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官,御史大夫张正道,宣布结果,王雄杀嬴胜,证据不足,无罪!”

张正道宣布主审结果的一霎那,整个定央殿中都是一片寂静,但,所有人心中都掀起了滔天巨浪。

王雄一开始的矢口否认,还以为他要抵赖下去,可,所有人没想到,王雄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抵赖,一开始就正面了杀嬴胜的事实。

但,这个事实不能由王雄自己说出来,而是要通过对方的口说出来,所以王雄才一开始矢口否认。

事实说出来了,罪名却无法成立。

王雄做到了!虽然看似只是普通一场辩论,可所有人都看到了王雄的心计,就那如水中捞上来的嬴奋父子,就可见一斑。

明知王雄杀的嬴胜,可,就是无法为王雄定罪。

定不了罪,王雄的反击无懈可击。

强行定罪,只会将自己拖入深渊。一场国审,只能以王雄无罪结束。

大殿之中所有人都一阵沉默,一起看向龙椅上的人皇。

就连王雄,此刻也看向龙椅上的人皇。人皇一直没有插口,但,王雄明白,龙椅上的人皇才是整个定央殿的灵魂。

自己虽然辩过了众人,但,还要人皇认可。

王雄不认为自己的辩论一定会让人皇妥协,毕竟,嬴胜还是他的孙子。所以,王雄依旧神情紧绷,等待人皇的发难,自己好再拿出一个后手。

“请人皇裁决!”张正道也对人皇一礼,宣告自己的国审结束。

所有人都看向人皇。

大殿之中,静悄悄一片,只剩下人皇的指头,轻轻敲击着龙椅扶手,在张正道将最后结果交到人皇手中之际,人皇敲击龙椅的指头才停了下来。

“御史大夫,刚正不阿,既然张大夫已经审出结果,那王雄自然无罪!”人皇淡淡开口道。

很多大臣、嬴氏宗亲猛地一抬头,惊讶的看向人皇,没想到人皇这就给王雄定无罪了?

就连王雄也是微微一怔。有些意外的看向人皇,同时,心中闪过一丝佩服。佩服人皇的气度,果然不愧能力压四王,登顶人皇的人物。

“是!”满朝文武顿时应声喝道。

人皇金口一开,这结果就彻底定性了。君无戏言,至此,再无人敢从嬴胜一事上找王雄麻烦了。

“匡!”

王雄探手一挥,将巳心圣子的棺材盖盖了上去。一切恢复如初。

“人皇公正严明!”王雄微微一礼。

大殿之中,所有人看向王雄,都是一阵复杂。

而嬴奋父子,只能灰溜溜的带着嬴胜棺材退到一边了。

“王雄,你这招魂死人的本领,也甚是不错,但,以后当谨慎使用!莫伤了自己!”人皇淡淡说道。

招魂死人的本领?满朝文武微微一怔,露出惊讶之色,难道人皇也懂得这手段?

满朝文武惊叹,而王雄却是瞳孔一缩。

自己棺材里的,根本不是巳心尸体,而是活着的巳心本人。巳心和自己配合好,演了一场戏罢了,以活人演死人,王雄以为骗过了所有人。

可,人皇的语气让王雄明白,人皇看出来了。只不过,人皇并没有点出来罢了。最后这一句,只是为了敲打自己。

“人皇放心!”王雄凝重的点了点头。

“嗯!”人皇应了一声。

虽然被人皇识破了,但,王雄并没有在意。而是再度开口道:“人皇,本王乃是家父王洪唯一血脉继承人,如今得真神之允,继承家父一切,为东方王。昔日本王已经上了奏章给人皇,却没得到人皇批复,今日,定央殿前,天下之望中,请人皇为本王之东方王正名,且赐还家父之‘九品天眼’。以正天下!”

让人皇承认东方王,赐还九品天眼?

一瞬间,定央殿内的所有人都神色一肃,眼中一凝了起来。

王雄,这是要开始正名了。让他的东方王变的彻底名正言顺。

王雄是要得到人皇的承认,得到大秦的承认。

东方王若是得不到大秦承认,那东方封地也只是一个笑话,王雄所拥有的只能是一个得不到承认的虚名罢了。而且,若得不到大秦承认,王雄拥有的只有镇东城,其它城池大秦可以立刻派人全部接手,并且立刻对镇东城进行收复。以王雄如今势力,根本挡不住。

王雄此刻请求正名东方王,虽然属于大秦藩王,但,可以得到东方封地一切认可,可以得大秦之庇佑。大秦将没有借口对东方封地出手,并且,还要支援东方封地。

真神的允诺,只是名,不是实际利益。因为,真神一般不插手人间之事。

王雄想要自主,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这实力不仅仅是自身修为,还有手下军队武装力量。军心、政心、民心,缺一不可。

