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妖时代,北海,妖师府!

    一间大殿之中,一身海蓝袍的鲲鹏,坐于宝座之上,面前站着一个弟子,恭敬的禀报之中。

    “天宫!巫族、妖国之战,没有打起来?”鲲鹏喝着茶水,脸色阴沉道。

    “是啊!师祖,真可惜,要是巫妖两族,同归于尽,该有多好!那我妖师府,就可以趁势而起,或许就能独霸天下了!”那弟子恭敬道。

    “同归于尽?呵呵,你将帝俊的妖国看的太厉害了!”鲲鹏冷声道。

    “不是吗?”

    “帝俊的大妖神实力,当今之世,的确少有对手,十二祖巫,单打独斗,谁也未必是帝俊对手,就算我……!”鲲鹏眼中闪过一丝怨念。

    想当年,自己和帝俊,实力想差无几啊,谁能想到,那太一诞生之后,帝俊不但开辟了妖国,更修为一路冲天。自己拼命开辟的妖师府,都赶之艰难,气人至极。

    “帝俊那么强,为什么不能同归于尽……!”

    “帝俊是强,后土也相差不多,其次,十二祖巫同时出手,你以为帝俊还能胜?更何况,巫族数量是妖国强者两倍,真要打起来,巫族损耗惨重,妖国也肯定全军覆没……!”鲲鹏沉声道。

    “就算如此,那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啊……!”那弟子神色一动。

    “是啊,可惜,可惜又被这太一搅黄了!”鲲鹏郁闷道。

    “为什么是‘又’?”

    鲲鹏冷冷的看了他一样,并没有解释。

    “那真是可惜了!”

    “不过,就算妖国覆灭,我们也得不到多大的好处,你以为没人盯着巫妖两族?多着呢!不过,这样也好,哈!”鲲鹏忽然笑道。

    “这样好?”

    “不错,经此一役,帝俊应该发现,妖国的不足,他,肯定会来找我的!”鲲鹏自信道。

    “找师祖干什么?”

    “找我,与他共分妖国天下!”鲲鹏自信道。

    “共分妖国天下?难道,难道帝俊要和我们结盟?”

    “他若不傻,一定会来找我的,哈哈哈哈,记好了,若是他有使者来,就说我在闭关,不见!”鲲鹏自信道。

    “不见?”

    “不错,除非帝俊亲自来请我,请我去与他共分天下,其他人,无论谁来,都不见!”鲲鹏自傲道。

    “是!”

    ------------

    天宫,瑶池。

    “我不去,娘,我不想去,不去,好不好!”一个太子一脸委屈道。

    “说好了三天,三天时间到了,你们去跟着太一一段时间!”羲和安慰道。

    “娘,你以前最疼我们了,呜呜呜,我不要去大魔王那里!他还让鬼车用鞭打我,到现在还疼呢!”

    “我和你们爹都说好了,听话,快去!”羲和苦笑的安慰道。

    越到此刻,羲和越发现,自己以前的娇惯好像的确太重了。鞭打?虽然羲和也心疼,但,羲和还是看的明白,那是在为十个儿子好,可谁想到,十个小家伙记恨到现在。

    “呜呜呜,爹还不是都听娘的,娘!”众太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是不肯跟太一走。

    羲和一阵苦笑,实在是看到儿子们如此‘可怜’,心软的不行。

    就在羲和一时心软之际,帝俊和太一从不远处走来。

    “三天时间到了,还不跟我走!”太一眼睛一瞪道。

    太一‘发火’了,帝俊一旁笑笑,并没有插口。

    十个小家伙,帝俊早就看出他们教育有问题了,可,每次羲和都护着,自己也没办法,如今,太一教育,刚刚好。

    “啊,大魔王来了!”老六脸色一变。

    “娘,我不要走!”一众太子惊恐道。

    “当!”

    东皇钟瞬间在瑶池响起。

    一瞬间,虚空禁锢,十个太子瞪大眼睛,无法动弹了。

    在未来,残破的东皇钟在太一手中,都能禁锢一会金仙,何况现在完整的东皇钟了。

    东皇钟鸣,十大太子一个也动不了,被太一探手一抓,全部抓走了。

    “娘,娘,救我!”无法动弹的十大太子勉强能呼喊。

    “我儿!”羲和有些不忍。

    但,帝俊却一把抓住羲和的手,对羲和轻轻摇了摇头。

    “娘,娘,我不要跟大魔王走,娘!”一众太子哭诉着叫着。

    可在大魔王太一手中,哪里逃得掉?

