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宫囚牢!

    “大胆,敖广,你等敢出口狂言,诋毁玉帝?”一个玉帝臣子顿时叱怒道。

    敖广扭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囚徒冷声道:“诋毁?哼,老龙还需要诋毁?老龙成道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懂个屁!”

    “玉帝不就是鸿钧道祖昔日的童子吗?那又如何?东皇威临天下的时候,不要说玉帝,就连鸿钧道祖,都要避其锋芒,不曾现世!”敖顺也冷声道。

    两大龙王一开口,一众囚徒早就瞪大了眼睛。

    吹吧,你们继续吹吧,有你们这么能吹的吗?鸿钧道祖的辈分,都没有此人大?你们四海龙王全疯了!

    只有张百忍,陡然瞳孔一缩。

    “你们刚才称呼他,东皇?东皇太一?东皇钟的主人?”张百忍脸色一沉。

    张百忍这才仔细打量眼前男子。

    眼前男子一身金袍,眉头微蹙,好似有着什么心事,但,自身有着一股滔天贵气,即便张百忍自己身为三界之主,都能看出其不凡。

    可,就这不凡之人,修为好像并不高绝啊,若自己看的没错,应该只有天仙巅峰才对,这是上古那个,万妖追随的东皇太一?

    张百忍不信,可眼前四海龙王是什么人?四海龙王可是从上古就存在了啊,虽然这些年一直龟缩在四海龙宫,可张百忍还是相信他们的眼睛的。

    东皇太一?

    “你们四个,还活着呢?应龙呢?”王雄看着四海龙王沉声道。

    “启禀东皇,当年祖龙岛,你曾对祖龙尸身许诺,只要妖国在的一天,必庇佑我龙族,同时答应在四海为我龙族建造龙宫,以庇佑龙族!当年,东皇闭关之际,天帝开始大肆建造天宫,同时,也在四海,为我们建造了龙宫,天帝曾言,那是完成东皇当年的许诺,四海龙宫建造好以后,应龙下令,让我们四个老家伙坐镇四海龙宫,为四海龙王,为了以防后期意外,我四海龙王,不许踏出四海龙宫范围,为龙族永保龙血,于是,卑职四龙,不敢逾越,一直留守四海,不曾参与天下之争,后来听说,妖族天庭覆灭,老龙也悲哭好久,但,至始至终,没敢踏出四海一步,直到今日,看到东皇归来,看到东皇归来,我等终于放心了,原来,东皇一切无碍!”敖广顿时叩拜高兴道。

    敖广说完,四周一众囚徒张了张嘴,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眼前之人,真的来自上古?上古东皇太一?

    虽然,很多囚徒没听过东皇太一的名讳,但,东皇钟的传说还是听过的,甚至还知道上古第一个妖族天庭的消息。

    眼前,眼前之人,是上古大神?

    所有囚徒想拒绝接受这个消息,但,四海龙王都如此推崇了,如何有假?四海龙宫,为何富甲天下?还不是四海龙宫传承久远?从上古就传承下来,四海龙宫早就积攒了无量财富了。

    四海龙王何必说谎?

    更重要的是,玉帝看此男子的目光,也变的诡异了起来。

    玉帝昔日可是跟随鸿钧左右的,对天地之事知晓最多,玉帝如此凝重,难道,难道此人真的是什么东皇太一?

    “我说的话,大哥当年,帮我一一完成了?”王雄凝重道。

    四海龙宫,是王雄许诺的,可惜,上次前往上古,王雄并没有来得及做到,却不想,帝俊帮王雄完成了。

    “当然了,东皇,您闭关之后,天帝收集天下所有宝物,集合各族最好工匠,在东皇闭关之地,建造了一座天地最奢华,最神妙的天宫,其中凌霄宝殿,更是威动天下,为天下第一殿,就连天帝当年,都不曾使用过,说等你闭关出来,再由东皇您落住!”敖广恭敬道。

    敖广一说完,四周一众囚徒脸色一变。

    天宫不是自古就有吗?怎么,怎么变成为此人建造的了?

