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一十二,五百一十三…………,六百!”

    一众小主不断数着周念念的小兔子,一直数道了六百,刚刚好,六百只。

    恐怖的数量,一众侍卫都露出不信之色。

    “周念念,你真厉害!”一个小主不自觉的惊叹道。

    六百只啊?这比自己多了好多啊。这比霓姐姐的还多?

    一旁霓姐姐噘着嘴,有些不高兴。

    周念念却是昂着头,一脸的得意。

    “本来还抓了好多呢,中途给我吃了!”周念念得意道。

    “吃?”众小主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是啊,迅猛兔,可好吃了,待会,我做给你们吃!”周念念得意道。

    “真的吗?”一众小主顿时眼睛一亮。

    “当然!”周念念拍了拍胸脯。

    “哇,周念念你真好,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周念念,你比霓姐姐的还多,你才是第一名!”

    ………………

    …………

    ……

    一群吃货顿时和周念念关系好了起来。

    “生死试练,容不得假,周念念,你作弊了吧?”老太监陡然一声冷喝。

    作弊?所有人脸色一变,惊讶的看向周念念。

    “我没有!都是我自己抓的!”周念念顿时气愤道。

    每一只迅猛兔,可都是自己抓的,自己怎么可能作弊?

    “没有吗?呵,你别想骗我!”老太监露出一丝狞笑。

    这次评比大权在自己手中,自己想怎么评判就怎么评判。

    “咳咳,谁作弊了?”陡然,老太监身后传来一个老妪的的咳嗽声。

    所有人顿时转头望去,却看到,西林战王,拄着拐杖,已经走了过来。

    “啊?西林战王?你怎么出关了?你不是要疗伤吗?我已经通知下去,不许打扰你休息啊!”老太监顿时惊讶道。

    “是我通知西林战王的!”一旁一个侍卫低头道。

    “大胆,我不是交代过,不许打扰战王休息吗?”老太监瞪眼怒道。

    西林战王脸色阴沉:“哼,凤凰山出了叛徒,要刺杀小主!这还不是大事吗?难道等哪个小主殒落,再来通知老朽?”

    “呃,老奴不敢!”老太监顿时低头道。

    “哼,我们是信任你,才让你主持此次试炼的,怎么会出了如此大的纰漏?”西林战王冷眼看向总管。

    “战王恕罪,那黑卫,黑卫不知怎么叛变了,我也不知道!好在诸位小主无碍!”老太监马上恭敬道。

    “我刚才来的时候,听到你说作弊?谁作弊了?”西林战王沉声道。

    “他,他周念念!”老太监马上指着周念念。

    “我没有!”周念念气愤的看向老太监。

    “你怎么没有?你一个三岁小孩,怎么可能抓到这么多的迅猛兔?这可是六百只啊,你一个三岁小孩要是能做到,老奴将这些迅猛兔生吃了!”老太监顿时瞪眼道。

    “我不是三岁小孩!”周念念气愤道。

    “你怎么不是三岁小孩?”老太监冷笑道。

    “我四岁了!”周念念叫道。

    老太监:“………………!”

    神特么的四岁了,三岁、四岁有区别吗?我说的重点,是你这么小,不可能办这么大的事情,而不是你三岁、四岁。有意义吗?

    西林战王神色复杂的看向周念念。

    “我没有作弊,这些都是我自己抓的,除了那些小兔兔抓来后生下的,其它都是我抓的!”周念念顿时说道。

    四岁?终究还是太小了,说服力太小了。

    老太监一脸的不信。

    “总管?我记得,你派人暗中跟着一众小主的呢?有谁能证明,周念念小主作弊的?”西林战王看向老太监。

    “呃!”老太监面色一僵。

    这不明摆着的吗?三四岁小孩,抓了六百只迅猛兔,这不是作弊是什么?还要证据?

