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旨到~~~~~~。东方王府,王雄接旨~~~~~~~~!”

一声尖锐的声音传来,王府之中,王雄、王忠全尽皆眉头一挑。

“人皇的圣旨?”王忠全露出一丝担心之色。

王雄却是双眼微眯,因为那声音中是说‘东方王府,王雄接旨’,而不是‘东方王,王雄接旨’,一字之差,却是天翻地覆,代表着人皇承不承认自己这个东方王。

冷冷一笑,王雄站起身来:“今天还真是,不善来者不成单啊!”

说话间,王雄踏步走出大厅,王忠全紧随其后。

待王雄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王家一众宗老、子弟已经患得患失的在门口等候之中了。

来了一队人马,一群将士护送着一个传旨太监,所有人都已经下马,此刻,将士恭立,那传旨太监却趾高气扬的举着一封卷轴圣旨。

“王爷!”王雄出来时,一众王家子弟顿时恭敬道。

王雄踏步而出,冷冷的看向面前传旨太监。

“尔等放肆,见到圣旨,如朕君临,还不下跪!”太监趾高气扬的喝骂道。

甚至,面对王雄,居然一点也没有收敛。

一众王家子弟脸色一变,若不是王雄在此,所有人都已经吓跪了,毕竟,圣旨代表着人皇亲临啊。只是王雄没有下跪,一众王家子弟并不敢逾越罢了。

“哪来的小太监,敢在本王面前放肆!”王雄眼睛一冷道。

传旨太监眼睛一瞪道:“东方王府,王雄接旨,你是王雄?见旨如见君,还不下跪接旨?”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叫王爷下跪?”王忠全眼睛一瞪道。

“大胆!”传旨太监眼睛一瞪。

“呵,大胆的是你,到东方王府门口,言语侮辱东方王,我等现在将你就地斩杀,人皇也只会怪你无礼!”王忠全眼中一冷道。

“你!”传旨太监顿时吓了一跳。

“放肆!”传旨太监身后,一众将士顿时恼怒的拔出长剑。

“尔等也想要冲撞藩王吗?就凭你们现在举动,就有欺君之罪,按大秦律,当夷族!”王忠全眼睛一瞪道。

王忠全语气中尽是杀气,众将士脸色一变。

“欺君之罪?欺哪门子君?你们想要谋反吗?”传旨太监惊怒道。

“谋反的是你们,在大秦,人皇是君,但,人皇也曾言过,在藩地,藩王也是君,尔等放肆,口出逆君之言,不该杀?”王忠全瞪眼喝道。

“哼,人皇还没有定他藩王名分!”传旨太监争辩道。

“真神已传命天下,真神之令,代表天命。你敢说,人皇不承认真神之命?你敢说人皇不承认天命?你还敢说王爷不是君?”王忠全眼睛一瞪道。

“我,我……!”传旨太监顿时脸色一变。

自然,传旨太监不敢说这些话,真神代表天命,人皇都供奉真神,自己敢说真神坏话?

“人皇有什么话?”王雄淡淡道。

听到王雄询问,传旨太监顿时暗舒口气。这一刻,再也不敢要王雄下跪了。赶快传旨吧。

一展圣旨,传旨太监马上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人皇诏曰,兹有御使大夫上奏,东方王府,王雄,胆大妄为,恶杀朝廷命官、皇孙赢胜,乱大秦律法,斩大秦皇威,动摇国本,等罪乱国。奏请缉拿王雄,以刑其罪。百官闻风附议。然,东方王府镇守大秦之东,为大秦人国国之柱石,功在社稷,朕准许东方王府,王雄,自辩其罪于朝堂之上,令王雄,九月初九,神都朝堂自辩清白。钦此!”传旨太监高声朗读之中。

王雄、王忠全尽皆脸色一沉。

神墓山的事情,终究还是爆发了。那嬴胜之死,还是成了一个祸根。

圣旨中,人皇描述的很清晰,御使大夫上奏,百官闻风附议!很明显,此事已经不是小事,而是在朝堂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人皇让王雄前往神都,自辩清白?