    就连张百忍也脸色一阵难看。

    自己刚才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天宫之主、凌霄宝殿之主,结果,是他的?

    “凌霄宝殿?是大哥为我建造的?”王雄露出一丝惊讶。

    上古时期的凌霄宝殿,王雄没见过,但,王雄见过凌霄宝殿啊,前世还为虎王尊的时候,当时凌霄宝殿之主,害死了帝君,自己以虎王尊之身,一路杀上天宫,将一个仙帝斩杀,将蟠桃林火烧了,将那时的凌霄宝殿,变成了一片血海。

    虽然当年怒火冲天,但,还记得凌霄宝殿的巍峨神妙,更是神威滔天,当年还奇怪,那凌霄宝殿,本该有着阵法绝杀闯入凌霄宝殿之人的,可,当年自己闯入凌霄宝殿,却没有丝毫阵法绝杀,难道,难道凌霄宝殿能认识我不成?

    “天帝说,这些年,让您委屈了,他要给你最好的,等你出关享用!”敖广解释道。

    王雄微微一叹:“大哥费心了!”

    王雄心中的确一阵感动,对于那个上古,王雄并没有当回事,所以,对于那里的生活并没有太过讲究,却不想……!

    “东皇,我等坐镇四海,一直没有出来,只是后来听说,听说妖族天庭和巫族同归于尽了,天帝也死在了最后一战之下,我四海龙王悲痛了好久,却不想,还能见到东皇,太好了,太好了!”敖顺一旁老泪纵横之中。

    “大哥死了?妖族、巫族同归于尽?”王雄脸色一沉。

    “是,当年天下都在传!”敖闰也是悲痛之中。

    “不可能,我大哥,怎么会,怎么会…………!”王雄眼中闪过一股烦躁。

    烦躁之际,先前因为蓝离焰死的心痛,好似被压制一分。或许,只有别的情绪填充,才能让心中之痛消减。

    “我们四个坐镇四海,对天下知道的不多,听说凌霄宝殿后来又被什么人占过,不过,也许天帝在天之灵,染指东皇的东西,都不会有好下场,那人没多久就殒落了,然后,如今这鸿钧的童子,张百忍,也强占东皇您的天宫,结果,活该,活该被囚禁在此!”敖广怨恨的看着不远处的张百忍。

    张百忍脸色一沉:“朕乃是鸿均道祖分封,主持三界,清理异族,不是强占!”

    但,四海龙王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看向王雄。

    “东皇,卑职不知东皇为何现在出现,但,这天下,却是大变了,我妖族天庭,早已不在,前些年,一群圣人玩了场游戏,说什么量劫?要杀够人数!小儿,东海龙宫三太子,就是被他们为了添人数,杀害了。被他们圣人谋算,死在了一个叫着哪吒的小童手里,我儿孝顺长辈,聪明伶俐,待人和善,更是对海中妖族极为亲近,经常慰问苦难海族民情,也不曾去陆地造次,结果,在东海边,被哪吒诛杀,他可是老龙最喜欢的儿子啊,老龙气不过,就去陈塘关找他家长理论,我们四兄弟也没做任何出阁的事情,就是站在云头上想要为我儿挣个公道而已,没有伤害任何一人,他们,他们还诓骗于我,让哪吒自杀。老龙一看,对方都如此诚意了,也就不追究了,毕竟,一命赔一命,可,后来我才知道,都是骗子,他们都是骗子,我儿白死了,而那哪吒,根本就是不想要那肉身,重塑仙胎了,非但没有损失什么,相反,实力、地位,步步高升,老龙,老龙……!”敖广顿时老泪纵横。

