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门全力冲刺!王家忠仆全力防守。

可纵然如此,依旧处于劣势,毕竟,敌我差距太大了。

王忠全露出焦急之色,王雄却面露平静,死死的盯着远处嬴奋。

擒贼先擒王,这不仅仅是对巨门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灵魂之力不能浪费,也用不了几次,必须一击见效,与其漫天撒网,不如只针对嬴奋。

巨门就好似一柄出鞘神剑,为王雄打乱嬴奋的布置,时机只要一现,王雄自然可以给嬴奋致命的打击。

“破!”巨门一声怒吼。

几个将军瞬间被巨门撞开,巨门一个健步,直冲嬴奋面前。

“大胆!”

“四皇子,小心!”

两个红袍将军一声断喝,瞬间上前。

“轰~~~~~~~~~~!”

两大将军与巨门双掌对轰,二人和巨门同时倒退而开。显然不分胜负。

可巨门不敢耽搁,脚下一踏,再度冲向嬴奋。

两大将军还想再冲上来。

“哼!本宫自己来!”嬴奋狰狞的一声冷哼。

说话间,嬴奋脚下一踏,地板瞬间碎裂无数,双拳冒出火光,撞上巨门双掌。轰的一声,

二人周侧爆发出一股狂暴的气流。拳掌交缠,二人僵持。

“武宗境大圆满?可惜,你这几天被丹火焚烧,已然重伤在身了,重伤之躯,也敢在本宫面前放肆,开!”嬴奋面露狰狞的一声大喝。

“轰~~~~~~~~~~~~~~!”

“噗!”

巨门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被嬴奋撞飞了出去。

“族老!”远处巨阙惊叫道。

巨门跌落在地,连连后退,一连踏碎了八块地砖才稳住身形。

“不过如此!”嬴奋露出狰狞道。

“咳咳,我若不是受伤了,你能奈我何?”巨门自是一脸不甘。

“败就是败了,你既然跟王雄一路,就和王雄一起,为我儿陪葬吧!一切上,杀了他!”嬴奋寒声道。

“是!”一众将士大喝道。

巨门伤上加伤,此刻却是再战艰难,一众将士冲来,巨门顿时一阵狼狈。

眼看,众将士报复性的冲向巨门,巨门就要遭殃了,远处的王雄眼中一眯,时机到了,此刻嬴奋周围的守卫到了最薄弱的时候,就在此时。

就在王雄踏前一步,要施展灵魂之力时,不远处的周天音忽然开口了。

“马师兄,麻烦你出手,助王雄一方,止嬴奋之兵!”周天音看向身后众仆中一人郑重道。

“他不是姐的仆从吗?马师兄?”一旁周池茫然道。

“好!”马师兄点了点头。说话间,马师兄取出后背上的一根长棒。

长棒猛地一抛。

“轰!”

长棒瞬间撞在王雄四周的将士身上,这一撞,让要动手的王雄微微一怔。

“啊!”

一片痛呼,却是有着六个将士瞬间被长棒撞飞开,王家忠仆压力骤减。

马师兄一个健步,瞬间抓住弹回的长棍,长棍猛地一舞动,顿时轮为一个圈,撞在一个将军身上。

“嘭!”

那将军瞬间打飞而出。

“嘭!”“嘭!”“嘭!”…………

一棍一棍落下,每一次落下,都会打飞一个将士,就在这短短几个呼吸之间,王雄身边的将士居然被全部打飞了出去。

“什么?”远处嬴奋露出惊诧之色。

马师兄将王雄身边的将士打飞,也不停歇,瞬间冲向巨门所在的将士群中。

“拦住他!”

“混蛋,挡住他的棍子!”

“杀了他!”

……………………

………………

……

众将士一片焦喝,可马师兄太过凶猛了,长棍在手,一路犹入无人之境,长棍压下,更是横扫千军。

“啊!”“嘭!”“嘭!”“啊!”………………

一连串的棍棒之下,众将士居然不是其一合之敌,转眼到了巨门之处,为巨门化解危机了。

仅仅一小会功夫,已经有三十六个将士被棍子打飞了,哪怕那些将士爬起身来,却无人能近马师兄之身。

马师兄一根长棍,更是直冲嬴奋而去。

“保护四皇子!”

“拿下这混蛋!”

“嘭!”“嘭!”“嘭!”………………

马师兄不善言辞,手中只剩下一棍四处斩劈。棍指嬴奋,让嬴奋都是脸色一变。

因为,一众将士的扑杀,居然不能触碰到马师兄的衣角一般,高下立判。

“周天音,你想与我作对?”嬴奋瞪眼看向周天音。

“四皇子,我先前已经说了真相,是你被仇恨冲昏了脑袋,我不是和你作对,是在帮你,帮你冷静一下!”周天音淡淡道。

“你是舍不得你的奸夫,才出手帮忙的吧!”嬴奋此刻已经陷入疯狂吼声道。

奸夫?周天音眼中一冷。

“四皇子,你嘴巴放干净点,四方王府同气连枝,今日我若眼睁睁看着东方王府储君被你杀害,来日我如何向三王交代?所以说,今天我必须出手,想让东方王府储君死,只有一个途径,你去请人皇出面,请御史大夫国审王雄,别的方法,你今天做不到,有我在的一刻,你永远做不到!”周天音一声冷喝道。

青环郡主一阵激动,周池一阵担心。

周天音出手,让王雄一阵意外,准备喷涌的灵魂之力,再度收敛起来。只是极为好奇的看向周天音。

“哼,你想保王雄?做梦,杀,给我杀了他,还有王雄,一起死!”嬴奋眼中闪过一股疯狂。

“哼!不自量力!”马师兄陡然一声冷哼。

“嘭、嘭、嘭………………!”