所以,王雄要请人皇正名。因为,这一切本来就该自己的。是父亲留给自己的遗产,王雄要将这些抓在手中。

王雄看向人皇,等待人皇开口。

人皇坐于龙椅之上,指头再度敲击扶手,并不着急,也是在等候什么。

“启禀人皇!”却在此刻,张正道忽然再度开口。

“御史大夫?”人皇似疑惑的看向张正道。

“东方王府,王雄,虽然无罪,但,继承东方王,却毫无资格!”张正道郑重道。

“哦?”人皇疑惑道。

此刻,半数官员却是顿时眼睛一亮。

八王不灭,绝不添王!百官之中,自然有着一面面的大旗般人物,这些人物,自然也想成王。

可,大秦八王,除了这王雄,哪个是简单的主?只有这无根无萍的王雄,才最好欺负。

削了他王爵,我们才能上!

虽然嬴胜之死,干不倒他,但,并不妨碍那想称王的心啊,这也是,百官如此支持御史大夫的原因。如今,御史大夫再度发难,自然个个提起了精神。

一旁王雄却是冷冷的看向张正道。

“启禀人皇,庞太尉领兵进驻东方封地三年多了,对东方封地甚为了解,东方王府如今,已经孱弱不堪,根本受不起东方王之爵位了,而且,东方王府,在封地极为腐败,影响极为恶劣。王雄虽然为王洪血脉继承人,但,修为孱弱,根本无法撑起诺大东方封地!”张正道开口道。

“启禀人皇,庞太尉来信曾言,东方王府有子孙,勾结赤练圣地,与大秦疆土带来隐患!”一个老臣开口道。

“启禀人皇,庞太尉来信言,王雄心性狠辣,不足以教化百姓!”

“启禀人皇,庞太尉来信,王雄目无尊卑,不敬大秦,多次侮辱于庞太尉,请人皇责罚!”

“太尉代表人皇,为东方封地守疆,王雄几番侮辱太尉,却是侮辱人皇,侮辱大秦,此人,不能封王!”

…………………………

………………

…………

一时间,无数官员出列,不断数落王雄的条条罪状。基本都是来自庞太尉的描述。

庞太尉是钦差,代表人皇,庞太尉送来的评价,自然代表人皇的评价。所有官员自然全部引用。

所有的话,都汇聚了一点,王雄称王?不够格!

大殿之中,再度群情激奋。

王雄冷眼旁观。这一幕,王雄早就料到了,也早就准备了后手,所以,并没有着急反驳。

王雄在等,在等所有反对自己的人,全部跳出来。

“启禀大秦人皇!”一旁左百峰却忽然开口道。

左百峰开口,所有人都是一静。王雄一旁也是双眼一眯。

刚才是国审,大秦的内务事,左百峰不敢插嘴,如今,国审结束了,左百峰也再度跳了出来。

“启禀大秦人皇,在下代表赤练圣地,此次前来,是为了与大秦再结盟好的。同时,本来也准备请求人皇,赐还我圣地的巳心圣子尸体。如今,巳心圣子尸体在此,那再好不过。在下左百峰,代表圣主,向大秦人皇许诺,只要王雄继承东方王位,并归还巳心圣子尸体,我赤练圣地愿与大秦永结友好盟约,并且,退还大秦昔日的四座城池!”左百峰开口道喝道。

群臣顿时露出一脸惊诧。

这左百峰在为王雄背书?代表赤练圣地支持王雄成为东方王?

只要王雄成为东方王,愿意永结友好,并且连疆土都愿意让出来一些?

可,一旁王雄却是露出一股冷笑。

左百峰看似支持自己,却是在挑拨自己和大秦啊,如今满朝文武本来就反对自己继承王爵,你一个敌宗来支持我东方王?这不是笑话吗?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这左百峰,想要害自己,还真是不遗余力啊。

果然,左百峰话音一落,整个大殿的气氛变的越发的激进了。

“荒谬,我大秦人国的分封赏罚,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宗来插手了?”

“不错,赤练圣地想要结盟,那也要等人皇厚赐,可不要因为我大秦求着你们,大秦还没到向你赤练圣地乞和的地步,大秦王爵,也不需要你们来选择!”

“赤练圣地算什么,你们说定王雄为东方王,就是东方王了?笑话!”

…………………………

………………

……

一时间,无数官员躁动不已。不断贬斥左百峰。而这贬斥,好似说给王雄听的一般。

千言万语汇聚一句话。你,王雄,不配为大秦王爵!该削藩!

PS:第二更,今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