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神都!

城门口乱作一团,王雄扣押海运使一众官员,城中出来捕快想要上前,但,看到王雄的气焰却是一怔,再一看四周的城门守卫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顿时心中一个咯噔。

那可是皇孙啊,那可是御史大夫之子啊,你们视而不见看他们被欺负?

难道这虎背上的人地位更高?

捕快首领脑子一转,看了看四周虎狼顿时一激灵,知道眼前之人是谁了。

那个连皇孙都敢杀的东方王?

自己为了讨好嬴东、张大人,来与东方王对着干?开什么玩笑。神仙打架,我来什么劲?

前面的捕快还想与王雄冲撞,捕快统领却是顿时喝道:“住手!”

“啊?大人,为什么?”一众捕快不解道。

“城中还有案子没破,不需要办案了?拿着朝廷的俸禄,不思为君分忧,想干什么?撤~~~!”捕快首领叫道。

一众捕快:“………………!”

四周百姓:“………………!”

王雄:“………………!”

一群捕快来得快,走的也快,搞得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王雄却是露出一丝满意之色,名!的确非常重要!名正则言顺!只要自己是藩王的一天,这群人就不敢当面冒犯。

而当面冒犯的,只有蠢货,比如,这海运使,张大人。

一阵轰鸣的战斗之后,巨门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海运使张大人抓到了面前。

一旁的嬴东,虽然面露愤然,却没有动手。

嬴东的‘愤然’是假装的,因为嬴东接触过王雄不少次,对王雄还是有些了解的,此刻愤然,只是给张大人做个样子而已。嬴东另有目的。

“王雄,你别猖狂,这张大人是御史大夫之子,你要是敢动他,谁也保不了你!还不快放了张大人!”嬴东瞪眼喝道。

这是做给张大人看的,是为了让其觉得还有依仗,是为了让张大人继续激怒王雄。

“我的肋骨都断了,还不放开我?东方王了不起?你还没得到大秦承认,而且,你杀死皇孙,罪大恶极,谁也救不了你,你再猖狂,必死无葬身之地!”张大人在嬴东壮胆下,对王雄喝斥道。

王雄冷冷的看了眼张大人,又看了眼不远处的嬴东。瞬间猜到了什么。

“御史大夫之子?如此父荫,居然都还是这不入流的小官?呵呵,果然是蠢得可以!也罢,与你这种蠢货置气,也只会跌了本王的面子。”王雄不屑的一声冷笑。

“你说什么?”张大人瞪眼道。

“全部丢入海中!”王雄冷冷道。

“是!”巨门应声道。

“嘭!”

一掌打散张大人浑身真气,猛地一掷,骤然间飞向大海。

“我不会游泳,啊!”那张大人惊慌的大叫道。

“嘭、嘭、嘭!”

巨门接连出手,一众负责官船的官员,尽皆被打飞了出去,加上巨门挥出的一些气流,顿时飞向海中央。

“啊!啊!啊!…………!”

一连串的惨叫声下。

“噗通、噗通、噗通!………………!”

海运使一众官员,全部跌落大海之中,分外狼狈。

“哗!”四周百姓顿时一片哗然,没想到王雄如此放肆。

神都海的海运署,今日可是丢了大丑了。

此刻的嬴东表情依旧气愤,但,神色之中,似乎有着一缕惋惜。

“嬴东,你就这点手段吗?”王雄冷笑道。

海运使和嬴东刚才联袂前来,王雄就猜到了大概,这一切,或许就是嬴东的一个阴谋罢了。

“你说什么?”嬴东冷冷的说道。

“本王没有杀海运使,让你失望了!”王雄冷笑道。

“啊?”四周百姓一怔茫然,王雄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失望了?王雄,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敢侮辱大秦命官,你这是在找死!”嬴东顿时喝斥道。喝斥之际,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慌张。

“你说错了,本王这不是侮辱,本王这是在管教。见人皇之前,你最好安生一点,享受这最后的一段安稳日子吧!”王雄冷冷的说道。

“你敢威胁我?”嬴东瞪眼看向王雄。

王雄目露冷光的看了眼嬴东,继而就不再理会:“走,我们入城!”

“是!”巨门一行应声道。

王雄部队缓缓向着城门而去,根本不再理会嬴东,好似这嬴东,根本不值得花太大心思一般。

“王雄!”嬴东面露狰狞之色。

王雄队伍走到城门口。

这时,一众城卫却没有像百草城那般为难王雄,毕竟,他是东方王,小小城卫难王爵?没有上面命令,谁也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

毕竟,刚才的海运使被扔海里去了,自己可不想步他们后尘。而且,对面海岸还有一具尸体,加上王雄敢杀皇孙的恶名,没人愿意触王雄眉头。

王雄一堆人缓缓跨入城门。

城外百姓见证了一切,一个个眼中闪过一股惊奇。

“虽然这王雄恶名在外,但,这股气度却是不凡!”

