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王冲向王雄之际,青环郡主已经催动王印,近乎瞬间,一朵千丈乌云就覆盖天空,一道细缝之中,一道雷电瞬间射向丧尸王!

雷电射下的瞬间,只有一臂之粗,可落下之际,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嗡、嗡、嗡!”

就看到那一臂之粗的雷电瞬间变成的水桶粗细,下一刻,瞬间膨胀到水缸粗细,甚至更粗。

“不~~~~~~~~~~~~~~~~!”

丧尸王惊恐的一声惊叫,顿时天雷轰然将丧尸王淹没了。

“轰~~~~~~~~~~~~!”

雷电淹没丧尸王,瞬间形成一片火海从丧尸王体表炸射四方,四方大地瞬间一片焦黑。

丧尸王的扑杀停了下来。

丧尸王还没死,只是身上略微的焦黑罢了,此刻,丧尸王已经没有心思对付王雄了。

因为,这一道天雷,似乎帮丧尸王通知了上天,通知了天道法则,将丧尸王的天劫引来了。

乌云中闭合的眼睛消失了,但,乌云没有散去,而是,越来越大。

千丈大小,万丈大小,紧接着,百草山全部被遮盖了起来,紧接着,整个百草城都被遮盖了起来。

刚才还阳光普照,转眼间,天昏地暗,漆黑一片。

一股末日降临的天威随着这滚滚翻腾的乌云压迫而下。

这一刻,城中所有幸存者都是心神巨颤。惊骇的看着天空。

“怎、怎么回事?”

“天劫?武圣渡劫成仙的天劫?青环的天雷引来的天劫?我怎么没想到?”殷冲虚惊讶道。

“不是天劫,我见过天劫,没有这么恐怖,没有这么庞大,这是什么?”巳心圣子瞪眼看着天空。

乌云遮天,天威压迫,所有幸存者都有种无法喘息的感觉。

无数丧尸,却是无比惊慌,无比躁动,躁动之际,一些丧尸更是对天狂吼。

“罪孽?是罪孽,罪孽越大,天劫威力越大,丧尸王操纵所有丧尸,所有丧尸的罪孽都加在了丧尸王身上,他完蛋了?”殷冲虚眼睛一亮。

所有人目光看向山顶。更看向天空。

天空之上,那丧尸王的正上方,守城结界居然出现了一道裂口,先前的一道雷电,将百草城大阵破开一道口子了?

“吼~~~~~~~~~~!”

丧尸王一声大吼。

“吼!”所有丧尸也跟着一声咆哮。

乌云之中,轰鸣四起,就看到漆黑的乌云忽然一转动,从内部,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轰咔咔咔咔!”

一瞬间,乌云中蓄势的雷电爆发了,这一次的雷电,恐怖的让人心颤。

百万雷电,犹如倾盆大雨一般,爆发而出,似百万狂蛇,个个发出狰狞之色,直冲百草城守城大阵而去。

“轰~~~~~~~~~!”

一声巨响,百草城结界轰然爆炸而开,这一刻,百草城地动山摇,百草城天翻地覆。

百万狂蛇直冲而下,不仅仅丧尸王,百万雷电更冲向无数丧尸。这,这是要将丧尸也全部毁灭的节奏啊。

“不~~~~~~~~~~~~!”

丧尸王一声尖叫。因为,百万雷电大部分是向着百草山而来,因为这里丧尸最多。

“轰~~~~~~~~~~~!”

一瞬间,百万雷电落在百草山上,犹如一片雷海,瞬间将整个百草山淹没了。

山下幸存者一个个心骇惊慌。

刚刚还懊恼的殷冲虚,瞬间张大了嘴巴。

“小尊,这恐怖的雷电海下,青环郡主只怕……!”一个黑鹰苦涩道。

“同归于尽了,王雄害死了青环郡主!”殷冲虚露出一股颓然。

那恐怖的雷电下,谁还觉得王雄能活?

“轰隆隆!”

