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部落!

一群祖巫再度聚集而来。

“开天斧,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巫族,乃是盘古之精血所化,岂会与其他妖类相同?巫族秉承盘古意志,盘古定有厚赐于我族,那帝俊得了河图洛书,太一得了东皇钟,我巫族肯定也有一个先天灵宝,盘古肯定会厚赐我等,原来是开天斧,开天斧!”帝江激动道。

“开天斧?现在还没确定,只是在传罢了!”共工沉声道。

“在传?哼,我可是知道,帝俊都受伤了,强行运转开天斧,却遭到开天斧抵触反噬了!”帝江瞪眼道。

“那葫芦,与开天斧相差那么多,怎么可能,再说,我等多年来此,怎么没有发现开天斧气息?”共工沉声道。

“若是早有人发现,这开天斧还轮得到我们巫族?”句芒沉声道。

“谁能保证一切都是真的?”祝融沉声道。

“哼,反正天下都在传,那葫芦仙藤,就不该给太一,那是我巫族的,这祸是后土闯的,等后土出来,要她给我一个交代。必须要将葫芦仙藤拿回来!”句芒冷声道。

“拿回来?谁给你的权利,拿回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从不远处山谷传来。

却是后土最后一个,姗姗来迟,冷冷的看向句芒。

句芒看到后土,也是脸色一变,但还是强硬道:“后土,那开天斧,是你弄丢的,不该拿回来吗?”

后土不理会其它祖巫的询问,而是死死盯着句芒。

“当初,我为什么将葫芦仙藤给太一,你们都忘记了?集体失忆了不成?”后土冷冷的说道。

众祖巫脸色一沉,一起看向句芒。

毕竟,当初可是句芒闯出的祸,若不是句芒杀了夸父,哪有后面那么多事。

“你可以给别的东西啊,那葫芦仙藤,是盘古大神赐给我族的!”句芒坚持道。

后土却是眯眼道:“句芒,你忘记我跟你说的话了?我后部落不欢迎你!”

“你……,后土,你以为我想来,要不是……!”

“我再说一遍,后部落,不欢迎你,夸父之死,你还没有给我后部落一个交代,现在却鼓动众祖巫,来我后部落叫嚣?哼,句芒,你听好了,当初你闯的祸,我后部落帮你摆平了,而我巫族,从来都是顶天立地,送出去的东西,绝对没有要回来的道理,更何况,那是赔罪陪出去的,更没有理由要回来,不说那葫芦仙藤不是开天斧,就算是开天斧,我巫族送出去了,就谁也不许要,从现在开始,巫族,单凡有巫,甚至祖巫,敢去谋取葫芦仙藤者,革除巫籍,为我巫族共敌,我巫族,共诛之!”后土一声断喝。

这一刻,后土强势无比,强势的一众祖巫都有种认不出后土了一般,居然如此决绝?哪怕祖巫,也要共诛之?

一瞬间,大部分祖巫讪讪不再纠结葫芦仙藤了。

“你,你,你袒护太一,你……!”句芒郁闷的叫着。

“你想我杀了你?”后土冷冷的看向句芒。

后土语气之中,充满了杀气,这一刻,整个后部落都鼓动出无边寒气,这杀气不似作假,所有祖巫都惊愕的看向后土。

不过这一刻,却没有祖巫说话,都一起看向句芒。

句芒张了张嘴,到喉边的话,顿时咽了下去。

一群祖巫,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一同飞出了后部落。

“诸位,那帝俊肯定被开天斧伤了,是真的!”句芒看向其它祖巫。

众祖巫此刻,也是一阵为难。

“哼,要不是你杀了夸父,哪有葫芦仙藤给太一的道理,还不怪你?”共工冷眼道。

“你!”句芒一脸郁闷。

“诸位,后土既然发话了,我也相信她的决心,我巫族断无抢回赔礼的道理,无论那葫芦仙藤是什么,我不管了,诸位告辞!”共工一礼。

“告辞!”众祖巫顿时纷纷离去。

显然,答应了后土,不打算插手了。

独留句芒、帝江郁闷不已。

“那帝俊,肯定被开天斧所伤了,大祭司安排的细作,绝对没看错!”句芒看向帝江、奢比尸。

“可,众祖巫不配合,难道就我们三个去抢回来?”帝江问道。

句芒一脸颓然。

-------------

天宫。

太一看向帝俊:“大哥,那一斧子的光芒,将你重伤,你演的真像啊!”

帝俊眯眼道:“你先前说,我还不信,呵呵,想不到我天宫之中,各方细作,倒是不少!”

