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岛,真神行宫口。

    余烬带着五百天狼团,将真神行宫包围了起来。

    行宫口外,跪着十几名百姓,此刻头如捣蒜的向余烬磕头之中。

    “余大人,求你救救小女,求你了!”

    “我们女儿失踪三天了,我们这三天找疯了,后来一个在行宫服侍的老乡看到了,他们,他们不是人,他们抓了我们女儿!”

    “他们太无法无天了,我们女儿被糟蹋了,呜呜呜,余大人!求你救救小女!”

    ……………………

    ………………

    ……

    十几名百姓痛哭流涕道。

    “你们报官了吗?”余烬沉声道。

    “报了,我们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县令说,东岛以东方王全权负责,要我们来禀报东方王,刚准备去东方王行宫禀报,就看你们来这里了,求余大人做主!”

    “求余大人做主!”十几名百姓顿时焦急道。

    余烬终究是狼族,还未体会到人族此刻的怨怒,余烬转头看向远处东方行宫口。

    王雄已经站在一个高台上了,虽然隔着很远,但,拥有东岛印,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听到十几个百姓的哭喊,王雄眼中也闪过了一股杀意。

    看到王雄眼中的杀意,余烬瞬间全部懂了。

    “破门!”余烬一声大喝。

    “是!”顿时,一群天狼团瞬间闯向真神行宫。

    “大胆,你们干什么?这里是真神行宫!”

    “找死啊,你们!”

    “都跟你们说了,神徒在休息,不见任何人!”

    ……………………

    ………………

    ……

    真神行宫的一众守卫顿时一阵怒吼。

    天狼团可不会听他们的,瞬间凶猛冲击而起,几个守卫,在大批天狼团面前,根本不堪一击,转眼,真神行宫的大门被破开了。

    “轰!”

    大门破开,一声巨响,预示着王雄正式出手了。

    于此同时,大荒行宫、生丹行宫之中的高台之上,一个个仙人尽皆眯眼望去。不仅如此,昨日周共工的南岛成为神都海焦点,今日东岛也开始成为焦点了。

    真神行宫的大门破了。一群青狼瞬间冲入行宫之中。

    “轰!”

    行宫内一声巨响,顿时,十多条青狼被炸了出来,却是真神行宫开始反击了。

    却是从真神行宫之中,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男子面色泛着青光,脸色阴沉,四周一众守卫,全部拥护其身侧。

    “哪个找死,敢闯真神行宫?”青面男子冷声道。

    远处,蛛皇脸色一沉:“青面牙?巫元尊真神的九徒弟?他回来了?”

    “青面牙?”一旁一个仙人一哆嗦。

    “青面牙,那个恶魔,不是说,他已经离开白狂地洲了吗?”

    “是帮真神出白狂地洲去办事,已经出去百年了吧?”

    “百年前,青面牙在古战场大放异彩,当年还和白先生斗过。虽然不幸败北,但,能在白先生手下走上一炷香时间,其实力早已是天仙高阶了啊!”

    “而且,你看,青面牙身后,那群人周身仙气环绕,有五个都是天仙吧?”

    “五个天仙,地仙最少二十个,人仙……!”

    “真神使团前来,一直很低调,又不与我们交流,没想到……!”

    ………………

    …………

    ……

    众仙人一阵惊讶。

    蛛皇却是双眼微眯道:“教主夫人,百年前,我等进入过古战场,见过青面牙出手,一柄骨剑的确厉害!也不知这百年,他经历了什么!”

    “他经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好像刚回来?”蓝田玉双眼微眯道。

    “是啊!”

    ------------

    “东方国,天狼团团主,余烬!”余烬冷眼喝道。

    青面牙眯眼看向余烬:“东方国?我想起来了,刚回来,我就听说,小师弟被什么狗屁东方王杀了?本来,我还想去凌霄城看看呢,师尊让我来参加什么狗屁封禅大典!原来,你就是那王雄的人?”

    “昨天,大王之令,你可收到?”余烬喝声问道。

    青面牙掏了掏耳朵,冷笑道:“什么大王之令?小东西,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余烬喝声道。

    “这里是大秦!你总该知道吧?”青面牙冷笑道。

    “你也知道这是大秦?你还敢掳掠我大秦子民?”余烬喝声道。

    “你说那几个女子?哈哈哈,老子刚回来,一百年没碰女人了,召了她们,是她们的福气。怎么,你还要为他们抱不平?不过,迟了,那几个疯女人,不听管教,已经被我吃了!”青面牙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余烬眼中一瞪。

    “我跟你拼了!”十几个百姓顿时痛苦的吼叫着。

    “放肆!”青面牙眼睛一瞪。

    “呼!”

    滚滚剑气轰然冲向四方,那冲来的百姓,瞬间被撞飞了出去,若非贺剑之出手相救,十几个百姓已经被剑气分尸了。

    “别来惹我,我告诉你们,老子肚子里还憋着一口气呢!哼,杀我小师弟,你们可知道,小师弟是师尊的什么人?大秦?什么狗屁大秦!老子今天来,就是来报仇的!哼,才成立几十年,也大言不惭的想要开什么封禅大典?可笑!”青面牙狞声道。

    余烬、贺剑之还未说话,那青面牙再度冷声道:“你们要搞清楚情况,大秦供奉的真神,是家师!你们是得家师天眼,替家师放牧百姓的,就好像放羊一样,他们都是羊,我挑几个打牙祭,你们也敢对我放肆?还命令我?看过羊群命令放牧人的吗?我是没看过,若不是王雄还没来,我早就将这大秦掀了!”