雷电炸下,并没有立刻散去,而是在百草山流淌起来,整个百草山就好像一个巨大的雷球,不,火球一般,被雷火煅烧之中。

“啊~~~~~~~~~!”

雷火海中,丧尸王痛苦的惨叫之中,百万丧尸更是连惨叫都发不出了。

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不,天劫才刚刚开始一般。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乌云之中,好似有着数不尽的雷电狂蛇,一时间,倾盆而下,奔腾不止。

整个百草城都被雷火焚烧的炙热无比了起来。

城中的丧尸,哪怕躲的再隐秘也没用,雷电瞬间抵达,瞬间将其烧焦。

巳心圣子、殷冲虚等幸存者,谁也不敢露头,深怕露头,被这无尽雷火一股脑灭了一般。只敢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祈祷老天不要关注自己。

百草山上,隐约能看到雷火中的丧尸王在挣扎。

但,王雄一行的踪影彻底没了。被雷火焚烧成渣了?

不!

那危机的一刻,虎狼、仙鹤一起跳入了百草山的山体炉灶。

王雄抱着青环郡主也跳入了其中。

外界,雷火奔腾,恐怖的震动,让百草山地动山摇,好似随时崩塌一般,恐怖的热浪涌入其中,让这山体炉灶都好似一个大火炉一样炙热。

但此刻,众人只能忍着。

山体炉灶之中,进风口关合,只有那出火口还连着外界,谁也堵不住那里,终究有着一丝丝雷火灌入内部之处。

虎狼们只能不断躲避。

虽然偶尔被雷火溅射,痛苦不已,但,总好过外界,外界的丧尸王,可是浸泡在雷火之中的啊。

“天劫如此恐怖吗?一个火星子,就要将我的腿废了,谁还敢渡劫啊!”巨阙惊恐的叫道。

刚才的确只是一个指头大小的火星子,瞬间将巨阙的腿洞穿了。巨阙连反抗都反抗不了。

巨门也好不到哪里,群狼好一些,各自骨头里有神性,血肉被雷火伤到,迅速就能修补,只是疼,无比的疼。

这一刻,谁都必须忍下来。

雷火奔腾,炙烤难耐,更有着一股恐怖的天威压制,让人无法喘气。

不过,最郁闷的却是王雄。

王雄抱着青环郡主落了下来,本来计成了,可下一刻,那落入山体炉灶的一缕雷火,却追着王雄一般。

“怎么回事?这雷电,啊!”王雄一声惨叫。

却是一道雷电击在了王雄的后背之上,王雄后背瞬间一片焦黑,那一瞬间,王雄运转太极阴阳轮,将冲入体内的雷火分解炼化了大半。

要不是有太极阴阳轮,刚才一击就要将王雄洞穿了,可纵然如此,王雄也无比难受。这雷火太霸道了,吸收之际,更伤害自己身体一般。

“还来!”王雄瞪眼惊叫道。

又一道雷电冲向自己,王雄顿时一片茫然,自己是给丧尸王挖坑,怎么到最后,这雷电还劈向自己。

“轰!”

