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来救我夫君,我夫君要死了,快来救我夫君,哇!”蓝离焰惊恐的哭喊而起。

    蓝离焰的一声哭喊,让凌霄城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无数丹师、医师快速扑向蓝离焰之处。

    叶赫连江也瞬间扑了过去。

    王雄要死了?

    这消息听的所有人都头皮发麻,就连叶赫连江也惊恐连连,自己刚刚犯了个大错误,被父亲发配到东秦,结果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害的王雄要死了?

    叶赫连江扑过来,所有懂得治疗的人都扑了过来。

    蓝田玉也在废墟中爬了出来,快速到了王雄之处。

    王雄用身体护住了蓝离焰,但,也因此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金乌分身,被大荒剑刺入体内,差点就撕开了,此刻奄奄一息。

    “嘶,大荒剑的剑柄,是诛仙剑,诛仙剑无物不破,无人不斩,哪怕一个剑柄,也不是金仙所能抵挡的,居然,王雄的金乌分身,居然能卡住大荒剑?”蓝田玉惊叫道。

    看似金乌分身并没有展现多大的神力,但,只有蓝田玉明白,金乌分身卡住大荒剑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哪怕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依旧令人震惊,因为金乌卡住大荒剑,才能让夏司命彻底无功而返。

    “嗡!”

    奄奄一息的金乌分身,瞬间跌入王雄本体之中,二者合一,但,此刻的本体,也奄奄一息了。

    王雄本体中了夏司命的‘黄泉积尸气’!更重要的是,这黄泉积尸气的冲击位置,是后脑勺,直冲前面的眉心,轰然重击眉心空间的白虎魂。

    白虎魂?

    丹师、医师围过来救治,可,蓝离焰才是最厉害的丹师啊,瞬间就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灵魂,王雄的白虎魂,被黄泉积尸气洞穿了,王雄的灵魂破了?王雄要死了?

    蓝离焰快速翻出生生造化丹给王雄,奈何,那黄泉积尸气,好像有着一股对灵魂腐蚀的作用,白虎魂体内的洞口在这黄泉积尸气下,腐烂的越来越多,就算生生造化丹在修复王雄伤势,也赶不上黄泉积尸气的腐蚀。

    “不,不,不,快,你们谁能救我夫君,你们谁可以!”蓝离焰惊恐的哭喊了起来。

    一众丹师、医师自然没有办法,现在蓝离焰只能期待蓝田玉与叶赫连江。

    二人检查了王雄伤势,也是脸色狂变。

    “黄泉积尸气?怎么可能,这可是最伤灵魂的东西,若是别人的灵魂,此刻早就腐蚀干净了啊,也就王雄的灵魂,才能抵挡到现在!”蓝田玉惊讶道。

    “你知道这玩意?”叶赫连江也焦急道。

    “我前世见过,黄泉积尸气入了灵魂之中,真仙灵魂可瞬间腐蚀干净,金仙灵魂也坚持不了太久,王雄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出乎我预料了!”蓝田玉震惊道。

    “不错,我也感觉这黄泉积尸气的厉害了,不仅仅厉害,而且,它腐蚀了王雄的灵魂,将腐蚀的部分也变成了新的黄泉积尸气,这黄泉积尸气,好不厉害,那夏司命,怎么能搞到如此恐怖的东西?也就王雄灵魂的自愈能力变态,还有,他天顶轮,太极图在源源不断炼化黄泉积尸气,才让王雄没有死透!”叶赫连江皱眉道。

    “姑姑,叶赫至尊,你们有没有办法?有没有办法啊?”蓝离焰焦急无比道。

    蓝离焰已经束手无策了,此刻,该如何是好?夫君救自己要死了吗?蓝离焰悲痛欲绝,此刻更是后悔的不断拍打自己脑袋。

    要是自己当初炼化了金魔军兵符,夫君就不会有危险了,都怪自己,都怪自己!

    “啪啪啪!”

    蓝离焰痛苦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离焰,别做傻事,王雄还没死呢!先想办法救王雄!”蓝离焰喝斥道。

    “呜呜呜,姑姑,你们有办法吗?”蓝离焰哭着说道。

    蓝田玉眉头微皱,脸上闪过一股复杂。

    “叶赫至尊,你有办法吗?”蓝离焰看向叶赫连江。

    叶赫连江脸色一阵难看:“王雄此刻,身体不能多动,不能见风,先将他安置在屋里!”

    “好,好,好!”蓝离焰此刻根本没有丝毫其它办法。

    快速,一群人将王雄带入了离阳宫内部,放在了塌上。

    “下一步怎么办?王雄的灵魂,还在被腐蚀!”蓝离焰焦急道。

    “你陪着王雄,给她继续喂生生造化丹,我们想办法!”蓝田玉皱眉道。

    “二位,拜托了,拜托了!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救王雄,什么都行,什么都行!”蓝离焰此刻已经六神无主了。

    叶赫连江脸色一阵难看。

    “要是家父在就好了,可惜,我也不知道家父去哪了,现在能做的,只有放出我虎族箭书,希望我父亲能尽快收到消息赶来!”叶赫连江叹息道。

    出了离阳宫,叶赫连江顿时放出一个法宝般的金箭,金箭瞬间冲天,射向远处,不知飞往哪里去了。

    叶赫连江脸色阴沉。一阵无奈。

    蓝田玉出了离阳宫,却是陷入了一丝沉思。

    看着离阳宫中,柔弱哭泣的蓝离焰,蓝田玉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眼中又被另外一种强烈的欲望所取代。

    “嘭!”

