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雄看了看四周众人,露出一丝冷笑:“王天辉?小心你的野心太大,玩火自焚了!”

“玩火自焚?哈哈哈,我怎么玩火自焚?我只是为了我王家利益着想。我可不想王家的家主,被一个不知哪来的人占了!”王天辉冷笑道。

“王天辉,你放肆,少主就是少主,我等都可以作证,当着大家的面,你还能指鹿为马不成?”王忠全喝声道。

十大王雄忠仆也到了近前,纷纷指责王天辉。

“没用,老奴才,这十人都听你命令,此次你合起伙来,想要乱我王家,我怎么能让你得逞?”王天辉冷笑道。

巨虎之上,王雄双眼微眯的看向王天辉:“本尊是谁,可不需要你来承认,你算什么东西?”

王天辉一瞪眼。

“鼓动王家,给本尊难堪?呵,刚才本尊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可是,你不懂得把握啊。巨门!”王雄冷声道。

“在!”巨门顿时应声道。

“拿下!”王雄沉声道。

“是!”巨门应声,踏步直冲而出。

巨门的速度何等的快,近乎瞬间就抵达了王天辉身旁。

一众王家子弟一片哗然,但,这一刻,却谁也没有出手。毕竟,大部分人都还有些糊涂之中。

一掌眼看就要打到王天辉了,就在此刻,陡然一个身影挡在了王天辉面前,一掌迎向巨门。

“轰~~~~~~~~~~~~~!”

一声巨响,气浪四起,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却是一个灰衣仆从打扮的人,居然生生的挡住了巨门。

二人力量,居然不分上下?

“武宗境大圆满?”王忠全惊讶道。

“咦?他是谁?”一时间,王家子弟纷纷露出惊诧之色。

王家子弟中,还有武宗境大圆满?可,怎么谁也不认识啊?

“此人我不认识,你是谁?怎么在我王家?”王忠全顿时瞪眼喝道。

灰衣仆从却根本不理王忠全。王家子弟一阵惊疑不定。

只有王雄,双眼一眯,好似早就料到了一般。

“你们一起上!看还有多少!”王雄吩咐道。

“是!”十大忠仆顿时扑了上去。

“呵呵,狗急跳墙了?小子!”王天辉冷笑道。

在十大忠仆冲向王天辉之际,陡然间,又是二十个灰衣仆从瞬间从人群中射来。

“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重击之下,十大忠仆瞬间被打的倒飞而出。但,并没有受伤,显然,武宗境大圆满,只有一个而已。

王雄这边,一时间全面受制。

王家子弟一阵踌躇,不知如何是好,一起看向众宗老。

众宗老虽然有心参与,但,想到王天辉先前的猜测,也纷纷止住行动,眼前若是假冒的少主,自己为他出头,王家就陷入万劫不复了。

“这二十人,也不是我王家仆从!”王忠全顿时瞪眼惊诧道。

“一个武宗境大圆满,二十个武宗境,呵,看来,先前就算没有本尊出现,面对王天鸣的咄咄逼人,你也能化解啊,为了争夺家主之位,王天鸣勾结了赤练圣地,你王天辉又勾结了谁?”王雄露出一丝冷笑道。

“他们是我的朋友,此次随我前来王家做客罢了,小子,冒充少主就冒充像点,若真是少主,此刻已经吓哭了吧,哈哈哈!”王天辉冷冷说道。

王雄却是轻轻拍了拍巨阙的虎头,巨阙应命缓缓踏步上前。

“少主小心!”王忠全一脸焦急。

“吼!”余烬等群狼紧随其后,各个面露狰狞。

“呵呵,小子,这群妖狼,只是气海境吧,你还指望他颠覆我王家?可笑……!”王天辉冷笑道。

“一个武宗境大圆满,二十个武宗境,的确不少人了,只不知,除了他们,还有别人吗?”王雄慢慢靠近王天辉。

王天辉眉头微皱。

一旁那武宗境大圆满开口道:“王天辉,别跟他废话了,我挡住巨门,你将他们全部拿下,再仔细审问!”

“也好!”王天辉点了点头。

“就凭你,也配!”巨门面露狰狞似乎要再出手。

“王天辉,你指望一群外人,就能帮你夺取家主之位吗?你想的也太天真了吧?”王雄离得越来越近。

“哈哈哈,天真?天真的是你,就凭长的和少主有些想象,就敢来争夺我王家家主之位,你才是可笑,诸位,一起上,待我抓住这贼人,让真相大白天下!”王天辉一声大喝。

“吼!”

