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宫!

    随着李神仙启动阵法,强行将大狂天帝的尸棺从地宫空间剥离,整个地宫的大阵都摇动了起来,整个地宫都不稳定了。

    这一刻,地宫岩浆海翻腾不止,地宫诸海岛更是一阵颤鸣,而各岛上,那沉睡中的强者们,陆陆续续开始苏醒了。

    最先苏醒的,自然是一众强大的战帅。

    虎帅岛。

    虎帅沉睡黑山之中,陡然双目一开,化为一头斑斓巨虎。

    “吼~~~~~~~~~~~~~!”

    虎帅一声咆哮,四周本来就摇颤的岩浆海更加的晃荡不堪了。

    虎帅骤然苏醒,陡然脸色一变,继而露出痛苦之色。

    “啊,好痛,好痛,我的身上,怎么这么痛,啊~~~~~~~~~~!”虎帅痛苦的叫着。

    痛苦了一会,虎帅才狰狞的看看自己身体。

    “本虎帅沉睡的时候,有人动过我身体?我当年留下的一缕反击情绪,让我的肉身与对方战斗过了一番?好痛,好痛啊,哪个混蛋,敢动我肉身?”虎帅痛苦之中。

    “好痛,我的脑袋好痛,天顶轮?我的天顶轮,被人斩下一块了?好大的胆子,好痛啊,敢斩我天顶轮,那可是天帝赐给我的天顶*法,我的天顶轮,更收集了异族无尽命气,为天下第一的天顶轮,居然伤我天顶轮?我要你们不得好死!”虎帅痛苦之中。

    扭了扭身子,虎帅面露狰狞的看向四周岩浆海。

    岩浆海上,岩浆翻腾。此刻的虎帅岛,只剩下虎帅一个人了。

    虎帅看看四周,四周一片狼藉,显然自己沉睡期间,这里曾经有过大战。

    “可惜了,我的那些手下,全部被我天顶轮吞噬融化了,否则,还可以问问,到底谁伤害了我的肉身,混蛋,混蛋!我要知道是谁,我要你命!”虎帅面露狰狞道。

    “我的命气天顶轮?呵,哈哈哈,天帝从长生不死族总结的功法,居然自己不修炼?迂腐,这功法,可以让我也变的和长生不死族一样,要不是天帝不准我滥杀无辜,我此刻,早就大罗金仙了,而且,长生不死的大罗金仙。天帝?迂腐,迂腐,哼,这一次,我陪你胡闹,沉睡仙墓,算是还了这命气天顶轮的人情了,接下来,我可不管你的命令了,谁再挡我,我就用他来喂饱我的天顶轮,无论是谁,无论是谁,就是你天帝,也休想,哈哈哈哈!”虎帅狰狞的大笑之中。

    扭了扭身子,感受着身体上的难受,虎帅面露更多的狰狞了。

    “趁我沉睡,伤我肉身,斩我天顶轮?哼,你以为你逃得掉?我的天顶轮,最后残留气息在哪,我能感受到,我能感受到,谁也别想跑,我要将你们变成我天顶轮的养料,吼!”虎帅一声大吼。

    扭头,虎帅不理地宫中的混乱,即将从地宫出口踏出去了。

    -------------

    剑神教总部!祭坛之上。

    五大真神同时出手,引白狂地洲天地之力灌入李神仙的神躯,神躯借五大真神之力,调动盘古世界天地大势之力,终于,撬动了地宫空间,将天帝尸棺剥离了出来。

    天帝尸棺四周,并没有太多的珍宝、法器,只是一口普通冒着火焰的棺材,看似平常,但,谁敢小觑?

    地宫中,无数金甲战士眉心符箓缓缓碎裂,似乎要全部苏醒了一般。

    “快,快,快,百万金魔军,这可是天帝当年最厉害的军队,在他们苏醒前,一定要控制天帝!”李神仙操纵自己的神躯激动道。

    “嗡!”

