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胜地洲,北方,鬼谷净土!一个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一群身穿麻袍的老者,皱眉的看着面前一个巨大的镜面,镜面对着东方,画面中,正是王雄大杀四方,定立东秦仙庭的画面。

    一群麻袍老者脸色严肃,但,在一旁,还有一个男子,不是旁人,却是王雄的老对头,夏司命。

    夏司命看着画面中王雄大杀四方,脸色难看至极。

    “王雄,王雄!”夏司命捏着拳头,眼中闪过一股杀气。

    扭头,夏司命看向一众麻袍老者:“诸位长老,东胜地洲,天地人神鬼五大势力,如今,人道联盟就要一统了,你们就不管?”

    一众麻袍老者淡淡看了眼夏司命,并不理会。

    “你们不管?那找我干什么?鬼谷净土的教主何在?为何找我来此?”夏司命盯着一众麻袍老者皱眉道。

    其中一个麻袍老者淡淡道:“教主知道你与王雄有怨!”

    “嗯?”夏司命悚然而惊。

    自己被这群人请来,是故意的,他们怎么知道自己与王雄有怨?

    “教主封你为鬼谷净土之长老,赐尔‘玄’级之名!”那麻袍老者沉声道。

    “玄?何为玄?”夏司命皱眉道。

    “天地玄黄,洪荒宇宙,你是玄字辈的长老!你之上,只有天字辈与地字辈!”那麻袍老者面露一丝羡慕道。

    “玄字辈?你们是什么辈?”夏司命好奇道。

    “老朽不才,洪字辈!”那麻袍老者沉声道。

    夏司命愕然的看向一众麻袍老者。

    当初,被麻袍老者带来的时候,夏司命可见过一众麻袍老者的强大,自己在他们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若不是这群人对自己一直礼遇有佳,还以为他们是来诛灭自己这个‘异族’的呢。

    玄字辈?虽然不知道在鬼谷净土代表什么,但,夏司命更无法理解,为何自己一来就是玄字辈?

    “鬼谷净土的教主呢?我要见他,你们带我来这里,不就是让我见鬼谷净土的教主吗?”夏司命看向一众麻袍老者。

    麻袍老者虽然羡慕夏司命身份,但,还是摇了摇头:“抱歉,教主不见外客!”

    “我是外客吗?你不是说,我是玄字辈长老吗?你们只是洪字辈,也想拦我?”夏司命沉声道。

    “不是我们不愿,而是我们也没见过教主!”那麻袍老者说道。

    “什么?哈哈哈,你们想要骗我?你们没见过教主?这鬼谷净土,你们不是一直在主事吗?你们怎么可能没见过教主?”夏司命一脸不信。

    “阁下昔日剑神教,一众护法,也未必见过教主吧?”那麻袍老者淡淡道。

    夏司命脸色一沉。

    这鬼谷净土,处处透着一股古怪,让夏司命摸不着头脑。将自己强掳而来,也不知是好是坏。

    “那你们抓我来干什么?”夏司命沉声道。

    “教主说,你曾为地藏王菩萨,幽冥教主?”麻袍老者淡淡问道。

    夏司命脸色一变:“你们怎么知道?是王雄告诉你们的,还是如来?”

    自己拥有命轮的事情,几乎是秘密啊,就算有人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如此详细的啊。连穿越之身份也知晓?

    “皆为教主所传,教主提及,你有命轮,可穿越上古,去往三界时代!”麻袍老者淡淡道。

    夏司命死死盯着一群麻袍老者,自身秘密被别人看的透彻,这种感觉,何止是不舒服,简直是惊悚。

    “你们想要我干什么?”夏司命冷冷道。

    “我们也不知道教主何意,但,教主吩咐,必须遵循,封你为玄字辈长老,所以,你不用担心,若非教主亲自下令,鬼谷净土没人会伤害你!”麻袍老者淡淡道。

    “你们想干什么?”夏司命再度问道。

    “既为我鬼谷净土长老,自然要为我鬼谷净土做事!”麻袍老者淡淡道。

    “呵,终于肯说了,说吧!”夏司命冷脸道。

    “教主有两个吩咐,任取其一,一,带领鬼谷净土靠东之军,兵伐东秦仙庭!夺天帝令符回来!”麻袍老者淡淡道。

    夏司命微微一愣,抓自己回来,只是让自己领兵?这鬼谷净土缺统帅吗?不像啊!

    “二,带领鬼谷净土,余边之军,兵伐天罚山、神王阁、地坤仙庭,任取之一!”麻袍老者淡淡道。

    夏司命古怪越甚了,鬼谷净土,抓自己来,真的是当统帅,统帅扩张鬼谷净土?

    这完全看不透啊,这鬼谷净土的教主,这么信任自己?又不认识自己,给自己如此权利?

    “这是教主赐予你的礼物!”那麻袍老者递出一个玉盒。

    夏司命古怪的接过,打开一看,顿时脸色一变。

    却看到,玉盒之中,有着一个蓝色冰球,冰球之中,正封印着一枚‘命轮’。

    命轮?

    自己也有一枚,通过命轮,穿越上古,成就幽冥教主,成就地藏王菩萨的,这宝物早就天下共知,比之天帝令符,不逞多让啊。

    原来,夏司命还以为鬼谷净土的教主,是想要谋取自己命轮的,可如今夏司命彻底懵了,不是抢自己命轮,还送给自己一枚?

