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官网_澳门威尼斯娱乐平台-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 言情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四十八章 夫君,你说话还算数吗?
    大荒群仙将王雄三人围了起来!

    商恨、花千红更是亲自降临,王雄一行人根本就逃不出去了。

    就算夏若地在王雄手中也没用,那边尹仙子更被商恨控制了,刀海之中,带着一股撕裂的伤害着里面的尹仙子,逼着尹仙子求饶,逼着尹仙子妥协。

    商恨如智珠在握,操纵了全场。

    可商恨操纵的再多,也没有料到,那不断被自己伤害的尹仙子,非但没有求饶,反而唱起歌来了。

    “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

    尹仙子,不,应该是带着斗笠,穿着尹仙子衣服的苏小小哭泣的唱着这首歌。

    苏小小想过很多次和夫君相见的情景,所有情况都想过了,可从来没想过,是这样的情况?刀阵临身。这刀很邪门,不仅仅实体那么简单,更能伤害到灵魂。

    一股股痛楚从灵魂身体上传来。苏小小心中好生难受。

    夫君在用刀割我?

    苏小小心中一阵悲凉,唱起了夫君交的歌曲。

    “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大荒群仙都懵了。

    小壬、小辛露出恐慌之色。不时的看看花千红、商恨。

    商恨浑身发颤,这首歌,商恨只唱给一个人听过,后来,再也没有给任何人唱过,听到这个,商恨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那哭泣的声音如此熟悉。

    商恨记得曾经对那个人说过,一辈子都会保护她,不会再让她流泪了。可眼前,眼前这哭泣的歌声……。

    “夫君,你怎么了?”花千红顿时的走向商恨。

    因为,商恨浑身都在颤抖,花千红担心无比。

    商恨却是一挥手,顿时,那无数刀海快速退入地下了。

    “大帅,不可啊,你不能放过那尹仙子!”一个大荒将军惊讶道。

    “闭嘴!”商恨红着眼睛叫道。

    这一刻,商恨好似听不到别人说话了一般,死死盯着那刀海中的身影。

    金刀刺身,苏小小身上都是伤痕,但没有流血。巨大的斗笠在金刀缩回地面的时候,掉落在地,露出了斗笠中那虚虚实实的面庞。

    “是你?”花千红眼睛一瞪。

    这不就是当初金钱城,说自己夫君坏话的鬼魂?

    可此刻,那鬼魂根本不理会花千红,而是哭泣着看向商恨。

    商恨浑身巨颤,盯着远处那鬼魂,忽然间,眼中微微湿润了起来。

    “夫君!”苏小小哭泣着看向商恨。

    夫君?花千红顿时瞪大眼睛,夫君?谁是你夫君?大荒将士吗?

    花千红在四周看了看,心中闪过一股焦躁,一股不好的预感充斥心头,四周,一众将士露出疑惑之色,而小壬、小辛却低着头,一脸愧疚的样子。

    花千红心中不好的感觉越来越盛。

    “夫君?我等了你,一百一十八年三个月零八天!”苏小小对着商恨再度说道。

    商恨眼中泪水狂涌,看着苏小小灵魂的瞬间,商恨的心好似被狠狠的揪了一下,这一揪,让商恨好似浑身无力,一股悲痛充斥全身。

    “嗯!”商恨轻轻的应了一声。

    商恨这一应声,顿时被花千红听到了,花千红忽然惊恐的看向商恨,眼中闪过一股不可思议。

    四周无数将士也露出惊诧之色。

    这,这女子,不,这鬼魂,是大帅的夫人?

    就连被王雄挟持的夏若地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股不可置信之色的盯着苏小小。

    “夫君?她,她叫的夫君,不是你,对不对?”花千红眼中忽然闪过一股慌张。

    可商恨此刻却浑身无力的盯着苏小小。

    “我,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我以为…………!”商恨忽然哭的好痛苦。

    “夫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花千红也急的浑身发颤。

    “我是死了,可你说,你很快就会回来见我,你说只回家最多半年,可是……,你没回来,我在小湖边,一直没走,等了半年,你没回来,又等了半年,你没回来。

    爹他们说,你不会回来了,哥哥也劝我不要等了,可是,我相信,我的夫君,一定会回来的。

    爹、我哥,他们说我疯了,可是,我还要等你。

    我二十岁的时候,我看到你了,那一天,我躺在床上,我咳着血,我好难受。我爹、我哥、小壬、小辛他们,都在我床边哭,可是,我看到一道光芒,光芒中,我的夫君捧着第一次送我的玫瑰,回来了。

    我夫君说,再也不离开我了。

    可是,很快,那道光芒消失了,我的夫君也消失了,我是笑着从我那冰寒肉躯中走出来的,我看到爹和大哥将我下葬了。

    我就在旁边,我没看到夫君回来。

    在我旁边,忽然出现一道发光的门,我知道,踏入那里,我就要转世投胎了。

    可是,我没有,我要等我夫君,夫君一定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夫君跟我说过,哪怕我死了,都要在那小湖边等着他,那里有我们的所有回忆,所有欢笑,我就在那等着。

    白天的时候,太阳晒得我好疼,我想着夫君给我做的冰水。

    晚上的时候,夜风吹的我好冷,我想着夫君给我做的棉衣。

    好疼、好冷,每天、每夜,可我不怕。因为,我要等我夫君。

    可是,我夫君一直不回来了,我想我夫君。

    每天,我唱着夫君教我的这首歌,我好想夫君回到我的身边,哪怕能每天看看夫君,我都好想。

    夫君,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苏小小一边说,一边哭泣,到最后,苏小小整个身体都蜷缩了起来,哭泣中那么的无助。

    悲凉的故事,听的所有人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就连花千红也是心中一阵酸楚,可下一刻,看到商恨已经泣不成声,花千红顿时脸色一变。这个女子,这个女鬼,她要来抢我夫君?