    很快,被太一抓到了南天门。直到看不到羲和为止。

    “男子汉大丈夫,都一千岁了,还哭哭啼啼,真替你们害臊!”太一一脸鄙夷道。

    “你!”十个太子恶狠狠的看向太一。

    “谁哭了?大魔王,休想让我跟你去北海,我才不去!”

    “没错,用轿子抬我,我都不去!”

    ……………………

    …………

    ……

    十个太子顿时耍泼,瘫在地上,满地打滚,什么地方也不去,开始耍无赖了。

    “用轿子抬你们?呵,想的到挺美!”太一一脸不屑。

    十大太子小眼睛瞟了一眼太一,见并没有人来哄自己,顿时一阵气苦。

    “鬼车,快点!”太一一声冷喝。

    “是!”

    很快,妖神鬼车,拖着一辆巨大的辇车到了南天门口。

    南天门四周站岗的守卫,尽皆露出好奇之色。

    众守卫,还第一次看到太子这般耍泼,可也明白,太子就这性格。谁也治不了他们,就是妖帝也头疼。

    十大太子躺在地上耍泼,也好奇看着鬼车拖着一个辇车而来。

    辇车极大,可,却空荡荡的一片。这是干什么用的?难道,用辇车拖我们去?

    “哼,就算你用辇车载我们,我们也不跟你走,这什么破辇车啊,我们才不会坐呢!”六太子恨声道。

    “给你们做?想的美!”太一眼睛一瞪。

    “呃!”十大太子一冷。

    “套上去!”太一对鬼车叫道。

    “是!”鬼车应声道。

    接着,将辇车上缰绳,快速套上十大太子的肩膀。

    四周守卫一愣,十大太子也是一愣。

    什么情况?套我肩膀上干什么?

    太一却是缓缓踏上了辇车。

    “你来赶车!”太一淡淡道。

    “是!”鬼车恭敬道。

    “干什么?要我们拉车?要我们拉车?”

    “大魔王,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妖国太子,你居然敢要我们拉车?”

    “你敢,你敢!”

    ……………………

    ………………

    …………

    众太子顿时惊怒的叫了起来。

    瘫在地上耍泼,可谁想到,被套住了。

    “给我破!”一众太子顿时一声大吼。

    “轰隆隆!”

    身上的锁链挣扎了一下,却没有破开。

    “诸位太子,不用挣了,这是缚龙索,是东皇从妖国宝库里,亲自挑选的宝物,你们挣不开的,上古时期,龙凤麒麟三族大战时,大放异彩的宝物!”鬼车一旁解释道。

    “什么?缚龙索?我们跟爹要,爹都不给,你用来困我们?”一众太子惊叫道。

    “哇!”“哇!”“哇!”………………

    十大太子顿时惊怒的叫着,甚至化为了巨大的金乌,十大金乌一出,一股浩大的热量扑面而来。

    “哎呦,这缚龙索,怎么收紧了,好疼!”一众太子顿时惊叫道。

    “你们再吵,只会更疼!”辇车内,太一冷冷的说道。

    “大魔王,有能耐放了我,我们单挑!”老八惊怒的叫着。

    “赶车吧!”太一淡淡道。

    “是!”鬼车应声道。

    鬼车手中,一根发着黝黑火焰的长鞭,瞬间,猛地抽打而出。

    “啊、啊、啊、啊…………!”十大金乌顿时痛的叫了起来,同时翅膀一展,拖着辇车飞天而起。

    “这是,这是当年麒麟族的阴火毒鞭?爹宝库里的重宝,也不给我们拿的!怎么,怎么……!”老三惊叫道。

    “宝库?呵呵,我想拿什么,就拿什么,刚才疼吗?”太一淡淡道。

    “你,你…………!”一众太子惊叫道。

    “我们被缚龙索困住了,有能耐,你放了我们,我们和你单挑,你要是能赢我们,我们就服你!”老大太子顿时叫道。

    “没错,没错,先松了缚龙索再说!”一众太子顿时叫道。

    “呵,我可不信你们!”太一淡淡道。

    “什么?”一众太子顿时气炸了。

    “活该,谁让你们刚才躺在地上?刚才捆你们的时候,你们自己不阻拦,怪谁?一点不顾自己的颜面,不顾妖族的颜面,既然你们什么颜面都不要了,那就做拉车的仆从吧,反正,你们也不怕丢脸!”太一淡淡道。

    “你,你,你…………!”众太子又急又气,又郁闷无比。

    “今天教你们第一课,永远不要将自己的安危,交给别人来处置!刚才缚龙索捆缚你们的时候,有的是时间逃脱,你们不逃脱,怪得了谁?自作自受吧!”太一淡淡道。

    众太子郁闷的要呕血。

    “大魔王,我和你拼了!”众太子气炸的要扑来。

    “啪、啪、啪…………!”鬼车手中的阴火毒鞭不断抽下。

    “啊!”“啊!”“好疼,鬼车,找死!”

