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小招魂幡,让巳心尸体说话?呵,王雄,这是不可能的!”嬴东带着一丝慌张道。

残魂没有说谎意识,以巳心圣子的地位,若是复述了王雄刚才的话,那就是铁证如山了,不仅嬴胜变成了大秦逆贼,就连自己父子也成了大秦逆贼。一旦尘埃落定,就算皇子、皇孙都没用。

嬴东露出一股慌张,嬴奋更是头皮冒汗。

二人不断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要慌张,他没有小招魂幡,不可能做到的,不可能的。

对面王雄露出一丝冷笑:“让巳心说话而已,有什么不可能的!巨门!开始!”

“是!”巨门应声道。

就看到,巨门快速打开棺材。

“匡!”

尸棺瞬间打开,棺材内顿时冒出一阵阵黑气。

黑气笼罩着中心一具尸体。

正是巳心圣子。

还是那个巳心圣子,巳心圣子眉心、胸口、丹田插着三根封印修为的金针,心口之地,那柄长剑已经拔除,但,心口处的衣服依旧一片暗红,显然,王雄根本没有处理过,那暗红就是血干了的颜色。衣服下的伤口应该依旧吧。

巳心尸体面色一片惨白。不,惨白的脸上,还有着几个尸斑。

王雄保存的还不错,巳心尸身并没有什么太重的尸臭。

看到巳心的尸体,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

“果然是巳心!”嬴东头皮一阵发麻。

巳心是自己亲手杀死的,嬴东可是等到他咽气了才走的,自然肯定这是巳心尸体了。

嬴东露出一股焦急之色。

一旁左百峰脸色一沉上前:“这是我赤练圣子,你不能……!”

“巨门!盯住左百峰,他再叫一句,再往前一步,杀!”王雄一声冷喝。

“是!”巨门眼睛一瞪喝声道。

左百峰脸色一阵难看。却不敢再插口了。

“嬴东,你可要确认一下,这是否是巳心圣子?”王雄盯着嬴东问道。

“不,不用了,巳心尸体罢了,我是见过的,可,你要是不能招魂……!”嬴东捏着拳头盯着王雄。

“啪!”

王雄轻轻一拍棺材。

“轰隆隆!”

棺材内顿时传来一声声爆破之声,继而,一阵阵黑气从棺材里冒出。

黑气环绕巳心尸体,好似有着某种极为阴森的力量,涌入巳心尸体内一般。

“你这是在做什么?”嬴东叫道。

“呵呵,本王说了,让死人开口而已,未必要你的小招魂幡,本王自有办法,不过,本王的方法,可不会告诉你等!”王雄冷笑道。

“装神弄鬼!”嬴东一脸不信的样子,但,内心之中还是极为忐忑的。

“咚、咚、咚、咚……………………!”

就看到,棺材忽然颤动了起来,棺材之内,巳心圣子的尸体也好似颤动了起来。这一颤动,顿时让嬴奋父子紧张了起来。

不会是真的吧?难道王雄不用小招魂幡也能招魂?这,这不可能。

父子二人尽皆露出紧张之色。

“魂归来兮~~~~~~~!”王雄学着也是一声大喝。

“轰!”

棺材内顿时一声巨大的闷响,那颤动的棺材忽然一顿,不再抖动了。

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盯着棺材之内,那不再颤抖的巳心。

就在此刻,那巳心陡然双目一开。

“嗡!”

双目睁开的一瞬间,不远处的嬴东顿时一个踉跄,倒退的差点跌倒。

“这,这,死人睁开眼睛了,这不会变成僵尸吧?”

“真的醒了?真的假的?”

“这比嬴胜的还诡异,嬴胜的是残魂离体,他这是尸体睁眼?”

“肯定有所不同啊,嬴胜是用小招魂幡招魂的,王雄的手法又不同!”

……………………

………………

……

大殿之中,顿时一阵低语,所有人都惊诧的看向那棺材内的尸体。

睁眼了?

这王雄也能让死人睁眼?可,怎么做到的呢?就一些看不懂的黑气,王雄怎么做的?

嬴奋也是咽了咽口水,头皮一阵发麻。

“巳心,眼前这两人,你可认识?”王雄开口笑道。

“嬴东?我的好表弟,我不停帮你,你居然杀我,你居然杀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巳心陡然面露狰狞,发出狰狞的吼叫之声。

一声大吼,似乎带着一股来自地狱的怨气,直冲嬴东而去。

“哗啦!”

嬴东再度一退,手中一推,差点将嬴胜棺材掀翻在地了。

大殿之中,嬴氏宗亲、文武百官尽皆瞪大眼睛,青环郡主更是害怕的往苏定方身后靠了靠。

苏定方脸色严肃,双眼微眯的盯着巳心圣子,因为,当初苏定方也是确定巳心圣子死了的,既然死了,难道这真的是招魂成功了?

招魂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容易了?

苏定方露出一股不解,扭头看向人皇。

而人皇坐于龙椅之上,居然依旧平静,指头依旧轻轻敲击扶手,没有任何要插口的意思。

不远处的张正道也是咽了咽口水。

招魂嬴胜,已经让张正道感觉今日审判脱离自己掌控了,如今,连巳心圣子的魂也招来了,这审判,自己该如何进行下去?

“嬴东,我的表弟,我那么帮你,你却杀我,我要你死,我要你死!”巳心圣子的怨念不停的咆哮之中。

嬴东此刻,方寸大乱。先前的心绪被王雄打乱之后,这一刻看到巳心圣子的数落,居然无法生出反击的念头。满脑子都是‘暴露了’、‘完蛋了’!