    “夫君,她说的不是真的,你是我夫君,不是她的夫君!”花千红顿时抓住商恨的袖子。

    这一刻,花千红心中无比紧张,昔日那一往无前的剑圣模样不在了,这一刻,就是一个怕夫君变心的女人。花千红抓着夫君,生怕一眨眼,夫君就没了。

    “她喊你夫君?”苏小小红着眼睛哭泣道。

    商恨含着泪,看看花千红。

    “夫君!”花千红惊恐的眼中也一阵湿润。

    “呵呵,呵呵,哈哈哈!”商恨痛苦的哭泣了起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远处,小壬一脸哭丧的表情。

    一旁小辛猛地一踢小壬:“叫你出的馊主意!”

    二人可是劝着苏小小转世的啊,二人之前一方面留恋自己的权势,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商恨失去现在的一切,才劝着苏小小转世的。

    为了花千红和商恨,二人违心的劝苏小小转世,二人此刻也是好不惭愧,这苏小小以前也是小师妹啊。

    “那天,夫君向我求婚时,说过的誓言,我以前每天都在回忆,它已经成为了我的一部分,因为这誓言,我才能坚持到今天,夫君,你说话还算数吗?”苏小小看着商恨,眼中悲凉无比。

    商恨说过,一生一世,只爱苏小小一个人。可是,苏小小活着的时候,等到死都没有等到商恨回来。

    这一百多年,商恨更是重新成家立业了,连回去祭扫都没有回去。

    难怪苏小小悲伤,难怪苏小小绝望。

    “夫君,你现在是我的夫君,不是她的,她已经死了,夫君!”花千红却死死抓着商恨,眼中闪过一股痛苦之色。

    “大姐,你看到了吗?这商恨有家室,你还抱着他干什么?他欺骗了你的感情,他骗了你,他就是一个骗子!”被王雄控制的夏若地却是兴奋的大笑而起。

    “你闭嘴!”花千红陡然眼露煞气的看向夏若地,一股杀气从双目喷出。

    “花千红,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在乎,放弃吧,花千红,他不值得你对他好,不值得……!”夏若地再度全都。

    “我要你,闭嘴!”花千红眼睛一瞪。

    “呲吟!”

    一道剑气瞬间刺入夏若地胸膛。

    “噗!”

    夏若地一口鲜血喷出。

    不可置信的看向花千红,四周一众大荒将士也没想到,花千红居然对夏若地出手。

    花千红没有下死手,但,这一剑气也显露了其对夏若地的愤怒,再不闭嘴,花千红绝对会杀了夏若地。

    夏若地吐着血,红着眼睛看向花千红,怨毒的看着伤痕,却不再说话。

    “夫君,你是大荒仙庭,天下兵马大元帅,你是商恨,你是我花千红的夫君,夫君!”花千红抓着商恨的袖子,哭声也大了起来。

    此刻,商恨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看着眼前的苏小小,眼中泪水喷涌而出。

    “夫君!”苏小小哭着叫着。

    “夫君!”花千红也哭着拉着。

    商恨一个踉跄,泪水不停流淌的看着苏小小。浑身已经没了力气一般。

    “夫君,我等的好辛苦!”苏小小抽泣道。

    “夫君,她已经死了!”花千红也拉着商恨哭着。

    因为,花千红能感受到,被自己拉着的商恨,此刻想要往前走,走向那鬼魂。花千红只能死死拉着,因为花千红知道,夫君要是走过去,夫君就没了,自己就没有夫君了。

    商恨看了看两女,浑身已经没了力气。抬头,商恨看向抓着夏若地的王雄。

    “王先生?原来你才是掌控了这一切,原来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商恨,都逃不过你的手掌?”商恨露出一丝凄凉道。

    “我也是被苏小小救过,才答应帮她找她夫君的,至于你,只是巧合。也一直没有找到与你单独接触的机会,我本来,也不想在这里,让你们相见的!”王雄深吸口气道。

    “不,我的一番布置,还在你掌控之中!”商恨摇了摇头。

    苏小小、花千红都含着泪看向商恨。

    “帮我照顾小小,拜托了!”商恨看着王雄,眼中闪过一股乞求的神色。

    王雄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商恨,最终点了点头:“她救过我的命,我自然会保护她!”

    “谢谢!”商恨露出一股绝望的苦涩。

    “让他们走!”商恨无力的说道。

    “什么?大帅,不能让他们走啊!”一众大荒将士顿时叫道。

    “让他们走!”花千红眼中闪过一股杀气,对着一众大荒将士吼叫着。

    万道剑气涌出,直逼一众大荒将士。

    现在,最想苏小小离开的不是旁人,而是花千红,花千红最怕苏小小将夫君带走了,如今,夫君刚刚做了决定,让苏小小离开,这是要留在自己身边。这个时候,谁敢阻拦,就是花千红的敌人,杀无赦的敌人。

    “苏姑娘,我们先离开这里,咳咳!”王雄忍着全身伤势说道。

    “我不走,我不走!”苏小小看着商恨,眼中闪过一股绝望之色。

    商恨身体不断颤动,似乎随时都冲向苏小小一般,抱着商恨手臂的花千红,更是感受到夫君身上的细微波动。

    “还不让开,滚开,打开地宫石门,让开,让开!”花千红对着一众大荒将士吼叫着。

    “轰隆隆!”

    滚滚剑气冲刷,一众大荒将士顿时躲开了,一条大道让在了王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