    “啊,鬼车,我告诉爹娘,要你好看!”

    “好疼啊,别打了,啊,好疼啊!”

    “有能耐松开缚龙索!啊!”

    “好疼啊,被缚龙索困住,连反抗都做不了,好气啊!”

    ……………………

    ………………

    ……

    众太子惨叫连连,但,终究十大金乌辇车,步上了正轨,飞天而起了。

    南天门口,无数守卫咽了咽口水,眼中对太一一阵崇拜。

    这十个小祖宗,可是妖族的祸害啊,谁也奈何不了他们,可到了东皇手中,根本就是捏起的小鸡啊。

    天宫之中,羲和靠在帝俊怀里,看着被抽打的十个儿子,一脸的心疼。

    “好了,不相信别人,还不相信太一?做个纤夫罢了,损失不了什么,能收收心,就足够了!”帝俊拍拍羲和肩膀劝道。

    “嗯!”羲和微微一叹,点了点头:“只是,就他们去,会不会有危险?太一只带鬼车,其他人也不带,会不会…………!”

    危险?

    帝俊微微皱眉,最终摇了摇头:“我相信太一!”

    “好吧!”羲和点了点头。

    ----------

    高空之上。

    “啪啪啪啪!”

    鬼车负责赶车,一鞭一鞭的抽下,十大金乌太子疼痛的飞行,并且语气不弱的反击。

    “有能耐打死我们,打不死我们,回头要你们好看!”老五气愤叫道。

    “哼,大魔王,别以为我们拍你,我们谁也不怕!”

    “大魔王,不要以为我们怕了,我们只是被抽疼了,本能的飞行!”

    …………………………

    ……………………

    …………

    众太子气呼呼的骂着,但,在鬼车长鞭下,还是向着西方飞行之中。

    飞着飞着,一众太子忽然发现了不对劲。

    “不是去北海妖师府吗?怎么往西面飞了?”

    “还有,就我们?只有我们十二个,没有其他妖神跟着来?”

    “我们去哪?”

    ……………………

    ………………

    ……

    众太子茫然的看着飞行的西方。

    “我们去,昆仑山下,后部落!”辇车内,太一淡淡道。

    “西昆仑,后部落?大魔王,你疯了,后部落,那是巫族地盘,那是后土的部落总部!”老八惊叫道。

    “就我们,就我们十二个,去闯后土老巢?大魔王,你疯了!”老六惊叫道。

    “三天前,我答应巫族,在夸父的葬礼上,让你们十个去凭吊的!夸父葬礼开始了,该你们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太一淡淡道。

    “什么?什么?什么?我们去夸父葬礼?那里有好多巫神的啊,还有,还有后土祖巫的啊!”老六太子惊叫道。

    “是啊,不是后土祖巫,甚至十二祖巫,都可能齐至,到时,你们可以与十二祖巫都见见,有什么不服气的,可以对他们撒火!”太一淡淡道。

    十大金乌瞪大眼睛,一片沉默。

    “你,你,你不去北海妖师府了啊?”

    “去祖巫老巢里,就我们,就我们十二个?”

    “不带其它妖神,就我们去?爹不去?”

    ……………………

    ………………

    ……

    十大金乌瞬间傻眼了,十大金乌虽然顽劣,虽然脾气不好,但,并不傻啊。这完全是作死啊。

    就太一,十个金乌太子,还有一个赶车的鬼车,就闯入巫巢了,那,不是疯了是什么?

    “大魔王,你,你想死,不要拉着我们啊!”老八惊叫道。

    夸父之死因还没解开,但,自己十大太子脱不了干系,现在,在巫族沉痛哀悼夸父的时候,我们闯进去,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刚才,你们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现在怕了?”太一淡淡道。

    “我们……!”十大太子一个激灵。

    想要硬气起来,可,这一刻,根本无法硬气啊。我们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不代表不怕死啊。十大太子全部傻眼了。

    “愣着干什么,快飞!葬礼等着我们呢,鬼车,用力抽,不飞就抽!”太一淡淡道。

    “是!”

    “啪啪啪啪啪!”

    “啊,大魔王,我要被祖巫杀死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呜呜呜呜呜!”

    “大魔王,大魔王,我不要去,呜呜呜!”

    “放我回去,我要爹娘,呜呜呜!”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