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车的长鞭高高举起!

    无数妖族、巫族一起看了过来。

    十大金乌太子都有些怕了,那被帝俊打了的太子,捂着脸,眼中含着泪,无比委屈的看着羲和,可羲和依旧冷着脸。

    抽泣中感到鬼车的长鞭要打来,那太子顿时恶狠狠的看向鬼车。

    “你,你敢打我!”那太子依旧威胁着鬼车。

    要知道,十大太子在妖族,那可是受尽了宠溺,不说妖帝、妖后,无论哪个妖神看了,都捧着,谁敢打这十个小祖宗?

    到现在,那太子依旧趾高气扬,以为鬼车不敢打。

    “打!”太一一声冷哼。

    “你!”那太子瞪眼看向太一。

    “打!”帝俊也瞪眼喝道。

    “爹!”那太子求饶的看向帝俊。

    “打!”羲和眼中虽有不忍,但还是坚决道。

    “娘!”那太子绝望道。

    “啪!”

    一鞭狠狠的抽在了那太子身上,打在太子身上的一霎那,万籁俱寂。

    巫族尽皆皱眉,而妖族纷纷屏住呼吸。

    “哇,好疼,鬼车,你敢打我,鞭上还有阴火,你敢打我,哇!”那太子顿时痛哭无比。

    “啪!”“啪!”“啪!”……………………

    一鞭接着一鞭,十鞭下来,那太子衣服被抽破无数,身上顿时打出一条条血印来了。

    期间,那太子想要反抗,甚至对鬼车动手,但,帝俊一声冷哼,一股强大的气息压制,让那太子根本动惮不得。

    此刻,万众瞩目,那太子被狠狠的抽打了一圈。

    “哇!”那太子被打后,顿时哇哇大哭了起来。

    “打!”太一看向其它太子。

    “不要!”一众太子惊叫道。

    “啪!”“啪!”“啪!”……………………

    一连串的抽打之下,十大金乌太子顿时个个哇哇大哭,疼痛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委屈。

    以往被万众宠在手心里,如今却忽然被万众瞩目的鞭打,最疼爱自己的父母,都不管不顾,这股心境,让十大太子心中充满了委屈,好似天塌了一般。

    太一在惩治十大太子。

    巫族的脸色却极为难看,包括那后土。

    “太一,你想鞭打几下金乌太子,就想蒙混过关?你以为我们巫族都是傻子吗?”句芒冷冷的看向太一。

    “哼,打几下,就想免了死罪?休想!”帝江也冷喝道。

    但,王雄对祖巫的叫嚷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继续看向十大金乌太子。

    太一冷冷的看向十大金乌太子:“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们?”

    “哼,呜,嗯嗯!”十个太子哭泣中一抽一抽的恶狠狠的看向太一。

    “你们什么态度?”帝俊也恼火了。

    这十个儿子,到现在还记恨太一?

    不止帝俊恼火,一旁羲和也是一脸焦虑。

    太一要打十大太子,帝俊、羲和都没有阻拦,羲和虽然心疼无比,但二人都明白,太一没有将自己当外人,才打自己儿子的,说明了太一还是当年太一,心中早已没了隔阂,打十个侄子,也是在教育。

    所以,太一说打,帝俊夫妇自然全力支持。

    可谁想到,这十个臭小子,居然记恨上了太一。

    “打你们,是要让你们知道,不是你们做的事情,不要乱答应!自以为了不起,杀了巫神,可以炫耀?哼,不是你们做的事情,抢着往身上揽,那不是厉害,那是愚蠢!”太一冷喝道。

    “呜呜,嗯嗯,哼哼!”十大金乌太子哼哼唧唧的仇视太一。

    太一自然没有将十个熊孩子当回事。不过,这一顿鞭打,的确有了一定效果,最少,十大太子不再争先恐后揽罪了。

    太一这才再度转头看向后土。

    此刻,后土等巫族一个个冷冷的看向太一,并不是看到十大金乌太子被打而高兴,而是觉得,太一在故意弱化此次事件的性质,想用打一顿,就大事化了?以为我巫族都傻吗?