    “好了,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在这天下怎么回事?”王雄眉头深锁。

    王雄心中还担心在大哥之死上面,东海龙宫三太子,王雄虽然叹息,但,终究还不认识。

    “活该啊,报应啊,报应啊!一群圣人迫害我等,如今,异族入侵,他们都出盘古世界,出去迎战了,临走前,让玉帝坐镇天下,可惜,很多人都受够了圣人的气,不听他的,谁让他们当年迫害我等?阐教、截教、人教,遭遇异族大势屠杀,你看着玉皇大帝,呵呵,还不是与我们一样,被抓来关押起来了!”敖广吐了口口水,怨恨道。

    “四海,被异族入侵了,异族变化成了我们的模样,操纵四海了。天庭也是如此,如今凌霄宝殿之上,也坐着一个玉皇大帝,但,那是假的!”敖钦说道。

    “哦?异族将天地重要的位置,都换成了他们的人?”王雄沉声道。

    “四海,只有我四海龙王被换了!”敖广说道。

    “天宫?恐怕…………!”敖闰皱眉道。

    “天宫之上,只有少部分被换了,朕,还有在此的诸位爱卿被换了,太上老君、赤脚大仙、托塔李天王他们,都还是自己,他们还没发现其中蹊跷,可惜,以有心算无心,朕担心,他们也早晚会被抓来,然后换上异族,到了那时,这三界就大难临头了!”张百忍一旁苦笑道。

    张百忍现在语气却再没有高高在上了,虽然没有彻底相信眼前之人是上古那东皇太一,但,却不再故意贬低眼前之人。

    “被异族换了?你等还真是愚蠢!”王雄冷冷的看着众人。

    一手好牌,给他们打成这模样?王雄也不知该说什么。

    “放肆,你敢辱骂玉帝?”一个囚徒瞪眼道。

    “玉帝,不要相信他,他的样子,只是天仙巅峰吧,怎么可能是上古东皇?”

    “肯定四海龙王骗我们,东皇?反正臣不信!”

    ……………………

    ………………

    ……

    一众囚徒瞪眼之中,显然都不相信王雄身份,毕竟,王雄此刻修为表现的太弱了,就连张百忍被一阵劝说,也再度怀疑起来了。

    天仙?会是上古妖神尊崇的东皇太一?

    这一刻,只有四海龙王对众囚徒嗤之以鼻,天仙怎么了?上古时期,东皇太一就是天仙,不照样威服天下,万妖臣服?妖神哪个不是见到他毕恭毕敬的?

    就在两方要为王雄身份争吵之际。

    “丝丝…………!”

    陡然,一个蛇藤的蛇头,破开了四周的阵法,蛇头冒了进来,顿时看到了王雄与一众囚徒在说话。

    那蛇头,乃是一个黑色蛇头,蛇头之上,还张着一个尖角,极为的特殊。

    “月宫囚牢的大总管?他,他不是在地心抽取月亮的能量吗?怎么冒出来了?他回来了?”一众囚徒顿时脸色一变。

    “大总管?不好,他在异族,地位高绝,他回来了!”

    “完了,完了,这下逃不掉了!”

    “我三界,这是要完蛋了吗?”

    ……………………

    ………………

    ……

    一众囚徒顿时惊恐的叫着。

    黑蛇头出现,狰狞的看向囚徒,可看到王雄的时候,陡然蛇瞳一缩。

    “东皇太一?你还没死?你居然回来了?吼!”蛇头陡然惊恐的吼叫而起。

    “什么?”四周囚徒脸色一变。

    这异族大总管,认识眼前之人?还称呼他为东皇太一?异族认识他?难道他真的是东皇太一不成?

    “巫元尊?你还活着呢?”王雄也是眼睛一瞪。

    这声音,错不了,王雄怎么可能忘记,不是巫元尊,是谁?

    就是他,昔日白狂地洲真神,利用命轮,灵魂前往上古,化身常羲,骗了帝俊,最终被自己镇压在东皇钟下,留在了上古,而他的肉身,却被丹神子当初偷出来与自己一战了。

    巫元尊的肉身毁了,但,灵魂留在上古被镇压,此刻,居然又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