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爵之后,就是加官!速度无比的快。

    东心城!财税主簿,瞪眼看着面前前来送旨意的官员。

    “你说什么?说本官在位,毫无功绩,致使民怨沸腾,要降我的职?让我去做官员评核?凭什么?本官又没犯错。这是哪门子旨意?”财税主簿瞪眼道。

    “这是王爷的意思,也是为你好,王爷的旨意,就放在你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前些天,王爷给你封爵,你受的不是挺心安理得的吗?”来送旨的官员笑道离开了。

    “哼,没有城主首肯,谁也别想动我!”财税主簿瞪眼道。

    另一个官署,一个青衣官员瞪大眼睛,似乎有些激动。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青衣官员激动道。

    “王爷旨意,你勤政爱民,做事调理清楚,在给你封爵之后,给你加官了,东心城财税主簿!”送旨的官员笑道。

    “加官?财税主簿?”青衣官员激动道。

    “接旨吧!”

    “哦,哦!”青衣官员有些做梦的探手抓住旨意。

    可就在抓住旨意的瞬间,眉头一皱道:“那,那原来的财税主簿,我的上司,怎么办?”

    “王爷自有另外安排!”送旨人笑道。

    一瞬间,青衣官员猜到了什么,可就算猜到什么,眼前莫大馅饼在面前,又舍不得丢啊。

    上司?得罪上司?怎么可以,我们都是太尉一系的人啊!

    不对,去他妈的上司,现在,现在我才是上司。

    两个声音在脑海中回荡。

    不接旨,就算弃升官?不仅仅弃官,还要放弃已经有的爵位。这样讨好太尉,得罪王爷。

    接旨,加官进爵,讨好王爷,得罪太尉。

    讨好太尉,不就是为了加官进爵吗?如今,我已经加官进爵了,凭什么要讨好太尉?去他妈的太尉。

    可,我已经是太尉一系的人了啊,王爷这是故意骗我的,故意的,就算一时出卖太尉,以后王爷也不会重用我。

    不对,现在王爷正在和太尉斗,我现在投诚王爷,岂不是雪中送炭?王爷一定会重用我的。

    青衣官员念头百闪,就抓着旨意期间,就思想激烈斗争了起来。

    送旨的人微微笑了笑,没去打扰青衣官员的纠结,自己退走了。

    升官、降职,这一幕幕在东方封地各大城池快速上演之中。

    由王雄把握大方向,手下一众臣子自然将各城池官员的关系梳理的极为清楚。

    一场巨大的风暴席卷整个东方封地。席卷了庞太尉派系的所有人。

    挑拨离间!

    谁都看的出来,这是王雄的挑拨离间,可,就这挑拨离间,你还找不到丝毫瑕疵,是阳谋。我就挖好坑了,看你们跳。可一个个,还真的跳进去了。

    东心城,太尉府。

    “嘭!”

    听到各地来报,庞太尉一掌拍碎了茶几。

    “我当初就说吧,那全面封爵,就是一个圈套,一个王雄的圈套,为的就是这加官,为了挑拨离间!”一个幕僚惊怒异常道。

    “现在各处怎么样?”庞太尉看向一众官员。

    众官员面露苦涩:“情况不容乐观!”

    “怎么说?”

    “王雄在挑拨,我们都看出来了,谁都看的出来。那些身居高位的,自然不会接旨,可,那些还在低位的人,却有些人眼红了!”一个官员苦笑道。

    “有什么眼红的?他看不出来吗?他去顶他上司的职位?他能坐得稳?让他的上司去跟他说,跟他讲啊!”庞太尉气恼道。

    “没用,他顶他上司的职位,意思是,他现在变成上司了,他之前的上司变成下属了,还不是一个部门的,这如何劝?让一个小官去劝大官不要乌纱帽,要大官将乌纱帽还给小官?这时候,立场已经变了,他上司的话,他已经听不进去了!”那官员苦笑道。

    “他们不知道,这是王雄的阴谋?”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知道,他们也知道,王雄做的堂堂正正,都在明面上,谁还不知道?可,这些小官不在乎。因为,王雄的旨意,在大秦有效,他们只要尊崇王雄的旨意,我们能给他们的,他们现在已经得到了!甚至得到的更多!”那官员苦涩道。