“王雄接旨!”传旨太监送到近前。

“嗯!”王雄点点头,接过圣旨。

“诸位一路奔波,跟我来歇息吧!”王忠全这时却是和善,邀请道。

“呵,不必了,我们还要早日回去复命!”传旨太监讪笑了一下,根本不愿停留。

圣旨中,是找王雄麻烦的,刚才自己又得罪了王雄,留下来那不是自找没趣吗?传旨太监调头,带着一众将士快速离去了。

“王爷,这份圣旨,来者不善啊,四皇子看来说动了赢氏宗府,又鼓动了文武百官,更让御使大夫领头,这是一场针对王爷的阴谋啊,王爷不能去神都啊!”王忠全担心道。

“呵,本王为什么不能去神都?”王雄双眼一眯道。

“啊?”

“本来,本王也要去神都一趟,父王的九品天眼,是时候要回来了,其次,一场政治斗争而已,本王还是接得住的!”王雄冷冷道。

“可是…………!”王忠全担心道。

“没什么可是的,等过几天,将庞太尉从镇东城逼走,东方王府迁徙城中,本王就前往神都,哦,不,七月十五的时候,本王还要露过百草堂!等去过百草堂,本王直接前往神都,见见那个五王争皇的时候,能够力压父王的人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王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道。

王忠全依旧担心,但,王雄态度坚决,自己也不好反驳什么,况且,如今的王雄与以前早已不同,王忠全也无比放心了。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在镇东城百姓期待的目光下,庞太尉的百万大军,陆陆续续的退出了镇东城,向着东方封地的另一个城池‘东心城’缓缓撤离而去。

城中庞太尉的心腹官员,也尽皆被庞太尉带走了,毕竟,留下来也没有意义,庞太尉看的很清楚,镇东城自己是控制不住了,这些心腹留下,只会被王雄慢慢迫害,还不如全部带走。

城主府中,家仆将一切行礼都打包好了。

庞太尉站在城主府的大殿口,旁边站着一众心腹,看着忙碌离开的家仆,庞太尉长长一叹。

自己辛劳几年所得,居然被王雄生生的夺回了一城。

庞太尉心中难受,同样也无比怨恨。因为庞太尉也有自己的野心。

四皇子想要杀王雄,然后争夺八王之一的名分,庞太尉自己岂能没有?

上一任太尉,就被封王了,庞太尉自然也有这个心思,只要王雄死,自己就有机会,自己还慢慢掌握了东方封地,或许,到时自己就能立刻取而代之。

“朽木不死啊!”庞太尉脸色阴沉。

“大人,所有一切都准备就绪了,王天策已经派人来催促,问什么时候能让出府邸,他们的人要进来!”一个官员脸色难看道。

“哼!”庞太尉一声冷哼。

王雄回来之前,就连王天策都被自己拿捏住了,可如今,一个王天策居然也敢来咄咄逼人?

“走!”庞太尉只能郁闷的一声冷哼。

庞太尉带头,其他人也只能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的马车队伍,将庞太尉的一切行礼都装载起来,缓缓离开城主府。

“恭送庞太尉!”大门之外,王天策带着无数官员、百姓一声高喝。

“哈哈哈哈哈!”百姓、官员顿时一片兴奋的大笑。

庞太尉坐在马车之中,忍着那股怒气,并未掀开马车帘子。

“好了,庞太尉已经离开城主府了,现在,所有人动起来,先将城主府上那‘太尉府’牌匾拆了,换成‘东方王府’牌匾!”王天策一声高喝。

“是!”一众王家子弟顿时大笑的快速做了起来。

马车队伍还没走远,太尉府的牌匾就拆了,换成了东方王府,一种改天换日的感觉涌入所有人心中。

百姓兴奋,因为马上就恢复王洪那时赋税了,而且这低赋税还会用来建设城池,增加百姓福利。

官员兴奋,因为庞太尉走了,自己很快就要填补庞太尉心腹的官职,自己的权利要增加了。

守卫军兴奋,因为这一刻,终于不用憋屈的看太尉带来军队脸色了,自己从二等兵也变成一等兵了。

整个镇东城都沉浸在一股喜气洋洋的气氛之中。

只有庞太尉的队伍,离开的时候,略显萧索。

马车之中,庞太尉更是憋着一股气,一直强行忍耐之中。直到出城之后,再也憋不住了。

“噗!”

