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就是刹那的火花!心中一颤之际,那一份感动就化为了一股对王雄莫大的好感。

“手给我看看!”王雄搭上周天音脉搏。

“没,没事了!”周天音微微挣扎,见抽不开王雄的右手,也就任凭王雄查探了。

“没事就好!”王雄检查了一会,点了点头。

“我昏迷期间,有没有事发生?”周天音疑惑道。

“来了几个怨灵,被我打发了,这山洞里的怨恨灵气,不间断的出现,现在好像变小了一些!不过,我总感觉里面有大危险,以我们的实力,暂时还是不要探究了!”王雄看了看幽深的冰雪隧道。

“嗯!”周天音点了点头。

王雄扒开一些积雪,对着石门门缝外望去。

“僵尸没有闯进来?”周天音庆幸道。

“只要石门关上,僵尸是闯不进来的,我刚才看了一下,这石门的材质,和外界入口的石门材质一样,都是补天石!这仙墓的主人是谁?好大的手笔啊!”王雄感叹道。

“咦?僵尸们走了?”王雄陡然眼睛一亮。

“走了?”周天音也是脸上一喜。

王雄又仔细看了一下,确定走光了,这才缓缓打开石门。

石门一开,一股庞大的热浪呼啸而来,瞬间冲入石门之后,顿时,滚滚冰雪快速融化之中,隧道深处的怨灵之声在热浪之下也销声匿迹了。

王雄简单收拾一下,带着周天音跨出了石门。

“地上的血迹,还有先前的尸体,都没了?”周天音惊讶道。

“这地宫太过凶险,除了那群僵尸,还有蝙蝠,或许还有其它凶兽。尸体没了很正常!”王雄摇了摇头。

周天音点了点头。显然这两天里面的危险,让周天音的神经非常紧绷。

“快,继续找你要的东西,此地不宜久留,早点找到,我们早点离开!”王雄沉声道。

“好!”周天音点了点头。看向另外两个石门。

踏步,二人走向中间那个石门。

一入其中,顿时听到里面的叫嚷之声。

“混蛋,小心点,本公子的功法,别给你弄毁了!”一声怒喝从内部传来。

“有声音?”周天音顿时脸色一变,拔出剑来。

“这声音是……?”王雄眉头一挑,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这声音,王雄居然听过,还是个熟人声音。

“什么人?”内部顿时传来一声怒喝!

却是内部之人发现了王雄、周天音二人。

瞬间,一行人暴露在了王雄面前。

“姜子山?”王雄眉头一挑,脸色阴沉道。

姜子山,北方王府公子,前段时间伙同王天辉,内乱王家。结果,被王雄当面斩了二十二个武宗境下属。

“藏经阁?没错,就是这里!”周天音却是眼中一喜,惊讶的看着内部石壁上的三个字。

“藏经阁?”王雄惊奇道。

“你们,也是来找里面的真凰功法的?也对,周天音,我到是忘了,你也得到了一份地图!”姜子山露出一丝意外的笑容道。

第二个石门里面很简单,并没有隧道,只有一个类似大厅般的地方,旁边石壁上刻着‘藏经阁’三个大字。

内部大厅内,摆放着大量的书架、箱子,此刻被翻的乱七八糟、烟尘四起。

“你找到了?”周天音脸色一沉。

“这么说,你们还没开始找?”姜子山眼睛一亮。

这时,姜子山的一众下属也纷纷围了出来,有着十五个之多,一个个拔出刀剑,冷冷的看向王雄一行。

“这么说,你也没有找到?”周天音双眼微眯。

“哼,这里的纸质书籍,摆放了几千年,一碰就碎,我还没来得及一一细找罢了,周天音,你我各得一份藏宝图,各得一份日志,今日又一起到了这里,看来也是缘分啊!”姜子山看着周天音笑道。

“你想说什么?”周天音皱眉道。

“不若,将你的日志取出来,和我的一起印证,我们一起找到那份功法如何?功法,属于你我共有。”姜子山笑道。

周天音眉头微皱:“那篇功法,我用了修行,多给你一份也无妨,不过,你的这些属下,对我们举着刀兵,做什么?”

姜子山笑道:“我愿意与你共享此篇功法,并没说要和王雄一起共享啊!”

“嗯?”周天音脸色一沉。

姜子山冷冷的看向王雄:“王雄?呵,那日东方王府口,杀我的下属,杀的好痛快啊!”

“二十二个武宗境?”王雄淡声道。

“还有两个武宗境大圆满!”姜子山喝斥道。

十五下属一个个瞪眼看向王雄,显然都是各自的朋友。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姜子山,你不想乱我王府,岂会损失那群下属?我没有当时追究你的责任,已经是给北方王一个脸面了,你还好意思提?”王雄冷声道。

“哈哈哈,给我父亲脸面?你算什么东西?你说的也没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杀我二十二个心腹,今日,你也给他们陪葬吧!”姜子山面露阴寒道。

“姜子山,你敢!”周天音眼睛一瞪怒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周天音,我留你一命,别不知好歹,别以为你漂亮,我就不敢杀你。”姜子山面露狰狞的看向周天音。