    棺材浮出了祭坛,一股惶惶之威散发而出。

    即便天帝肉躯还封在棺材里面,甚至天帝还没苏醒,远处的王雄、吕杨都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气息。

    “皇上,我们要做什么吗?”吕杨担心道。

    “我们暂时什么也做不了,再等等!”王雄沉声道。

    “是!”吕杨凝重道。

    的确,眼前的一群人力量,已经超过了吕杨、王雄的控制,对付一个真神,吕杨可以利用九龙神火罩。

    如今,五大真神、李神仙全部在此,吕杨可没有任何把握。

    “师尊,这就是大狂天帝?”姬曹激动的问道。

    “开棺!”李神仙一声大喝。

    没有理会姬曹的激动,李神仙一挥手。

    “匡!”

    一股巨大的力量,顿时将天地尸棺的棺盖打开。

    棺盖一开,内部瞬间冲天而上亿万彩光,彩光有九色,直冲九霄,将上方天地都染成了九彩之色,耀眼无比。

    “好大的贵气!”凤兵惊讶道。

    “是啊,这才是天帝气象,就和凤凰老祖一样,踏步所在,九色冲天!光耀夺目,万众焦点!”姬曹激动道。

    “不好!”凤兵脸色一变,扭头看向天上。

    果然,就这一会功夫,在白狂地洲之外,无数绝世强者纷纷看到了九色光柱,一个个激动的快速冲了过去。

    奈何,有龙池结界在,无法靠近白狂地洲。

    龙池结界犹如一个透明的半球,将白狂地洲罩住了,无法进入,但,可以飞到半球的上方啊。

    此刻,隔着龙池结界看到,一道又一道的金光从四面八方射来,飞在了尸棺的正上方。

    “啊,那就是大狂天帝?”

    “大狂天帝还没苏醒?里面的人,在挖坟掘墓?”

    “这是要给大狂天帝鞭尸吗?”

    “好大的胆子,大狂天帝要是苏醒了,不扒了他们的皮!”

    “我可是听说,这大狂天帝,杀戮之心极重啊,这白狂地洲上的人找死啊!”

    “师尊,快来这里啊,快来看啊!”

    “大狂天帝,大狂天帝的尸身出世啦!”

    “天帝令符,混蛋,你们不配拥有天帝令符,给我破开这龙池结界!”

    “没错,一起动手,天帝令符,就在下方,动手,动手,快动手!”

    ……………………

    ………………

    ……

    头顶上方,传来一片轰鸣之声。

    却是无数强者飞到龙池结界外的正上方,看到了下方的一切,一个个贪婪的激动不已,快速攻击结界了起来。

    “不好,好多强者,还有金仙,金仙也有不少!”凤兵脸色大变。

    开玩笑吧?那么多强者?真仙数不胜数,金仙也有好多个?要知道,自己、李神仙、五大真神,可都是真仙实力啊,一旦龙池结界被他们破开了,自己一行就惨了。

    “不要怕,哈哈哈,一切皆在我的算谋之中!他们?就让他们看吧,等我们控制了大狂天帝,金仙又算得了什么?”李神仙大笑道。

    所有人对着棺材里面望去。

    却看到,棺材里面那放着九彩光芒的大狂天帝尸身,身穿金黄色龙袍,仅仅的躺在棺材之中。

    大狂天帝的身躯颇为高大,一头金色的长发极为的显眼,而在大狂天帝的脸上,却是戴着一个金色的面具,让人无法看清大狂天帝的脸。

    可即便如此,也没人怀疑他就是大狂天帝,因为那气息骗不了人,那九彩光芒也骗不了人,他就是大狂天帝。

    棺材中,并没有多少宝物,只有大狂天帝双手放在前面,各握一物。

    大狂天帝左手握着一个御玺,右手握着一个圆形盘,圆盘之上,无数看不懂的符文,看起来极为的玄奥。

    “那两个是……?”凤兵陡然呼吸急促了起来。

    “左手的是御玺,同样,也是这百万金魔军的兵符,百万金魔军,是类似僵尸一般的强大军队,当年,大狂天帝就是凭借这金魔军,所向无敌,统领天下的!得到这兵符,就能控制金魔军,就将拥有一支无敌的军队!”李神仙解释道。

