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部落,夸父尸棺的山谷!

    鬼车守在十大金乌肉身之侧,眼露戒备的看向四周群巫。

    群巫因为太一先前的自信,对金乌太子的怀疑已经小了无数,继而句芒不断算计十个小家伙,顿时让巫族看十大金乌也颇不自在,感觉特别丢人。

    句芒三祖巫却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此为绝佳机会,可以完成大祭司嘱托,彻底让巫妖决战开启了。

    句芒看了看不远处天地阴阳池山谷入口,继而邪气一笑:“我还真没想到,太一还真的去送死了!”

    “你说什么?”共工眯眼看向句芒。

    “我是说,反正太一、金乌太子们,进入天地阴阳池,肯定回不来了,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句芒淡淡。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共工冷声道。

    “哼,共工,你是哪一边的?是我巫族的还是妖族?”句芒眼睛一瞪。

    “咯咯咯,问我?句芒,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底细,要不,你我练练?”共工冷笑道。

    “哼,共工,太一坠入阴间深渊,再无回来可能,你守着这群金乌尸体干什么?给谁看呢?你以为帝俊会感激你?”句芒冷声道。

    “那你待怎样?”共工淡淡道。

    “反正太一、金乌太子灵魂都回不来了,这群金乌太子的尸身,留有何用?巫妖一战,在所难免,夸父之死,还有我无数巫族之死的仇,难道不报了?何不趁此机会,将妖国一举灭亡?这天下,当为我巫族的天下!”句芒朗声道。

    “灭妖国?看来,推波助澜巫妖之战的,就是你了?”共工冷声道。

    “巫妖之仇,早已不死不休,哼,若不是后土那日拦着,妖国已经灭了,我巫族虽然有些损耗,但,假以时日,就能恢复,怕什么?我巫族顶天立地,有何可怕?你们怕妖族吗?”句芒看向四周无数巫族。

    “不怕!”众巫族顿时喝道。

    “那好,今日,我们就宰了这群金乌太子的肉身,用他们祭旗,先下手为强,杀到天宫,杀帝俊一个措手不及!”句芒朗声道。

    句芒要将这个事实坐实了,并且,拉所有祖巫下水。

    群巫还没开口,共工陡然眼睛一瞪:“大胆!”

    一声怒斥,瞬间喝顿所有巫族。

    “句芒,你还想拉我们下水?做梦吧,我们可不是你的傀儡!”共工瞪眼道。

    其它祖巫也有些厌恶的看向句芒。

    “共工,句芒说的没错啊,金乌太子肯定完蛋了,太一也回不来了,与其到时帝俊知道消息,还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帝江劝道。

    “是啊,我觉得句芒说的有道理!”奢比尸一旁劝道。

    共工脸色阴沉,一众祖巫也是一阵踌躇,毕竟,三个祖巫说了,而且不无道理,与其等以后帝俊大发雷霆,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共工,是你一直执迷不悟吧,你是知道的,进入天地阴阳池,再无回来可能,谁也不可能的!你守着这群金乌肉身,又有何用?”句芒劝道。

    “我相信,他们会回来的!”共工沉声道。

    “哈哈哈哈哈,回来?没人可以回来,昔日一个大妖神,不是闯入,不一样没有回来?共工,你是昏了头了吧?凭太一就能做到?哼,今天,我把话就撂在这,金乌太子他们的灵魂,要是能回来,我句芒向你磕头,可好?”句芒冷笑道。

    就在句芒张狂的自信之际。

    “吼噶…………!”鬼车身后陡然传来倒吸一口气的激灵声。

    所有人一愣,扭头望去,却看到,金乌太子之中,老六一激灵,醒了!

    醒了?

    “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我回来了!”老六太子清醒,顿时惊喜不已,亢奋中心有余悸。

    “太子殿下,你,你终于醒了?”鬼车顿时大喜道。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回来的?怎么还可能回来?”句芒不肯相信道。

    “吼噶~~!”

    金乌三太子也是倒吸口气一激灵,骤然清醒了过来。

    “我回来了,大魔王救我回来了!”老三顿时狂喜中含着泪水。

    “吼噶!”“吼噶”………………

    一个接着一个金乌太子苏醒了过来。

    “太好了,太好了,诸位太子,你们能回来,真是太好了!”鬼车激动的语无伦次。

    而句芒也是心塞的语无伦次。

    “我不相信,给我看看,你们怎么可能醒来!”句芒要扑上去。

    “轰!”

    陡然一声巨响,却是共工挡在一众金乌太子身前,将句芒挡了出去。

    “共工,你干什么?”句芒瞪眼的看向共工。

    “句芒,该磕头了!”共工却是冷笑道。

    “你说什么?”句芒冷眼道。

    “刚才不是你说的吗?他们要是能回来,你给我磕头,诸位祖巫都听着呢,所有巫族都听到了,你不会食言吧!”共工冷笑道。

    “你!”句芒盯着共工。

    -------------

    天地阴阳池!星河之中!

