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神,离刃?

    听到周共工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四周所有人都露出惊讶之色。

    白狂地洲,一共有五大真神,不久前,离刃屠杀一个真神,并且夺取了其神格,晋级为新的真神。名动天下, 谁人不知?

    “是三护法吗?十六护法,那是三护法,离刃!”一个剑神教弟子兴奋道。

    “难怪声音那么像,没错,就是三护法。”

    “不,三护法从来不戴黑袍的啊,况且,声音像,又怎么了?喉轮高手,也能变幻声音!”十六护法沉声道。

    “可,他刚才一震就将周共工震飞了啊!”

    “那实力,肯定是三护法!”

    ……………………

    ………………

    ……

    十六护法虽然还有怀疑,但,心中也确信了大半,毕竟,那实力在那里,绝对错不了。

    一众剑神教弟子露出兴奋之色,而丹芝子等人却是脸色大变。

    丹芝子一方,和剑神教可是势不两立啊,对方来了一个真神?这还怎么打?

    一瞬间,丹芝子众人露出慌张之色,甚至想要调头就跑。

    这一刻的慌张,来的理所当然,可就因为这一慌张,却在心里潜移默化的肯定了对方身份。

    却看到,远处黑袍人震飞周共工之后,探手一挥。

    “匡!”

    地宫石门轰然打开,打开的瞬间,一股狂躁的红色暴风冲天而上,在外界形成一个诺大的红色龙卷风一般。

    所有人脸色一沉,红色龙卷风?那是什么东西?

    红色龙卷风,好似将四周的一切往这里面卷吸一般,当然,真神离刃虽然衣袍颤动,但,脚下却不动如山。

    “天庭的气息?果然是天帝肉棺!”真神离刃忽然发出一声感慨。

    天帝肉棺?这是什么鬼?

    十六护法、丹芝子都不明白,但,听黑袍人描述,还是充满了好奇之色。

    “十六护法,要不,我们前去问问,确定他是不是三护法?”一个剑神教弟子催促道。

    大部分剑神教弟子,已经确信了。十六护法虽然心里也偏向了这事实,但,多年的谨慎,并没有一口咬定。

    “也好,你过去看看……!”十六护法说道。

    十六护法说完,那弟子还未动身,远处周共工再度扑了过来。

    “这里面的东西,是我的!是我的!”周共工发疯般的冲了过来。

    周共工直冲地宫入口而去,好似要抢在真神离刃之前进去一般。那一股迫不及待,那一股势在必得,看的要逃走的丹芝子眼中一瞪。

    “周共工他不要命了?跟真神抢?”丹芝子惊讶道。

    “难道真的是天帝宝藏?”一旁魔君眼睛一瞪,脚下走不动路了。

    毕竟,刚才的一次对决,谁都看的出来,周共工瞬间败北啊,这要过去,是找死啊。可周共工就算找死也要冲过去,难道,里面真的有那滔天巨宝?

    所有人瞬间想到了天帝宝藏,一个个顿时心中活络了起来。

    周共工不要命的扑了过去。但,地宫入口的真神离刃是摆设吗?

    “不知死活的东西,哼!”

    却看到,离刃一声冷哼,探出右手,右手之上,包裹了滚滚血气,看不清右手的模样,但,就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掌,悍然的拍在了周共工身上。

    “轰!”

    周共工的肉体猛地一阵挤压,好似肋骨断裂的声音传出,继而,周共工再度一口血箭喷出,轰然炸飞而出。

    “嘶~~~~~~~~~!”

    所有人顿时倒吸口寒气,真神的实力,太恐怖了,那可是周共工啊,天仙强者啊,不管十六护法还是丹芝子,不久前可都接触过周共工。

    好几个天仙都没有拿下的周共工,在真神离刃面前,犹如弱鸡一样,瞬间败北?更瞬间重创?

    这种实力,若还不是离刃,那能是谁?

    只有真神才能如从恐怖啊。

    十六护法等人已经彻底相信,这就是离刃了,同样,那地宫里的,难道真的就是天帝宝藏?一瞬间,剑神教一方内心一片火热。

    而丹芝子一方,同样内心火热,可,那里一个强横的真神在此,难道,我们要和他争?

    “早知道,早点通知盟主的!”丹芝子一脸恼恨。

    如今是走,还是留?

    走,又舍不得!留?如何与真神相争?

    丹芝子一方焦躁无比,同样,看向那地宫入口冒出的红色狂风,也是内心无比狂热。

    怎么办,怎么办?

    远处,真神好似觉得留不得周共工一般,一掌打飞周共工之际。还嫌不够,要将周共工斩杀一般。

    “在本神面前放肆,就要想到后果!”离刃一声冷哼。

    说话间,探手猛地一抓。

    “呼!”

    好似凭空形成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周共工又吸了回来。

    “你要干什么!噗!”周共工一口鲜血喷出惊骇的。

    迎向周共工的,却是一个毁灭的一掌,这一掌,似乎要将周共工彻底毁灭殆尽一般。

    十六护法顿时露出兴奋之色。

    丹芝子却是眼皮一挑,虽然也希望周共工死,可周共工死后,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丹芝子一行就要逃离。

    也就在离刃一掌要拍到周共工的时候,那堆废墟之中,不知为何,忽然又出现第二个黑袍人。

    “啪!”

