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盆苦界旁,奈何桥口!

    “轰!”

    一声巨响,却是王雄与冲在最前面的一个鬼王悍然相撞,顿时撞出一股滔天气流,两人瞬间一顿,退了一步,而其它一些要冲向王雄的鬼王、妖王也是陡然脚下一顿。

    “真仙?怎么可能,卞城王骗我们?”

    “黑猪鬼王的力量,可是真仙后期,刚才一次对冲,居然不相上下?”

    “这什么人?”

    ………………

    …………

    ……

    一众鬼王凝重的看向王雄。

    王雄踏在奈何桥口,看向面前一大群鬼兵、妖兵,当然,虽然人数众多,但,真正危险的,只是其中二十个妖王、鬼王罢了。

    “卞城王自己没来?就让你们来找朕?”王雄冷冷的看向一众鬼王、妖王。

    “卞城王不用来了,诸位,还不继续动手?我的神兵,你们不想要了?”陡然一个声音从一众鬼王身后传来。

    王雄顺着声音望去,却看到,众鬼王身后,还站着一个黑袍男子。

    看清男子模样的一瞬间,王雄瞬间脸色一狞。

    “夏司命,你居然还没死?”王雄面露阴寒的杀气。

    虽然自己看开了,但,蓝离焰的死,依旧如鲠骨在喉啊,而造成蓝离焰死的罪魁祸首,就是夏司命。

    昔日,以为夏司命被叶赫连江打死了,王雄才一度自责,如今,夏司命再度出现在了王雄面前,王雄心中那股仇恨瞬间爆发而起。

    王雄面露仇恨,对面的幽冥教主夏司命,也同样红着眼睛,在夏司命眼里,就是王雄阻拦,害死了儿子夏若天。

    “我没死,还要拜你所赐,王雄,今天先收点利息,先杀了你这灵魂分身,再吃了你!”夏司命恨声无比道。

    “找死!”王雄眼中一冷,扑了过去。

    “还愣着干什么?我的神兵,不想要了?还不动手,杀!”夏司命对着一众鬼王吼道。

    众鬼王脸色一沉,但,为了夏司命的神兵,还是脸色一沉向着王雄扑杀而去。

    王雄此刻,恨意冲天,一群鬼王扑来,王雄一点也没有畏惧,昔日在巫妖时代,以天仙修为,就曾经生撕过真仙,何况现在已经真仙了呢?

    “轰!”

    王雄顿时与最前面的一个鬼王拳爪相撞,太阳真火爆发,顿时形成一股滔天炽烈的火焰,而那鬼王虽然痛楚,但,并不如其他鬼魂那般怕太阳真火一般,忽然间冒出八个手臂,猛地将王雄一抱。

    “嗯?什么怪物?”王雄脸色一沉。

    王雄战斗经验也极为丰富,瞬间上前,猛地抓起那鬼王的两个手臂。

    “开!”

    王雄猛地一用力。

    “撕拉!”

    那鬼王两个手臂瞬间被撕扯了开来。

    “啊!”

    那鬼王一声惨叫之际,王雄双手成爪,更是猛地插入那鬼王的肩膀。

    “朕只是和夏司命有私人恩怨,你等若是再敢放肆,犹如此鬼!”王雄一声狞喝。

    “撕拉!”

    却看到,那鬼王在一声惨叫声中,瞬间,被王雄撕扯成了两半,滚滚仙元、阴气、鲜血蜂拥直冲王雄身后的大日煞轮而去。

    “轰隆隆!”

    这第一战,的确有震慑力,一众鬼王、妖王再度一顿。

    王雄也面露凶狠,第一战就是为了震慑这些鬼王、妖王,王雄要他们不敢动,王雄只要对付夏司命罢了。

    可,在那鬼王体内力量涌入大日煞轮,传入王雄本体之处时。

    王雄陡然脸色一变:“命气?你是异族?”

