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太尉?就是那个好色太尉?”周池眉头微皱。

“王雄,我们还是先回避一下吧!”周天音起身道。

王雄本来准备说不用了,但想到庞太尉前来目的,还是点了点头。

“诸位先在里屋稍等片刻!”王雄郑重道。

周天音点了点头。

走到了隔壁,而王雄也让王忠全请庞太尉过来。

对于周天音,王雄亲自出门迎接,对待庞太尉,王雄就不必要了。

一个是朋友,一个是算计自己人,王雄还是分得清的。,

王雄坐在大厅喝茶,王忠全很快将庞太尉领了进来。

庞太尉穿的很随意,跟随庞太尉身后,还有一个身穿粉纱的女子,女子戴着面纱,但,那丰满的胸臀,和摇曳可折的腰肢,一路走来,王家好多子弟、仆从都挪不开眼睛。一个个望之无不咽了咽口水。

很快,二人跨入大厅之中。

“庞太尉远道而来,本王有失远迎!”王雄笑看庞太尉道。

“冒昧前来,多有打扰,见过东方王!”庞太尉微微一笑道。

庞太尉也盯着王雄,准确的说,盯着王雄的眼睛,见王雄的眼睛盯着身后女子,庞太尉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红粉,你不是一直仰慕东方王吗?如今东方王就在眼前,你怎么愣住了?”庞太尉笑道。

粉纱女子上前一步,摘了面纱,顿时,一张柔弱可欺,惹人怜爱的面庞出现在王雄面前。

“小女庞红粉,拜见王爷!”庞红粉眼中闪过一股倾慕道。

“哦?庞红粉?”王雄盯着庞红粉,似乎挪不开眼睛一般。

“这是小女庞红粉,久仰王爷大名,不久前得知王爷平定王府内乱,惊为天人,这次吵着闹着要随我来见见王爷!”庞太尉笑道。

“原来是庞太尉的女儿,本王还是第一次知道太尉还有如此标志的女儿!”王雄露出一丝轻笑道。

轻笑之际,王雄目光盯向庞红粉,内心之中却是冷笑连连。

媚术,是一种精神力,也是灵魂之力,这种媚术能影响人的精神判断,会让人不自觉的产生一股欲望。

眼前庞红粉就是释放着这种媚术,对普通人来说,此刻已然*难耐了,可对于王雄来说,还不算什么,不是王雄意志坚定,而是王雄的灵魂之力,比庞红粉不知道强了多少。

“多谢王爷夸奖!”庞红粉顿时露出一丝欢喜之色。

那一丝欢喜,含羞带魅,来倒茶的一众仆从看的都走不动路了。

“下去!”一旁王忠全挥退了走不动路的仆从,自己上前倒茶了起来。

王雄微微意外,因为,王忠全居然能完全免疫庞红粉的媚术。却是奇怪。

“二位坐吧,庞太尉,府中茶水简陋,见笑了!”王雄笑道。

“王爷客气了!”庞太尉点了点头,带着庞红粉坐了下来。

庞红粉端庄的坐在一旁,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直盯着王雄。就是一个铁人也要被看化了。

“庞太尉,不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王雄笑道。

“本官前来,是给王爷解释,百万大军,已经从四方调来,由我坐镇镇东城,赤练圣地大军,绝对不会踏入大秦地界一步!”庞太尉笑道。

“哦?那要多谢庞太尉了!”王雄笑道。

“应该的!”庞太尉笑道。

“我记得,庞太尉与姜子山走的很近?听王天策说,前段时间,姜子山还针对我王府,另有所图。不知庞太尉可有参与?”王雄郑重道。

姜子山?

庞太尉脸色微沉,看了看王雄,想了想道:“王爷清查,我与那姜子山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姜子山的确有要事针对东方王府!”

庞太尉与姜子山并没有多大交情,不在意将姜子山卖了。

“哦?”王雄露出一丝疑惑。

“姜子山曾经找过我,说东方王府有着一个大宝藏,所以他亲自前来,还请我协助,说得到宝藏,与我平分,哈哈哈,我当然拒绝了。可笑至极!”庞太尉笑道。

“他说我王府有宝藏?”王雄却是微微一怔。难道是地宫的事?

“呃?难道老王爷当年真的留下什么了?”庞太尉也是微微一怔。

王雄知道失态了,马上笑道:“宝藏?呵呵,要是有宝藏,这些年早就被取走了!”

从王雄表情上,庞太尉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来,只能点了点头。的确,王洪死后,人皇、诸王、甚至外部强者来了多少凭吊。要是有宝藏,早就被掘了。

庞太尉记得最清楚的是,当初东方王府四周的地下都曾经塌陷过,很明显,有人都掘地三尺了。怎么可能有宝藏?

“是啊,姜子山还装的一副神秘的样子,说手上有一份什么日志,还有一份什么地图,岂不可笑?老夫是不可能与他一起疯的!”庞太尉笑道。

一份日志,一份地图?