“是啊,不亏是东方王之子,这股傲气,就连嬴东这皇孙都不如!”

……………………

………………

……

百姓神色一阵复杂。

而人群之中,姜子山脸色阴沉,一阵郁闷。

“那巨门,如今已经武圣了?还有这群野狼也是,修为都增加了不少?这王雄,还真是好运气!”姜子山不忿道。

另一边的周池,却是兴奋不已:“不愧是我姐夫,哈哈哈!”

周池带着几个家仆,兴奋的追着王雄进入城中了。

“快救张大人!”

“船夫,快去那边,救张大人!”

“张大人不会游泳,快去!”

……………………

…………

……

王雄入城之际,码头上的人们才敢动,一艘艘官船快速去海里救一众官员。没多久,喝了大量海水的官员才被救上岸。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王雄,今日之辱,来日必百倍还之!”张大人吐了几口水气愤道。

“师弟,你没事吧?”嬴东顿时上前慰问。

嬴东眼中闪过一股可惜,刚才要是能激怒张大人顶撞王雄,再被王雄杀了该多好。他可是御史大夫的儿子。

御史大夫先前虽然有心帮自己,但,还没到孤注一掷的地步,要是儿子也被王雄杀了,御史大夫肯定会失去理智的。可惜,可惜!

“我没事,只是,师兄,这次没能帮师弟报仇,还被……!”张大人苦笑道。

“不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要怪就怪王雄,太猖狂了,你可是御史大夫之子,御史大夫的地位,比之王洪也差不了多少,那王雄也只是王洪之子,算得了什么?在神都,居然还将你丢下海,今日过后,或许城中都会传……!”嬴东一旁叹息道。

嬴东的话虽然简单,但,却提供了两个重要信息,其一,那王雄地位和你一样。其二,王雄让你丢脸,以后全城都会笑话你了。

张大人顿时脸上涨红:“王雄,王雄,我不会让他好过了,我爹,我一定要求我爹给他好看!”

张大人恼怒非常,一旁嬴东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有张大人去请御史大夫对付王雄,就一切顺当多了,当然,要是张大人刚才被王雄杀了,就更好了。

美中不足,但足够嬴东计谋得逞了。

张大人也没有陪嬴东多说,快速上岸,入城回府去换衣服了。

嬴东看着张大人回府,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轻笑。

这一刻,赤练使团的船靠岸了。

一众大秦官员陪同,左百峰一行不断下船。

嬴东看了眼那边,左百峰等人也看来。不过,并没有认出嬴东是铁面先生。

嬴东是铁面先生的身份,在赤练圣地也只是了了几人知道而已。

嬴东也没有上前,只是看着那边左百峰恭敬的等着马车。

“咳咳咳!”马车里传来一阵阵咳嗽之声。

“吕先生?他居然来了大秦?”嬴东顿时露出惊诧之色。

吕先生的身份,在赤练圣地可没多少人知晓,而嬴东恰巧知道,更明白赤练圣主对吕先生的尊重,如此之人,居然来了神都,他们要来干什么?

嬴东心中震撼,但,没有当着众人的面上前拜见。而是悄悄回城,准备等赤练使团安顿好了再来拜访。

“先生,我刚才看到嬴东了!”左百峰低声对马车里说道。

“咳咳咳,老夫看到了,先入城,他会来找我们的,咳咳!”吕先生咳嗽了一声道。

“是!”左百峰应声道。

-----------

王雄带着天狼营直接入了城中,城门守卫,却没人敢来阻拦,当然,也没人来讨好王雄、没人给王雄解说。

一入城中,顿时看到远处一个内城城墙,内城内,有着大量山峰高耸入云,更有无数宫殿建立在山峰之巅。内城上空,霞光万千,却是大秦人皇居所,皇宫所在。

“好大的气派!”巨阙震撼道。

“巨门,你可知道,我东方王府的行宫在哪?”王雄看向巨门。

巨门微微苦笑:“我不清楚,这神都如此之大,四周山峰无数,我昔日来过,也只是浅逛了一下,这里有东方王府行宫,却没人来接我们,看来那行宫也差不多废了,要不我去问问?”

王雄正要点头。

“姐夫,姐夫,你们慢点,等等我!”身后陡然传来兴奋之声。

“周池?”巨门惊讶道。

却看到周池带着一群仆从,兴奋的追了上来。

PS:凌霄之上,后天上架,兄弟姐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