“他是谁?”王雄指向嬴奋。

“姑父!”巳心圣子开口道。

巳心圣子一开口,嬴奋也是浑身一激灵,面露惊恐之色。

“嬴奋是你姑父,嬴东是你表弟,那嬴东、嬴胜昔日可在你赤练圣地对付过大秦,他们用的是什么身份?”王雄再度开口道。

“铁面先生,黑面将军!”巳心圣子带着一股怨念再度叫道。

“哗!”

大殿之中,瞬间一片哗然。

是真的,王雄的故事是真的?嬴东、嬴胜真的出卖了大秦?是大秦逆贼?而嬴奋昔日娶的那女子,居然是赤练圣主的妹妹?

如此一来……!

所有大臣都是忽然一阵沉默。

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点,自己不能再顺着嬴奋父子的话说了。

他们虽然是皇子、皇孙,但,涉及到谋逆大罪,就是人皇再看重的儿孙都没用。

所有大臣都不敢插口,有些惊讶的看向王雄。

居然被他反败为胜了?这王雄,怎会如此难缠?

“嬴奋、嬴东,还要本王再确认吗?”王雄冷笑道。

嬴奋、嬴东尽皆露出惶恐之色,因为,这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了自己逆贼的身份,就算皇子、皇孙也没用了。

二人扭头看向人皇,却看到人皇依旧平静。好似对这对儿孙的生死,已经不在乎了一般。

“不,不,不!”二人惶恐不已。

“御史大夫,张大人,如今,本王已经证明了嬴胜就是大秦逆贼,那大秦逆贼行刺本王,行刺青环郡主,本王将其就地格杀,不知是否有罪?张大人,能否兑现你刚才的承诺,为本王正名?”王雄看向张正道。

张正道眼皮一阵狂跳。

看着巳心圣子的尸体,张正道已经找不到驳斥王雄的理由了,这一刻,张正道看向王雄,已经不再是厌恶,而是一种警惕。

这王雄,可不是省油的灯,他是如此的厉害。

有如此底牌,王雄居然没有一早拿出来,而是层层剥茧,将自己、嬴奋、嬴东的所有理由都一一驳斥,让自己无力再反抗。

这是压倒性的胜利,也是真正的铁证如山。铁证到让你任何反驳的念头都显得无比绝望。

这王雄,好可怕!

张正道深吸口气,正要开口。

“不,假的,这是假的,是王雄指使巳心残魂说话的,都是假的!”嬴东骤然暴起叫道。

嬴东一开口,嬴奋顿时跟着:“对,对,都是谎言,王雄,是你,是你对不对?你故意让巳心的尸体乱说的,你要诬蔑我们父子!”

“御史大夫,他,他故意用一具尸体诬蔑本宫!”嬴奋急切的叫道。

嬴东也拼命的抵赖之中,毕竟这一刻,想要洗脱罪名,只有抵赖了,抵赖一切都是谎言。

“呵,巳心残魂,是在按照本王要求说谎?那嬴胜残魂,是不是也在说谎呢?”王雄反讥道。

是啊,如今证据对你不利,你就说尸体说谎。那你刚才用尸体证明的时候,怎么不说尸体说谎?

瞬间,嬴奋父子脸色难看了起来。嘴唇哆嗦之中,不停的念着:“说谎,巳心尸体说谎,都是你王雄骗子,你想诬蔑我们!”

嬴奋父子胡搅蛮缠的念着,看的文武百官都是一阵沉默,很多人都露出看不起的神情。

就连张正道看着这父子二人,神情也是一阵不齿。

先前,你们说死人不会说谎。如今,证据对自己不利,又说死人说谎了。尼玛,你们父子要闹哪样?人皇怎么有你们俩这样的子孙?

“哈哈哈,说谎?就算说谎吧,那岂不是嬴胜刚才的证词,也是不可信的?”王雄大笑道。

王雄没有咄咄逼人,而是洒脱的大笑,顿时让满殿之人一阵惊讶,没想到王雄有如此气度。

“御史大夫,你是主审,你也看到了,这死人开口,算不算证词,对本王来说,都没有关系。算证词,那本王杀大秦逆贼,有功无罪。不算证词,那嬴胜就不是本王杀的。又有何罪?”王雄大笑的看向张正道。

张正道脸色一阵复杂。

不管死人开口算不算证词,王雄都无碍,因为,他都无罪。而死人开口算不算证词,却牵扯道嬴奋父子三人的定性。

三人毕竟是人皇子孙,有没有罪,还是人皇私下自己来定夺吧。

“罢了,死人终究死了。不足以为活人定罪!”张正道开口道。

张正道一开口,一众嬴氏宗亲暗呼口气,最少,张正道给嬴氏宗亲留了面子,而无数官员也明白,近乎尘埃落定了。

嬴奋父子全身冷汗的长嘘口气。同时看向王雄的目光,一阵心有余悸。

不远处青环郡主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御史大夫,张大人,请为本王正名!”王雄再度上前一步对张正道开口道。

张正道看了一圈整个定央殿。

一场公审大会,基本结束了。

嬴氏宗亲的咄咄逼人消失了,换而个个安静如水。

半数官员的气势汹汹消失了,换而个个沉默是金。

嬴奋父子,好似刚从水中捞上来,一片狼狈。

而自己,先前的信誓旦旦,如今却哑口无言。

王雄一人,舌战定央殿。不但洗脱了罪名,还让所有人无处反击?

龙椅之上,人皇依旧不动如山,让张正道心中好不憋闷。

最终,张正道深深的看了眼王雄:“本官,御史大夫张正道,宣布结果,王雄杀嬴胜,证据不足,无罪!”

PS:这第一更,为人仙‘求龙套吕杨’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