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金魔军迅速占据四面八方虚空,将所有人全部围了起来。

    此刻,地宫之中一阵沸腾,无数海岛好似在合并一般,一支支的金魔军快速从地宫出来。越来越多。

    夏司命取代了李神仙,操纵四周,此刻更加的血腥,更加的不择手段。

    李神仙还想着打退所有人,然后慢慢炼化这枚兵符呢。

    夏司命直接开始炼化了。血炼,用所有人的鲜血、灵魂炼兵符?

    兵符终究需要天帝尸身催动,只有炼化为己后,才能自己使用,夏司命一刻不停。

    “快走啊!”

    “不好,我们被围起来了!”

    “夏司命,你知道我仙庭吗?我要是有三长两短,仙帝不会放过你的!”

    “夏司命,你敢斩尽杀绝?”

    ……………………

    ………………

    …………

    一阵阵呼喊声响起,奈何,金魔军根本毫无感情,只听命行事,快速杀戮而起。

    夏司命踏在天帝尸身之处,冷眼看向四方。

    天帝尸身之中,姬曹一哆嗦。

    这夏司命,比李神仙还狠啊!

    “夏司命,可否让凤兵回去请我父亲?”姬曹带着一丝畏惧道。

    姬曹也想明白了,你若不放我,那我们就同归于尽。

    “可以,凤兵随时可以离开!”夏司命却是点了点头。

    “呃?”姬曹一愣。

    “是不是觉得,我比李神仙要好说话?”夏司命笑道。

    “我,我,我只是……!”姬曹有些茫然。

    “我和李神仙不同,一言自然九鼎,我说放你走,就放你走,并且,等你爹来的时候,这具天帝尸身,也给你们带走,你看我多通情达理?”夏司命笑道。

    “呃,好像,好像是……!”姬曹古怪道。

    这夏司命,好像真的很好说话啊。

    一旁凤兵却看出了夏司命用心,脸色阴沉道:“夏司命,你是想要利用太子帮你镇压天帝沉睡的灵魂,让你炼化了金魔军兵符?然后,再将天帝尸身这个烂摊子,交给我们?”

    天帝尸身?夏司命也不敢随意处理,自然说得好听,送给姬曹了。但,凤兵已经看出了这里面的凶险。

    “没错,不然,你想怎么样?”夏司命淡淡道。

    夏司命直接承认了。顿时,凤兵、姬曹不知如何是好,是啊,我能怎么样?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耐心等着吧,姬曹!还有你,凤兵,还不去凤凰山禀报?”夏司命淡淡道。

    “我!”凤兵脸色一僵。

    到了这一刻,凤兵难道还看不出天帝尸身是一个*烦吗?李神仙不敢乱动,夏司命也畏如蛇蝎,自己回去,这烫手山芋带到凤凰山,到时万一造成巨大破坏,自己可是罪大恶极啊。

    “我要再等等!”凤兵郁闷道。

    “随你!”夏司命并没有逼迫。

    夏司命要的是兵符,百万金魔军,这可是横扫天下的军队啊,得到这支军队,自己的大荒仙庭算什么?百个大荒也不如这百万金魔军啊。

    “啊!”

    “啊!”

    ……………………

    ………………

    ……

    一声声惨叫响起,四周所有人都成了金魔军屠杀的对象,夏司命一挥手,四面小旗插在四周,滚滚鲜血从四面八方快速涌向夏司命之处。

    夏司命捏着一些法诀,顿时,将这无数鲜血引入了兵符之中。兵符颤动,好似在被炼化一般。

    不止四周来袭的强者,四方林中的潜伏者,也受到了金魔军的攻击。

    “不行了,快,从地道逃!”一个强者惊恐的叫道。

    “轰!”

    金魔军钻入土里,瞬间将那强者屠杀。

    金魔军好似能看穿四周一切。顿时冲向鼠帅,鼠帅眼睛一瞪,一个激灵,调头就跑。

    鼠帅虽然实力不强,但,逃跑,没人追得到,包括一众金魔军。

    王雄、吕杨之处,也遭遇到了金魔军的围杀。

    “轰隆隆!”

    二人转眼藏不住了,数百个金魔军扑向了二人。

    “走!”王雄一声大喝,拉着吕杨瞬间飞天。

    “杀!”数百金魔军金刀斩向王雄。

    “破!”王雄一掌冲天。

    “轰!”

    四周虚空一荡,数百金魔军一顿,但,王雄、吕杨也被围了起来。

    “皇上,不用管臣,皇上先走!”吕杨焦急道。

    “说什么呢?朕能让你留在这里?”王雄眼睛一瞪。

    东皇钟碎片,留在了凌霄城,金乌王雄此刻,并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仅仅取出一柄长剑,冷眼看向四方。

    “轰、轰、轰………………!”