王雄心中微动。

一旁偏厅之中,周天音、周池也相互看了看,二人也露出惊诧之色,那姜子山难道和自己一样,都是为了地宫而来?

纵然二人心中疑惑重重,但,终究还是压住了疑惑。

“姜子山贼心不死啊,用这低劣的谎言骗太尉,的确可笑!”王雄喝了口茶点了点头。

庞太尉和王雄又闲聊了一会,说了一些百万大军前来的布置,王雄都笑着听着,不曾插嘴。

谈的差不多了,庞太尉忽然语气一转:“对了,听说王爷和周家大小姐的婚约解除了?”

“嗯?”王雄眉头一皱。

看到王雄神态敏感,庞太尉顿时眼睛一亮。

“王爷不用介怀,那周天音也是没有福气,王爷天纵奇才,又有王爵在身,当今天下,就算向公主求亲,人皇也愿意将公主下嫁王爷的!”庞太尉顿时说道。

听到庞太尉的话,王雄神情微微舒展。

“太尉多誉了!”王雄摇了摇头。

“我可没有多誉。不知王爷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子?或对王妃有什么要求吗?”庞太尉盯着王雄道。

偏厅之中,周池张了张嘴巴:“这庞太尉管的也太宽了吧?还想当媒人不成?”

周天音却不自觉的眉头一皱,心中总有些不舒服,但,依旧忍着没有说话。

“哦?庞太尉,你这是……?”王雄神色诡异的盯着庞太尉。

“不知王爷觉得我这小女如何?”庞太尉指着一旁庞红粉说道。

“啊?爹!”庞红粉顿时脸色一阵羞红,低下了头。

“庞小姐自然是国色天香,天下少有的美女子!”王雄笑道。

“我这小女,一直仰慕王爷,除了王爷,别的同龄男子,却无人能入她之眼,眼看她也到婚嫁的年龄了,可她,可她到好,除了看得上眼的,别人根本连说话都不愿,还说,宁死不嫁给不喜欢的人,你说,不把老朽气死?”庞太尉气恼的指着庞红粉。

“爹,呜呜呜!”庞红粉一旁低声哭泣,我见犹怜。

厅外的一些家仆,远远望去,恨不能马上上前将其搂在怀里,一阵安慰。

王雄心中却是一阵冷笑。这是图穷匕见了?

“老朽一家,连老太太都宠着这丫头,我就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唉,只能一切顺着她了,不知王爷对小女观感如何?”庞太尉看向王雄。

“她想做东方王后?”王雄盯着庞红粉。

“老朽今日也不怕丢人,豁出这张老脸了。不是她的意思,是老朽的意思,小女可否入王爷的法眼?当然,小女不求成为王后,她也没那福分,只做一个妾室即可!只求王爷能够不嫌弃!”庞太尉说道。

“爹,你怎么可以……,我不要……!”庞红粉顿时气急。

“放肆,父母之命,岂能你来反驳?况且,你不是心心念念着王爷吗?如今王爷就在眼前,你若错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庞太尉瞪眼道。

“我!”庞红粉一时语塞。

勾人的眼睛,对王雄看了眼,又好似一副委屈的诱人模样,俏生生的坐回那里。

庞太尉为庞红粉求亲。在外人看来,这是不可多得的好亲事啊。特别东方王府如今名不副实,内部空虚。如今,有当朝太尉辅助,东方王府崛起指日可待啊。

而且,庞红粉如此美丽诱人,也不要正后之位。如此好事,那里去找?

一些在厅外的王家子弟,都看红了眼睛。觉得这是大好的时机。

一旁偏厅之中,周池隔着帘子,翘首张望。看到庞红粉那魅惑的模样,顿时气红了眼睛。

“多标志的女子,这是倒贴啊?这王雄,怎么如此好命?青环郡主青睐,如今,太尉之女,还倒贴。这,这,这,岂有此理!”周池气愤无比。

同样,周池恨不得自己能取代了王雄,将那小娘子搂在怀里一阵蹂躏爱护。

只有王雄此刻却意外的看向庞太尉。这庞太尉还是有些手段的。最少眼前的美人计给他用的出神入化了。

先让王天策和庞红粉建立感情,给王天策希望,再转手将庞红粉送入自己的床上,生米煮成熟饭。回头再去王天策那里诉苦,挑拨王天策和自己的关系?

那时,必定一挑一个准。庞红粉再在旁边煽风点火,王天策不造反才怪。

可惜,庞太尉会做局,王雄却早就做了一个更大的局等着了。王雄和王天策早就搭好了戏台子,等庞太尉父女唱一出大戏。

如今,美人计大戏出台。一切却在王雄掌握之中。

“太尉,你女儿虽好,但,你的好意却……!”王雄摇了摇头。

既然王雄搭的戏台子,这台戏自然是由王雄点着演,而不是别人想怎么唱就怎么唱。

“呜呜呜,小女蒲柳之姿,入不了王爷法眼,小女也没脸活了!”庞红粉顿时哭了起来。

庞太尉微微一怔,以庞红粉的媚术,居然没有让王雄动心,这不可能啊?