这一刻,马师兄的长棍威力更大了,一下下打出,瞬间一个个将士被打断了骨头,先前马师兄还算手下留情,被打了一棍子,还能再站起来,可此刻力量巨大,每一棍后,就剩下瘫软在地的哀嚎了。

“啊,四皇子,救命!”

“我手断了!”

“拦住他!”

……………………

…………

……

众将士一片惊呼,可转眼之间,已经倒下一大片了,这次是真倒下了,倒下就没再站起来。马师兄一路杀向嬴奋。

嬴奋顿时脸色狂变。

“混账!”两个红衣将军顿时挥刀上前。

“当、当、嘭、嘭!”

干净利落,瞬间两人打的吐血飞出。马师兄的棍子更是高高竖起,从天而降,一棍轰然砸向嬴奋的头顶。

这一棍来的太快,威力太大,嬴奋就连躲避都来不及了一般。眼看就要被一棍砸破脑袋了。

这一棍下去,嬴奋非死即残。

“不要!”众将士顿时露出惊恐之色。

就连嬴奋,也露出绝望之色,连呼喊都来不及了。

“嘭!”

一声长棍砸风般巨响,长棍在砸到嬴奋头顶之前,忽然停住了,带动一股大风吹下,嬴奋周身衣袍一阵吹动,长发一阵飘散。

停住了,没有砸下去。

所有人好似中了定身术一般,心有余悸。

而这死亡一棍,也让嬴奋彻底清醒了。站在棍下,满脸冒出大片冷汗。

“四皇子,多有得罪,此地就不留四皇子了,你回去,代我谢过人皇,让你领军陪我兵发神墓宗!”周天音淡淡道。

这一刻,四皇子的一切骄傲都被周天音打灭了,此刻看向周天音,眼中尽是怨毒之色。因为她,自己无法报仇。

扭头看了看远处的王雄,嬴奋眼中的怨毒更甚。王雄才是罪魁祸首。

“周大小姐?哈哈,本宫记住了!”嬴奋声音中透着阴寒道。

可即便再阴寒的声音也没用,自己一行,根本不是马师兄的对手。

“王雄,你等着,我儿不会白死的,他是皇孙,人皇之孙,你今日逃得掉,我看你以后怎么办,人皇一定要你偿命的,本宫马上启禀人皇,御史大夫若是不治你罪,就是失职,我看你能活多久!”嬴奋带着一股不甘的狠声道。

“本尊等你的御使大夫!”王雄冷冷的说道。

“走!”嬴奋不甘的一声大吼。

小心的将嬴胜尸体抱上一只仙鹤,其它众将士也相互搀扶间上了一众仙鹤。

“唳!”

一群仙鹤载着嬴奋一群人快速冲出神墓山,消失在了远处。

目送嬴奋众人离去,王忠全长嘘口气。

青环郡主露出开心之色,周池依旧有些担心,担心姐姐是不是得罪了过头了。

“马师兄,多谢你了!”周天音郑重道。

“师妹客气了,你实力比我强,你若出手,比我还快,我也只是帮你做做杂事罢了!”马师兄客气道。

说完,再度走回原来位置。

可此刻,一众周家忠仆再也不敢小看这马师兄了。

那可是一人独战七十武宗境啊,而且棍法超群,居然无一合之敌。

就连巨门也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就算自己全盛时期,也做不到如此随意啊。此人是谁?

更重要的一点,刚才马师兄好像说,周天音比马师兄还要厉害?

一瞬间,所有人看周天音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这么一个白衣柔柔弱弱的女子,大秦第一美女,实力居然比这马师兄还要强大?

王雄好奇的看向周天音,周天音也转头看向王雄。

“噗通!”一旁王忠全忽然面露苦涩的跪了下来。

“少主,老奴糊涂,犯下大错,请少主责罚!”王忠全苦涩道。

“王老,不用下跪,起来吧!”王雄马上劝道。

“不,老奴该死,不该伪造少主口气,写了一封假的休书,并且不小心盖上了东方王府的大印,都是老奴该死,请少主责罚!”王忠全苦笑道。

王忠全昔日为了救少主,才不得已为王雄写下了休书。结果,随着王雄的崛起,这份休书根本没用上,更毁了少主的姻缘,王忠全自然追悔万分。此刻为了弥补,一口咬死那份休书是假的,希望能挽回少主和少夫人的婚姻。

“狗奴才,你说什么?你一句假的休书,那盖上东方王印的解约书,就没用了?”周池顿时瞪眼怒吼道。

周天音也是瞬间被王忠全气怒了。

“少夫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那休书都是我的字迹,你看的出来,和我家少主无关!”王忠全顿时对着周天音叫道。

一声少夫人,让周天音也恼怒不已。自己已经和王雄没有关系了。这王忠全居然还想帮王雄赖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