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十大太子如何挣扎,可在大魔王叔叔面前,根本于事无补,就连父母都被大魔王洗脑了一样,十大太子顿时露出绝望之色,不肯接受这已成‘事实’的名字!

    太一、帝俊、羲和谈话,终究没有涉及到‘羲离’,毕竟,三界时代,帝俊从如来佛祖那边,已经知道了经过,自然与羲和谈过,不在太一面前提那伤心的话题。

    “千年前,巫族好像还没有如此壮大啊,就算有十二祖巫诞生,也不可能短短时间庞大到如此,我记得,当年的时候,巫族虽然遍布天下,但,很散乱,真要说起来,巫族比我妖国还要弱出一些,可如今,刨去祖巫,巫族的巫神、大巫,近乎是我妖国的两倍?”太一凝重道。

    先前,巫妖决战,若是真打起来,说是同归于尽,但,太一明白,妖族全灭的机率更大,而巫族虽然伤筋动骨,但,应该不会彻底灭绝。

    帝俊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不错!这千年,巫族的确越做越大,甚至再过一些年,他们只会势头越来越大!”

    “为什么?”太一不解道。

    “因为,后土!”帝俊凝重道。

    “后土?先前,我们对峙的时候,好像听谁提过,后土,为地上第一人?实力有大哥高?”太一皱眉道。

    妖国,虽然只有帝俊一个大妖神,但,帝俊这大妖神的实力太强了,单打独斗,帝俊自信,任何一个人祖巫,都不是自己对手。

    可提到后土,帝俊却凝重道:“我不知道后土实力,但,能压服所有祖巫,实力应该不弱,不过,她在巫族地位,并非其实力决定的!”

    “哦?”王雄好奇道。

    “她掌大地之下,阴间!”帝俊凝重道。

    “阴间?”太一眉头深锁。

    阴间,在未来王雄所在时代,并没有了阴间,不过,三界时代有,王雄还通过黄泉,进入过一次。

    可惜,刚刚在南天门,太一并没有看到那三界时代的那口黄泉井。

    “是,当今天下,只有后土一人,可以往返阴间,甚至引导巫族转世!”帝俊沉声道。

    “什么意思?”太一皱眉道。

    “我们这时代,你明白的,万族林立,众生以族群为尊,不像三界时代,天下各族相互轮回转世,种族早已随着转世变的脆弱无比了,而现在,还是以种族血脉为尊。”帝俊沉声道。

    “你是说……!”太一双眼微眯。

    “这个时代,没有轮回转世这一说法,没有什么轮回通道,死了就死了,死了,灵魂要不散去,要不坠入阴间深渊!没有转世,每个种族的新生儿,都是新诞生的灵魂,所以,血脉种族才是当下主流!”帝俊解释道。

    “没有轮回?没有转世?那阴间……!”太一皱眉道。

    “没错,每个种族诞生新的灵魂,很难,所以,一族扩大,并不那么容易。有的种族,十年才能诞生一个新生儿,以至于,种族血脉变的难得可贵。可,巫族不同,后土可以沟通阴间,可以将死去的坠入阴间深渊的巫族灵魂,再夺回来,让其投生巫族重生,如此一来,死去的巫族,相当于在不断复活,而巫族又诞生新的灵魂,巫族就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在快速膨胀之中,巫族越来越多,势头越来越大!”帝俊沉声道。

    “居然能如此?”太一脸色难看道。

    “是啊,巫族势不可挡!妖族虽然数量众多,但,却在不断损耗,此消彼长……!”帝俊微微一叹。

    “阴间?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只有后土一人能掌握?连那圣人女娲,都不可以吗?”太一好奇道。

    “阴间,是盘古的梦!”帝俊沉声道。

    “梦?盘古的梦境世界?”

    “不错,盘古开天辟地,身化天地万物,我等身在天地之间,哪里去不得?只有那虚无缥缈的梦境世界,我们才无法进入,梦为盘古寄托心灵、真灵之所,为虚无缥缈之地,肉身根本无法寻找,只有灵魂可以进入,三界时代,还有黄泉路可以穿梭,此时代,却没有!”帝俊沉声道。

    “那后土为何可以?”太一疑惑道。

    “传闻,后土有一宝物,名唤‘天地阴阳池’!天地阴阳池在手,后土当为大地之上的第一人,穿梭阴阳,让阴间之巫族之魂,重新转世投胎,让巫族越来越壮大!”帝俊沉声道。

    “天地阴阳池?”太一好奇道。

    “是啊,天地阴阳池?若是,我妖国能得到这天地阴阳池,那巫族算得了什么?”帝俊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天地诞生的异宝,还真多!”太一感叹道。

    “太一,你刚才说,祖巫中有异族?”帝俊好奇道。

    “是,现在已经确定的,有帝江、句芒,至于那奢比尸,我还不清楚,不过,我从其身上感受到一丝巫元尊的气息,也不知……!”太一皱眉道。

    提到巫元尊,帝俊脸色又是一阵难看。

    当初,就是巫元尊佯装常羲,被自己纳入后宫的,还给自己‘生了’一群小公主。

    想想,帝俊此刻都一阵恶心。

    “上次,我利用河图去三界时代,也不知如何,巫元尊从你这东皇钟下逃脱了!”帝俊微微一叹。

    “昔日,常羲能混入妖国,难保没有其他人混入,大哥,你可要小心点!”太一郑重道。

    帝俊点了点头:“是啊,这次就被一个异族混入,骗了十个混小子去了大泽!”