“王爷,我这小女性情刚烈,今日不成,今生定不会再嫁了,王爷,你就对小女一点意思也没有?”庞太尉一脸不信的继续劝道。

“不是我不愿,而是,本王有婚约在身,不想引未婚妻不快!”王雄解释道。

“什么?不可能啊,你不是和周天音解除婚约了吗?怎么还有未婚妻?”庞太尉惊讶道。

王雄却看向一旁偏厅门口。

偏厅之中,周天音自知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一瞬间,周天音的容貌顿时让所有人一阵窒息。即便庞红粉媚术非凡,在周天音的容貌气质下,也黯然失色一般。

周天音出来,悄悄瞪了眼王雄。

王雄报以苦笑,似在赔礼一般。

“周天音,你,你,你怎么在这……?”庞太尉瞪大了眼睛。

庞太尉怎么也没想到,周天音来了王雄府上?他们不是解除婚姻了吗?这是闹哪样啊?

人家未婚妻在旁边,你给人家介绍小老婆?

庞太尉顿时羞愤难当。

“天音见过庞太尉!”周天音微微一礼道。

庞太尉顿时一阵气愤,自己想好的计策,本来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可如今,好像重拳出击,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分外的难受。

“王爷,多有打扰,告辞!”庞太尉只能一脸羞愤的告辞了。

说着,庞太尉带着庞红粉就踏步离去了。

庞红粉见事不可为,只能跟着离开,可离开之前,一双媚眼还频频对王雄投去幽怨之色。那模样,看的一旁周池心都化了,同时对王雄嫉妒越发的强烈。

王雄不要,你可以介绍给我啊。我喜欢啊。多好的女人啊,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周池的心神都被庞红粉勾走了,就连庞红粉早已消失在远处大门外,周池都没有发现,依旧痴痴呆呆的发着花痴。

“醒来!”周天音顿时恼怒的喝道。

“啊?哦?啊?姐,怎么了?”周池一激灵茫然道。

“看你的眼睛,都成什么样了!”周天音气愤道。

“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姐,我看那庞红粉也不错,我怎么也是南方王府的公子,要不,要不帮我做个媒?”周池带着一股强烈的欲望道。

周天音:“………………!”

“哈哈哈哈!”王雄一旁却是哈哈大笑。

“王雄,你笑什么?你不就是命好,继承了王位吗?你以为庞小姐真的喜欢你啊!”周池气愤无比道。

“我看你是被她表象迷惑了!周公子,这样的女子,不值得你如此痴迷!”王雄笑道。

“什么不值得?我就喜欢她怎么了?”周池气愤的和王雄抬杠道。

“好了,王雄没有说错,你呀,长点心吧,别被她害死了都不知道!”周天音却在一旁帮衬道。

“啊?害死?她怎么害死我?姐,你不要骗我!”周池一脸不信道。

“还真不是骗你,若我猜的不错,这庞红粉应该是百花谷出来的女子,并非真的那么漂亮!”周天音沉声道。

“百花谷?”王雄疑惑道。

“百花谷?听说百花谷的女子,个个美若天仙?一身床上功夫,让男人……!”周池却是眼睛微亮。

“你想死,可以去找她!”周天音冷笑道。

“百花谷怎么了,姐,百花谷女子会哄男人,也没什么啊!”周池不解道。

“你以为她是真漂亮?你以为她是真年轻?她什么样子,你真的知道?”

“刚才那不是……?”

“那只是一个皮囊而已,百花谷女子,擅长采阴补阳,吸收男子精气,滋润补养肉身,你看她如此模样,可一旦破了丹田,泄了精气,她可能就是一个样貌丑陋的老妪模样!”周天音解释道。

“啊?不可能吧?”周池惊讶道。

“你以后就知道了!”周天音却是摇了摇头,不愿多说。

“啊?”周池想着庞红粉变成的老妪,顿时一激灵,满头精虫也瞬间退去了。

“百花谷?呵呵,还真是个奇特的宗门!”王雄好笑道。

“到是你,王雄,你刚才拿我做挡箭牌?”周天音看向王雄道。

“我刚才并没有点你啊?”王雄笑道。

“嗯?”周天音眼睛一瞪。

王雄的确没有指名道姓,可刚才那场面,王雄口中的未婚妻,还需要指名道姓吗?

“好吧,在此向周大小姐赔礼,刚才是我不对,不该拿你做挡箭牌,不过,你也看到了,一个老妪垂涎本王美色,我不是没办法吗?”王雄马上赔礼道。

“噗嗤!”周天音被王雄说的顿时一笑。

周天音知道王雄不是故意的,也就没有怪罪了。

“算了,我也不至于为了此生气,你看什么时候帮我打开地宫?”周天音笑道。

“最多三天,王天策就回来,到时,我们可能还要带庞红粉一起下地宫!”王雄开口道。

“哦?”周天音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