    蓝田玉瞬间飞离凌霄城,向着白狂地洲之外飞去。

    叶赫连江此刻也在烦躁中,并没有在意蓝田玉的离去。

    蓝田玉也没带任何人,很快来到了白狂地洲之外,一座海岛之上。

    海岛之上,却是老君山一群弟子,为首,正是蓝氏家主。

    这些天,一众老君山弟子看到白狂地洲的变化,也早就惊呆了,白狂地洲,飞走了?这是什么手笔?大狂天庭吗?

    “家主,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一个蓝氏家主子弟急切道。

    “不,别多事,等着!”蓝氏家主沉声道。

    “可是,可是白狂地洲发生大变了啊,你看,你看…………!”一众蓝氏子孙急切道。

    “你们没看到,多少金仙进入白狂地洲,都没有再回来吗?你们以为白狂地洲是善地?随意闯入,我可不保证你们的死活!”蓝氏家主沉声道。

    “啊?可是我们是老君山弟子,谁敢对付我们?”

    “哼,可笑,你到现在还没明白情况?你是老君山弟子又如何?白狂地洲封印了几千年,里面的人,谁认识你?”蓝氏家主冷声道。

    “呃!”

    “这些年,天机遮掩,所以,我们想要找寻羲离转世都找不到,天下各大势力,都封山不出,我老君山也是如此,如此天下浑浊时期,四处张扬,只会死的更快,老君山,十年后天机再现,才是我们彻底出山的时候,现在,给我安生点!”蓝氏家主沉声道。

    “是,家主!”

    “可是,家主,我们相信那蓝田玉,她会不会……!”

    “再等等吧!”蓝氏家主叹息道。

    也就在众蓝氏家族之人担心之际,陡然远处天空一道流光闪过。

    “咻!”

    却是蓝田玉化光而来,瞬间落在了海岛之上。

    “蓝田玉,你到现在才回来?你是把我们忘了吧?”先前叫嚷的蓝氏子弟顿时埋怨道。

    “闭嘴,一边去!”蓝氏家主眼睛一瞪。

    “呃!”众蓝氏子弟一阵怨念。

    “蓝田玉,如何了?可是有消息了?”蓝氏家主看向蓝田玉。

    蓝田玉看向蓝氏家主:“我需要一枚‘九转金丹’!”

    “什么?九转金丹?蓝田玉,你怎么不去抢啊?”

    “九转金丹,可是我老君山镇教至宝,天地第一金丹,你说得出口的啊!”

    “九转金丹,当年太上老君炼制的也没多少,你好大的口气!”

    “我老君山,如今都没人能炼制九转金丹,你痴人说梦呢!”

    …………………………

    ……………………

    …………

    众蓝氏子弟顿时惊怒的要跳起来了。

    九转金丹,这是天下的传说,古代太上老君炼制的最强仙丹,没有之一,就是天下第一金丹,生死人,肉白骨,起死回生,一切都能渡厄化吉的仙丹,这蓝田玉好大的口气。

    “能给我说说,为什么吗?”蓝氏家主郑重道。

    蓝田玉点了点头,将王雄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黄泉积尸气?他王雄,还没死?这人,还真是命大啊!”蓝氏家主惊讶道。

    “你能救?”蓝田玉皱眉问道。

    “我没那本事,灵魂都洞穿了,老君山记载,只有两种丹可以救治,一种叫着‘金极神化丹’,另一种,就是九转金丹!”蓝氏家主叹息道。

    “没有九转金丹,金极神化丹也可以,你有吗?”蓝田玉问道。

    蓝氏家主微微苦笑:“没有,金极神化丹,在老君山,都已经是传说了!”

    “没有?”蓝田玉皱眉道。

    “不过,我有一枚九转金丹!”蓝氏家主郑重道。

    “家主,我蓝氏一脉,只有这一枚九转金丹啊,不能给他!”一个蓝氏子弟说道。

    “是啊,家主,我老君山,每一脉,只有一枚九转金丹,怎么可能浪费在这里,家主,不行啊!”一众蓝氏子弟顿时焦急道。

    “闭嘴,一边待着去!”蓝氏家主眼睛一瞪。

    “我,我们…………!”一众蓝氏子弟焦急无比。

    “你愿意将九转金丹给我?”蓝田玉盯着蓝氏家主。

    “只要能让我们,将羲离转世带回老君山,什么代价都值得的,一枚九转金丹,可比不上太上圣人的尸身重要,若是一枚九转金丹能迎回太上圣人的尸身,我蓝氏一脉,愿倾尽一切!”蓝氏家主郑重道。

    蓝田玉盯着蓝氏家主看了一会,郑重道:“放心,只要你给我九转金丹救王雄,我保证能带她走,而且,绝不会有后顾之忧!”

    “好!”蓝氏家主顿时露出一丝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