    “大狂御玺,是百万金魔军的兵符?这金魔军,我也听说过,世间难得的无敌大军!”姬曹激动道。

    “那另一个圆盘难道是……?”凤兵激动道。

    “没错,那就是‘天帝令符’,只有天帝令符,才能开辟天庭!外面多少仙庭,强大的霸占几个地洲的都有,可,他们永远只是仙庭,无法晋级天庭,为什么?就因为没有天帝令符!有天帝令符,才可以开创天庭!”李神仙解释道。

    “天帝令符?咕隆!”姬曹咽了咽口水。

    “我来先将大狂御玺、天帝令符取了!”凤兵激动的扑了上去。

    咻!

    凤兵速度极快,瞬间到了大狂天帝尸棺之处。

    “混账!”天上,龙池结界外无数强者顿时怒喝。

    李神仙却不以为意,冷笑的看向凤兵。

    就在凤兵要触碰到大狂天帝肉身的时候。大狂天帝肉身瞬间爆发出一股耀眼的金光。

    “轰!”

    “噗!”

    凤兵瞬间被金光撞击,半空中一口鲜血喷出,炸飞了出去。

    “凤兵?”姬曹惊叫道。

    “找死的东西,我让你观礼,你却想抢我们东西,不知死活!”李神仙冷声道。

    “师尊,凤兵只是太激动了,师尊息怒!”姬曹马上说道。

    李神仙冷冷看了眼凤兵跌落在地,并没有再说什么,接下来还要仰仗姬曹的帝王之气,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大狂天帝虽然沉睡了,但,他昔日终究是大罗金仙,一代天帝,会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呵呵,不要说你真仙,就算金仙想要靠近大狂天帝的尸身,也将瞬间被其尸身反击,可笑,你还不知死活!”李神仙冷笑道。

    跌倒在地,又连续吐了几口血的凤兵,这才露出一丝脸红。

    “师尊,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姬曹看向李神仙。

    “本尊用神躯,控制大狂天帝的肉躯,而你,用你的帝王之气,控制大狂天帝沉睡的精神!”李神仙说道。

    “帝王之气?控制大狂天帝精神?”姬曹微微皱眉。

    “放心,大狂天帝陷入深度睡眠,体内帝王之气已经虚弱到了极致,你有能力压制他的!”李神仙郑重道。

    用自己的帝王之气,压制大狂天帝的帝王之气?

    姬曹咽了咽口水:“万,万一压不住怎么办?”

    “嗯?”李神仙眼睛一瞪。自己已经忙到了最后一步,你还想撂挑子不成?

    “我说,我说的是如果,师尊,这毕竟是大狂天帝!我,我担心!”姬曹赔笑道。

    “哼,没有如果,是必须要控制!控制住了,大狂天庭就是你的,白狂地洲也是你的,百万金魔军也是你的。控制不住,将大狂天帝刺激醒,他要是醒了,看到我们在操纵他,你懂他的怒火的!”李神仙冷眼看向姬曹。

    姬曹咽了咽口水,虽然心中无比担心,但,终究捏了捏拳头,毕竟,成功的诱惑太大了。

    “放心,你好歹是一个仙帝,帝王之气再弱,也不是常人可比,一定可以压制他的!”李神仙强调道。

    “是!”姬曹捏了捏拳头兴奋道。

    帝王之气?一旁吐血中的凤兵,却是张了张嘴,露出一丝担心之色,可终究,凤兵并没有说出来,事到临头了,哪有放弃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