    一旁十大太子顿时一阵郁闷,怎么又扯到了自己?

    “大哥,我观帝江、句芒、奢比尸,刚刚只是为了撇清自己嫌疑,才答应罢手的,此次巫族理亏,祖巫内部不团结,才让此次决战化险为夷,但,我总感觉,要不了多久,巫族还会卷土再来,不仅仅巫妖之仇,更有异族推波助澜,恐怕……!”太一沉声道。

    “你怎么想的?”帝俊看向太一。

    “壮大妖国!将北方的妖族,纳入我妖国中来,最少在力量方面,不能弱于巫族!”太一沉声道。

    帝俊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北海,妖师府?是该去见见鲲鹏了!”

    “不,大哥,你不用先去,我先去吧,别把鲲鹏抬的太高!”太一沉声道。

    “嗯?”

    “妖国,当以大哥你为尊,引鲲鹏来妖国,只能让其做臣,可不能将他抬的太高,到时,就骑虎难下了,我来吧,我去引鲲鹏入妖国!”太一沉声道。

    帝俊看了看太一,心中一阵感激,继而笑道:“好,那我也不矫情了,北海,你去吧!不过,此去北方,北方乃是混乱之地,非我妖国、巫族掌控,里面鱼龙混杂,强者也不少,你要小心!”

    “我妖国大军所到,谁敢放肆?”太一笑道。

    “哈哈哈哈,也对,妖军,你随意调遣!我想,应该没有哪个妖神敢对你摆架子!”帝俊笑道。

    太一点了点头。

    点头之际,太一看向十个依旧气鼓鼓的太子们,顿时笑了起来。

    帝俊顺着目光看去,却看到十个儿子,个个气愤的瞪着太一。

    “你们什么眼神?”帝俊顿时郁闷的一声怒喝。

    一旁羲和有心想护,但,想了想,终究微微苦笑,没有理会。

    “没什么!”十个太子顿时气鼓鼓道。

    帝俊眼睛一瞪,这群小家伙,居然还敢顶嘴了?刚刚的事情,还没找他们算账呢,要不是太一归来,妖族可要损失惨重了啊。

    “没事,大哥,十个小家伙,皮了点,不过,这样一直下去,终究会闯大祸的,你和大嫂肯定舍不得动他们,交给我来*一番,过些日子还给你!”太一笑道。

    交给你?

    十大太子顿时脸色一变。

    “我不要,凭什么交给你*?”

    “你有什么资格教我?”

    “我才不跟你走!”

    “休想,你做梦吧!”

    ……………………

    ………………

    ……

    十大太子顿时恶狠狠道。

    “好,那就交给你了,打骂随意!”帝俊点了点头。

    帝俊也知道,一群儿子被自己宠坏了,早晚要闯大祸。

    “爹,怎么可以,我不要听他的!”

    “娘,你快说说爹啊!娘!”

    “娘,我最近天天陪着你,可好?我不要离开这里!”

    ……………………

    ………………

    ……

    一众太子顿时惊恐道。

    帝俊看向羲和:“别宠着他们了,每次我要教育他们,你都拦着,你看看,今天之祸有多危险!”

    十个儿子就是羲和的命根子,哪里舍得被打骂,所以每次帝俊要教育儿子的时候,羲和就拿常羲、十二公主说事,以至于每次帝俊都父威全无,每次都郁闷的教育不了。

    可今天,羲和也看出来了,自己以前的宠溺,差点害死了十个儿子的命。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之中。

    “那就拜托太一了!随便打!”羲和看向太一。

    随便打?众太子一愣,这是亲爹吗?这是亲娘吗?落到这大魔王手中,我们还有的好?

    “娘,不要啊!我不要跟着这个大魔王!”老八心直口快顿时惊恐的叫着。

    “你说谁大魔王呢?”帝俊顿时要抽打过来。

    “哈哈哈哈,大魔王,好名字,你们以后就叫我大魔王吧,三天后,随我去北海,妖师府!”太一大笑道。

    “我不去,我不去,娘,我不去!”一众太子顿时哭着看向羲和。

    但,此刻羲和、帝俊都板着脸。一众太子越发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