又一道雷电劈在王雄后背之上。

“呜呜呜,王雄,你放开我吧,都怪我,都怪我!”青环郡主也被吓的哭了起来。

“怪你什么?”王雄躲着雷电意外道。

“这雷电,应该是冲着我来的,我爹王印里雷电,听我调令没事,但,我爹说过,要是遇到有人渡劫,让我躲的远远的,雷电会连我一起劈的!”青环郡主哭诉道。

“连你一起劈?为什么?”王雄瞪眼惊讶道。

“我也不知道,我爹说我的命不好,纯阴之身,所以……,呜呜呜,王雄,你不要管我,要不然,你也要被雷劈死的!”青环郡主哭着说道。

“纯阴之躯?难道你是阴年阴月阴时阴刻所生?”王雄瞪眼惊诧道。

“我,我不知道!”青环郡主哭诉道。

“那你娘呢?”王雄追问道。

“娘在我出生的时候,就难产死了,我爹、人皇都没救的了我娘!”青环郡主哭诉道。

瞬间,王雄一激灵,确定了青环郡主的体质,纯阴之身,受天火所忌?难怪天雷要盯着青环郡主。

“王雄,你放开我,不然连你也遭殃的!”青环郡主哭诉道。

深吸口气,王雄到了一个墙角凹槽之处,将青环郡主放在墙角凹槽,王雄却忽然坐在青环郡主面前,将凹槽挡了起来。

“王雄,你干什么?”青环郡主脸色一变。

王雄这是,自己挡在雷电面前,帮自己挡灾?

“轰!”

一道雷电瞬间重击王雄的脑袋,王雄的头发瞬间烧毁大半,王雄身体更是一片焦黑。

“不要,王雄,你不要……!”青环郡主泪水狂涌。

“闭嘴,这雷电虽然只是天劫雷火的边角料,但,绝对不是你能承受的,能瞬间让你毙命,只有我帮你挡下来,你才能活命。别影响我,我能挡下!”王雄冷声道。

“呜呜呜呜!”

青环郡主捂着嘴巴,眼中泪水不断。

“轰!”“噗!”

又是一道雷电劈在王雄身上,王雄一口鲜血喷出。

青环郡主捂着嘴巴坐在王雄身后,眼中泪水直流,神情怔怔的看着这个全身焦黑的背影,这背影在雷火面前,好不狼狈,同样,这背影却深深的印在了青环郡主的心里。或许,一辈子也忘不掉这孱弱的背影了。

“轰!”

雷电一道一道劈在王雄身上,不想被劈死,就拼命吸收。

雷火是暴戾的,但,同样蕴含无比庞大的灵气,被王雄吸收大半,瞬间炼化成真气直冲丹田而去。

剩下的小部分雷火,游走肉躯之处,一面摧残肉身,一面却在淬炼肉身。

“轰、轰、轰!”

王雄肉身一连受了二十道雷电,吸纳的雷火化为真气庞大的要将丹田挤破了。

要是在以往,王雄根本不敢再吸收了,因为,肉身强度不够,真气太过膨胀,甚至会撕开丹田,一身修为功亏一篑,走火入魔。

此刻肉身虽然重创,却被雷火淬炼了无数,加上此刻天威的压力,王雄想要拼一把。

又是一道雷电劈在王雄身上。

“喝!”

王雄全力催动太极阴阳图,压缩真气。同时虎魂调节全身,控制着力量的凝聚。

“轰!”

王雄丹田陡然一声巨响。

巨响之下,所有真气猛地一敛,在丹田的中心,出现了一个紫色小液滴。小液滴浮在那真龙虚影的上方。缓缓旋转,四周真气,环绕其旋转。

“嘭!”

王雄体表也瞬间鼓荡出一股气流。

“十二万九千六百缕真气,凝聚成一滴一元之数的液体,这是真元?一滴真元,我这是突破了?武宗境第一重?”王雄眼睛一亮,露出惊喜道。

也就这这一刻,外界的雷声也停了下来,外面的天劫结束了。

真元缓缓旋转,调动体内真气进入肉身,滋养修复着肉身。

“先生,你没事吧?”不远处巨门惊骇道。

刚才王雄抵抗天雷,所有人都看到了,可众人都在躲避雷电,根本无法上前,此刻,王雄全身漆黑,虎狼们都露出担心之色。

“我没事!”王雄长嘘口气。

武宗境第一重,虽然肉身还是无比疼痛,但,修为突破,或许也算聊以慰藉吧。

王雄扭头看向青环郡主。

或许刚才的雷电太过霸道,即便大部分被王雄吸收了,还是有一小部分电击了青环郡主,青环郡主被震的昏迷了。

“呵,小丫头,没事就好!”王雄微微一笑。

“王爷,外面丧尸王死了吗?”余烬担心道。

“丧尸王?对,丧尸王,快,我们快出去!”王雄顿时露出一股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