顿时,二十一个武宗境一声大喝,近乎同时向着王雄扑去。

“混账!”巨门顿时脸色一变上前。

“你的对手是我!”那武宗境大圆满一声冷笑。

“轰!”

巨门顿时被拦了下来。

至于王忠全和十大忠仆,对面有二十个武宗境扑来,根本对抗不住。

罡风四起,碎石纷飞,王家一宗宗老、子弟却是吩咐退后,不愿插手眼前战斗一般。

群狼肆虐的冲去,顿时将战斗的所有人冲乱了。

可群狼修为终究有限,面对强大的王天辉却无能为力。

“轰!”

王天辉一掌打飞一头青狼,身形瞬间直射王雄而来,速度极快,比先前王天鸣还要厉害一般。

“吼!”

巨阙怒吼,但,巨阙实力根本不是王天辉的对手,脑袋再度被拍了一下。

“轰!”

王天辉一掌将巨阙脑袋压下,巨大的力量,让巨阙郁闷的根本无力反抗,眼看,王天辉就要一掌抓住王雄了。

“少主小心!”被武宗境拦住的王忠全惊恐的叫道。

“先前王天鸣抓你,有巨门帮你拦截,现在,我看还有谁帮你!”王天辉面露狰狞道。

的确,巨门被那武宗境大圆满牵制,根本无法立刻,一时间也只能干着急。

千钧一发,王天辉的手掌即将抓住王雄了。

可此刻的王雄,并没有畏惧,只是目光冰冷的看向王天辉。

“找死!”王雄陡然眼睛一瞪。

这一瞪,一道白光直冲王天辉眼睛。

“吼~~~~~~~~~~~~~~!”

王天辉眼中,好似看到一头百丈巨虎,凶煞的对着自己咆哮,耳中,似乎听到一声震天猛虎之声,这猛虎之声犹如炸雷一般,炸的王天辉浑身猛地一颤,脑袋猛地一阵嗡鸣。

是煞气!是灵魂之力!

就在刚才一瞬间,王雄眉心,虎魂不再收敛气息,将一身虎煞通过王雄的双眼,喷涌而出。

“轰!”

王天辉脑袋一阵轰鸣,灵魂被冲撞的震荡,顿时浑浑噩噩,有些迷糊了起来。

太近了,近到王雄的煞气根本不会放偏了。

灵魂冲击,顿时让王天辉短暂失去了清晰意识一般,那伸来的手掌顿时顿在了空中。

王雄一掌劈过。

“轰!”

顿时,王天辉犹如落石一般,被王雄一掌拍到了地上。

即便拍到地上,王天辉都是浑浑噩噩,一丝没有清醒过来。

“什么?刚才怎么了?”所有王家子弟露出惊诧之色。

王雄眼中冒出一丝白光,众人看见了,那好像没有多大威力啊。

那是煞气,别人感受不到,那是因为王雄已经将灵魂之力控制到精微的地步,控制到只针对王天辉了。

在所有人眼里,就看到王天辉忽然发了一愣,结果被王雄一掌拍下,拍懵了。

王雄那一掌之威,所有人都看的出来,威力不大,速度也不快,可王天辉却莫名的懵了。莫名的就败了?

“吼,妈的,王天鸣打我的头也就罢了,你也打我头?”巨阙郁闷的一脚踩在王天辉的脑袋之上。

“轰!”

王天辉脑袋撞地,脑袋再度一阵浑浑噩噩。

“混蛋!”与巨门僵持的那人顿时惊怒道:“师兄,快出手,别藏掖了!”

就在此刻,又一个灰袍人从人群中冲出,直冲王雄而来,似乎要抓住王雄,救出王天辉一般。

“还有一个?”王雄眼中一冷:“巨门,放他过来!”

“啊?”巨门一顿。

那与巨门僵持的武宗境大圆满瞬间也激射王雄而来。

“师兄,小心他的眼睛,这小子眼睛有问题!”那武宗境大圆满叫道。

“知道!”灰袍人应声道。

“轰隆隆!”

一路所过,群狼根本不是其一合之敌,瞬间就打飞不少,二人一左一右冲向王雄,要将王雄拿下一般。

“吼!”巨阙一声大吼,想要跳开。

“孽畜,哪里跑!”灰袍人一声大喝,一掌再度拍在巨阙脑袋之上。

第三次了,第三次脑袋被拍低下了,巨阙欲哭无泪,自己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两个武宗境大圆满?呵,为了王家家主之位,还真不惜一切啊!”王雄露出一丝冷笑。

两个武宗境大圆满的手掌,瞬间到了王雄面前,二人都不看王雄的眼睛,以为就要将王雄拿下了。

“嗡!”