    太一将最后一份佛力,全部给了金乌太子老九,猛地一推,将老九推了出去。

    老九走了,却不知道,叔叔将最后一份佛力给了自己,此刻,已经没有佛力了。

    太一看着老九离去,一阵欣慰,终究,将一众侄子救回去了,可此刻,太一自己却糟糕了。

    佛力消耗光了?

    佛力,也是心之力,心力损耗,以至于此刻,疲惫不堪。

    想要再凝聚佛力也并不是不可能,只要好生休息,待心力疲惫消散,心力再生即可。只是,需要时间。

    “好累啊!”太一一声长叹。

    这是太一第一次耗尽心力,这一次耗尽心力,不仅仅金乌分身,就连未来的王雄本体,也一阵疲惫,以至于,未来的王雄本体心力耗尽,好生的疲惫。

    未来的凌霄城,王雄练功房。

    苏青环闭关醒来就去找王雄了,可王雄闭关,苏青环是唯一准许进入王雄练功房的,刚准备仔细看看太一。

    “呼噜噜!”

    一阵阵呼噜声从王雄鼻中发出。

    “哈哈哈,你这哪是闭关修炼啊,都修炼睡着了啊!哈哈哈!都打呼噜了,大懒虫,真不害羞!”苏青环顿时笑嘻嘻道。

    苏青环不知道的是,是因为王雄此刻心力耗尽,太过疲惫了,以至于无法自己,进入了睡眠之中。

    苏青环也不恼,而是就坐在一旁看着王雄睡觉打呼噜的样子,这一看,苏青环就看痴了。

    “我看重的男人,睡觉都好看!”苏青环温柔的看着王雄本体。

    于此对应时间,天地阴阳池中。

    太一心力耗尽,也累的闭起了眼睛。

    这一闭眼,太一肉身好似在星河中快速坠落,向着中心黑洞而去。

    远处,后土脸色一变:“不好,太一他这是怎么了?”

    后土顿时扑了过去。

    奈何,太一此刻,好似睡着了一般,根本没看到后土追来,甚至身体的坠落,好似不再随波逐流,直冲黑洞中心而去。

    “怎么会这样?东皇太一,你醒醒,你怎么睡着了啊!”后土一脸焦急的扑了过去。

    后土快速追向太一,太一坠落的也极快,这里是梦境聚集之地,一切都没有规则。后土堪堪在坠入黑洞之前,终于抓住了太一。

    “嘭!”后土一把抓住太一身体。

    “太一,你醒醒!你怎么了?你怎么还睡着了?”后土一时哭笑不得。

    “不好!”陡然,后土脸色一变。

    因为此刻已经到了黑洞边缘,黑洞恐怖的吸力,就连后土也抵挡不了。

    “东皇太一,这下被你害惨了,哎呦,你居然睡着了,我,我要跌入你的梦境了!”后土一脸急切。

    原来,这黑洞,根本不是什么阴间。

    “呼!”

    “希望,你的梦里,别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哎呦!”后土最后一声哀叹。

    二人坠入黑洞深渊,消失不见了。

    ----------

    黑洞包裹二人,太一沉睡,似进入了梦乡,梦境之中。

    太一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

    “哗啦啦!”

    四周尽是无数海水,太一此刻抱着一根大木头,好似在大海上飘浮之中。眼前画面,好似一个凡人遭遇了一场海难,清醒过来之际,只剩下一根木头救命。

    “我是谁?我在哪?”太一朦朦胧胧的看着四周海水。

    被海水呛了一段时间,太一被海水卷到了一个海岛边缘。

    “咳咳咳!”

    咳嗽了大量海水,太一爬上了岸。

    于此同时,海岸的另一边,一个女子抱着一根木头,也被海浪卷到了海岸之上。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后土。

    “呸、呸,全是水!”后土吐了吐海水,整理了一下衣服。

    探手一挥,但,并没有丝毫法术凝聚。

    “果然,到了太一的梦里,什么也做不了了,就跟凡人一样!太一的梦,怎么是这般模样?”后土一脸晦气。

    拥有滔天本领,可在别人的梦里,却根本无法施展,后土也郁闷的不行。

    “世人都说,太一是个大魔头,心里阴暗扭曲。希望别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后土有些担心道。

    后土走到海岛一个高处,看向四方,四方,茫茫一片大海,无穷无尽的海水,只有自己脚下一座海岛。

    就一座海岛?还没有任何动物?

    后土看了看四周,惊愕道:“不可能吧,这么孤寂的世界?这太一的梦境,居然如此孤寂?他,他到底有多孤单啊,整个世界,只有大海中一片孤岛?”

    扭头,后土看到不远处站在沙滩上,已经获救了的太一。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沙滩之上,后土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难道我们以前都误会太一了?他的内心,就是一个孤孤单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