    “后土?你之前所说,夸父被我这十个不成器的侄儿杀死了?”太一看向后土。

    “不错!你还认就好!不要以为打一顿他们,这事就过去了!”后土沉声道。

    “我何时说打一顿,事情就过去了?只是我那十个侄儿顽劣不懂事,我这做叔叔的教教他们最基本的规矩罢了,现在,就事论事,你们说夸父被我那十个侄儿杀死了,不知经过如何?证据又如何?诸位如何认定,夸父就是我十个侄儿所杀?”太一看向后土。

    后土眉头微皱。

    “哼,那十个臭小子,都承认了,你还想为他们狡辩?”句芒冷声道。

    “后土,你也看到了,我这十个侄子,顽劣异常,人来疯,你总不希望夸父死的不明不白吧?若真是我这十个侄儿,那再确定一次,又何妨?你要我妖族给你个说法,但,最少,也要让我妖族先了解个详细具体的真相,才能给你个说法吧?”太一看向后土。

    后土微微皱眉,转而看向帝俊。

    “我弟弟的话,就是我的话,后土,还有诸位祖巫,我弟弟若是说,将我哪个儿子交给你们,他说了,我就给,关键,你们要让我弟弟心服口服!”帝俊沉声道。

    十大金乌太子哭着惊讶的看着帝俊,太一要将我们交出去,就交出去了?

    终于,十大太子害怕了。

    帝俊都说到这份上了,后土也只有点了点头。

    “后土,不要听他的,他太一,狡猾无比,他在故意为金乌太子脱罪!”帝江皱眉急切道。

    “我怎么没看出来?太一说话有理有据,哪里有问题了?”共工却是插口道。

    “你,你是哪边的?”帝江瞪眼气怒道。

    这共工,怎么帮妖族说话?

    “我不是哪边的,若是为巫族,我肯定站在巫族一边,可若是站在私人恩怨的角度,我共工与你不熟!”共工瞪眼道。

    “你!”帝江瞪眼恼怒道。

    “够了!”后土冷声喝道。

    帝江、共工顿时不再开口。

    后土看向太一,冷着脸道:“你想知道真相,好,我给你真相!希望你妖族,不要出尔反尔!”

    王雄看着后土翻手取出一口棺材。

    棺材之中,躺着一具魁梧男子的尸体,男子周身有着大量太阳真火焚烧的痕迹,甚至,身上还有一些金乌利爪的窟窿。

    一眼望去,明显是被禽类妖族虐杀致死,甚至,那身上的三足窟窿,分明就是三足金乌所虐杀,残忍至极,望之,无数巫族倒吸口寒气,更是仇恨的看着十个金乌太子。

    而妖族,此刻却是脸色阴沉,似乎都觉得太子此次做的过分了,过分的不是杀了巫族,毕竟,巫妖之争,每天都有无数巫妖死去。过分的是将夸父虐待至此,有些震惊罢了。太残忍了,很明显,夸父不是瞬间死亡,而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虐杀过程。

    也就是这个虐杀过程,让后土的好好脾气,也升起一股滔天怒火,号令巫族,围剿天宫。

    “你看呢?东皇太一!”后土盯着太一,冷声道。

    太一看到这惨不忍睹的尸体,却是轻呼口气,轻松不少。

    盖因为,夸父死的太惨烈了,太一虽然不知道十大太子如何,但,从他们刚才那人来疯的稚气性格,应该做不到这般以虐杀为乐的心性。

    这明显虐杀好长时间的尸体,若非心性极度阴暗扭曲的变态杀人狂所为,就是故意做出这画面,以激怒某些人的。

    十大太子乃天之娇宠,无法无天、肆无忌惮会有,但,心里阴暗扭曲,变态杀人狂?根本不可能!

    “对于夸父的虐杀致死,我只能表示遗憾,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一定是我侄子所为!”太一沉声道。

    “哈哈哈,不是金乌太子所为?这身上,都是太阳真火焚烧的效果,这身上都是金乌爪印,太一,你想睁眼说瞎话?”帝江冷眼道。

    “不知帝江祖巫,擅长什么功法?我找一具尸体,将其用你擅长之能力,进行虐杀,丢到你面前,嫁祸于你,你可会承认?”太一盯向帝江。

    “你说我们故意冤枉了金乌太子?哼,太一,金乌太子都承认了!”帝江瞪眼道。

    后土也冷冷的看向太一:“你说嫁祸,就嫁祸了?”

    “我并没有否定我的侄子杀了夸父!”太一沉声道。

    “嗯?”众祖巫皱眉看向太一。

    “我只是说,并不能说明,一定是我侄子所为,并没有否定我侄子,如今,真相待我等解开,等一切清楚了,再确定凶手如何?”王雄看向后土。

    “如何确定?”后土沉声道。

    一旁帝俊开口道:“后土,你不是掌阴间吗?夸父灵魂呢?你将其从阴间召唤出来,一问究竟,不就可以了?”