    王雄陡然一激灵。

    果然,刚刚被撕了的鬼王,忽然干瘪的尸身拼凑了起来。

    “啊,我的仙元,我的命气,不可能,你能夺取我的命气?”那鬼王复活,痛苦的叫着。

    “什么?”四周鬼王、妖王脸色一变。

    不是惊讶于地上鬼王是复活,而是惊异于死在王雄手中一次,居然还命气减少了?

    王雄却是陡然一激灵的看向夏司命。

    “呵,哈哈哈哈,夏司命,夏司命,你居然与异族混在了一起?原来,这些全都是异族啊!”王雄面露狰狞。

    “哇!”

    王雄瞬间身形一晃,化为一只浩大的金乌。

    金乌撕裂的一声呼喊,瞬间向着夏司命扑去。

    而一众鬼王、妖王更是脸色一沉:“这里的所有人,一个不留!”

    “吼!”

    一群鬼王、妖王瞬间扑向王雄。

    而不远处,还有着一些等待转世的鬼兵、阴鬼呢,这些鬼兵,原来只是给王雄、孟婆聊三个时辰,谁想到,看到了这一幕?

    却是一个鬼王暴露了异族身份,顿时,大量妖魔扑向这群鬼兵、阴鬼。

    “不要啊!”那群鬼兵、阴鬼露出惊恐之色。

    但,在这群鬼王面前,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一个鬼王张口一吸,瞬间,所有鬼兵、阴鬼全部被其吸入腹中了。

    夏司命什么也不管,只是一脸仇恨的看向王雄,看向那不断扑来的金乌。

    而王雄所化金乌,也与一众鬼王、妖王大战而起。

    “轰隆隆!”

    金乌凶猛,奈何鬼王、妖王也极为强大,顿时打的难解难分。一时间,奈何桥四方,卷起滔天风暴。

    “当~~~~~~~!”

    金乌张口,吐出东皇钟碎片,瞬间,一股音波直冲而出,让一众冲来的妖魔一阵脑袋嗡鸣。

    “撕拉!”“撕拉!”

    瞬间,又是两个妖王被金乌撕杀而开,滚滚体内能量涌入大日煞轮。

    “不,我的命气也没了!”

    “混蛋,那是东皇钟碎片,小心点!”

    一众异族强者惊怒不已。

    王雄可不管那么多,此刻化为金乌,毫不留手,继续向着夏司命而去。

    也就在王雄战斗的极为顺畅之际,陡然,一道刀罡从天而降。

    “什么?金仙?”王雄脸色一沉。

    “轰!”

    瞬间,刀罡撞在了东皇钟碎片之上,王雄脸色一变。

    却在此刻,又一个手掌拍向金乌。

    “唳!”

    “轰!”

    一声巨响,金乌身形被一刀一掌轰然撞击的倒飞而回,冲回了望乡台。

    “垮擦!”

    望乡台的亭子,被王雄身躯炸碎了。

    王雄脸色一沉,快速翻身爬了起来。

    “金仙?居然两个金仙?”王雄脸色一变。

    自己虽然达到真仙了,但,力量比初入金仙终究差出一些,若不是自己战斗经验丰富,刚才已经被斩杀、拍死了吧?

    “阴煞鬼王,你是金仙?”

    “黑鬼妖王,你也是金仙?”

    众异族也是惊讶的看向刚刚对王雄出手的两人。

    两大金仙不理会众异族的惊讶,转而看向夏司命:“幽冥教主,你说话还算话吧?”

    夏司命也阴冷的看向两大金仙,夏司命却是猜到了,这两人故意以金仙冒充真仙修为,这些年与自己相争,肯定是那什么大祭司安排的。

    若不是王雄的凶悍,他们还会隐藏下去,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自己要栽跟头呢。

    “我说话算话,我的神兵,一半给摘王雄人头者,剩下一半,你们自己分!”夏司命沉声道。

    “哈哈哈哈,好,就等你这句话!”两大金仙大笑道。

    此刻,在两大金仙看来,一切都值得的,虽然暴露了,但,那又如何?