“国大了,有些细作是难免的,水至清则无鱼,难得糊涂,有的时候,这些细作,也可以为我们所用,不是吗?”太一笑道。

“不错!不过,这才一年时间,你准备好去北方了?”帝俊看向太一。

“大哥不用担心,大军已经聚集好了,容不得拖沓了,大哥就等我消息!”太一郑重道。

“好,若有生死之大危险,你一定要敲击东皇钟让我听到,无论何时何地,我必立刻前往!”帝俊郑重道。

“好!”太一点了点头。

太一在帝俊相送下,来的了南天门外。

南天门外,大量妖神已经等候之中了,不仅妖神,大妖也有无数,组成一支队伍,霞光万千,气势如虹。

这一次,十大太子没有再拉辇车,而是换做了十只巨大的飞禽拉车。

十大太子站在妖神队伍中,东张西望,极为新奇,但,看到太一走来,顿时板着脸,故作不识。

帝俊看到十个小家伙的态度,顿时脸色一板。

“大哥,不用在乎,过段时间,他们就好!”太一淡淡道。

“哼,一群惹是生非的小东西,这次都没说带他们去,居然还厚脸皮跟来!”帝俊看着十个儿子,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太一看了看十大太子。

“哼!”众太子哼着鼻音,扭过头去。

哈哈一笑,告别了帝俊,上了辇车。

“出发!目标,北海!”太一下令道。

“是!”妖神大军顿时一声大喝。

“唳!”

顿时,大量仙禽开路,一群妖神,拥簇着太一的辇车飞天而起。

目标,北海,出征妖师府?

无数妖神,顿时亢奋无比,一千年了,一千年没有随着东皇出征了,无数昔日跟随太一的妖神,无比想念。

因为所有妖神都记得一点,只要太一领兵出征,从来只有胜,没有败,所向无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所以,妖军们,都喜欢跟着太一打仗。

一千年了,终于太一又带兵打仗了,能跟随的自然激动不已,不能跟来的自然恼恨不已。

妖军浩浩荡荡向着北方北海而去,浩大的气势,早已引起四方无数势力的探子注意,一个个惊骇的快速回去禀报了。

--------

北海,妖师府。

没多久,鲲鹏就收到了消息。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太一他都得到了开天斧,还来出征我妖师府?”鲲鹏顿时气的脸色无比难看。

“师尊,或许,或许太一是来请师尊前往妖国,与帝俊共分天下的呢?未必是来出征我们!”一个弟子恭敬道。

鲲鹏冷冷看了他一眼,显然,一点不信。

“师尊,那太一,就算有东皇钟,修为也不怎么样吧?好像只是大妖修为,就算带了一群妖神来,也不可能奈何我妖师府的啊,帝俊又不跟来,他有何底气啊!”又一个弟子皱眉问道。

“开天斧?他要用我,祭斧?”鲲鹏顿时脸色一变。

如今,鲲鹏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开天斧,难道,那葫芦仙藤真的是开天斧所化?让太一如此气焰嚣张?

众弟子也是脸色一变。

鲲鹏脸上闪过一股凶唳:“来就来,谁怕谁,哼,本妖师纵横天下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

---------

北方,一间华丽的大殿,大殿之上,书有‘娲皇宫’三个大字。

却有妖神匆匆而来。但,飞到大殿前被又一群侍卫拦下了。

“快,我有要事禀报娘娘!”那妖神急切道。

侍卫刚想说什么,大殿里传来一个女声:“让他进来!”

“是!”侍卫恭敬的让开了道路。

那妖神急切的闯入大殿。

大殿之中,停放着一口巨大的棺材,棺材口,一名女子背对着妖神,静静的拂拭棺材上的灰尘。

头也不回,但,女子周身却散发出一股九彩神光,耀眼夺目,光华万千。却是天地间的第一个圣人,创造出人族的女娲娘娘。

妖神不敢直视女娲娘娘,更不敢询问棺材里停的是谁,只是无比恭敬的一礼:“娘娘,您让我盯着的天宫,有动静了!”

“妖国出兵了?”

“是,女娲娘娘,由东皇太一带队,三百妖神为将,无数大妖为兵,从天宫出发,驶向北海了!小妖亲眼所见,立刻来报!”那妖神恭敬道。

“太一带队,兵伐北海妖师府?”女娲娘娘缓缓抬起头,但,并没有转过脸来。

“是!”那妖神恭敬道。

女娲指头轻轻敲击棺材盖,沉思了一会,露出一丝轻笑:“来得好!”

“啊?”那妖神一时没明白。

“下去吧!”女娲娘娘淡淡道。

“是!”那妖神恭敬的退出了娲皇宫。

娲皇宫中,只剩下女娲娘娘一人,与那口静静躺着的棺材。

女娲娘娘轻轻掐指推算了一会,最终又抚了抚那口棺材女娲深吸口气:“伏羲,看来,你的机缘到了!”