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封地,东心城!城主府!

    庞太尉坐在椅子上,听着面前属下禀报之中。

    “东方王?东方王?人皇居然承认了?而且还快马传遍天下城池,圣令如天,天下共知了?”庞太尉脸色难看至极。

    “是,从所有城池反馈来的消息,王雄得人皇册封,东方封地百姓,欢呼一片,昔日王洪在百姓心中的分量,太重了!已经四年了,百姓还记得东方王的好!”一个下属叹息道。

    “哼,封地,可不是一群刁民可以说了算的,本官已经抓住了财税大权,所有官员,都必须乖乖的听本官的,那些还想反抗的官员,我看他们怎么办!”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这时,坐下下手的一个官员神色复杂道:“太尉,人皇为何会同意王雄为东方王?我可听说了,好像在朝堂激辩的最后,王雄拿出一个卷轴,证明庞太尉不可信,那卷轴,让御史大夫哑口无言,让满朝文武风向全变,甚至人皇也答应了给王雄封赐!”

    庞太尉眼皮一阵狂跳。

    下属能得到消息,庞太尉自然早早就得到了。

    《除逆国旨之如朕君临书》?想到这份自己假传的圣旨,庞太尉就是一阵恼恨。

    “嘭!”

    庞太尉一掌拍碎了一旁的桌子。

    “王雄小儿,故意坑我!”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庞太尉也不是蠢笨之徒,只是昔日太过心急了,才会上了王雄、王天策的当,不但失去了镇东城的掌控,更给王雄抓住了一个天大的把柄。

    庞太尉认为,就是这个假传圣旨,让王雄能威胁人皇和文武百官了。

    同样,王雄将这个把柄拿了出来,却是给自己带来了灭顶灾难。

    一众官员看了看庞太尉,不太敢多说。因为谁都看得出庞太尉这段时间的恼怒。但,谁也不知道那《除逆国旨之如朕君临书》内部的内容。

    里面的内容,王雄没说,人皇和御史大夫也没有说,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可庞太尉知道啊,这些天一直惶恐不安。

    “大人,属下觉得,王雄拿出那卷轴,虽然对大人不利,但,人皇并没有惩罚大人。或许……!”一个官员忽然开口道。

    “哦?继续说!”庞太尉眼睛一亮。

    “属下虽然不知道那卷轴里是什么,但,人皇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追究,想必并不怪责大人吧,人皇怪责的,或许是那王雄,王雄用卷轴逼宫,获得了诺大封赏,人皇、御史大夫他们被逼无奈,想必,人皇更恼恨王雄!”那官员说道。

    “没错,没错,继续说!”庞太尉豁然开朗。

    “人皇不怪罪大人,对卷轴的事只字不提,会不会是默许了大人?”那官员好奇道。

    “哈哈哈,没错,没错,人皇默许了。不怪罪本官了,我做的一切都是对的,王雄小儿,王雄小儿,人皇是鼓励本官与王雄继续斗。我一定不会让人皇失望的,哈哈哈哈!”庞太尉大笑道。

    “报!”这时,一个侍卫冲入大殿。

    “启禀太尉,探子来报,发现东方王一行踪影,东方王离镇东城已经不远,即将抵达东方王府了!”那侍卫战战兢兢道。

    这段时间,太尉脾气变的极为暴躁,就算来通禀的侍卫,都会受到牵连,此次,轮到自己,又不得不来,正低着头,等待太尉的脾气。

    “回来了?回来的好,赏!”庞太尉大笑道。

    “啊?”那侍卫惊讶的看向庞太尉。

    ----------------

    一处山林之中。

    群狼个个头顶一块灵石,闭目调息之中。

    灵石,天地灵气汇聚而成,可用来提升修为,可用来炼丹炼器炼阵,为天下的通用货币,同样也极为贵重。

    在大秦这样的国度,一块灵石可换百金之多。此次在神都豪赌大胜,王雄也极为奢侈的将灵石放给一众属下修行。

    包括王雄自己,也双手托着两块灵石修行之中。

    “呼!”

    王雄手中的两块灵石,已经风化的差不多了,显然,这一路修行,将里面的灵气吸收的差不多了。

    “嘭!”

    陡然,两块灵石瞬间裂开,化为一阵齑粉,被王雄体表鼓荡的一阵劲风吹的瞬间飘散四方。

    而王雄体内,灵气也全部被凝缩成了真元。

    “嗡!”