    “启禀战王,跟着周念念的是黑卫,两个黑卫跟着跟着,就没了!我这里没有证据,可是……!”老太监苦涩道。

    “你说,没人跟着小主?”西林战王脸上一冷。

    “是,西林战王,你听我说……!”老太监顿时焦急道。

    “混账!”西林战王一声冷哼,手中拐杖猛地一撞地面。

    “小主们,都是凤凰山未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十条命也不够赔,居然还真让小主独自去历练了?你怎么想的?”西林战王喝斥道。

    “我,我派了,可是,后来两个黑卫消失了,我就找不到周念念了!”老太监顿时低头不敢反驳。

    “黑卫?黑卫不是要刺杀小主们吗?你还敢派他们?哼,我看你这总管是不想当了,做的什么事情!”西林战王冷声道。

    “我,我,我,战王恕罪!”老太监苦涩道。

    “哼,你不能证明我作弊了,那我就是真实的,抓了六百只迅猛兔,我是第一名!”周念念顿时鼓起胸膛骄傲道。

    西林战王扭头看向周念念。眉头微皱。

    “战王,虽然没有证人证明周念念作弊,但,同样也不能证明这六百迅猛兔,就是周念念抓的啊!他才四岁,他肯定作弊了!”老太监马上说道。

    “我没有!”周念念顿时焦急道。

    “你没有?这里谁相信你啊?你才四岁而已,历练前,才三岁半,就凭你?你问问大家,有人相信吗?”老太监顿时得意的说道。

    一众凤凰山侍卫,一个个摇了摇头。

    人之常理嘛,谁都不相信周念念,毕竟,他太小了,他要是抓了十只八只,还有人相信,可,六百只?开玩笑,就连霓小主都没抓那么多,你一个四岁小孩能做到?

    “真的是我抓的!”周念念顿时焦急无比的说道。

    这一刻,就连西林战王都不相信,眼神有些怀疑的看向周念念。

    “你说是你抓的,就是你抓的了?哼,我看,你肯定是作弊了,找人帮忙的!”老太监说道。

    “我没有!”周念念急的不知如何辩解。

    “那你找个证人啊?哼,第一名,应该是霓小主,而不是你这个骗子。你应该是最后一名,谁让你骗人了?”老太监语气尖刻道。

    “我不是骗子,都是我抓的!”周念念此刻无比委屈。

    “那你有证人吗?你有证据吗?”老太监得意道。

    证人?有,叔叔可以证明,可,自己答应叔叔,不能说和叔叔认识的,这怎么办啊?

    “所以,你就是骗子,霓小主才是第一名!”老太监得意道。

    “我能证明!”一旁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所有人惊奇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霓小主。

    “霓小主?”老太监惊讶道。

    “霓姐姐?”一群小主也惊奇道。

    “我能证明周念念这六百只迅猛兔,都是他抓的!”霓小主顿时搀住周念念小手。

    “霓姐姐?”周念念惊讶道。

    其它人也露出茫然之色。

    “霓小主,你和他又不是一起历练的,怎么可能证明?霓小主,你是第一名啊!”老太监一脸焦急道。

    “我知道,但,我不能骗人,我说能证明,就能证明!”霓小主顿时肯定道。

    “嗯?如何证明?”西林战王皱眉道。

    “你们看我抓了一百只迅猛兔,可,你们知道吗?我抓迅猛兔的方法,就是周念念教我的,在遇到周念念之前,我就抓了几只迅猛兔而已,是周念念将抓迅猛兔的方法教我的!”霓小主说道。

    “什么?”众人露出不信之色。

    “是真的,不信,你们可以问问跟着我的那几个人,一开始两个月了,我就抓了几只,中途遇到了小念念,小念念抓了一只迅猛兔,给我做了一顿饭,我跟他在一起两天,他就抓了三只迅猛兔,而且全部吃进肚子了,然后,周念念教我,如何分辨迅猛兔足迹,如何根据迅猛兔粪便寻找迅猛兔。因为周念念教我,我后来才能抓到百只迅猛兔的!”霓小主真诚道。