    “他不知道,王雄只是利用他们,等对付完我们,就卸磨杀驴了吗?”庞太尉郁闷道。

    “知道啊,他们想得到,可,也有可能是王雄不卸磨杀驴啊。有风险。但,跟着我们将东方王扳倒,同样有风险!两个都有风险,他们眼光浅,反正都有风险,为什么不先抓住眼前利益呢?”那官员苦涩道。

    “鼠目寸光,鼠目寸光!”庞太尉气愤道。

    “我听说,有着几处我们的人,已经偷偷的去找王雄的人投诚了!开始背叛我们了!”那官员脸色难看道。

    “找死的东西!”庞太尉脸色难看道。

    “太尉,这王雄背后有没有人出谋划策啊,还真是厉害啊!这一挑拨离间,弄的我们有些阵脚大乱了!”那官员苦涩道。

    庞太尉阴沉着脸,看了看众官员道:“阵脚大乱?哼,你们不会也那么肤浅吧?人皇要收回东方封地,这是大势所趋,那王雄得意一时罢了,你们怕什么!”

    众人神色一肃,点了点头。

    “我们是誓死跟随太尉的,可是,可是其他人,那些底下的官员,有些已经被挑拨成功了啊,开始和他们上司顶撞了,争抢官位了!”一个官员苦笑道。

    “王雄背后肯定有高人。不费一兵一卒,就搞得我们阵脚大乱,太尉,下面太乱,想要平复下来,不是一时半会的啊!”一个幕僚苦笑道。

    “乱是乱了点,不过,慢慢梳理,还是能平复的!”另一个幕僚沉声道。

    庞太尉坐在主位之上,脸色阴沉,生着闷气。四周官员、幕僚都在想着对策。

    “我明白了,王雄这是故意给我找不自在!”庞太尉眼睛一瞪。

    “哦?”

    “王雄第一步,免税一年,对本官打击,本官给他罗列了大量花钱项目,算是有来有往了。这王雄第二步,进爵加官,想要让我们焦头烂额,自乱阵脚?给我添乱子?”庞太尉脸色阴沉道。

    “可不是,这次乱子还真大!”一个幕僚脸色难看道。

    “哼,这乱子,我不能一时半会解决,我也不能让他王雄好过了!”庞太尉双眼一眯。

    “太尉,这是想到反击的办法了?”众官员脸上一喜。

    “不错,让我这边的官员乱起来?好啊,那我也让他那边官员乱起来!”庞太尉眼睛一瞪。

    “太尉,我们要怎么做?”一众官员顿时摩拳擦掌道。

    “不需要你们出手,本太尉养的那些鱼,可以出池了!”庞太尉脸上闪过一丝狠劲。

    “池里的鱼?”众官员露出疑惑之色。

    而一众幕僚却是陡然瞳孔一缩:“太尉,你的意思是,东方封地各地的山贼匪军?”

    ---------------

    镇东城,东方王府。

    “王爷,你不知道,今天又是好几座城池来消息,庞太尉派系的官员,有人愿意投诚!”一个官员兴奋道。

    “是啊,王爷,我们就发发几条政令,就骗得他们团团转,不费一兵一卒,不费一分一毫,就让他们阵脚大乱,就让他们内部混乱,就让他们的人来投靠我们了,哈哈哈!”又一个官员哈哈大笑道。

    好多官员都跟着笑了起来。

    只有坐在主位的王雄没笑。

    王雄神色如常,但,看刚才那官员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眼中之中一闪而逝的厌恶。

    什么叫不费一兵一卒,一分一毫?东方王的政令,就是放屁吗?

    在王雄心里,自己每一条政令,每一道旨意,比之多少金钱都重要。自己没有付出吗?自己付出的大了,自己付出的是旨意,付出的是君王的承诺。

    君王一诺,万金不止!

    在这群官员眼里,只是不值一文?