    在丹田血龙之处,再度凝聚第二滴真元,真元瞬间融入血龙体内。让血龙越发的清晰了很多。同样,两滴真元,鼓动真气的力量更强了。

    “真元翻倍一次,武宗境第二重!”王雄双目一开。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修为虽然增加的不快,但,依旧有序进行着。

    四周群狼还在修行。

    王雄坐在一颗大树下,继续感应着自身。

    翻手之间,左手掌心陡然多出一只眼睛。一只黑色的眼睛。

    这就是东方封地的九品天眼。天道窍极为奇特,在人体之外,但,只要感应到其所在,就可以任意变幻其位置,王雄此刻,就是将这九品天眼放在了掌心。

    瞳孔漆黑,虹膜里两个黑色的种子。

    “皆十一,皆十三,皆十七?这三条天道的种子?和我前世的不一样。我前世的天道种子收集不少,但,都比较杂,各脉都有。而这次的却全是皆脉一系?”王雄双眼微眯。

    “皆脉?三十六天道。这三个对应皆脉三条天道?”王雄神色微动。

    “先生,这是天眼吗?好奇特!”一旁巨门惊叹的看着王雄掌心。

    “嗯,尽是皆脉!”王雄点了点头。

    “皆脉?”巨门不解道。

    “世间天道,有三百二十四条,化分为九大类,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脉。每一脉三十六条。对应天地格局,对应天地至理!”王雄解释道。

    “这些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每条天道对应的都不一样,皆,为草木生机之脉,虽然我研究不多,但,我知道,皆之一脉,生机勃勃,草木尽为其道!”王雄解释道。

    “哦?”巨门露出一丝茫然。

    说话间,王雄指尖一颤,陡然再度取出一枚黑色的种子。

    “这,这也是天道种子?”巨门惊讶道。

    “忘记了?昔日神墓山,黑斑的天眼被碎,当时我得到的这枚天道种子,我有种感觉,这也是皆脉的道种,而且,其威力不凡,好似比其他道种还要厉害?”王雄双眼一眯。

    说话间,王雄将这枚道种轻轻放入天眼之中。

    “嗡!”

    掌心天眼微微一颤,继而产生一股诡异的吸力,顿时将那枚道种吸入虹膜之中。

    “嗡!”

    天眼瞬间迸发出一股怪异的黑色光波,散发四方。

    “嘭!”

    王雄四周地下,忽然间冲天而上无数青藤,青藤从地底冒出,将一旁巨门瞬间撞飞而起。

    “什么?”巨门惊叫道。

    “嘭、嘭、嘭……………………!”

    王雄百丈范围,地底藤蔓冲天,生机盎然,瞬间,这一片大地成了藤蔓的海洋。

    “吼!”“呜呜呜!”

    修炼中的青狼们瞬间被打断,一时间,个个面露狰狞惊叫。

    巳心在远处也露出惊诧之色,躲避青藤冒出之际,向着王雄跳来。

    “先生,你没事吧?”巳心惊叫道。

    却看到,王雄已经被无数藤条包裹而起,一众地下冒出来的藤条好似有了眼睛、有了生命一般,化为一众长鞭,犹如万千灵蛇暴洒四方。

    “啪啪啪啪啪………………!”

    一瞬间,近乎所有青狼全部被拍飞了出去,十八条青藤更是从十八个角落射向巳心。

    “什么?”巳心脸色一变。那十八条青藤犹如大网一般射下,虽然不知道威力如何,但,那角度、速度,让巳心有种无处可躲的感觉。

    就在巳心惊骇之际。

    “嗡!”

    陡然,万千藤蔓一软,诡异的全部耷拉了下来。

    “嘭!”

    青狼、巨阙、巨门、巳心全部跌落在地。除了一地被翻耘过的土地,四周就是数千根藤条,瘫软在地,好不诡异。

    “先生?你没事吧?”巳心、巨门惊奇道。群狼也围了过来。

    “皆一?居然是皆一?皆脉三十六条天道之首?道首,一共有九个,就算前世的我也没得到过,今世居然被我找到了皆脉之首?”王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嗡!”

    手中一握,王雄隐去了天眼。

    “先生,刚才怎么回事?”巳心露出惊奇之色道。

    “没什么,有些不熟悉天眼罢了,我慢慢就能熟悉了!”王雄摇了摇头。

    王雄没有说实话。因为道首太过珍贵,传出去,反而对自己不利。

    众人虽然疑惑,但王雄不说,众人也只能无奈。

    “如今气运太少,等回去收集了足够气运,好好栽培一下这‘皆一’道种。李神仙?到底什么来历?居然拥有此种!”王雄心中却掀起了一股巨浪。

    “先生?这怎么这么多藤蔓?”余烬露出不解之色。

    “天眼引动天道之力,催动这地下的一些草木种子疯涨罢了,就算本王刚才没有催动天道之力,这些藤蔓早晚也会从地底长出了,刚才本王只是加快了它们生长罢了!”王雄摇了摇头,随意说道。

    仅仅是促进植物生长?众人一阵茫然,好像不是这样吧?刚才,这些藤蔓好像都活了过来,犹如长鞭一般爆射四方,听候王雄命令一般。

    可如今……!

    众人知道王雄没有说实话,但,谁也不敢逼王雄说,只能带着一丝疑惑,神情复杂的看了看王雄。

    “好了,马上就要到镇东城了,最多半日,既然都从修炼中醒来,那就一鼓作气回城!”王雄吩咐道。

    “是!”众虎狼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