    “真的吗?周念念,你这么厉害?”一众小主顿时惊讶道。

    “嗯!”周念念微微红着眼睛,自豪道。

    这都是叔叔教我的,周念念顿时更加骄傲了。

    “我都能抓到百只迅猛兔,周念念为什么不能抓到更多?他抓迅猛兔本领比我还大,这里,还有一些迅猛兔生了小兔兔,我可以证明,六百只,就是小念念抓的!”霓小主肯定道。

    “谢谢你,霓姐姐!”周念念感激道。

    “没事,我实话实说!”霓姐姐拍了拍周念念肩膀。

    “霓小主,你可知道,你要是证明了,你就是第二名了,而第一名,就是周念念了!你要是不证明,你还是第一名!”老太监恶意引导道。

    “第二就是第二,我不要靠欺骗得来的第一。今次我输了,下次我还能赢回来!”霓小主顿时坦然道。

    “好!”西林战王忽然叫了一声。

    “嗯?”所有人都看向西林战王。

    “霓小主,你能有这份坦然,其实比什么都重要,老祖知道你如此光明磊落,一定会为你高兴的!”西林战王笑道。

    “嗯!”霓姐姐被夸的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如此,总管,你说谁是第一?该排名了吧!”西林战王说道。

    老太监一脸的不情愿,看了看周念念,语气生硬道:“第一名,周念念!”

    “我是第一名!”周念念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

    “第二名……,第三名……,第四名……。…………!”老太监一脸不情愿的报出了所有小主的名次。

    一些小主心情不错,但,还有很多心情不好。

    “我给大家做兔子吃!”周念念顿时叫道。

    “好啊,好啊…………!”顿时,一众小主心情好了起来。

    霓姐姐将周念念做的食物夸得天下少有,众小主顿时嘴馋了,听到有吃的,顿时开心的不得了。一群小主,围着周念念开始挑选肥美的兔子了。

    西林战王看着周念念,神情微微复杂,因为,眼前这周念念太小了,才四岁,四岁而已,居然有了成为焦点的潜质,一群小主,居然都以他为主?这是领袖气质啊。这才多大啊?

    一旁老太监却是脸色阴沉,显然看周念念怎么都不顺眼。

    这一刻,不远处的侍卫,收拾了一大堆干尸而来。

    “总管,黑卫们的干尸,都收来了,接下来,如何处置?”一个侍卫询问道。

    老太监脸色一冷:“背叛凤凰山,刺杀小主,这就是死罪,不仅他们死罪,他们全族同罪,全部记录下来,我们回凤凰山,就灭他们全族!”

    “灭黑卫们的全族?”一个侍卫惊讶道。

    “不错,背叛凤凰山,罪有应得,必须死,必须灭全族!”老太监冷声道。

    “那,跑掉的黑卫首领,他的全族,怎么办?”那侍卫好奇道。

    “逃了也是死罪,黑卫首领?哼,通告各脉,申请凤凰令,天下追捕那黑卫首领,死活不论,至于他的全族,一个不留,杀!”老太监冷声道。

    “是!”一众侍卫应声道。

    话音刚落,树林深处忽然传来一声吼叫。

    “老太监,你大爷的,你还要灭我全族?你不得好死!”一声凄厉的声音从树林传来。

    却看到,王雄提着一个断了手脚的男子,进入了树林,那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先前逃掉的黑卫首领。

    黑卫首领没有逃掉,被抓回来了?

    老太监顿时脸色一变,自己刚才,要杀他全族来着?

    “嘭!”

    王雄将黑卫首领往前一丢,落在了地上。

    那黑卫首领,四肢都断了,眼中尽是怨恨,这股怨恨,不是对着断他手脚的王雄的,反而一脸怨毒的看向老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