    扭头,两大金仙看向王雄。

    王雄正一脸凶煞,忽然感到身旁有人在抽泣?

    一扭头,顿时看到蓝离焰,不,看到孟婆,盯着自己,眼中尽是怨念,泪水不断,更是恨意的看向自己。

    “孟婆,抱歉,我没想到,会给你奈何桥带来这些灾难,我尽量将他们引开,你想办法躲起来!”王雄苦笑道。

    孟婆帮自己渡过了心劫,自己却给她带来的劫难?王雄有些过意不去。

    孟婆恶狠狠的看了眼王雄,最终微微一叹,忽然取出一个小荷包。

    “这些碎片,你先拿去!哼!”孟婆对着王雄恼恨道。

    碎片?

    王雄一愣,远处要扑来的一众异族也是一愣,这孟婆搞笑吗?死到临头,还要给王雄东西?

    却看到孟婆从衣服里面,掏出小荷包,小荷包倒出来,瞬间,倒出十八片的金色碎片。也许小荷包贴身珍藏,这十八个金色碎片还带着孟婆身上的余温。

    十八个金色碎片一出,忽然间全部颤动了起来,嗡鸣中放出一股恐怖的气息,虚空都在一阵颤动一般。

    “这是……!”一众异族茫然道。

    “东皇钟碎片?十八块?”王雄惊讶道。

    这是自己的东皇钟碎片,十八片之多?十八碎片好似感应到自己,瞬间颤鸣不已,快速飞向王雄,与王雄手中的那东皇钟碎片快速拼接而起。

    转眼间,小半个东皇钟的形状被拼接了起来。

    虽然不似当年完整的东皇钟,但,此刻拼接下的威力,已然不知比刚才强大了多少。

    “这是我这些年通过轮回收集的,以前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收集,只以为亲切,只是看到它们能让我情绪强烈波动,现在,我明白了,骗子,拿走,拿走!”孟婆恨声的看向王雄。

    王雄抓着变强的东皇钟,茫然的看向孟婆。

    骗子?自己怎么成骗子了?

    不过,此刻可没有多少时间询问,因为,一众异族再度扑上来了,特别两大金仙异族,更是露出狰狞之色,似乎要将自己瞬间撕杀一般。

    “虚空禁锢!”王雄一声轻喝。

    “当~~~~~~~~~~~~~!!”

    东皇钟碎片再度一声轰鸣,顿时,一股恐怖的音波直冲而去。

    两大金仙瞬间脑袋嗡鸣,一阵空白,好似被定在了空中。

    “哇!”

    金乌一声嘶吼,瞬间出现在一个金仙面前,利爪猛地一爪,一撕。

    “啊!”

    “嘭!”

    那金仙在被撕开的瞬间,醒了过来,可惜,已经迟了,仓促间只能微弱的打了王雄一掌,转眼被王雄撕成了两半,鲜血、能量快速涌向大日煞轮之中。

    “哇!”

    金乌吃痛,嘴角溢血,但,丝毫没有停顿,一霎那之间,扑向另一个金仙。

    另一个金仙也是骤然惊醒,惊恐的倒退而回。

    王雄险之又险的没有抓到,但,在东皇钟音波范围,王雄好似能瞬移,瞬间扑向其它真仙异族。

    “撕拉!”

    “撕拉!”

    “撕拉!”

    ………………

    …………

    ……

    连金仙都中招的虚空禁锢,真仙哪里受得了?转眼,所有异族被屠杀了一空。

    虽然能够再度复活,但,体内力量却大部分被王雄吸走了。

    只剩下一个金仙与夏司命两人了。

    王雄毫不犹豫,直扑夏司命而去。

    “夏司命,我要用你的人头,给阿离报仇!”王雄面露吼声道。

    夏司命也是面露狰狞:“王雄,今日谁死还不知道呢,神兵,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