就在此刻,白光再现,不再是从王雄眼中喷出的,而是王雄的体表冒出的,直冲二人眼中。

“吼~~~~~~~~~~~!”

二人如王天辉一般,瞬间看到一头百丈巨虎,一声天雷般虎吼,瞬间直冲脑海,二人好似看到巨虎一口将自己吞了一般,脑袋瞬间一阵轰鸣,浑浑噩噩,没了意识一般。

“轰、轰!”王雄一左一右,两手瞬间将二人劈落在地。

转眼,两个武宗境大圆满被解决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股不可思之色,包括巨门,包括二十个外来武宗境。

“巨门,愣着干什么?还不出手!”王雄一声怒喝。

“啊?哦!”巨门顿时应声道。

“轰!”

巨门冲向一个余烬面前的武宗境,一拳重击在其脑袋之上,瞬间将其打晕了过去,继而冲向其它。

“轰隆隆!”

有着巨门这个武宗境大圆满,就算对方有着二十个武宗境也没用,由群狼围着,谁也逃不掉,短短时间,就全部打晕、打倒了。

“要你打我脑袋,要你打我脑袋!”巨阙却拼命的踩着昏迷的武宗境脑袋。

待所有战局结束,所有人都处在发懵状态。不知道王雄怎么做的。那可是两个武宗境大圆满啊!被少主解决了?这不可能啊,他不是只有气海境第一重吗?

“好了,破了丹田,全部捆起来!”王雄吩咐道。

“是!”十大忠仆顿时兴奋的叫着。

“啊!”“啊!”…………

一连串的惨叫传来,刚才还气势冲天的一群外来武宗境,转眼间全部被破了丹田。

王雄面前两个武宗境大圆满,更是巨门亲手破了丹田。

“啊!”“啊!”

浑浑噩噩中,两个武宗境发出惨叫之声,清醒了过来,清醒过来的瞬间,尽皆惊恐的看向王雄。

王雄此刻,脸色微微发白。

武宗境是厉害,王雄不是对手,但,王雄也有武宗境没有的优势,就是灵魂之力。就算被轮回消磨不少,灵魂之力衰弱到了极致,也比眼前众人厉害。

武宗境,还没有达到修炼灵魂的层次,更不会使用灵魂之力。若是超越了武宗境,王雄就不敢这样做了。可,就算如此,王雄也不敢使用多次。灵魂冲击三人,快要达到王雄极限了。

大部分人不明白王雄怎么取胜的,但,巨门知道。

以前巨门虽然因为感恩跟随王雄,但,并不认为王雄多厉害,如今王雄才给巨门真正的震慑。原来,王雄一直的处变不惊,根本不是装的,而是本身就有大实力啊。

两个武宗境大圆满,二十个武宗境,转眼间全部破了丹田,被捆缚而起,一个个被废了修为,痛苦不已。

“先生,这王天辉怎么办?”巨门看向王雄。

“也废了丹田,捆起来!”王雄冷声道。

“是!”巨门应声道。

“啊,不要,少主……!”一个宗老顿时焦急道。

“少主,他终究是王家子孙,求少主网开一面!”又一个宗老焦急道。

………………

…………

……

丹田被破,也是能修复的,但,修复了的丹田,可不比完好丹田了啊,以后修行,就会有破绽,想要再进一步,就困难重重了啊。

众宗老看到王天辉昏迷,顿时纷纷围了上来求情。同时,一个宗老还不断的摇晃着王天辉,期望他早点醒来。

王雄却是双眼一眯的看向众宗老:“呵,现在知道插手了?刚才王天辉以下犯上,想杀我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现在再想插手,迟了!”

“呃!”一众宗老顿时一脸羞愤。

“啊?怎么回事?”王天辉被摇醒了过来,惊愕的看向四周。

自己的帮手们,全被废了?自己脑袋也浑浑噩噩,有点提不上劲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你,你是武圣?不,不!不可能的!”王天辉露出惊恐之色。

王雄目光冰冷的的看向王天辉,正要开口。

“轰隆隆!”

远处顿时传来一阵马蹄之声。却看到,远处的黑暗中奔来一支军队,有百人之多。

“赤练圣地人?”有人担心道。

“不对,是王天策!”有人惊讶道。

“天策少爷回来了!”王家子弟再度哄闹而起。

“王天策?”王雄双眼一眯,看向黑暗中奔来的一支骑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