    一连串的冲击之下,王雄并没能将金魔军打退,因为,围着二人的金魔军,已经达到了三万之多。

    “哦?是王雄?你居然一直躲在这里?我若不是对这里斩尽杀绝,还发现不了你呢!”夏司命盯着远处王雄却是露出一丝惊讶。

    “夏司命,你想与朕为敌?”王雄抓着长剑,冷冷的看着夏司命。

    吕杨更是取出了九龙神火罩,护住周身。

    “与你为敌?呵,对我来说,一切都无所谓,你救了我儿,不过,你也毁了大荒,你我算是不相欠了,今天,只能算你倒霉,碰上了我!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杀!”夏司命冷冷的说道。

    “吼!”

    金魔军轰然冲向王雄。

    “哇!”王雄顿时化为一只巨大的金乌,周身笼罩在了滔天大火之中。

    “吕先生,守护好自己!”金乌喝声道。

    “是!”吕杨应声道。

    金乌却没有想着逃跑,而是忽然翅膀一展,向着夏司命冲去。

    “哇!”

    滚滚太阳真火,轰然爆发而开,四周天地顿时大火滔天,一众金魔军在热浪之下,顿时倒退了一些。

    “金魔军?斩金仙,都如屠猪狗,你?还是算了吧!”夏司命冷笑道。

    “轰隆隆!”

    金乌轰然与一众金魔军冲撞起来,顿时,滚滚战斗风暴直冲四方,大火滔天,奈何,金魔军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根本伤害不了。

    “不自量力!”夏司命露出一丝冷笑。

    同时,夏司命看着被鲜血浸泡的兵符,兵符颤动,好似要被炼化了一般。

    远处,躲逃中的鼠帅看着战场中心,四方强者已经快被屠戮空了,只剩下那金乌还在挣扎,可惜,四周金魔军越来越多,地宫出来的金魔军,已经有五十万之多了。金乌此刻,岌岌可危,好似随时被金魔军屠杀一般。

    “不可能啊,那是王雄啊,哪怕是金乌分身,那也是王雄啊,天帝的各种布局,不就是给他塞好处吗?怎么,怎么最后还要将王雄杀死?不可能啊!”鼠帅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远处,天帝尸身内的姬曹却是眼睛放光:“杀,快啊,杀了他啊!”

    “不对!”鼠帅陡然脸色一变。

    “先前,十万金魔军,就能秒杀金仙了,如今,围着王雄的都有二十万金魔军了,还没有伤到王雄?这,这不合理啊,王雄虽然厉害,但,此刻比金仙肯定不如啊,就一柄环绕身体的长剑?有个屁用?王雄居然没事?为什么?难道?”鼠帅瞪眼惊愕道。

    战斗中的金乌也是越发焦躁,金魔军的压力越来越大,王雄眼中的戾气也越来越大了。

    “大日煞轮,爆!”王雄一声大喝。

    “轰!”

    金乌身后,那一轮太阳,轰然爆开了,当然,这只是王雄将大日煞轮内的太阳真火,一次性全部爆发出来,滔天大火,昔日能瞬间将生丹圣山融为熔浆。

    此刻,同样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可笑,王雄,除非现在老天帮你,否则,谁也救不了你!金魔军,以刀势封锁火焰!”夏司命冷声道。

    五十万金魔军同时出刀,瞬间斩向滚滚大火,要将爆开的太阳真火掀飞出去。

    “哈哈哈,王雄,你死定了!”姬曹也是惊喜道。

    对于王雄的怨念,姬曹比谁都深,此刻看到王雄要死,自然高兴无比。

    但,也就在这一霎那,所有金魔军忽然好似卡壳了一般,不动了。

    “什么?”夏司命脸色一变。

    “轰!”

    五十万金魔军瞬间被火浪炸飞了出去。

    全炸飞了!虽然没有损坏,但,根本没有伤到王雄身体。那一瞬间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如汪洋般的大火之中,夏司命还没来得及反应,金乌却瞬间到了近前。

    “唳!”一双利爪轰然抓向夏司命。

    夏司命仓促一剑斩之。

    “轰!”