    “夸父形神俱灭了,灵魂都没有了!如何找?”后土冷声道。

    “哼,十个孽障,还真是心狠手辣啊,连夸父灵魂都不放过!”帝江煽风点火道。

    “帝江,你再无端诬蔑我侄子,别怪我不客气!”太一陡然眼睛一冷的看向帝江。

    “你来啊!我就说他了……!”帝江瞪眼看向太一。

    “闭嘴!”后土冷眼看向帝江。

    帝江看了看后土,一阵气闷。

    后土看向太一。

    “既然夸父的灵魂都没了,我倒是觉得这里面问题越来越大了,真相是经不起细化的,既然夸父灵魂不再,那我们将当时的情况还原一下,首先几个问题,金乌太子为何与夸父见面,他们为何相互打了起来!我想,巫族、妖族应该很多人都知道,先对一下经过!”王雄沉声道。

    后土看向身后几个大巫。

    “启禀祖巫,是这样的,夸父按照您要求巡视部落各地,经过大泽附近,看到我部落一些族民,被烈火所烤,炎日难耐,心生怜悯,发现,罪魁祸首,是十大金乌太子在此造孽,害的巫民受罪,就去找金乌太子理论,结果,理论了一会,就打了起来,越打越远,等我们追上的时候,夸父已经被金乌太子杀死了!”一个大巫仇恨的看向一众金乌太子。

    太一也陡然看向一众妖神。

    “当时,谁陪着金乌太子的?”太一沉声问道。

    众妖神相互看了看,摇了摇头。

    “没有妖族陪着金乌太子?”太一惊讶道。

    “我这十个孽子,虽然平时顽劣,但,不知天赋原因还是其他,都已经妖神修为了,十兄弟外出,更是十大妖神,合击起来,更是……,所以……!”帝俊微微苦笑。

    显然,对儿子放心,并没有在意他们单独外出。

    太一微微皱眉,点了点头,看向十大金乌。

    “你们谁,给我说说当时情况,不许夸张,不许乱说!”太一看向十大金乌太子。

    可十个太子却个个抽泣之中,恶狠狠看向太一,谁也不配合。

    “混小子,你们叔叔问你们话,还不快说!”帝俊瞪眼看向十个儿子。

    可十个金乌太子却依旧倔强之中。

    “老六,你忘记娘跟你说的了?你刚出生的时候,是谁救了你?你这时候,还耍脾气?”羲和焦急的看向刚刚被帝俊打嘴巴的太子。

    那太子怨恨的看着太一,怎么也不肯配合。

    “你就是老六?呵呵,也是一个没胆的小子,做错了事,还要几个兄弟帮你背锅!”太一冷冷的看向那老六。

    “谁没胆了,谁要兄弟帮我背锅了?”那太子顿时气愤的看向太一。

    “不是吗?现在,你几个兄弟争着说杀了夸父,不是帮你背锅?你连将当时的经过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不是没胆?你这样,以后谁还能看的起了你?”太一淡淡的激将道。

    “我不是没胆,我才不要人背锅,说就说!”老六顿时气哼哼的看向太一。

    “不想说,不敢说,就不要说,瞎编的,我们不要!大不了,让你其它兄弟来讲!”太一一脸不屑的样子。

    老六顿时气炸了:“谁说我说谎了,谁说我不敢说了?说就说!”

    “那你说,你们怎么在大泽附近?还有,怎么和夸父打起来了?”王雄沉声道。

    而一旁帝俊、羲和却面面相觑,这老六,被太一激将一下,马上就配合了?还真是……!

    “我们就是去大泽玩了,怎么了,玩着玩着,夸父跳出来,要用木杖打我们,我一开始也没想和他打,就飞啊飞,他就跟我们后面追,追我们十个太阳,我们觉得好玩,就拼命飞,他就拼命追,也不嫌累的,最后追到我们了,我们都累了,他还要打我们,我们就打他了啊,最后,我们将他打趴下,我们就走了,谁知道,他后来就死了啊!”老六顿时回忆道。

    “也就是说,你们走之前,夸父没死?你们走后,夸父才死的?”太一双眼一眯。

    “肯定没死,我们走的时候,他还喝水呢,将好多河水都喝光了!”又一个金乌太子在旁说道。

    “啪”“啪!”

    帝俊上去,一人脑袋一巴掌。

    “孽子,你们走的时候,夸父没死,不早说?”帝俊顿时恶狠狠道。

    刚才,还以为自己儿子杀了夸父,准备巫妖大决战呢,谁想到,这群儿子还真不省心,你们走的时候,夸父还没死,你们争先恐后说自己杀死夸父,争个屁啊,妖族差点因为你们的胡闹与巫族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