    这些官员,大多都是王家子弟,王雄现在也不好说什么,王雄也知道,只是他们太平庸,并非故意贬低自己。

    人才啊,自己需要真正优秀的人才。父亲殒落后,真正的好人才都走光了,留下一些庸才,被庞太尉打的落花流水。

    这些人虽然平庸,但,终究有些是忠诚的,王雄也没有怪罪,但,随着自己掌权越来越多,他们有些无法胜任自己给的职位了。

    “王爷,那些来投靠的官员,如何处置?”王天策开口道。

    “既然来投靠了,就好好留着,雪中送炭,总好过锦上添花。留着吧!”王雄郑重道。

    “是!”众官员应声道。

    王雄一句话,就定性了那些投诚官员性质,接纳!接纳的越多,对庞太尉打击越大,让庞太尉那边越乱。

    “既然同意他们投靠了,那臣就让下面的人全力配合他们,配合他们争官了,定要庞太尉无法再有心事做坏事!”王天策笑道。

    王雄点了点头。

    一旁王忠全摇了摇头:“恐怕,有些来不及了!”

    “哦?”众人看向王忠全。

    “启禀王爷,刚刚传来消息,庞太尉撤去了四方围剿山贼匪军的兵!”王忠全面露苦笑道。

    “山贼?”众人眉头一挑。

    “是,东方封地,有着九路大型山贼,以前都是庞太尉派兵围剿的,可惜,一直无法将他们剿灭,山贼一出,就烧杀抢掠,庞太尉每次出兵,都能杀一些山贼。护一方平安,庞太尉掌握的那批军队,专门对付山贼,也赢得了四处城池百姓感激!”王忠全解释道。

    “九路山贼匪军,四年了,一路也没围剿干净?”王雄脸色一沉。

    “是,山贼大王极为猖狂,一入山林,就无影无踪了,也只有庞太尉掌握的那些剿匪军,能找到位置,如今,剿匪军撤了,山贼又要霍乱四方了,我们不说剿匪,找都难找,而九路山贼位置,想必庞太尉也不可能告诉我们!”王忠全苦笑道。

    “哼,九路山贼?这是庞太尉养的九群鱼儿吧。要用他们的时候,就捞出来几条给百姓看看,显示庞太尉多英明。明知这些鱼儿在哪,却不去全部捞上来,他这是在养寇自重!”王雄眼睛一瞪。

    “老奴也这样想的,甚至猜测,这群山贼头目,还和庞太尉有关系,是庞太尉的人,故意假装山贼的!”王忠全苦笑道。

    “哦?”王雄双眼一眯。

    “这群山贼以前不成气候,可老王爷死后,越来越壮大,庞太尉剿匪,每次都让山贼头子跑了?而且这次,庞太尉的剿匪军一撤,九路山贼,就开始祸乱各大城池了!”王忠全沉声道。

    “祸乱城池,一方面让所有人目光从官员争斗转移到山贼身上来,减轻庞太尉派系内乱的压力,一方面却是给我们添乱,让百姓觉得我们无能,让百姓觉得庞太尉才能帮他们?”王天策脸色难看道。

    王雄指头轻轻敲击龙椅扶手,四周众官员一阵议论。

    议论了一会,一起看向王雄。

    “庞太尉觉得,本王给他添乱了?他也要给本王添乱?好,好,好,来的好!”王雄双眼微眯。

    “什么?”众官员不解道。

    “既然来了,那本王接着就是,通报四方城池百姓,本王要剿匪!九路山贼匪军?本王一个不留,将全部斩尽杀绝!我看庞太尉,还有多少条鱼能放出来,哼!”王雄眼中一冷。

    “杀光山贼?可是,他们逃入山林之中,有些……!”王天策担心道。

    “没关系,山林之中,山贼怎么可能有狼熟悉?正好余烬也该练练兵了,天狼营,就负责剿匪!本王要做全鱼宴!大宴天下!”王雄眼睛一瞪。

    PS:求一个龙套名,姓张,智谋超群的谋士。张氏家族子弟。请想要这龙套前来17K小说网,凌霄之上的书页中,龙套楼面试。一个非常重要的龙套。观棋看感觉定名字,没选中的朋友,见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