“呲吟!”周天音拔出了长剑。

这一刻,周天音没有丝毫迟疑,挡在了王雄面前,毕竟,王雄的修为有限,姜子山十五个下属,可个个都是武宗境啊。

“周天音,我劝你最好乖乖听我话,那王雄已经和你解除婚约了,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别平白丢了性命,你是武宗境巅峰,修为奇特,威力奇大,但,本公子前不久也已经突破到了武圣,你不是我对手的,至于王雄?气海境吧?的确,他灵魂之力强大一些,可以出其不意的伤人灵魂,但,那又如何?我这十五个下属,可都是武宗境,只要离他远点,小心一点,他根本逃不掉的。今天,我就是这里主宰,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姜子山眼睛一瞪冷喝道。

“要想伤害王雄,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周天音面露战意,双目凶光四射。

“哼,给脸不要脸!”姜子山眼睛一瞪,即将下令出手。

可王雄却忽然拉住周天音的肩膀。

“姜子山?呵,我那日说了,这里不是你北方王府,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王雄淡淡道。

“哦?哈哈哈,的确,那日你借势的本领是不错,可,这里也不是你东方王府,在绝对实力面前,你的任何花言巧语都没用的,王雄,你还想挣扎吗?迟了!”姜子山冷笑道。

“绝对实力?就凭你们这群废物,也叫绝对实力?”王雄露出不屑道。

“废物?哈哈,你说的是你自己吧?”姜子山冷笑道。

“呵,看你到现在都自我感觉良好,难道,你进地宫的这段时间,就没遇到过什么?”王雄沉声道。

“遇到什么?一座空坟罢了,噢,你说那日志?日志上说一个圣地的人都死在里面?我看那就是笑话,我怎么没看到什么东西?”姜子山不屑道。

“哦?”王雄眉头一挑,露出惊讶之色。

周天音也露出惊奇之色。

姜子山话中意思,连蝙蝠都没有见到,不,一路行来,连蝙蝠尸体都没看到过。

要知道,王雄一行前往此处,可是一路杀死多少蝙蝠的啊,可,姜子山没有看见?

王雄、周天音心中瞬间咯噔一下,现在已经确定了,除了蝙蝠、僵尸,这地宫中肯定还有别的怪物。

“王雄,别指望拖延时间,没人来救你!”姜子山冷笑道。

冷笑之中,一众下属顿时举着刀剑,渐渐将二人围了起来。

“呵,救我?我看是你们不知死活了。你们不相信?也罢,我让你们见识一下!”王雄脸色一冷道。

见识一下?

姜子山露出疑惑之色,周天音却是眉头一挑:“王雄,你不会……!”

却看到王雄翻手一招。

“嘭!”

四具血肉模糊的一人高尸体顿时丢落在了地上。

鲜血四溅,看的姜子山等人脸色一沉:“这什么东西?这么臭?”

摆放了近两天,蝙蝠将的尸体腥臭味更大了。血腥之气快速扩散四方。一时间,海滩上腥臭难闻。众人纷纷捂住鼻子。

“公子,是蝙蝠?好大的蝙蝠!”一众下属惊讶道。

“姜子山,你再不走,待会就走不掉了!”王雄冷声道。

“哼,凭借这群蝙蝠尸体,就想骗我?王雄,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上,给我将王雄拿下!死活不论!”姜子山眼睛一瞪道。

“是!”一众下属顿时提着刀剑上前。

“我看谁敢!”周天音眼睛一瞪的挡在了王雄面前。

“周天音,那废物不值得你救的,你就躲开吧!”姜子山冷声道。

冷声之中,手中长剑一挥动,瞬间向着周天音斩来。

“叮!”

二人剑锋瞬间相撞而起,姜子山终究达到了武圣,就算剑法没有周天音犀利,但,威力巨大,也让伤势刚愈的周天音僵持艰难。

十五下属提剑斩向王雄,王雄手中长鞭一挥,顿时一道鞭影如灵蛇一般射出。

气海境第七重,王雄的鞭法威力也增强了无数。昔日气海境第一重就能以鞭法压制武宗境的巨阙,如今气海境第七重难道会任凭宰割?

“啪啪啪啪!”

长鞭舞出,瞬间抽到一众强者的要害,众人顿时一阵惊怒和惨叫。

“杀了他!”众武宗境吼叫道。

“姜子山,看来,上次给你的教训,真的不够!”王雄面露狰狞道。

于此同时。在地宫隧道中,无数蝙蝠忽然一阵躁动。

“叽叽叽叽叽叽!”蝙蝠们嗅到了蝙蝠将的血腥尸臭,顿时焦怒的直冲而来。

于此同时,岩浆海的另一处海岸,一众蝙蝠也纷纷躁动起来,那蝙蝠王的巢穴之处,一个又一个蝙蝠将飞了出来,个个面露狰狞,无比愤怒。

数十个蝙蝠将出来后,所有蝙蝠忽然诡异的一静。

“啪!”一声翅膀扇动的声音传来,平地产生一股巨大的旋风,却是一只三人高的蝙蝠王,飞了出来。

轻轻一嗅空气中的血腥尸臭。

“吼!”蝙蝠王愤怒的一声咆哮。

没有走隧道,而是翅膀一拍,带着大批的蝙蝠将,飞上岩浆海,向着岩浆海不远处的另一处海岸呼啸而去。

没了僵尸们的气息,那一处海岸也不再是禁地,越来越多的蝙蝠狂啸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