    “这是……!”夏司命不解道。

    “教主之命,我等不敢多猜,教主说,这命轮上的流光蓝冰,是教主亲手所下,需用另一个命轮,方可转移,并且,流光蓝冰之下,命轮时间会有打乱,用之慎之!”麻袍老者郑重道。

    夏司命脸上露出一股古怪之色。不管里面时间怎么乱,这也是命轮啊,天下人人争抢的宝物,他鬼谷净土的教主,居然不屑一顾?

    夏司命完全无法理解。

    “要我什么时候出兵?”夏司命沉声道。

    “三年为限,供你筹备!”麻袍老者淡淡道。

    夏司命神色越发古怪了起来。根本捉摸不透这鬼谷净土教主的心思啊。三年为限?只是筹备时间?他一点也不急?还给我这么长时间?

    “西院的仆从,一切供你调遣,这是教主吩咐,望而好自为之!”众麻袍老者对夏司命微微一礼,将夏司命请出了大殿。

    夏司命也不知道怎么走回西面自己小院的。

    玄字辈长老,在鬼谷净土,地位尊崇,一应仆从全有,可此刻的夏司命,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在自己的屋中,赶走了一众仆从,夏司命脸色复杂的看着手中玉盒里的命轮。

    出兵?

    夏司命又不蠢,此刻两眼一抹黑,出兵?那是找死!

    而且,就算自己仇恨王雄,可也明白,此刻的自己根本不是王雄的对手。去了只是找死!报不了仇,还会丢人现眼!

    夏司命要报仇,但,不是现在!

    三年时间?足够了。

    夏司命看着玉盒中被流光蓝冰冰封的命轮,又看了看另一只手中,自己那枚命轮,脸色一阵复杂。

    “三界时代,已经被王雄理顺了,自己去了也只是活在如来佛祖的影响下,此刻,自然没有回去的必要了,至于这枚命轮?”夏司命双眼眯了起来。

    取出流光蓝冰封住的命轮,想要拨开流光蓝冰,但,蓝冰似虚似幻,根本无法撼动一般。

    夏司命微微皱眉,用自己那三界时代的命轮靠近。

    “嗡!”

    果然,用三界时代的命轮靠近,瞬间将那流光蓝冰吸到此命轮上来了。

    “呼呼呼!”

    就看到,被流光蓝冰包裹的命轮,命轮原本的旋转速度好似发生了大变一样。

    “将时间打乱吗?哼,打乱又如何,我暂时又不想去那三界时代了!”夏司命冷冷道。

    收起三界时代的命轮,夏司命看了看手中命轮。

    “这是什么时代的命轮?可以去哪里?”夏司命皱眉道。

    如今,夏司命感觉自己的处境,就是一片困顿,仇报不了,郁气冲天,更被鬼谷净土的教主看了个透彻,无比惊悚,至于统帅兵马?夏司命如今可没有兴趣,没有绝对的实力,只是无用之功罢了。

    眼前一个命轮,好似一个突破口,或许,从此命轮可以找到希望。

    “鬼谷净土的教主,他是算到了我会用此命轮吗?哼,虽然不甘心,但,谁让我太弱了呢?哈哈哈,只能成为别人算计的傀儡。傀儡就傀儡吧,我要变强,变的更强,终有一天,谁也别想将我做提线木偶!”夏司命脸色阴沉。

    看着手中的命轮,眼中一凝,灵魂分身瞬间钻入其中。

    “轰!”

    夏司命灵魂分身进入了上古。

    浑浑噩噩了一会,夏司命的灵魂分身陡然感觉被困在了一个混沌之中,但,此刻,却有着无数力量在向着自己灵魂分身汇聚一般。

    力量,力量,无边的力量,夏司命从来没感受过,自己可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

    这,这是投生到某个大造化了?

    夏司命因为地藏王身份,已经打探到,那王雄就是好大的运道,投生成了东皇太一,更有东皇钟相伴,如今自己也有?

    也不知过了多久,夏司命忽然感觉所有力量已经停止汇聚了,一种破壳而出的感觉诞生。

    “喝~~~~~~~~~~~!”夏司命一声大喝。

    “轰!”

    四周好似无数阴气、鬼气瞬间爆炸而出,恐怖的力量,似乎将天地都撑爆了一般。滚滚乌云覆盖,天地一片阴气,大雨狂泄而下。

    夏司命看到,不远处地上跪了无数的身影,都在跪着自己,自己好似化为一个滔天巨人一般,周身被无数血液环绕,握着拳头,好似充满了力量。

    “力量,力量,这是大罗金仙的力量?”夏司命顿时露出大喜之色。

    夏司命在三界时代,也见过不少大罗金仙,知道那种力量层次,此刻,自己的穿越身体也做到了?

    “恭迎祖巫诞生,拜见祖巫!”无数跪拜之人激动的拜中。

    “祖巫?这是,巫妖时代?东皇太一的时代?”夏司命疑惑的看向无数跪拜的巫族。

    “启禀祖巫,妖族却有东皇太一其人,但,其在天宫闭关,久年不出!”一个巫族恭敬道。

    “祖巫?呵呵,不管如何,我要感谢鬼谷净土的教主,这份大礼,我收了!”夏司命眼中闪过一股满意。

    “我等皆为祖巫血脉巫族,恭迎祖巫诞生,不知祖巫,如何称呼!”一个巫族老者恭敬道。

    称呼?

    夏司命此来巫妖时代,却不想让太一、帝俊知晓自己身份,夏司命、地藏王、幽冥教主的确不适合用了。

    “既然是鬼谷净土‘玄’字辈长老,那就叫玄?不,叫玄冥!本祖巫,叫玄冥!”夏司命看向无数巫族。

    “拜见玄冥祖巫!”无数巫族恭敬的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