    两人力量骤然平分秋色。夏司命的实力,终究更强一分,仓促之下,不落下风,顿时周身冒出万千剑气,犹如一个剑气风暴海将四周天地笼罩一般。

    “好你个王雄,若不是我的剑道领域又有突破,今日,差点栽在你手中,哼,你如此自爆火焰,已经虚弱极致了吧,我看你如何再逃出我的长剑!”夏司命狰狞的吼道。

    金魔军忽然卡壳,让夏司命心中一阵发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更多的是对王雄蔑世,烦躁中,要将王雄彻底斩杀,马上检查哪里出了问题。

    王雄释放了大日煞轮中太阳真火,的确一阵虚弱,刚才一次碰撞,已经试出了夏司命的厉害,与自己实力相当。

    但,四周还有五十万,不,地宫的金魔军还在继续出来,这里可是有百万金魔军的啊,再斗下去,自己别想逃了。

    “夏司命是吧,你以为胜券在握?可惜,朕的目标,不是你!”王雄变化成人形寒声道。

    因为王雄的位置,就在天帝尸身一旁了。

    王雄一剑,向着天帝尸身刺去。

    “王雄,你要杀我?”姬曹惊恐的叫道。

    而地上,李神仙的虽然被碎尸万断,但,头颅还很完好,并没有死透,此刻也瞪大眼睛。

    “你想杀天帝?可笑,我都不敢靠近,天帝尸身的龙气,就能将你碾碎!”李神仙的头颅怨毒道。

    布置了数千年计划,到头来,自己落得如此下场,李神仙看谁都怨毒无比。

    “你想惊醒大狂天帝?哼,王雄,你别做梦了!”夏司命也露出一丝冷笑。

    自己也无法靠近天帝尸身,你王雄,找死呢。

    “虽然明知不可为,但,朕要试试!”王雄狰狞道。

    此刻,百万金魔军苏醒,受夏司命之令围杀自己,再无别的出路了,只有惊醒大狂天帝吧,大狂天帝苏醒,虽然自己更危险,但,未必是必死之局,必须要尝试。

    一剑刺来,所有人都不相信王雄能刺入天帝尸身。

    远处鼠帅更是瞪大眼睛,露出茫然之色。

    呲!

    没有阻碍,没有帝王之气阻隔,王雄的一剑,非常平淡的刺入了天帝尸身之内。

    刺进去了?

    刺了个透心凉!穿膛而过?

    “嗡!”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好像傻了一样的看向王雄。

    “帝王之气呢?阻碍我们靠近的帝王之气呢?”李神仙的头颅惊愕道。

    “不可能,不可能,你,你要惊醒大狂天帝了?”夏司命也是吓的一激灵。

    凤兵张口愕然:“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靠近天帝尸身,还被震了重伤,王雄却可以?为什么?”

    远处,鼠帅揉了揉眼睛:“天帝,这,这,这难道不是你的布局?布局数千年,为了给王雄杀?不可能吧?难道我误会了?”

    画面好似定格了一般,包括王雄也露出茫然之色,一切来得太顺利了,让王雄一时手足无措。

    “轰!”

    天帝尸身之中,滚滚鲜血直冲王雄而来,包括无数仙元。直冲王雄的大日煞轮,继而快速传向凌霄城的王雄本体体内。

    “你,你,你杀了天帝?”远处鼠帅终于跳出来,惊吼了起来。

    鼠帅要疯了,这,这不是真的?

    王雄杀死的人,鲜血、仙元都会被剥夺,而眼前这画面,说明,天帝被杀死了?尼玛?你们玩什么?天帝被杀死了?你开什么玩笑?

    李神仙的头颅瞪大眼睛,夏司命也一脸不可置信。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画面太邪门了,王雄杀死了大狂天帝?一剑穿膛而过,杀死了大狂天帝?

    对王雄来说,也太邪门了,不应该啊,这太容易了吧?不可能吧?怎么会这样?

    却在此刻,天帝尸身忽然开口了。

    “欠你的一剑,现在,我还给你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天帝尸身传来。

    这声音?王雄陡然一激灵,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太子,你说什么啊?什么欠的一剑,什么还给王雄了啊?”地上的凤兵茫然道。

    姬曹他疯了?他说的什么话?

    “不是我,我没说话,不是我说话的,不是我,刚才我没说话!”天帝尸身中传来姬曹惊恐莫名的声音。

    刚才那句话,不是姬曹说的?那会是谁?

    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个可能,紧接着,顿时所有人打了个寒颤。

    无论夏司命、李神仙的头颅、凤兵、姬曹,甚至远处的鼠帅都露出惊恐之色。

    那声音,难道是…………?

    却在此刻,天帝尸身脸色的面具,缓缓掉落而下。

    王雄一剑刺入天帝尸身的胸膛,好似定在了那里,看着面具滑落的天帝面容,看到那面容,王雄不自觉的脑子一阵嗡鸣。

    天帝的容貌,王雄认识,不是旁人,正是自己的大哥,帝俊!

    帝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