怒气攻心下,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四周气氛阴冷,谁也不敢上前安慰。

直到马车队伍彻底离开了镇东城,看不见镇东城进入山林之际,才有人敢上前来。

“启禀太尉,前方有一男子拦路!不愿以面示人,只送来一块令牌,请太尉过目!”一个小将恭敬的将一块令牌递到马车之上。

自有丫鬟将令牌递到庞太尉手中。

令牌非常简朴,一正一反自有两个字‘四’、‘东’!

“四皇子的大儿子,嬴东?”庞太尉双眼一眯。

“停车,所有人就地休息!”庞太尉沉声道。

“是!”

“停车!”“全军休息!”………………

庞太尉的命令瞬间传达四方。大部队瞬间停了下来。

庞太尉也亲自出了马车。

远处,一个男子戴着斗笠,等候之中。庞太尉交代了一番众人不要跟着,就与那斗笠男子前往不远处一座山峰之上。

“庞太尉,此次离开镇东城,似不太情愿啊?”嬴东露出一丝冷笑道。

嬴东,就是铁面先生。在赤练圣地,以铁面先生示人。在大秦,自然以本来面目见人了。

确认了嬴东,庞太尉也是一声冷笑:“嬴东,你也不用取笑本官,我想,你也不好过吧?听说你弟弟嬴胜在神墓山被王雄杀了?人皇下令,王雄前往神都自辩清白呢!”

嬴东双眼一眯:“彼此彼此吧!”

“你来找我干什么?还不愿露面?鬼鬼祟祟,没有好事吧!”庞太尉沉声道。

“还是太尉了解我,呵呵,此次不露面,就是怕麻烦,此来,是向庞太尉借兵的!”嬴东笑道。

“借兵?本官为何要借兵给你?给本官一个理由!”庞太尉冷笑道。

“为太尉解决心头大患,算不算理由?”嬴东郑重道。

“哦?”庞太尉双眼一眯,好似猜到了什么。

“此次,我来的隐秘。但,我弟弟的仇,不可不报,人皇传旨王雄去神都,他若不去,就是抗旨不尊,到时,四方王都不会为他求情。他想保住王位,必定前往神都,而在去神都路上,若是遇到不测……!”嬴东沉声道。

“王雄去神都的路上,你要狙杀王雄?”庞太尉眼中一瞪,惊讶道。

“你不敢对他动手,不代表我不敢!”嬴东冷笑道。

庞太尉眼中瞬间阴晴不定。

“庞太尉,听闻你手中有一支秘密队伍,叫着战神营?营中一百零八个猛将,都是武宗境高手,可对?这支战神营,从未露面过,是你从各大军营精挑细选的精英中的精英?”嬴东笑道。

庞太尉眯眼看向嬴东。

嬴东也耐心等着庞太尉。因为嬴东料定庞太尉会心动的。

杀王雄?庞太尉自然会心动。当初骗王雄去神墓山,就是想要王雄死。后来利用庞红粉这个棋子。甚至看着赤练军灭东方王府,都是这个打算,可那王雄命太大了。

嬴东要杀王雄?

庞太尉相信,因为王雄杀了嬴胜。有此理由足够了。

可是,要动用自己的‘战神营’?那可是自己精挑细选的精英啊。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不!那王雄如今命大的很,根本不存在大材小用。

“我可以借你‘战神营’,但,有个条件!”庞太尉沉声道。

“哦?”

“不许在东方封地动手!”庞太尉沉声道。

一旦在东方封地动手,到时一切嫌疑都会指向自己,只要出了东方封地,自己嫌疑就会少很多,庞太尉自然要有所准备。

“可以!”嬴东点了点头。

“对了,在给你提供个消息!”庞太尉笑道。

“哦?”

“刚刚得到消息,参三尺在七月十五,在百草堂要开个‘圣元大会’。而请柬已经送到王雄手中了,王雄已经决定前往,你要是设埋伏绝杀,可以在百草堂!那里可不在东方封地,而且是王雄必经之路!”庞太尉笑道。

“哦?你这消息哪来的?”嬴东疑惑道。

“你别管哪来的,我只是告诉你,消息绝对可靠,如何利用,看你自己了!”庞太尉郑重道。

“好,我明白了,你将战神营点给我,我马上启程!”嬴东沉声道。

庞太尉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庞太尉目送嬴东带着一百零八个衣着普通的战神营将士进入山林之中,扭头看了眼镇东城方向。

“王雄?呵,这次可怪不得我了!”庞太尉眼中闪过一股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