    “孤已经来了,你到是掀啊!”远处,陡然传来王雄冰冷的声音。

    “嗯?”青面牙扭头望去。

    瞬间,看到远处高台上,那目光冰冷的王雄。

    “你就是王雄!”青面牙双眼微眯。

    “孤也听说过,真神巫元尊九大弟子,其中以青面牙脑袋最不好使,又最为暴戾,最为淫邪!呵呵,看来传言不虚!”王雄冷声道。

    “你说我什么?”青面牙冷冷道。

    “本来,孤只是准备请你们离岛就行了,但,辱杀我大秦子民,谁也逃不掉。最后告诉你,我们,不是羊,是我大秦百姓供奉的气运,养活了你们!不谢我大秦百姓,反而作威作福?你今天也不用走了!天狼团,杀!”王雄冷声道。

    “大胆!”

    “放肆,我等是真神仆从!”

    “你敢,我们是神仆!”

    …………………………

    ……………………

    …………

    青面牙身后强者顿时怒喝而起。

    但,天狼团可不会听他们命令,瞬间一拥而上。

    “轰!”

    两方强者瞬间战斗在了一起。

    余烬更是瞬间化为骨狼,扑向青面牙,贺剑之也仗剑而出,直冲一众强者。

    “轰隆隆!”

    巨大的冲击,造成地动山摇般破坏,恐怖气流直冲四方。

    本来,整个东岛都要受到波及的,但,不知为何,仅仅只有响声,气流好似被一股无形中的力量镇压了一般。

    却是王雄操纵东岛印,控制住了四方,给百姓一个安定的环境。

    东岛,还真是一个滔天巨宝,如此多的仙人战斗,在王雄催动下,居然不动如山,安稳无比。

    远处,蓝田玉、蛛皇、商恨、花千红、夏若地尽皆双眼一眯,看出了东岛的不凡。

    “王雄,还真敢出手啊!”夏若地面露阴沉道道。

    “夫君,王雄还真是无法无天,这次还想杀神徒?”花千红惊讶道。

    “红儿,我们也该走了!”商恨却是笑道。

    “啊?”花千红一愣。

    商恨却是宠溺的看着花千红,花千红瞬间明白了,三大使团都不理会王雄的命令,王雄若是不出手也就罢了,出手,就是撕破脸皮了。商恨不想与之相斗。

    本来,商恨想要去拜会一下的,因为自己,商恨选择了退。花千红眼里尽是感动。

    “嗯!”花千红深情的点了点头。

    “退什么退,我不退!”夏若地瞪眼道。

    但,商恨根本没有征求夏若地的意见:“你不退,你就自己留着吧!”

    “你!”夏若地瞪眼道。

    -------------------

    青面牙不愧是巫元尊的弟子,一柄骨剑,顿时凶煞无比,凡是靠近的骨狼,无不冲天而上,瞬间败北,甚至差点有一个骨狼斩断了骨头。

    贺剑之长剑冲向青面牙,余烬也是凶猛的扑向青面牙,才堪堪挡住了青面牙的骨剑。

    “天仙巅峰的野狼?还有你,你的剑法是古战场,那头老鹤的?”青面牙眼中一瞪。

    “正是家师!”贺剑之冷声道。

    “好,好,好,那就再好不过了,我是回来迟了,没有时间进入古战场,报百年前之仇,既然你是他弟子,那就先宰了你再说!”青面牙面露狰狞道。

    “呲吟!”

    满天剑影,骨剑、青铜长剑瞬间碰撞而起,有了鹤祖的传承,又有白先生的经验,贺剑之此刻的剑法恐怖的强大。

    “余烬,天狼团遭遇对方天仙压制,你去帮他们,他交给我!”贺剑之喝道。

    “吼!”

    余烬顿时扑向一众天仙。

    正如贺剑之所说,青面牙的手下,有好几个天仙,可是一面倒压制天狼团啊,要是天狼团死伤惨重,大王颜面何存?

    余烬扑过去,瞬间战场逆转。

    贺剑之虽然无法飞行,但,却能凝聚无数剑气,如古战场中白先生一般,踏着剑气,也能攀上高空。

    高空之中,剑海纵横,贺剑之斗战青面牙。

    两大剑修的战斗,瞬间成了最大的焦点。

    “贺剑之的剑法?妈的!”蛛皇面露狰狞的恨色。

    蛛皇发现,昔日自己瞧不起的贺剑之,如今剑法已经远远超越了自己,他地仙中期的修为,剑法居然弥补了修为上巨大的障碍,能和天仙巅峰的青面牙一战了。

    “贺剑之?是他?”蓝田玉也是眼中一亮。

    终于,蓝田玉认出了贺剑之是谁。当年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小鹤儿?

    而另一处,花千红正和商恨召集属下要离开,抬头见,花千红也眯眼看着天上。

    “怎么了?”商恨疑惑道。

    “那是贺剑之?好厉害的剑道天赋!”

    “哦?”商恨疑惑道。

    “他虽然被青面牙压制,但,他一剑精准过一剑,这剑道天赋,不输于我!”花千红凝重道。

    “不输于你?”商恨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