但,结界不破,黑斑也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嬴胜要将那巨大的神墓花摘下。眼中只剩下无限的怨毒。

“住手?哈哈,这世上,没人能让我住手!”嬴胜张狂的手伸了过去。

这一刻,似乎谁也无法阻止嬴胜的手,嬴胜就好似神墓宗最大的赢家,即将摘得胜利果实。

也就在手要碰到花的一霎那,忽然,嬴胜莫名的心中一突,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下一刻,嬴胜看到了,却是古井之中,忽然射出一道灵蛇。不,不是灵蛇,是一条粉红色的长鞭,长鞭从神墓花下的古井射出,瞬间鞭打在了嬴胜手心之处。

“啪!”

一声鞭响,将嬴胜要摘得神墓花的手炸了出去。

PS:待会出门,提前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