    第二个黑袍人出现的瞬间,探手一抓,抓住了要飞向离刃的周共工。第二个黑袍人反手一掌。

    “轰~~~~~~~~~~~~~~!”

    一声巨响,以周共工为中心,又是一个巨大的气浪席卷四方。

    第二个黑袍人的一掌之威,居然将离刃的一掌之威打了回去。

    “什么?”要逃跑的丹芝子和兴奋中的十六护法尽皆惊讶道。

    那可是真神,这又来一个黑袍人是谁,居然和他实力不相上下?

    “是你?你也想管闲事!”离刃冰寒的一声冷喝。

    “南方国供奉的是本神,本神自然要庇佑他!”第二个黑袍人声音冰寒道。

    “哄!”

    外界,围观之人,尽皆一片哗然。

    本神?那第二个黑袍人自称本神?难道也是真神?也对,也只有真神的掌威,才能和真神相当。

    南方国供奉的真神是,巫元尊?

    “没错,这声音,就是巫元尊!”丹芝子顿时面露大喜之色。

    若非隔得太远,丹芝子肯定已经拜下了。

    巫元尊啊!大秦供奉的真神,同样,也是生丹圣域供奉的真神啊,生丹联盟,就是巫元尊发起的啊。

    真神巫元尊,和生丹教主可是相交莫逆啊。这是,这是自己人啊!

    准备逃跑的丹芝子,顿时停下了脚步,一瞬间,丹芝子一方心中鼓起了一股强大的自信。怕什么?剑神教有真神庇佑,我们也有,而且,真神也来了。

    也在那天帝宝藏面前。

    如此,天帝宝藏,就不会被剑神教夺去了?我们也有机会了?

    真神,巫元尊救下了周共工,隔着漆黑的帽檐,冷冷的对峙对面的离刃。

    “真神,这里面的天帝宝藏,是我先发现的!”周共工依旧不甘心的叫道。

    “哼,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想要天帝宝藏?好生歇息去吧!”巫元尊一声冷哼。

    探手一挥,巫元尊将周共工猛地一甩,将周共工甩飞了出去。

    “轰!”

    巫元尊的力量太大,周共工犹如炮弹一般,瞬间撞碎了一座大山。

    巫元尊虽然救了周共工,但,并没有想给周共工分润宝藏的想法。

    “巫元尊!天帝肉棺,是我剑神教的!”离刃盯着巫元尊道。

    “天帝宝藏,不是你喊就是你的,谁得到才是谁的!”巫元尊一声冷喝。

    说话间,巫元尊也不多废话,瞬间跳入地宫入口。

    “站住,找死的东西!”离刃一声大喝,也扑了进去。

    也就在扑进去的瞬间,离刃再度一声断喝:“还呆看着什么?还不过来帮我!”

    “呼!”

    瞬间,离刃也进入了地宫。

    两大真神,全部进入地宫了。

    离刃最后一句,是对谁喊的?

    “走!”十六护法一声大喝。

    这时候,谁还在乎什么?十六护法瞬间带着所有剑神教弟子扑向那地宫入口。

    “混账,别给他们抢先了,快!”丹芝子见剑神教弟子扑了过去,也毫不犹豫一声大喝。

    “轰隆隆!”

    两方仙人,争先恐后的向着地宫之处扑去。

    这一刻,两方人也不再考虑那里有没有危险了,也不考虑里面能不能进去了。真神都进去了,我们怎么能不去?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呢。

    生怕对方比自己进入的快了,慌不择路,毫不犹豫,瞬间到了那废墟上空,向着那入口扑去。

    入口之处,有着一股红风,红风也卷着众仙人。

    “呼隆隆!”

    争先恐后之中,一道道身影飞了进去。

    “啊!这红风,好厉害!”

    “师尊,帮我一下,我控制不住了!”

    “真神,等等我!”

    ……………………

    ………………

    ……

    呼喊声激烈无比。在狂风大卷之下,近乎所有人都被这红风卷向肉山肉须之处。

    地仙、人仙无法控制身形,但,天仙还能顶住压制的,本来被红风拖拽,还非常抵触的想要抵挡,可拖拽了一下,骤然发现远处那巨大的肉山。

    “是天帝肉棺!”丹芝子陡然兴奋的叫道。

    “混账,丹芝子,你们进来干什么,想跟我剑神教抢,做梦!”十六护法急切的吼叫着。

    这一刻,谁愿意停下?在红风狂卷之下,顿时卷向肉山而去。

    近六百仙人啊,争先恐后的冲向肉山了。

    而在地宫出口之处,谁也没有发现,两个黑袍人,相互抓着彼此,抵御着红风之力,死死的抱着一块山石,不让自己被红风卷过去。

    两人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进来的离刃和巫元尊。

    不,红风凶猛,已经撕开二人的黑袍了,二人在红风中挣扎的极为勉强,哪里还是先前那盖世神威的真神啊。分明就是王雄和巨楼二人。

    “他们全进来了?”巨楼兴奋道。

    “幸不辱命,全进来了,哈哈哈哈,巨楼,你演的还真不错啊!”王雄在暴风中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大笑道。

    “我演什么?全靠周共工,全是他演的!我们两的掌力,也全靠他一个人渲染的!”巨楼兴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